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装逼,永无止境(两更,求推荐)
    t“行了,都别站着了。”

    叶轩呵呵一笑,眼神陡然冷了下去,淡淡地说道:“大家都别客气,赶紧跪下吧!”

    叶轩眼神冷锐,不容马晓刀等人,有丝毫的反抗。

    他说跪下,马晓刀等人,就必须跪下。

    不跪,就是找死。

    “草!你算个什么几把。老子再怎样,也是一地枭雄。凭你,也他妈配让老子跪下?”

    马晓刀冷冷地“呸”了口口水,险些呸在叶轩脸上,狠声咒骂道。

    “你们呢?跪不跪?”

    叶轩无视掉马晓刀,冷着脸,怒火中烧,刀子般的眼睛扫了其他几人一眼,询问道。

    “老子凭什么……”

    “跪”字还没出口,叶轩的身子,突地动了。

    他神情冷酷无比,脸上没丝毫表情,一把手,抓住马晓刀肩膀,夺过马晓刀手中刀子。

    “兹啦!”

    叶轩把玩刀子,狠狠地捅在马晓刀腿上。

    “跪不跪?”

    叶轩半眯着眼睛,打量着其他几人,狠声问道。

    而马晓刀,却被叶轩折磨的痛苦不堪,挣扎着怒吼着。

    但叶轩像没听到一样,一刀接着一刀,划在马晓刀腿上。

    一抹抹浓郁的鲜血,从马晓刀腿上,缓缓地流淌了出来。

    “我再问最后一遍,你们,跪不跪?”

    说着话,叶轩愤怒无比,一刀“锵”的一声,扎在马晓刀腿上。

    马晓刀只觉大腿猛地一痛,“啊”的一声,撕心裂肺叫喊了出来,险些痛晕过去。

    “我跪,我跪。爷爷,我错了,我这就跪。”

    马晓刀痛苦不堪,脸上表情彻底地狰狞开来,他涎水不受控制,从口中流淌出来,下半身更是被尿水打湿。

    整个人,精神上、身体上,都受到了极大地折磨。

    但整个过程,叶轩始终保持面带微笑,无视马晓刀生死。

    就像一只冷血的魔鬼,让马晓刀由心感觉恐怖。

    “噗通……”

    马晓刀痛哭流涕,太痛了。

    他腿部流着血,双腿膝盖,“嘭”的一声,砸在地上,铿锵有力,直接跪倒在叶轩身前。

    “呵呵,你要是早一点跪下,就不会受这么多苦。”

    叶轩玩味的笑着,将手中刀子,掷了出去。

    咔!

    刀子扎在墙上,刀刃没入墙体,仅剩下刀柄。

    看到这一幕,马晓刀更是呆滞了,像被雷劈中一样,愣住了神跪在原地,眼睛里写满了震惊之色。

    这尼玛……还是人吗?

    随便扔出的刀子,都能刺穿,水泥质的墙体。

    这未免也太逆天了!

    “你们跪吗?”

    叶轩冷着脸,面无表情,眼神锋冷扫了其他人几眼,询问道。

    “跪!”

    其他几人,异口同声道。

    这一次,他们不敢犹豫。

    生怕马晓刀的下场,就是他们的结局。

    实在是太惨了!

    那腿,被刀子扎的,就像马蜂窝一样。

    鲜血染红了裤子,痛苦不堪的折磨。

    这滋味,简直酸爽!

    “噗通”几声,几人接连,跪在叶轩身前,连头都不敢抬,满脸冷汗,身子颤栗不断,双腿更是在剧烈的发抖打颤。

    “呵呵,几位叔叔,我让你们跪下,其实是为了你们好。毕竟你们老了,站着说话,对身体很不好。跪在地上,能促进身体血液循环,让你们多活几年。”

    叶轩眼神很坚定,面带微笑,实事求是的说道。

    “……”

    马晓刀等人,一阵无语,全都面露羞愧难看之色。

    还真是我草了!

    让他们跪下,居然是为了他们好。

    这尼玛!

    简直神逻辑。

    “爷爷,您到底是哪号人物?”

    马晓刀用腿上裤子,勒住伤口,避免失血过多,但在他额头上满是冷汗,嘴唇苍白,明显受了不少的伤痛和惊吓,赶紧询问道,语调谄媚至极。

    这个问题,也是其他几人,共同的疑惑。

    他们可不知道,在江北市,竟有这么厉害的一号人物。

    “嗯,这一声爷爷,叫的真舒坦。乖孙子,记住你爷爷的名字。爷爷叫唐轩,家住江北市外滩别墅区,目前在江北大学里上学。”

    叶轩嘴角处,始终噙着一抹冷笑,饱含着不屑与讥讽之意。

    “轩爷,您不用介绍的那么详细。”

    马晓刀深觉汗颜,赶紧说道。

    “呵呵,这话说的。马爷,您可是一地枭雄,像我这种小人物,哪里配和您作对呢?虽说您现在跪在我脚下。但指不定,哪天,您就要将我踩在脚下。我介绍的这么详细,其实就是为了您能主动地来找我报仇!毕竟,没人找我报仇的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

    叶轩呵呵一笑,那眼神深邃无比,冷盯着马晓刀,继续说道:“对了,马爷,您报仇的时候,一定要多叫几个人,低于一千人,就是看不起我唐轩。最好再让那些人,全都拿着长刀、甩棍,能拿枪就再好不过了。机关枪,我也很欢迎。”

    “机关枪……”

    马晓刀闻言愣住。

    眼前这狗比,究竟是什么人?

    “嗯。你刚才看到了,手枪对我没用。”

    叶轩顿了顿,喝了口茶,继续说道:“如果是机关枪,兴许能打穿我。”

    说着话,叶轩伸出中指,对着马晓刀比划几下,很认真的补充道:“嗯,兴许能打穿我中指的指甲盖。”

    闻言,马晓刀头皮发怵,脸上写满了震惊之色,惊愕的连嘴都无法合拢。

    尼玛!

    这吊比,实在太能装逼了。

    别人装逼,讲究点到为止。

    可这家伙装逼,却是永无止境。

    这家伙,装逼时,就像吃了南孚电池一样,装的一个比一个强。就像吃了炫迈口香糖一样,装的根本停不下来。

    马晓刀毫不怀疑,如果真有装逼界这么一说,那么,就凭叶轩的装逼实力,完全可以问鼎逼王的称号。

    装逼无形之中,令人叹为观止。

    叶轩,当真是装逼界的一把好手。

    “轩爷,您放了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得罪您了。”

    马晓刀卑躬屈膝,闷着头,低声下气的求饶道。

    “你说什么?”

    叶轩脸色,陡然冷了下去,“啪”的一声,一个嘴巴子,抽在马晓刀脸上。

    “呵呵。你说走就走,把我当成什么了?”

    叶轩冷凝着脸,怒视着侧脸红肿的马晓刀,狠声道:“以后,江北市的南区,地下势力姓唐,这你有意见吗?”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