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语不惊人死不休
    tps:

    既然让轩爷回学校,免不了得写校园生活。

    大概就是这种风格。

    嬉笑怒骂皆人生,语不惊人死不休。

    ————

    装逼,到底是什么?

    叶轩也说不清楚。

    很多事,他只是顺心而为。

    做着那些,他认为是对的,并不会后悔的事情。

    至于其他人是怎么看待他,和他,没多大关系。

    他缓步走上教学楼。

    整栋楼,六层。

    几乎所有同学,无论男女,都站在楼道上,一脸震惊茫然,目睹着叶轩朝教室走去。

    就这么走了?

    打了闫家之人,一点事没有?

    尼玛!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可一世的闫大少,就这么被人平白无故打了一顿,找人来报仇,竟一点用没有。

    未免太可笑了一些。

    在众多学生目视下,叶轩走回教室,他面带微笑,浑然不觉发生了什么,更没感觉到,他刚才做的事对其他学生,冲击力,该是多么大。

    简直是刷新了三观,好吗?

    “要不要去校医院检查一下?”纪缤颜最先反应过来,凝重无比的脸色,掩盖不住那股惊骇之意,她头皮都麻了,十分震惊的看着叶轩,询问道。

    “小事。”

    叶轩呵呵一笑,就凭那群人,还伤不到他。

    但!

    陡然间,叶轩望向手指的眼睛,急剧收缩,一脸震惊。

    “怎么了?”

    纪缤颜紧张道。

    其他同学,也是一脸紧张的神情。

    只怕叶轩是出事了哟!

    叶轩冷着脸,愤恨的攥着拳头,心情很郁闷,淡淡地说道:“指甲断了……”

    “……”

    同学,可以草你吗?

    这大概是那些同学,在听到叶轩话时,内心里唯一的想法。

    就连纪缤颜,也是一脸懵然。

    打了那么多人,对方不伤就残,你就断了根指甲,还值得这么“炫耀”?

    而且,还不是断了根指甲。

    其实,就是指甲尖,劈开一点。

    很好。

    叶轩这波逼装的,的确很好。

    从装逼的专业角度而言,这逼装的,并不是很成功,缺乏一定的层次递进感。

    但从同学们脸上的神情,以及从艺术的角度上来看,这逼装的却很有观赏性,业内一般称之为,666……

    纪缤颜羞愧着脸,注视着神情很认真,说话态度诚恳的叶轩。

    突然,她很想把讲台搬过来,让叶轩讲一节有关“装逼”的课程。

    绝对座无虚席。

    装逼这么6,还能不动声色,面色不改,当之无愧的装逼界一大至尊。

    很佩服!

    “唐轩,你平常说话,也这么谦虚吗?”

    纪缤颜干咳几声,盯着叶轩看了几眼,询问道。

    “嗯,纪老师,我说话一直很谦虚。”

    叶轩淡淡地笑了笑,回应道。

    的确。

    像他这么谦虚的人,不多了。

    毕竟,能在装逼造诣上,和他相提并论的人,坟头上,基本都长满了绿草。

    “好了,同学们,我请你们去吃饭,地方你们随便挑。”

    叶轩心情挺好的,冲着班级同学们,笑说道。

    “好!”

    班级里,响起一片掌声。

    大家都知道,叶轩很有钱,请吃饭,根本不在意。

    “纪老师,你要不要一起来?”

    叶轩回过头,看了纪缤颜一眼,问道。

    “我?”

    纪缤颜顿时一怔,侧脸猛地一红,只好道:“那好,不过去吃饭可以,你们得把接下来的语文课给上了。”

    “是,纪老师。”

    班级同学,都很高兴,齐声应道。

    叶轩搬了一张桌子,坐在班级最后。

    唐小柔成绩优异,坐在前排。

    两人距离很远,但心却靠的很近。

    叶轩的眼睛,一直看着唐小柔。

    偶然,唐小柔回过身,偷瞄叶轩一眼,却不敢让叶轩察觉。

    “叮铃铃”几声,上课铃声响起。

    闫睿不在,班级没班长。

    副班长,一名长相斯文,身材高挑的女生,代闫睿喊了声:“同学们起立,老师好。”

    叶轩跟着同学们一起,向老师问好。

    他突然觉得,这种感觉真好。

    打小生活在山沟里,他从没上过学,也没读过书。

    认的字,是老头子教的,会的医术、精通的三十多门外语,也都是老头子教的。

    按老头子的话来说。

    只要不写作文,不做阅读理解,不鉴赏古诗词,那就没人能察觉到,叶轩没文化。

    这节课上的是大学语文。

    教课的男老师,姓金,五短身材。

    腰粗像水桶,腿短像袋鼠。头以下就是胸,压根看不清脖子。喜欢戴一副金丝框眼眶,穿裤腿很长,拖沓在地上的牛仔裤。平常梳着中分发型,自认为帅比潘安。

    尤其,学了几首唐诗宋词,经常幻想做诗人。

    特爱yy女学生,倒真成了湿人。

    “同学们,李白,字太白,绝对是一位很伟大的诗人。他写的诗,狂放不羁,辞藻华丽,如那天上明月,海中龙蛟。你们金老师我,最喜欢的诗人,就是李白!”

    金老师讲的慷慨激昂,热血沸腾,唾沫星子横飞,完全不管靠近讲台的同学的感受。

    尼玛!

    那唾沫星子,都飞脸上去了。

    “下面,我们请一位同学,来分析一下,李白的《静夜思》,这首千古传颂的诗词。”

    金老师淡淡一笑,眯着眼,瞟了几眼班级里的女同学,然后赶紧移开,落在了叶轩身上。

    “就你了,这位同学。”

    金老师冲着叶轩,咧嘴一笑,露出玉米粒似的,发黄的牙齿,笑说道。

    “老师,你快别笑了,一嘴玉米。”

    叶轩调侃道。

    “一嘴玉米?”

    金老师一怔,没懂其中深意。

    反倒是班级里的同学们,顿时大笑起来。

    金老师不明所以。

    但肯定懂得,叶轩是在故意整他。

    他冷着脸,面色严肃,沉声道:“同学,我让你分析《静夜思》。”

    “静夜思?”

    叶轩无奈,翻开身前崭新的书本。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叶轩愣了一愣,先将这首诗念了一遍。

    陡然,他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没看懂!

    叶轩一脸茫然。

    而台上,金老师,则是露出了冷笑,暗道,整死你。

    “额……”

    叶轩欲言又止,无奈叹气。

    他虽认识字,但对华夏古诗词,不甚了解。

    眼下,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同学,赶紧分析。”

    金老师冷着脸,催促道。

    叶轩咳了一声,淡淡地解释道:“这首诗写的很猥琐。”

    “什么?!”

    金老师脸色突变,冷凝着脸,疑惑道:“哪里猥琐了?”

    “呵呵。”

    叶轩轻笑几声。

    暗道,看来,他的理解,果然是对的。

    叶轩变得自信起来,十分激动,赶紧解释道:“大家请看第一句,床前明月光,这足以说明诗人的猥琐。”

    “床前,明月,光。是的,这句诗,应该这么断句。而这句诗,表明诗人正躺在床上,身前有个叫明月的女人。而一个‘光’字,就能说明,这女人没穿衣服。”

    “第二句,疑是地上霜。这句诗,诗人用比喻的手法,将那位叫明月的女人的皮肤,比喻成地上霜。这说明,那女人皮肤很白。”

    “第三句,举头望明月。这句诗,表达诗人困意浓厚,想睡觉,便赶紧抬起头,用眼神,暗示了明月几眼。”

    “第四句,低头思故乡。这句诗,表明诗人一边躺在床上睡着明月,一边心里还想着他那在故乡的糟糠之妻。”

    叶轩解释完,又做了个总结。

    “这首诗,表达诗人,出去嫖了小三,一边嫖,一边思念家中老婆。哎,真是渣男。”

    讲解完这些,叶轩淡淡一笑。

    他,果然还是太强了。

    他面带微笑,十分自信,环视整个班级。

    班级内,顿时变得,诡异般的安静。

    所有同学,面面相觑,一脸茫然。

    叶轩这首诗解释的,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完全刷新了他们的三观。

    而讲台上,金老师更是一脸懵比。

    他冷冷地注视着叶轩,脸上表情,由吃惊,变得惊骇,再变得愤怒。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