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日照香炉生紫烟(一更,求推荐)
    tps:连着两天,坐了几十个小时火车,真是累的不行。

    不多说,今天的第一更,送上!

    ————

    冷若冰没办法描述此刻的心情。

    一个“操”字,足以表达一切。

    她脸色铁青,恶狠狠地剜着叶轩。

    那双眼睛,冷到了极点。

    “同学,你以前,是不是学的装逼专业?”

    冷若冰强忍住心中怒火,她脸上表情彻底地僵硬住,神情难看无比,质问道。

    “我没上过学。”

    叶轩咧嘴一笑,继续说道:“老师,您是教历史的。那请问,您知道李白老婆叫什么吗?”

    “李白老婆?”

    冷若冰脸色突地一沉,露出疑惑之色。

    这位不务正业,只知装逼胡侃的同学,终于问出一个,很有专业水平的问题。

    但这个问题的答案,冷若冰真不知道。

    冷若冰思考很久,愣愣地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呵呵。”

    见冷若冰摇头,叶轩脸上,抹过几丝淡淡地笑意。眼底深处,勾勒出几抹对冷若冰的轻视之意。

    连李白老婆是谁都不知道,也配当历史老师?

    叶轩越来越怀疑,现在大学历史老师的专业水准。

    “你知道?”

    冷若冰狐疑的看了叶轩一眼,疑惑道。

    “那当然。”

    叶轩自信的点着头。

    随即,叶轩清冷的眸光,扫向全班,询问道:“咱们班,还有谁知道李白老婆是谁吗?”

    唐小柔一脸茫然,李白被记录在正史上,如果真有他老婆,那也一定被记录在野史之中。

    但华夏历史悠久,上下悠悠五千年。仅正史,就数之不尽。更遑论,是那些没历史依据的野史呢!

    因此,很少有人研究野史。

    唐小柔茫然地摇着头。

    在她身前的林诗雨,作为顶尖学霸,也是一脸不解。明显,也不知道李白老婆是谁。

    “行了,别卖关子了。快说!”

    冷若冰冷着脸,厉声说道。

    “一群没文化的人。”

    叶轩冷声一笑,淡淡地说道:“看来,你们都没学过李白的那首“望庐山瀑布”。”

    说着话,叶轩便开始,深情的背起了诗。

    “日照香炉生紫烟,

    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银河落九天。”

    班级里,一片寂静。

    尼玛!

    这首诗,小学生都会背。

    但这首诗,和李白老婆,有个吊关系?

    等等!

    好像真有点关系。

    这时,叶轩呵呵一笑,像看脑残一样,看着班级里的学生。

    那不屑一顾的眼神,像在对所有同学说,一群垃圾。

    而当叶轩蔑视的眼神,扫过冷若冰时,更是冷了几分,垃圾历史老师。

    “同学,你背的这首诗,和李白老婆,有什么关系?”冷若冰脸色很不好看,疑惑道。

    “望庐山瀑布”她上小学就会背。

    但这首诗,不是写景的吗?

    什么时候和李白老婆挂上钩了呢!

    “呵!”

    叶轩淡淡一笑,半眯着眼睛,一副智者的模样,轻声道:“各位同学,还有智障老师,请你们好好地品味一下这首诗的第一句。”

    “智障老师……”

    冷若冰险些一口老血喷出。

    她二十二大学毕业。

    三年时间,被评为正教授,是华夏最年轻的历史教授。

    可以说,冷若冰在学习上,一直都是佼佼者。

    如今,却被人说成智障。

    真是我草了!

    心中怒火中烧,但冷若冰,却还是沉下心,按叶轩所说,仔细品味这首诗的第一句,“日照香炉生紫烟”。

    没问题呀!

    冷若冰有很好的专业素养。

    文学水平极高的她,只读一遍,便能将一首诗晦涩之意,领悟的通透。

    但眼下,她仔仔细细的品味十几遍,却还是没能理解,“日照香炉生紫烟”这句诗,和李白老婆,有个毛关系。

    其他同学,也都是一脸茫然,没能理解个中深意。

    唯独叶轩一人,在十分自信的笑着。

    像看智障一样,冷冷地看着,班级里这群无知的脑残。

    “算了,你们这群无知的家伙,估计连断句都不会。”

    叶轩冷笑着,继续说道:“我来帮你们断断句,让你们能更好地理解这句诗。日、照香炉、生、紫烟。日……照香炉……生……紫烟……”

    听完叶轩解释,整个班级,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日……照香炉……生……紫烟……

    我你妈!

    这时,只听叶轩自信一笑,娓娓道来:“没错。李白老婆,就叫照香炉。通过这句诗,我们还能轻而易举的推测出,李白有个女儿叫紫烟。”

    整个班级,所有同学,都保持诡异般的沉默。

    像看傻吊一样,看着叶轩。

    突然,他们有一种,三观被刷新的感觉。

    不对。

    应该是,世界观都崩塌了。

    只怕李白做梦都没想到,随性而为写下的一首诗,居然会被后人拿出来,过度解读成这个样子。

    叶轩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先是“床前明月光”,后是“日照香炉生紫烟”。

    尼玛!

    他这是和李白干上了。

    简直是要把李白怼死。

    “同学,你古诗学的,真不错。”

    冷若冰强压住内心的愤怒,冷笑道。

    “李白乘船不给钱,被我一脚踹下船。桃花潭水深千尺,不知李白死没死。”

    叶轩淡淡一笑,赶紧作了一首诗,表达内心对李白的敬仰之情,轻声说道:“老师,您知道的,我虽然没上过学,但我天生对诗词,就有一种特殊的领悟力。”

    “特殊的领悟力……”

    冷若冰想吐血。

    都“日照香炉生紫烟”了,这领悟力,的确很特殊。

    一般正常人,哪里来的这种领悟力。

    也只有脑残中的战斗残,才能有这么强大的领悟力吧!

    通过这节课,冷若冰突然觉得,她前二十多年,真是白活了。

    “同学,这门课,你可以跟下一届同学,一起上了。”

    冷若冰冷凝着脸,强忍住心中怒火,保持良好地教学素养,严肃道。

    “什么意思?”

    叶轩皱了皱眉头,询问道。

    “同学,这门课,你铁定挂科了,准备跟着下届同学重修吧!”

    冷若冰断然道,眼神坚定无比,她的这个决定,绝不会更改。

    就凭这种家伙,居然能考上大学?

    那些改高考试卷的老师,全都眼瞎了吗?

    好好地一首“望庐山瀑布”,变成了日……照香炉……生……紫烟。

    好好地一首“赠汪伦”,“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硬被这家伙,改成了“桃花潭水深千尺,不知李白死没死”。

    若让李白知道,后世居然有人敢这么黑他,只怕他会赶紧从棺材爬出来,在晚上找那人谈谈心。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