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无法无天(一更)
    tps:不想解释太多,知道我比较忙的人,大概都能体谅我。

    ————

    “哎,舅,王家那群猪头,当然涨价了。您又不是不知道?自打您在德国,发生那件事后,王家发展,如日中天。再加上,有其他外来势力援助,如今的王家在江北市,横着走,都没谁敢拦着!”

    疯子雷确认眼前银发青年的确是轩爷,言语间,充满了亲切的问候,该叫舅,绝不含糊,分析说道。

    “王家现在这么吊?”

    叶轩顿时一怔,疑惑道。

    “那当然了。”

    疯子雷很认真的肯定道。

    “这么说,我的“天涯武道馆”在江北市,就很难立足了?”

    叶轩呵呵一笑,那双凌厉的眼睛半眯着成一道狭长的缝隙,冷冷地盯着疯子雷,询问道。

    “舅,天涯武道馆是您的?那您岂不就是……世界上最年轻的亿万富翁,唐轩?”

    疯子雷有些错愕,很惊叹的说道。

    “嗯,是我。”

    叶轩点着头,郑重道。

    “舅,难怪您敢这么风骚。”

    疯子雷震撼道,眼底满是对叶轩的敬佩之色。

    “行了,如果把你溜须拍马的时间,全都拿来学习,你也不至于只是在这当个保安。”

    叶轩呵呵一笑,随即,看向不远处的林佳鑫,便转身又对疯子雷,说道:“有什么事,就打我电话。”

    说着话,叶轩将一张名片,交给疯子雷。

    随即,离去。

    接过名片,疯子雷愣住了神,呆呆地站在原地。

    他望着叶轩渐行渐远的背影,那满头银色发丝,是多么的孤独寂寞。

    一年前,叶轩死了。

    一年后,唐轩取而代之。

    疯子雷能预料到,江北市,必将风云再起。

    轩爷,将所向披靡,无人能挡。

    和疯子雷分开后。

    叶轩走到林佳鑫身前,轻声道:“大侄子,走,叔带你去看病。”

    “叔,你这么打人,就不怕坐牢吗?”

    林佳鑫一脸震惊,好奇询问道。

    “呵呵,坐牢坐的多了,就会把局子当成家。常回家看看,是好事。”

    叶轩目光如炬,很认真的说道。

    “……”

    林佳鑫一阵无语,深觉震撼。

    他越发觉得,眼前这白发青年,被他叫做大叔的家伙,肯定没这么简单。

    “呵,你小子别的本事没有,乌鸦嘴倒是练的不错。说警察来,就有警察来。”

    叶轩瞟了一眼不远处,几辆警察,稳稳地停在江北医院附近。

    很明显,是针对叶轩而来。

    原来,就在刚才,叶轩动手打中年男人时,有人报了警。

    “叔,怎么办?”

    林佳鑫心生胆怯畏惧之意。

    “废话。犯了法被抓,难道不是很正常吗?乖乖地站在这,等着他们来抓。”

    叶轩笑了笑,眼神坚定无比,沉声说道。

    胡晓舒刚做完任务。

    一回警局,就马不停蹄,立刻再出警。

    这份工作真的很辛苦。

    但她很满足。

    认真完成每个任务,努力做好本职工作。

    这是她对自身的要求与期许。

    因此,当她一接到电话,听说在江北医院外,有人动手打人,手段凶残,甚至要将人打死时,她毫不犹豫,立即带着手下人,赶往江北医院。

    三辆警车,加她在内,九名警察,这时,全部站在江北医院外。

    她穿着整齐的警服,身材被勒的紧实,凹凸有致,脚下是一双粉红色的纽百伦运动鞋,扎的小马尾辫,被她强行盖在警帽下,她冷着脸,凝视着现场的一片狼藉,脸上抹过几丝怒意。

    究竟是什么人,居然敢这么打人?

    当真是无法无天!

    中年男人,被打的鼻青脸肿,那张脸肿成了猪头,满脸是血,怕是残了。

    而另一个耳朵上,打着耳钉的青年,就更惨了。一口牙齿,被抽的断裂好几根,脸上表情彻底地狰狞开来,怕是连他老妈,都未必认得他。

    “谁干的?”

    胡晓舒姣好的面容上,抹过愤怒之色,她冰冷的眼神横扫全场,令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狠声质问道。

    “我。”

    不知何时,叶轩走到胡晓舒身后,喊了一声。

    “哼,装神弄鬼。”

    胡晓舒冷哼一声,右手按压在大胯处的手枪上,脸上表情,陡然间,变得严肃无比,她猛地回过身子,怒瞠着那说话之人。

    然后……

    整个人,呆滞了。

    她并非不认识叶轩。

    之前,叶轩以“唐轩”之名,强势返回江北市,并召开记者招待会。

    那次机会,就让胡晓舒,听说过“唐轩”之名。

    但胡晓舒从没想过,和“唐轩”打交道的这一天,居然会来的这么快。

    她甚至都没做好心理准备。

    该如何面对,眼前这个,长相酷似叶轩的男人。

    那满头的银发,刀削似的脸庞,坚毅的神情,和叶轩,十分神似。

    当胡晓舒看到“唐轩”第一眼时,甚至,误将“唐轩”当成叶轩。

    但她内心,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叶轩真的死了。

    “唐总,真是好手段。”

    胡晓舒一扫脸上疑惑之色,神情僵硬无比,冷声说道。

    “路见不平一声吼,收拾傻吊,我责无旁贷。”

    叶轩压低视线,半眯着眼睛,打量着身前这位胡晓舒警官,嘴角处,不禁勾勒出几抹淡淡地笑意。

    “唐总这样说话,可不像是一个顶级大富豪该有的素质。”

    胡晓舒没想到,叶轩说话如此直接,竟将“傻吊”挂在嘴上。

    “呵,难道胡警官认为,我应该和傻吊谈素质?”

    叶轩轻蔑一笑,很不屑一顾的扫了一眼,正倒在地上,烂如死狗般,闷声不吭的中年男人,嘲讽的反问道。

    “呵呵,唐总,既然你敢作敢当,那就请跟我走一趟吧!”

    胡晓舒不想再和叶轩多费口舌,眼前这家伙说话,三句不离“傻吊”,这让她很难继续询问情况,只能先带回警局再说。

    “嗯,但在这之前,我得先带我这个‘大侄子’,去医院包扎伤口。”

    对进局子这种事,叶轩习以为常,压根不将胡晓舒说的话,放在心上,他面色不改,十分从容,笑说道。

    “这……”

    胡晓舒犹豫了一下。

    而这时,站在胡晓舒身后的一个男警察,高大威猛,身子魁拔,猛地站了出来,满脸狠意的怒瞠着叶轩,训斥道:“难道,你他妈没听到,我们胡队长,让你跟我们走一趟吗?”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