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射杀(两章合一章,求推荐)
    tps:明天周六,后天周日,午餐一定会加更的。这两天,每天最低四更!

    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

    ————

    “胡队长说了些什么,我不清楚。但你刚才那一句,你他妈,我却是听得很清楚。”

    叶轩森冷一笑,被压低的视线,陡然间,变得无比锋冷,紧锁在那警察身上。

    只这一眼,便是让那警察,浑身毛发,颤栗起来。

    一种来自死亡的威胁,让他不寒而栗。

    但有着跆拳道黑带九段水准,还曾获得过全国跆拳道锦标赛亚军的他,在面对叶轩杀意的震慑时,仍保持着面色不改的姿态,大胆地与叶轩对视着。

    “老子就说你他妈,你又敢拿老子怎么样?别忘了,老子可是……”

    话没说完,叶轩一个嘴巴子,抽了上去。

    “啪”的一声,清脆响起,这让待在后方的林佳鑫,以及站在前方的胡晓舒,身子不约而同颤了颤,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就这么打了?

    “有我在这,就凭你这种垃圾,也配称老子?”

    叶轩狠声一笑,蔑视着那警察,训斥道。

    “你!”

    那警察哑然。

    但他内心,却震撼无比。

    他有着跆拳道黑带九段。

    一般练武之人,根本无法与他相提并论。

    可在刚才,叶轩抽他一巴掌。

    他甚至没察觉,叶轩是在什么时候,动的手。

    他能很清楚意识到,他和叶轩之间的差距,远不是一巴掌。

    倘若不是叶轩手下留情,他现在,肯定已经倒地不起。

    “呵呵,做人要懂得学说话,做狗要懂得学乖巧。就凭你这种家伙,我一根手指,便可轻易将你捏死。”

    叶轩冷笑着,淡淡地说道。

    随即,他将视线,从那警察身上移开,看向胡晓舒,微笑道:“胡警官,我现在,可以带我的‘大侄子’去包扎伤口了吗?”

    “去。”

    胡晓舒面无表情,冷冰冰的说道。

    叶轩当她面,打她的人,这完全是在打她的脸。

    这让她很愤怒。

    她脸色冰冷,神情很不好看,等叶轩走后,他恶狠狠地剜了那警察一眼,呵斥道:“不知死活。凭你,也敢骂他?”

    “胡队……”

    那警察一脸无奈。

    他本想出头,在胡晓舒面前,表现一次。

    却不曾想,踢到铁板上,反倒被羞辱。

    这个仇,他孙耀,记下了。

    “哼,孙耀,摆正你的位置。且不说唐轩能不能打得过你,就算他打不过你,就凭他的身份地位,你敢得罪他吗?身价三百多亿美金的大富豪,想弄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胡晓舒冷着脸,训斥道。

    她必须警告一下孙耀,让孙耀知晓,这世界的残酷。

    即便是警察,有些人,也不是你想动,就能动的。

    一为有权。

    二为有钱。

    这两种人,你得罪一下试试?

    有权的人,权能遮天,让一个人消失,轻而易举。

    有钱的人,钱能通神,让一个人消失,弹指挥间。

    这社会的公平,是相对而言的。

    处在同一阶级的人,才有互相比较的意义。

    拿普通人,和世家子弟对比,那所享受到的,将永远都是不公平。

    胡晓舒很清楚,孙耀在唐轩眼中,只怕连一粒眼屎,都算不上。

    毕竟,有钱人的眼屎,都是含金的。

    “胡队,犯法的人,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倘若唐轩有罪,我必将他,绳之以法。”

    孙耀脸色很不好看,甚至有些僵硬发白,低沉着声音,严肃道。

    他喜欢胡晓舒,本想好好地表现,赢得胡晓舒芳心,却惨遭叶轩打脸,这让他无地自容,羞愧到了极点。

    真是装逼不成反被草!

    真他妈倒霉。

    “呵,孙耀,千万不要刻意针对唐轩,否则,你一定会后悔莫及。”

    胡晓舒呵呵一笑,善意的提醒道。

    这句话,深深地刺痛,孙耀的自尊心。

    刚才,受伤害,挨抽的人,分明是他。

    可胡晓舒,言语间,却总是在偏袒叶轩,甚至还在变相羞辱他。

    这算什么?

    孙耀爱着胡晓舒。

    他能容忍任何人羞辱他,却无法容忍,胡晓舒羞辱他。

    因为,胡晓舒对他的羞辱,在他看来,是对他爱情的一种亵渎。

    唯爱情神圣不可侵犯。

    孙耀卑微的爱着,却惨遭胡晓舒,无情的羞辱着。

    这让孙耀的世界观,产生了扭曲。

    他冷着脸,目光森冷,逼视着身旁这个,貌美如花,但却蛇蝎心肠的胡晓舒。

    他痛恨胡晓舒,竟敢亵渎他的爱情。

    他要让胡晓舒,付出代价。

    他半眯着眼睛,凌厉的眸光,紧锁在胡晓舒身上。

    一股森寒的冷意,幽幽地从他眼底散发出来。

    那双恶毒的眼睛,像蛇瞳般鬼魅深邃,令人心惊胆颤。

    胡晓舒只觉心中猛地一颤,浑身毛发颤栗,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当她转过身子时,却只见,面目狰狞的孙耀,迅速拔出枪,瞄准她的印堂。

    嘭!

    子弹脱膛声,剧烈响起。

    和胡晓舒分开,叶轩带着大侄子林佳鑫,走进医院。

    林佳鑫受伤不重,都是外伤,医生给他拿了一瓶紫药水,帮他做一些简单地伤口处理,用纱布包扎一下,基本就好了。

    “大侄子,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被那群家伙揍?”

    等林佳鑫伤口被处理好,叶轩眯了眯眼睛,脸上带着一抹冷笑,询问道。

    林佳鑫陷入犹豫,不愿多说。

    叶轩却是呵呵一笑,淡淡地说道:“不说的话,我可就把你打架的事情,告诉你姐姐。”

    “叔,别,别告诉我姐。我告诉你,你千万别告诉我姐。”

    林佳鑫挣扎一会,狠狠地咬了咬牙,很坚定的说道:“叔,我谈恋爱了。那个打我,染黄毛的家伙,叫朱沟,是我女朋友的众多追求者之一。”

    “……”

    叶轩一脸无奈。

    不就是谈个恋爱吗?

    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似乎读懂了叶轩的困惑,林佳鑫倒吸了口凉气,闷声说道:“我姐一直不支持我谈恋爱,她认为那样是在耽误学习。我……真的不想让我姐失望,但我和欣欣是真心相爱的。”

    “呵,你姐为什么不支持?”

    叶轩皱着眉头,不解道。

    “叔,您是有钱人,是大人物,您永远无法想象,当一个人,六七岁就开始承担起养家的责任,该是怎样的一种苦难。更何况,是一个女孩。”

    “我爸是残疾,我妈不忍生活折磨,选择了离家出走,改嫁他人。那时我还在襁褓之中,整个家,照顾我爸,照顾幼儿的我,只有我姐姐一个人。”

    “如果换做是我,我想,我早就放弃了。但我姐姐,她却坚持了下来。”

    “靠着捡破烂,靠着别人的救济,靠着省吃俭用,靠着奖学金,她养活了我们一家人。”

    “您永远无法想象,那种悲催的生活,令人多么绝望。”

    “有时候,我就在想,如果不是生在这样的家庭里,我姐姐,一定是个能每天穿新衣服、穿新鞋子的公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每天除了学习,就是拼了命的赚钱。”

    豆粒大的泪水,从林佳鑫眼眶流了出来。

    而叶轩,冷着脸,闷声不吭,只抽烟,一言不发。

    幸福的生活,千篇一律,于惊鸿一瞥间,总能找得到,相似之处。

    但艰苦的生活,却是各式各样,不同的苦难,带来相同的折磨,让人悲惨至绝望,甚至了结一生。

    叶轩拿出一包纸巾,交给林佳鑫,让他擦眼泪。

    这纸巾,叶轩本打算上厕所用的,但眼下只能给林佳鑫擦眼泪。

    接过纸巾,擦掉眼泪,林佳鑫脸上,再次露出了一抹笑容。

    黑色的夜,浓墨重染,挡不住,终将到来的白天。

    即便负重前行,我们也要面带微笑,迎接一切苦难与折磨。

    因为,阳光总在风雨后。

    “大侄子,那样的生活,过去了。”

    叶轩拍了拍林佳鑫的肩膀,眼神十分地坚定,很认真,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保证。”

    “嗯。”

    林佳鑫笑了笑。

    尽管,他知道,叶轩帮不了他什么。

    但精神上的鼓励,有时比物质上,更加重要。

    “走,大侄子,跟我到局子里,喝点茶去。”

    叶轩呵呵一笑,带着林佳鑫,朝医院外走去。

    但!

    就在这时,叶轩心里,陡然一颤,头皮发怵。

    “要出事了!?”

    叶轩脸色惊变,神情十分凝重,呢喃道。

    他的第六感,作出强烈的反应,警觉他有危险出现。

    他双腿顿时紧绷,“轰”的一声,一股巨大的爆发力,从他双腿上爆发出来。

    只见叶轩整个人,身影鬼魅,如离弦之箭般,“咻”的一声,刺破长空,消失不见。

    这一霎,林佳鑫只觉,身旁一阵飓风卷过,气浪翻滚。

    当他转头一看时,才发现,叶轩早就消失了。

    “叔?”

    林佳鑫一脸困惑,四处看了几眼,仍没找到,叶轩踪迹。

    但他怎能知道。

    这时,叶轩早就冲到,江北医院外。

    眼前一幕,让叶轩觉得匪夷所思。

    因为,孙耀竟拿枪,直指胡晓舒脑门。而且,隐隐有按下扳机的意思。

    “小心。”

    叶轩面露恐慌之色,大声叫喊道。

    这一刻,他毛骨悚然,第六感的警觉,十分剧烈。

    随即,他的身子,也跟着动了。

    他鬼魅般的身影,如闪电般,“唰”的一下,没入空气中。

    他能察觉到,孙耀要开枪了。

    他必须抢在,子弹射穿胡晓舒脑门前,救下胡晓舒。

    否则,胡晓舒,必死无疑。

    一霎那,他的速度,快到了极致。

    如电光雷影般,转瞬即逝。

    他极快的速度,压迫地空气都在“嗦嗦”颤抖,令人感觉十分可怖。

    同一时间。

    孙耀阴森地笑着,面目狰狞无比,猛地扣动扳机。

    嘭!

    子弹脱膛,空气隐约颤动,被压缩成弹道状,清晰可见,冲向胡晓舒的脑门。

    而这时,与子弹比速度,争分夺秒的叶轩,如浮光掠影般,扑向胡晓舒的身体。

    嘭!

    胡晓舒被叶轩扑倒在地。

    那枚古铜色的子弹,沿着叶轩的肩膀处,剧烈擦过。

    一抹殷红色的鲜血,从叶轩肩膀处,缓缓地流淌了出来。

    叶轩将胡晓舒扑倒。

    他的身体,与胡晓舒紧密接触着。

    一抹柔软,透过薄薄地衣衫,传到叶轩的手掌上。

    叶轩下意识收回手,暗道一句,“草,该不会是胸吧!”

    胡晓舒像被吓呆了一样,完全失了神,脸色苍白,满脸虚汗,恐慌之色,浮于脸面。

    但没等叶轩抽身离开。

    像发狂一样的孙耀,面目狰狞无比,怒吼道:“羞辱我的人,全都得死。”

    说着话,他连续扣动扳机。

    “嘭、嘭、嘭……”

    一连几枚子弹,像沙粒一样,打向叶轩和胡晓舒。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