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再见,我的朋友(两更)
    t金三角,缅甸、塔特干。

    福瑞斯酒庄门前。

    等火瑾和雷子,驾驶桑塔纳到这时,地上早就一片狼藉。

    一个歪着脸,满嘴是血,牙齿不知断掉几颗的男人,倒在地上,表情痛苦狰狞,口中叫喊不断。

    而另一个男人,则是被拧断手臂,脸上全是血红而清晰的手指印,他半张脸肿的就像猪头一样,一只眼睛被拳头捶的发青紫色,脸上表情十分难看。

    这两个男人,便是田氏兄弟。

    修炼的田毅,被叶轩一记拖鞋印,盖在脸上,倒地不起。

    他脑袋发晕,刚站起身,叶轩再次出手,直接两个嘴巴子甩在他脸上,让他几颗牙齿,折断横飞。

    但比起田林,他还是幸运很多。

    修炼的田林,刚一抬脚,就被叶轩压制住,还被叶轩反向折断手臂,脸上那清晰的手指印,更是叶轩抽他脸的证明。

    两个人痛苦倒地,不敢抬头。

    在他们看来,叶轩这家伙简直是魔鬼。

    他们两人,只要谁敢站起身子,叶轩就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一个嘴巴子甩在他们脸上。

    田毅试了十几次,挨了十几巴掌,脸庞肿的像猪头。

    而不服气的田林,试了三十多次,现在已经看不出来人样。

    两人被叶轩收拾的服服帖帖。

    像两条哈巴狗一样,一言不发的躺在叶轩脚边。

    叶轩觉得无聊,边抽烟,边等火瑾和雷子。

    等火瑾和雷子来到时,他一盒黄果树,抽掉半盒。

    将烟掐灭,叶轩无奈的耸了耸肩,走到桑塔纳前,笑说道:“你们终于来了。”

    “你做的?”

    火瑾顿时一怔,询问道。

    她看着倒地的田氏兄弟,觉得很不可思议。

    两位强大的修真者,就这么被收拾了?

    “嗯。”

    叶轩点着头,看向雷子,笑说道:“你的兄弟狮子,这下子应该得救了吧!”

    雷子傻傻地笑着,用手摸了摸后脑勺,一脸羞愧之色,内心却对叶轩十分佩服,猛地点着头,回应道:“狮子知道你救他,肯定会很高兴。”

    雷子冲进福瑞斯酒庄,将被田氏兄弟囚禁的狮子救出来,又狠狠地聒了田氏兄弟几巴掌。

    比起雷子,火瑾温柔很多。

    她拿着菜刀,给田氏兄弟,一人一刀,限制住两人行动能力,将其带走。

    小哲独自开车,姗姗来迟。

    等他到时,福瑞斯酒庄这边的情况,全被解决。

    因此,摧毁塔特干毒pin交易市场,只剩下地头蛇干吉这最后一关。

    正如麻五之前所分析。

    作为塔特干本地人,干吉在这里有很大的势力。

    而且,干吉常年经营毒pin生意,赚了很多钱,手底下的人,又几乎人人有枪,这加大了对付干吉的难度。

    但很不幸,对付干吉的人,是华夏神兵组。

    而枪在神兵组面前,从不是什么杀伤武器。

    铲除掉干吉的势力,仅花费叶轩等人半个小时。

    至于干吉,则被神枪手狮子,一枪毙掉。

    干吉被击毙。

    麻五被抓。

    两名修真者,全都落入法网。

    至此,塔特干毒pin交易市场,彻底崩散。

    叶轩十分完美的完成了神兵组下达的任务。

    任务结束后,叶轩和火瑾等人,出去嗨了一夜。

    他回国内的机票,被订在晚三点。

    晚十二点,宾馆天台。

    叶轩掐灭手中正灼灼燃烧的烟。

    “马上要走了?”

    来的人是火瑾。

    她嘴里叼了根烟,神情黯然,穿着一身血红色的裙子,脚下蹬着一双十公分高跟鞋,这符合她火爆的性格。

    “嗯。”

    叶轩点着头,望着讳莫如深的星空,再看着身边这位撩人的美女,咧嘴一笑,说道:“我可是有老婆孩子的人,你勾引我,可是没用的。”

    “呵呵。”

    火瑾苦笑。

    狠狠地抽了口烟,半眯着的眼睛,闪烁出灰暗的光芒,她冷笑了几声,说道:“你老婆是什么样的人?”

    “她呀!”

    叶轩顿时来了兴趣。

    他将唐小柔批评的“体无完肤”。

    最后,却还不忘补充一句,“我就是喜欢她这样”。

    “瑾姐,你不知道,我老婆这人,特别现实,还特别喜欢钱。总是和我谈钱呀钱,还给我说什么要认清现实。”

    “有时候,我就觉得她真是傻的可爱。毕竟,像我这么帅的人,会没钱吗?”

    “我在外做了这么多年的杀手,我师傅可是帮我存了一笔好多个0的钱。只要我和她结婚,我就找师傅把钱要过来,全都给她。”

    “到时候,她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是吗?那做你老婆,肯定很幸福。”

    火瑾闷声抽着烟,笑说道。

    “那是必须的。你不看我叶轩是谁?我要照顾的人,谁敢碰一下。我要娶的人,谁敢横刀夺爱?我要生的孩子,谁敢给我打掉?”

    说着话,叶轩不禁笑了起来。

    一想到唐小柔怀了他的孩子,他的脸庞,就会像荷花一样,绽放开来,露出说不清的欣喜笑容。

    这种要当父亲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他甚至都想到,要是能和唐小柔结婚,那一定得多生几个孩子。

    “叶轩,在你回国前,有件事,我必须得告诉你。”火瑾严肃道。

    “得了,瑾姐,别装的那么严肃,有什么事就告诉我,没什么是我叶轩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是让你帮我生猴子。”

    叶轩无奈耸了耸肩,笑说道。

    “没,我没什么事。这事是关于你的。”

    火瑾狠狠地抽了口烟,话到喉咙,竟难以启齿。

    “关于我?”

    叶轩一怔,心里发毛,有种不好的感觉。

    “嗯。”

    火瑾点头,倒吸了口凉气,愣了很久,才继续说道:“老大说,唐小柔流产了。”

    叶轩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则是愤怒,还有铁青的脸色。

    “瑾姐,我虽然喜欢开玩笑,但我从来都不喜欢别人拿我身边的人开这种玩笑。”

    叶轩脸色发冷,神情显得很僵硬,眼睛里的光芒,忽明忽暗,他冷冷地看着火瑾,狠声笑说道。

    “嗯,我没开玩笑。”

    火瑾严肃道。

    随即,她沉默下去,一言不发。

    她要说的就这么多。

    这是小哲让她转达的。

    虽然她也很不想转达,但总得有个人告诉叶轩这个事实。

    唐小柔流产了。

    孩子没了!

    “草,你再乱说话,别以为我不会对你出手。”

    叶轩瞪大眼睛,怒瞠着火瑾。

    他脸色变得惨白,捏紧成拳头的双手,在剧烈的颤抖着,内心不断地发寒,他无法接受。

    “醒醒吧叶轩,老大说,唐小柔差点就死了。孩子……的确流掉了。”

    火瑾平复内心,抽尽的烟头,被她扔在了地上,还有火星冒出。黑夜中,竟如此闪亮。

    “我不许你这么说。”

    叶轩狠狠咬了咬牙,直接伸手,一把手抓住火瑾脖子,将火瑾单手举起。

    他的眼睛变得血红,像丧失理智一样,那双眼睛里的光芒,宛若刀刃般,锋锐无比,咬牙切齿的表情十分狰狞。

    看到这么疯狂的叶轩,火瑾心中剧颤。

    她无法挣脱叶轩的束缚,脖子被叶轩掐着,她脸色渐渐变白,脑袋缺氧,意识开始模糊。

    就在这时,小哲和雷子,突然冲上了天台。

    雷子身材魁梧,狠狠撞在叶轩身上,将叶轩撞飞出去。

    而脸色惨白的火瑾,则是直接摔倒在地上,重重地咳嗽起来。

    “叶轩,你疯了吗?”

    小哲赶紧上前搀扶火瑾,见火瑾被叶轩打成这样,心里很不好受,怒吼道。

    被雷子撞飞出去,叶轩倒在地上,但他没丝毫痛感,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来。

    “啊……”

    叶轩仰天怒吼,他的眼角,像裂开一样,泪水撅堤般的流淌出来。

    “啊……”

    “啊……”

    “啊……”

    一连三声怒吼,叶轩满嘴血腥味。

    他望着昏暗的天空,渐渐平静下来。

    面目森冷的看了小哲一眼,沉声问道:“安排我回国内,是几点的飞机?”

    “三,三点。”

    小哲心中猛地一惊,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叶轩。

    叶轩眼眸血红,满是血丝,两道清晰无比的泪痕浮现在他的脸上。

    “呵呵。”

    叶轩笑了笑,那种苦涩的笑容,是他对命运的嘲笑。

    “我想,从我踏进华夏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再也不是朋友了。”

    叶轩面带微笑,神情十分的平静,对着火瑾等人说道。

    没人知道,他的笑容是多么无奈。

    “你……什么意思?”

    火瑾冷冷地看着叶轩,询问道。

    这也是小哲、雷子、狮子好奇的问题。

    “哈哈……”

    叶轩爆笑几声,旋即,目光森冷,整张脸变得狰狞,朝天怒吼道:“谁他妈敢动我的人,我就让谁堕入地狱。哈哈!”

    “叶轩……”

    火瑾等人全都愣住。

    只听叶轩笑了笑,继续说道:“雷子,以后你可别那么蠢,咱们下次见面就是敌人了。你千万别对我手下留情!”

    “小哲,你很聪明,但你记着,朋友需要的是坦诚相待。如果以后我们是敌人,你再也不需要对我说什么实话。”

    “火瑾,刚才的事,我真诚的向你说一句对不起。你性子太直了,下次见面,你可一定要好好骗我一次。”

    “狮子,你一直沉默寡言,咱们也认识不久。虽然我救了你,但下次见面,如果我是你的敌人,你尽管朝我开枪。”

    “朝着这里开枪!最好一枪毙了我。”说着话,叶轩大笑几声,用手指了指太阳穴。

    “再见,我的朋友。”

    说完话,叶轩泪如雨下,转过身,从天台上跳了下去。

    二十多层楼,叶轩直接无视掉。

    当火瑾等人反应过来,看向远处时,只见一道孤单落寞的身影,消失在了城市之中。

    “小哲,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望着渐渐地消失在黑夜中的叶轩,火瑾愣住了神,沉声询问道。

    “弄死他们。”

    小哲狠声说道。

    “换做是你,雷子?”火瑾问道。

    “弄死他们。”

    雷子哭红了眼,说道。

    没等火瑾开口问,狮子背着狙击枪,朝天台下走去。

    “狮子,你去干什么?”

    火瑾一怔,询问道。

    “他救了我,我得帮他。”

    简单的八个字,表明狮子的态度。

    说完话,他冷静地离开天台。

    狮子走后,哭红眼睛的雷子,也朝天台下走去。

    “雷子,你又干什么去?”

    火瑾愣住,问道。

    “轩哥是我朋友,他有难,我不能不帮。”

    雷子很单纯,答案很简单,说道。

    说完话,雷子消失在天台,跟上狮子步伐。

    火瑾和小哲两人,待在天台上,互相对视了一眼,也朝天台下走去。

    ps:

    这本书的第一个大高/潮要来了!

    让我们看一看,我们的轩爷,是怎样疯狂的。

    朋友们,推荐票走起!收藏走起!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