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王者回归(1)
    t江北市。

    和李北南的订婚典礼,被安排在后天。

    躺在病床上,唐小柔觉得很好笑。

    她刚出院,就要参加订婚典礼,该是多么讽刺。

    和一个她未曾了解,甚至不曾见过,更不曾聊过天的人,就直接订婚了。

    订婚后,结婚。

    唐小柔幻想过一千种、一万种未来,都没能想到,她的未来,竟这么不堪,甚至有些搞笑。

    她反抗过,但没什么用。

    此刻,她多希望,叶轩能出现在这保护她。

    但叶轩死了。

    她再也不敢奢望,能有一个人,像叶轩那样,可以不顾一切的保护她。

    无论对方是什么狗屁太子爷,还是什么狗屁富二代,全都抛之脑后,先打了再说。

    那种无拘无束,不受任何限制的生活,该多么好呀!

    “如果生活里没了光亮,那索性就闭上眼吧!反正外面都一个样,全是黑的。”

    唐小柔突然想起这句话。

    她曾在《人性的黑暗》这本书中,看过这句话。

    那时,她觉得这话很傻叉。

    生活里怎么会没有光亮吗?

    难道,在这世界上,还有谁家买不起灯泡吗?

    或者说,付不起电费吗?

    真是搞笑!

    但现在,她却突然觉得,这话真的很对。

    这段话指的不就是她吗?

    怀孕,却被父母用下三流手段,逼着流产。

    流产过程中,失血过多,险些死掉。

    刚做完手术,尚未恢复,她那以着大爱的名义,一心为她好的父母,又为她准备了一份“完美”的相亲。

    甚至,不经她允许,帮她订婚。

    她的生活里,难道还有什么光亮吗?

    如果生活是万丈悬崖,那么,唐小柔觉得,她被逼到了这悬崖边上。

    她的生活,没了光亮。

    但她,从来都不是那种喜欢闭上眼的人。

    她要做最后一次反抗。

    不成功,那就天堂见。

    至少在天堂,还能见得到叶轩。

    是的,她决定好了,她要自杀。

    没谁能阻止她。

    ……

    飞机平稳落地。

    叶轩戴着墨镜,面无表情,走出机场。

    离开机场后,他将手机卡换回,拦住一辆出租车,赶往江北医院。

    他无法用任何词汇,描述他此刻的心情。

    悲伤?

    痛苦?

    难过?

    不,全不是。

    这些简单的词汇,无法清晰地表达出叶轩内心的痛楚。

    一切,等见到唐小柔后再说。

    很快,江北医院。

    出租车停在江北医院门外。

    叶轩付钱后,离开出租车,走进医院。

    待在医院,躺在病床,唐小柔摸到一瓶药,是安眠药。

    她要用她的方式,再反抗一次。

    也许会很幼稚,但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方式。

    一瓶水,送着五六颗安眠药,进入唐小柔喉咙里。

    药片有些苦,但待会,就没什么感觉。

    她会陷入沉睡,搞不好,会死。

    但这正是她想要的结果。

    意识渐渐模糊,她隐约听到,在门外有一阵十分急促的脚步声。

    她晃了晃脑袋,门外脚步声,却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吱呀”的开门声。

    门开了。

    倒在床上,双眼微微合拢,瞳孔涣散,意识模糊的她,好像看到了叶轩。

    “叶轩,你是来接我的吗?”

    唐小柔脸色惨白,她伸出手,去拉身前那道人影,身子不受控制,险些跌落在地,幸亏被人影接住。

    刚进病房,就看到唐小柔这衰弱的模样,叶轩内心一阵绞痛。

    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看着地上散乱的安眠药,他不敢再犹豫,直接一掌打在唐小柔后背,震的唐小柔胃部一阵倒腾,竟吐了出来。

    吐出安眠药。

    唐小柔涣散的瞳孔,重新聚焦,她双眸无神,视线在病房里,四处扫荡,但陡然间,她集聚了所有的目光,死死地看着眼前的人。

    是幻觉吗?

    还是说,她已经来到天堂?

    “小柔,小柔,小柔……”

    叶轩一连叫喊数声,这让意识模糊的唐小柔,渐渐地清醒过来。

    是的。

    她确定,这不是幻觉,也不是天堂。

    而是,叶轩没死,正站在她面前。

    一时之间,她内心热血涌动,心脏在“嘭嘭”加速跳动,不争气的眼泪,像倾盆大雨一样从裂开的眼角处流淌出来,她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嘴角不断地抽搐着,完全哭成了一个泪人。

    她娇小瘦弱的身子,在不断地颤抖着,那种激动地无法言表的心情,那种看着喜欢的人死而复生的心情,让她高兴地哭了起来。

    她看着眼前的叶轩,拿起叶轩手臂,用贝齿狠狠地咬了下去。

    在叶轩手臂上,留下了一道清晰的血齿痕。

    叶轩没挣扎,放任唐小柔咬他,那道血齿痕,是对他的惩罚。

    唐小柔瘦了很多。

    脸皮贴着脸骨,一双玉手隐约泛黄,像皮包骨头的干柴一样,没丝毫血肉感。

    看着这样的唐小柔,叶轩内心阵阵作痛。

    “这段时间,发生了些什么?”

    叶轩凝视着哭成泪人的唐小柔,心里忍不住一阵痛,询问道。

    “叶轩,我骗了你。那孩子,的确是你的。”

    唐小柔抽泣几声,继续说道:“我对不起你,孩子没了,孩子没了。”

    “嗯。”

    叶轩面无表情的点着头,他知道,这不是唐小柔的错,安慰道:“没事,都过去了。我已经回来了,以后你谁都不用怕。谁敢惹你,我就打谁。”

    “嗯嗯。”

    唐小柔猛地点了点头,平复了一下心情,才说道:“是我爸妈用藏红花,让我流的产。”

    “你爸妈?”

    叶轩一怔。

    原来,天底下,竟有如此心狠手辣的父母。

    他冷着脸,目光冷锐,逼视前方,淡淡地说道:“小柔,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他们希望我嫁给李北南。还给我安排了订婚,就在后天。”

    唐小柔哭声道,这段时间,她受了太多委屈。

    如果能让她选择,那她宁愿去死,也不愿承受这些。

    总有些痛是生命无法承受的。当理想与现实碰撞,理想被击打的粉碎时,人们才会懂得,什么叫做无法承受的生命之重。

    人和人,是没办法感同身受的。

    道德圣母婊们,喜欢用人性的脆弱,形容那些以死明志的人。却对那些人,经受过多么严重的精神折磨与非人的对待,不管不问。

    正如唐小柔,她经历了太多磨难。

    如果不是叶轩出现,死亡对她而言,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但现在不一样了,叶轩回来了。

    她的内心,重新燃起了希望的火光,而且这火光,正在熊熊的燃烧着。

    “李北南?很好,他姐姐的账,他的账,全都一并清了。至于你父母,他们会付出应有的代价的。”

    叶轩发狠一笑,眼睛里的光芒,忽明忽暗,冷声说道。

    ps:容我酝酿一下情绪,准备开虐。

    手里面还有推荐票的朋友,请再支持一下!

    大家推荐票走一波,可好?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