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流产(两更)
    tps:午餐在同时写两个情节。大家千万别看得混乱!

    第一个,发生在江北市,以唐小柔为主。

    第二个,发生在塔特干,以叶轩为主。

    还请大家理清思绪再看。

    ————(我是分割线)

    江北市外滩别墅区。

    傍晚时分。

    白色的床单被染得血红。

    能用双手摸得到的地方,都有一种湿漉漉的感觉。

    唐小柔脸色惨白,像失血过多一样,浑身乏力,嘴唇干的甚至开裂。

    她的脑袋在嗡嗡地颤动着,意识渐渐地模糊起来,强行用双手支撑起身子,借助外面穿透薄窗的阳光,她看清楚了满是鲜血的双手。

    流产了!

    女人生来就有一种直觉,对危险的感知,和男性出轨的察觉,这源于女人们有着强大的第六感。

    白色床单,满是血色梅花般的血迹,她有些惶然和发懵,这之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来不及深究这个问题。

    唐小柔脑子里,就出现了短暂的空白,流血过多,这让她的意识趋于模糊状态,浑身肌肉酸痛发软,让她几乎无法行动,呼吸加重、加快,让她明白,她可能出事了。

    唐小柔拖着虚弱的身子,拿起旁边的手机。

    她的下半身被鲜血染红,整个人像刚从染缸中被捞出来一样,她浑身湿透了,因为虚汗的缘故。

    她想不出来究竟是谁在故意害她。

    是爸妈吗?

    这不可能。

    唐小柔死活都不会相信,害她的人,居然会是她的亲生父母。

    当然,是以着伟大的爱的名义。

    唐小柔强行镇定住,失血过多,这让她虚弱难堪。

    她赶紧拨通崔小曼的电话。

    正在江北医院执勤的崔小曼,一看是唐小柔来电,心底顿时有一丝不好的感觉。

    崔小曼接通电话,急切地询问道:“小柔,怎么了?”

    “小曼姐,我可能流产了,出了好多血。”

    唐小柔身体发冷,体内热量骤降,这都是失血过多导致的。

    她脸目上全是虚汗,浑身上下没半点气力,呡动嘴唇说话,都耗费了她全部的力量。

    “什么?!”

    崔小曼顿时一怔。

    这时,只听唐小柔有气无力,声音十分孱弱的说道:“小曼姐,来救我,救救我的孩子。”

    “小柔,你别着急,我马上就来,马上就来。”

    崔小曼边走边打电话,她能感觉到,唐小柔的确虚弱至极,连说话都很困难。

    离开医院。

    崔小曼赶紧打通疯子雷电话,着急道:“小雷,你快来,开车送我回别墅。”

    闻言,正在医院中巡查的疯子雷,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

    他不傻,能听得出这件事对崔小曼而言,该是有多么紧急。

    尽管轩爷出事了,他也必须担待起照顾好崔小曼的责任。

    因为,轩爷从没亏待过他。

    疯子雷赶紧开车,带着崔小曼去江北市外滩别墅区。

    别墅内。

    崔小曼打开别墅门。

    唐小柔父母见外人闯进来,上去阻拦。

    但崔小曼根本顾不了这么多,就让疯子雷将唐小柔父母给推到一边去。

    崔小曼脚步急促,直接上二楼,朝唐小柔卧室走去。

    当她强行撞开唐小柔房门时,顿时惊愕,内心里,震撼无比,只见唐小柔浑身是血,倒在了床上。

    而在唐小柔那张铺着白色床单的软床,因唐小柔流血过多,而被染的朝地上滴血。

    崔小曼赶紧冲了进去,再顾不得什么形象,还穿着白大褂的她,此时就像白衣天使一样,冲进了房间。

    一股浓郁的血腥气味,扑面而来。

    崔小曼眼泪簌簌,扑到唐小柔身边,急忙喊道:“小雷,快来,你快来。”

    在一楼阻挡唐小柔父母的疯子雷,一听崔小曼急切的叫喊,赶紧冲上二楼。

    当疯子雷看到房间里场景时,也是一阵干呕,满地的鲜血,让人恶心的血腥味,但他顾不了这么多。

    他认识倒在血窝里的那女人。

    那是轩爷让他保护的人。

    他赶紧将昏迷不醒的唐小柔,从满是鲜血的床上抱起来,冲出房间,喊道:“小曼姐,快,我们得赶紧把她送到医院。”

    “好……”

    崔小曼哭的妆都花了,赶紧跟上疯子雷。

    唐天和苏青,做梦都没想到,他们的女儿,因为他们的一时大意,险些死在床上。

    当看到疯子雷抱着浑身是血的唐小柔时,唐天脑袋顿时懵了,至于苏青,更是一脸震惊。

    说好的中医堕胎无敌呢?

    说好的用藏红花没事呢?

    似乎,那些全都是屁话。

    “小柔是我女儿,你们,你们要把小柔带到哪里去?”

    唐天震惊无比,一脸惊愕,赶紧冲了上去,却被疯子雷一巴掌扇倒在地。

    “草你妈!你他妈也配做父母?”

    疯子雷面目狰狞着,冲着唐天怒吼道。

    这让唐天一脸茫然。

    而这时,只听疯子雷身后的崔小曼,十分急切,哭着喊道:“你们,到底给小柔吃了什么?”

    “这……”

    苏青一怔。

    “难道你们还不说吗?”

    崔小曼恨恨地咬了咬牙,她照顾着唐小柔,却从没想过,唐小柔竟到了这么凄惨地步。

    “是藏红花。”

    苏青也哭了起来,说道。

    “草!”

    崔小曼素质很好,却也忍不住骂了一句,她强行保持镇定,赶紧喊道:“小雷,赶紧把小柔送上车,带她去医院。立刻,马上,片刻都不要耽误。我立刻联系医院那边,准备给小柔动手术。”

    “好,舅妈。”

    疯子雷神情严肃无比,赶紧应道。

    随即,他抱着唐小柔,冲出了别墅。

    ……

    江北医院。

    因流血过多,外加流产导致唐小柔身体太过虚弱,这些都使得唐小柔生命力急剧下降。

    心脏诊断仪上,显示着唐小柔的心脏跳动,速度越来越快,随时都可能出现骤停。

    一旦心脏骤停,以唐小柔目前身体状况,根本不可能进行心脏复苏手术。

    换言之,真出现那种情况,唐小柔将必死无疑。

    “小曼,病人情况很不乐观,你立刻去林家请林雪姬过来。”一名戴着口罩的主治医生,神色凝重,严肃道。

    手术室中。

    崔小曼目睹着主刀医生的每一个手术过程,但情况很不好,因为唐小柔身体太虚弱了,流血过多,更使得手术的难度急剧增加。

    林家,是他们能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海外留学归来的林雪姬,是唯一希望。

    ……

    金三角区域,缅甸、塔特干。

    经过一夜折腾,叶轩在火瑾等人带领下,住进宾馆。

    休息一夜,傍晚时分。

    叶轩从宾馆出来,在小哲陪同下,到塔特干逛了逛。

    “小哲,你在这里待多久了?”走在街道上,叶轩视线冰冷,四处扫了扫,见没什么异样不禁松了口气,询问道。

    “快一年了。”

    用手托了拖眼镜框,小哲笑说道。

    “那你认不认李一?”

    叶轩疑惑道。

    “李一?”小哲一怔,思考一会儿,才十分肯定的说道:“不认识。”

    “呵呵。”

    叶轩笑了笑,他早就知道,在飞机上的那女人说的不是真名字。

    “老大的意思是铲除这里的交易市场。那现在这里的市场,是谁在控制?”

    叶轩边走边看,询问道。

    “是麻五和干吉。”小哲严肃道。

    “麻五?”

    叶轩疑惑。

    “麻五就是昨天带头杀你的人。他以前是华夏人,后来做了这一行。干吉是本地人,势力很大,比麻五还要强一些。”

    小哲介绍道。

    “有点意思。”

    叶轩点着头,眼神冷锐,心想,难怪会有修真者参与到这件事中。

    麻五是华夏人。之前,叶轩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个“李一”也是华夏人。

    看来坑国民的,从来不是岛国狗,而是国民。

    “上头什么意思?”

    叶轩淡淡一笑,问道。

    “活捉麻五。做掉干吉。”小哲冷声道。

    “我不理解捉麻五的意义是什么?”

    叶轩找了一家赌场,直接走了进去。

    “呵呵,在华夏,他只是一条小鱼,在他的身后还有更大的鱼。”

    小哲严肃道,随即,笑了笑。

    “你要去赌博?”小哲问道。

    “其实是为了砸场子。”

    叶轩笑了笑,换了五千块钱筹码。

    赌场名叫斗地主,是汉字写的,一个华人赌场。

    赌场之内,人流攒动。

    叶轩找到玩牌的桌子坐了下来。

    围在桌子边上,多为华夏人,还有很少一部分是塔特干人。

    “美女,发我一副牌。”

    叶轩随手扔给荷官两百块筹码,笑说道。

    那荷官生的一副瓜子脸,尖尖的下巴,一双眼睛显得魅惑,身材高挑,她冲着叶轩微微一笑,收下筹码,开始发牌。

    叶轩赌牌很简单。

    每人三张,俗称扎金花。

    叶轩扫了一眼桌子上其他人。

    五男一女。

    坐在叶轩左边的那男人,光着膀子,右手臂上有纹身,脸上横着一道刀疤,格外显眼。

    而叶轩右边,则是一个年轻小伙,留着短平头发,显得干练,嘴里叼着一根牙签。

    叶轩对面坐着那位妖娆女子,抹着浓妆,一双眼睛勾勒出雅骚韵味。

    “啪、啪、啪……”

    三张牌被拍在叶轩身前。

    “一块!”

    叶轩淡淡一笑,直接扔出一张筹码。

    真正的有钱人,赌钱都很内敛。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

    要赌就一块钱一块钱的赌。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