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教你打人
    tps:

    很感谢大家,能体谅午餐的难处。明、后两天,依旧考试。午餐会加油。各位考试的人,也一定要加油。

    ————

    “老丁,带人上来,老子今天要弄死他个瘪三养的。”

    闫睿发狠冷笑。

    望着站在校外,队列整齐的闫家保镖,他表现的肆无忌惮。

    那双眼睛里的光芒深邃无比,幽幽地眼神,令人不寒而栗,冷盯着叶轩,狰狞着脸,吼道:“草!狗比,有能耐,就他妈给老子滚出来。”

    “哎,上一个像你这么吊的人,现在坟头上都长满了绿草。”

    叶轩无奈地苦笑着,淡漠的冷笑道。

    “别去。”

    唐小柔凝视着叶轩。

    她眼睛里,含着泪水,一双水灵的眼睛,竟泛起红肿。

    她说话声音很小,但叶轩却听得十分清切。

    叶轩回过身,嘴角处,噙着一抹淡淡地笑意。

    旋即,很冷漠的将视线,从唐小柔身上移开。

    纪缤颜走上前,神色很难看,轻声的告诉叶轩:“你先别出去,我去找校长。”

    “呵!”

    叶轩不屑一顾的笑着。

    “纪老师,我来江北大学,是为了上学的。虽说初来乍到,但我唐轩,也不曾怕过谁。这家伙存心来找我茬,我不教教他该怎么做条狗,他是不会听话的。”

    叶轩眼神锋冷无比,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漠然的朝班级外走去。

    一出门,看到校外那些保镖,叶轩眼睛陡然皱缩,十分惊慌,面露震惊之色。

    “狗比,跪下来,叫一声爸爸。叫的好听,老子会给你留条狗命。”

    闫睿噙着冷笑,看着这般震惊的叶轩,他自信起来,嘴角微微上扬,眼睛里的光芒,完全目空了一起。

    就算这狗比是富豪又怎样?

    这里是江北市!

    有钱和有势,从来都不是一个概念。

    这就像混黑社会的,难道会畏惧有钱的商人吗?

    显然不会。

    因此,闫睿根本就不将叶轩放在眼里。

    “还他妈不跪下?”

    闫睿狰狞着脸,冷盯着叶轩,怒吼道。

    他脸色恽怒,怒瞠叶轩,发狠道:“还是说,你腿被吓软了,需要我来帮你?”

    说着话。

    闫睿冷笑上前,强忍着身体剧痛,一拳砸向叶轩。

    但叶轩,蓦地,却是一笑,直接伸手抓住闫睿的拳头。

    “草你妈,瞧不起老子是不是?你想打老子,居然只他妈喊一百来个人,你说你是不是看不起老子?草!要打老子,你最起码得喊一千多个人呀!就你这阵仗,老子单手就能摆平。”

    叶轩右手用力向上一折,扯断闫睿手臂,使其关节脱臼。

    闫睿惨叫,痛的五官拧在一起。

    “老丁,还他妈不给本少弄死他。”

    闫睿痛的眼泪直出,恨恨地咬着牙,那双手臂,以着诡异的角度,垂了下去。

    估计是断了!

    正站在校外,老丁目睹整个过程。

    他脸色很不好看。

    这一次,是少爷被人当着他的面打了。

    他的脸丢大了!

    他脸色铁青,右手紧紧攥成拳头,气的咬牙切齿,那双眼睛里的光芒,忽明忽暗,闪烁着十分瘆人的眼神。

    这比,必须得死!

    老丁冷着脸,淡漠的挥了挥手,给身边保镖下命令道:“下狠手,做了他。”

    那名保镖,闻言,眼睛陡然一亮,淡淡地点着头。

    随即,他便带人,朝江北大学走去。

    江北大学一众保安,见这阵仗,就被吓怂了。

    竟无一人敢阻拦闫家的这些保镖。

    闫家保镖,在校园内,横行无阻,气势凶悍无比。

    沿途那些谈情说爱的学生,全都面露恐慌之色,赶紧避让开来。

    闫家要打人,谁敢阻拦?

    领头的保镖,名叫闫雨行,是最早一批跟在闫铁身边的保镖。

    闫铁对他很好,像对待亲儿子一样。

    从早先帮他买房,到后来,又给他介绍媳妇。

    为报答闫铁,他索性改了姓氏,就叫闫雨行。

    今生今世,不离开闫家。

    闫睿是闫铁唯一的孙子,也是他少爷

    虽说,他平时看不惯闫睿卑劣的行径。但没办法,一旦闫睿出什么事,他还必须得帮闫睿擦屁股。

    就像今天这样。

    闫雨行用小脑想,都能想得到,一定是少爷又耀武扬威,得罪了人,被人打了,打不过才给家里人汇报。

    他注视着那位擒住少爷手臂的青年。

    闫雨行是老江湖,和很多高手打过架,只看那青年气势,他便明白,那青年一定不简单。

    那种凛然的杀意,应该是被刻意掩盖住的。

    而他能感受到,怕也是因为,那青年故意为之。

    豆粒大的冷汗,从他眉宇间滴落下来,他脸色开始泛白,一丝丝冷意,从后背泛出。

    那青年,眼神冷漠极了,给人以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闫雨行渐渐靠近那栋楼,身后跟着一百三十一名保镖,全都拿着甩棍。

    站在楼上,叶轩毫无顾忌,肆无忌惮的和闫雨行对视着。

    刚才,他刻意释放出一点杀意,目的就是告诉闫雨行,要懂得量力而行,千万不要自讨苦吃。

    但闫雨行,却不领情。

    对此,叶轩只得无奈苦笑。

    他一脚将闫睿踢开。

    闫睿横侧出三四米之远,倒在地上,像条死狗,满嘴是血,狼狈不堪。

    随即,他面带微笑,一脸毫不在意的神情,迎着闫雨行走了上去。

    班级里的同学,顿时炸开了锅一样,在疯狂地讨论着,叶轩和闫家保镖,到底谁更强一些。

    带着疑惑,他们走出班级,站在楼道,围观着只身一人,朝“龙潭虎穴”前进的叶轩。

    夕阳西下,叶轩背影,竟显得这般伟岸。

    真有一种“风萧萧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蹉跎岁月沧桑感。

    叶轩走到闫雨行面前。

    他双手掏在口袋里,嘴角噙着冷笑,冰冷的视线,肆无忌惮的扫射在闫雨行身上。

    闫雨行后背,被惊吓的全是冷汗。

    对方这种可怖阴森的眼神,是他从没见过的。

    太可怕了!

    “两个选择。第一、自己滚。第二、我帮你们滚。”

    叶轩淡淡地笑着,冲着闫雨行,咧嘴嗤笑几声,淡漠的笑说道。

    闫雨行双腿,情不自禁哆嗦起来,脸色被吓得惨白,轻易不敢上前。

    但就在这时。

    一名不知死活的小弟,冲着叶轩,不屑地“呸”了一口口水。

    他“腾”的冲了出来,怒气冲冲的,拿着铁质甩棍,夯在叶轩头顶上。

    然后……

    那根铁棍,从中间处,直接弯折九十度。

    而叶轩,却像没事人一样,低下头,轻轻地扫了扫头上灰尘。

    “没吃饭?”

    叶轩猛地抬起头,眼神锋冷,逼视着那个小弟,疑惑道:“居然打的这么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以前是技师,给人玩三陪的呢!”

    “你!”

    那名小弟,震撼无比,一脸惊骇之色。

    但叶轩,却是玩味的笑着,淡淡地说道:“萎男,要不要我来教你,怎么用铁棍打人?”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