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唐小柔的愤怒
    t金三角,缅甸、塔特干。

    吴天雷讲的话,让小哲陷入沉思。

    小哲是神兵组智慧型成员。

    他本是名校的学生,后因杀人入狱,被吴天雷捞出来,加入神兵组。

    神兵组内部成员,在成为异人前,都有着很特殊的能力。

    例如雷子,他在加入神兵组前,就拥有超越正常人的力量,可以手举三四百斤。

    再比如火瑾,加入神兵组前,她就有很强大的战斗力。

    因为她对刀的熟悉程度,远超正常人,刀法精湛,足以秒杀一般人。

    小哲与他们不同。

    他拥有的能力是过人的智慧和分析能力。

    他很清楚,吴天雷所言,一旦被告知叶轩,将意味着什么。

    叶轩会发狂!

    而且,会立刻终止任务,返回江北市。

    一场暴风雨,在悄无声息的逼近着。

    以着叶轩的手段,江北无敌,所向披靡,谁敢挡他?

    谁又能挡得住他?

    靠神兵组吗?

    呵呵!

    过人的分析能力,早就告诉小哲,如果真动起手来,神兵组内,能抵挡叶轩的人,不会超过十个。

    而像他这种智慧型成员,如果参战,几乎瞬间就会被秒掉。

    小哲考虑很久,望着渐渐昏暗的天空,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这件事必须得暂时瞒着叶轩。

    没谁能挡得住叶轩发狂。

    先瞒着叶轩,将任务完成,是最好的选择。

    想明白这些,小哲脸上,像乌云掩盖下的一抹阳光,很勉强的露出了一抹笑意。

    ……

    江北市。

    躺在病床上,唐小柔脸色惨白如雪,刚泛起的一些血色,像冬季雪天里的一抹异色,十分的显眼。

    她睁开迷朦的双眼,双目无神,两个琉璃金珠般的眼球,满布着荆棘藤蔓般的血丝,浑身酸痛让她四肢乏力,嘴唇因缺水而干裂,凌乱的发丝,还有几根漂浮在她嘴角上。

    “咳咳。”

    她重重地咳嗽了几声,惊醒了趴在她腿上的崔小曼。

    在唐小柔昏迷的这一整夜里,崔小曼不眠不休的陪伴着。

    直到早晨,困意像泉水一样涌动在崔小曼脑袋里,才让她睡着。

    “小柔,你没事了吗!?”

    崔小曼用手揉了揉眼睛,甚至怀疑是错觉,询问道。

    “嗯……”

    那种虚弱无力的语调,就像垂暮老人一般,没丝毫气力可言。

    唐小柔半眯着的眼睛,露出了一抹笑意,那张精致宛如玉质品的脸蛋,就像一朵笑开了的海棠花一样。

    这种笑容,饱含着对生活的渴望与向往。

    “小柔,你的孩子已经……”

    崔小曼欲言又止,脸色很不好看。

    “嗯。”

    唐小柔神色安详,很平静的点着头,又说道:“我知道是他们做的。”

    说这话时,唐小柔浑身的气力,像被抽空一般。

    她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她未出生的孩子,死在了她父母手里。

    接下来该怎么面对呢?

    “小曼,我想喝点水。”

    唐小柔卧起身子,靠在病床上,在思考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刚从鬼门关走过一回的她,在看待问题时,态度出现很大转变。

    无法改变的事情,她不想多加考虑。

    正如孩子死了,这谁都不能改变。

    即便唐小柔发了疯一样找她父母,也无法改变,孩子死了这个既成的事实。

    好好地思考接下来该如何面对父母,才是唐小柔最该做的事情。

    崔小曼为唐小柔倒了杯水。

    唐小柔接过水杯,缓慢地喝着水。

    门外一阵脚步声响起。

    推门而入的人,正是唐小柔父母,唐天和苏青。

    看着醒过来的唐小柔,唐天心里一阵激动,而苏青,更是激动地哭了。

    见唐小柔父母都来了,崔小曼回头看了一眼唐小柔,随即,便离开病房。

    “小柔,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苏青赶紧上前,坐在唐小柔床头边上,十分急切地问候道。

    “呵呵。”

    唐小柔苦笑了几声,稍稍抬起眉眼,冷冷地看着这个害死她孩子的女人。

    她不知该说些什么。

    难道要安慰这女人说“妈妈,我没事,您别伤心了”。

    这种昧着良心的话,唐小柔说不出来。

    唐小柔真的很恨这女人,但她没办法表达这种恨意。

    因为,这女人是生她、养她的人呀!

    这时,唐天走了过来,唐天扯了一下苏青,轻声说道:“说正事。”

    苏青哭红了眼,但还是赶紧点着头,对着一脸茫然困惑的唐小柔,说道:“小柔,你爸给你安排了一次相亲。”

    “相亲?”

    唐小柔顿时愣住了。

    如果她之前对父母是不敢表现出来的恨,那么现在,她对父母就是那种敢于表现在脸上的恨与愤怒。

    是的,唐小柔很愤怒。

    她苍白如雪的脸上,抹过几分怒意,冷冷地看着唐天和苏青,质问道:“你们……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说着话,唐小柔右手紧握着,细长的指尖没入血肉中,有几丝鲜血,从唐小柔手面上流淌出来。

    她愤怒到了极点。

    “你的感受?”

    苏青疑惑,又说道:“小柔,别固执了。你知道和你相亲的对象是谁吗?我想,如果你知道了,你就会明白,你爸为了你,究竟付出了多少。”

    “呵呵。”

    唐小柔不屑一顾的笑了,冷声道:“是谁?”

    “李家太子爷,李北南。”

    苏青挺了挺胸膛,满面自信的神色,高兴地说道:“李家可是真正的豪门,只要你能嫁给李北南,以后肯定就没什么烦恼了。”

    “妈!”

    唐小柔愤怒的双手在颤抖,她的声音发寒发抖,却仍掩盖不住她内心的愤怒。

    她缓缓地抬起了头,目光冰冷锐利,冷冷地看着苏青,脸上抹过几丝狠笑,质问道:“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叫您妈。我只想问您一句……您到底考没考虑过我的感受?”

    一听这话,苏青整个人愣住了,神情呆滞。

    最后一次叫她妈妈,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唐小柔,要和她断开母女关系。

    苏青眼睛红肿,隐约有泪水闪烁。

    她做一切,还不都是为了唐小柔好。

    “唐小柔,你是怎么和你妈说话的。”

    待在旁边的唐天,气愤无比,“啪”的一巴掌,扇在了唐小柔的脸上,狠声训斥道。

    “呵呵,爸,这大概也是我最后一次叫您爸。您……到底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唐小柔发疯似的笑了笑,那双眼睛里的光芒,渐渐地冷了下去,她逼视着唐天和苏青,继续说道:“用下三流的手段让我流产,这是为了我好?不经过我允许,执意为我相亲,这是为了我好?”

    “如果这真的就是你们为我好的方式,那我宁愿去死。”唐小柔狠声说道。

    “你,你简直胡闹。”

    唐天狠狠咬了咬牙,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愤怒感。

    “呵呵,我胡闹,是呀!是我胡闹。”

    唐小柔呵呵冷笑了几声,眯着眼睛,笑说道:“那您知道我怀孕的那孩子父亲是谁吗?”

    “哼!不管是谁,我都不可能让你把孩子留下。”

    唐天冷哼道,在他看来,孩子父亲再厉害,能有李北南厉害吗?能有李北南家有钱吗?

    “叶轩!哈哈……我那未出生,就被你们害死的孩子,他的亲生父亲,是叶轩,是叶轩。你们会后悔你们的所作所为,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唐小柔几乎是用怒吼的方式,喊出了这句话。

    而听到这句话的唐天,起初先是一愣,但旋即,整个人却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直接呆滞了。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