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新任的地下皇帝、叶轩
    t危机来临前的那一霎,叶轩心里发毛,浑身毛发颤栗,惊慌至极。

    第六感,彻底地开启。

    让唐小柔下车,正是他察觉到危机感。

    因此,在唐小柔出车的一瞬间,他浑身肌肉紧绷,神色严肃无比,整个人就像离弦之箭,“轰”的冲了出去。

    那一刹,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

    如奔雷闪电,准瞬即逝。

    修炼《炼神诀》,使叶轩百米爆发,只需0.07秒。

    在卡车碾压在法拉利上的前一秒钟,叶轩离开法拉利,并顺势冲向相邻街道。

    但这些,唐小柔并不知道。

    站在灼灼燃烧的法拉利前,唐小柔没办法描述自己的心情。

    高兴?难过?

    兴奋?悲痛欲绝?

    她怔住了神,待在那,一动不动。

    不哭,不闹。

    只是安静地站着。

    没谁知道她的心情是怎样的,就像没谁知道,她的情绪什么时候会爆发。

    她的手在剧烈颤抖,哆嗦着右手,拿出手机,止不住的一股寒意,涌上她的心头,眼泪像掘堤的洪水一样,从眼珠子里流淌出来,从眼角处溢了出来。

    她强忍住不哭,强忍住,但似乎没什么用,眼泪不受她的控制,混合着悲伤,彻底地流了出来。

    “啪、啪、啪……”

    泪水打在手背上。

    不知觉间,竟有些疼痛。

    忍着内心的痛楚,唐小柔拨通警局电话。

    接电话的人是胡晓舒。

    胡晓舒笑着接通电话,眼睛泪水闪烁,挂断了电话。

    她不怀疑这个电话的真实性。

    调查过叶轩的她,自然知道,叶轩是唐小柔的租客。

    真的就这么死了?

    胡晓舒带几个警察,一同前往案发现场,而这个问题,在她内心被问无数次。

    没谁会在意一个陌生人的生死。

    即便在意,那种感觉,也只是一闪而过。

    但此刻,胡晓舒内心,在止不住的疼痛着。

    坐在警车上,她必须保持高冷姿态,一味地让开车的警察,加速、加速、再加速。

    同一时间。

    在燕海大酒店开会,正侃侃而谈的李伟海,收到了唐小柔的电话。

    轩爷死了。

    这个消息,就像一记重锤一样,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这比他亲爹亲妈死的消息,更让他震撼。

    因为,他很清楚,轩爷实力强大无匹,早就超越普通人的范畴,一般人根本杀不死轩爷。

    赶紧放下手头的事情,李伟海立刻从燕海大酒店出发,前往案发现场。

    在路上。

    李伟海先后打通闫氏集团老总、闫老铁,华夏中药老总、姚万兰,江北银行行长、孙军武等人的电话。

    刚接到电话时,他们的反应,是极度相似的。

    起初,震惊。之后,不敢相信。再之后,不可思议。

    是的!

    没人相信,在江北市,有人能杀死叶轩。

    直到他们亲眼看见了熊熊燃烧的那辆法拉利,早就化成了碳灰。

    案发现场。

    李伟海等人,早换上清一色的黑色西服,胸口插有一朵淡黄色菊花,脸上没丝毫笑意。

    胡晓舒情绪激动,赶紧通知火警灭火,但等火警到时,法拉利灼烧的火焰,早已平息,只剩些黑灰色的灰尘。

    “通知市局,这个案子,必须一查到底。”

    胡晓舒很愤怒,但仍掩盖不住内心的悲痛欲绝,她很伤心,但却无力改变这些。

    一旁唐小柔,更是哭红了眼睛。

    软绵绵的细雨,就像春日里,暖和的微风,吹着在场所有人的脸庞。

    警戒线拉起。

    警笛声悠扬不绝。

    但在这时。

    远处,“哗啦啦”一阵脚步声,十分急促的响起。

    李伟海等人,先是一愣,回过身来,却只见几千人,穿着统一款式的黑色西服,眼睛上戴着黑色墨镜,手里全都拿着甩棍。

    领头之人,正是野狼和丧彪,这两位新晋老大。

    野狼占据江北市东、西两区,较之前相比,实力增大一倍。

    他神色忧伤,脸色难看,紧绷着脸,看不出什么情绪。

    在他身后,跟着接近一千人,这些人衣服统一,队列整齐划一,戴着黑色墨镜,没丝毫搞笑之意,全都面露凝重之色,朝着警戒线这边,缓缓地逼近而来。

    丧彪,原许荣耀手下得力干将,新任北区地下势力老大,算是江北市新星人物。

    他冷凝着脸,魁梧的身材,走在人前,极其显眼。

    他面色沉重,没丝毫笑意,那双眼睛像刀子一样锋利,隐约有泪水在涌动。

    在他身后,紧跟着近一千人,身穿黑色西服,戴着黑色墨镜,气势浩荡,齐步走路,脚步声势如雷,跺的整个大地,在“轰隆”作响,朝着警戒线这边,逐渐的逼近而来。

    这一幕场景,何其震撼。

    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愣。

    作为警察,胡晓舒从未见过,这么多黑社会份子,聚集在一起。

    难道是火拼吗?

    她第一时间,否定这个想法。

    因为那些黑社会份子,穿的十分整洁,步调统一,面露难看悲伤之色,像来参加葬礼。

    胡晓舒无法想象,该是怎样的人物,竟能让江北市东、西、北三区,所有地下势力,倾巢而出。

    更令她震撼的是,这几千人,全都穿着深黑色西服,胸口处,别着一朵菊花,眼睛上戴着同一款式的墨镜。

    太整齐了!

    就像是正规的军队一样。

    野狼的步伐稳而不乱的停在警戒线前一米处。

    身后小弟,近千人,都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这时,野狼眼泪簌簌,缓慢转过身子,冲着千人喊道:“我东西区,兄弟们,何在?”

    “在,在,在。”

    连续三声齐吼,令人震耳欲聋。

    野狼冷着脸,神色冰冷,没丝毫柔情,满是血性,继续喊道:“今日,轩爷惨遭别人迫害,你们可能忍得下这口气?”

    “不能,不能,不能。”

    一众千人,齐声呐喊,声势可想而知。

    待在旁边的胡晓舒,看得触目心惊,甚至有些热血沸腾。

    唐小柔,则是直接愣住了。

    叶轩曾说过,他认识野狼,认识丧彪。

    这居然会是真的。

    而且,野狼竟然称呼叶轩为轩爷,和李伟海等人称呼方式一样。

    她内心中困惑无比。

    叶轩,究竟是什么人?

    难道,六年前真的发生了些什么吗?

    正在这时。

    一直沉默的丧彪,却是直接发怒了,吼道:“没有轩爷,就没有我丧彪的今天。众位兄弟们都该知道,咱们北区真正的老大是轩爷,今天轩爷出事,你们理当如何?”

    “为轩爷报仇,为轩爷报仇,为轩爷报仇。”

    丧彪带来的上千名小弟,齐声喊道,气势威猛。

    “北区真正的老大……是叶轩。”

    唐小柔脑袋顿时一懵。

    只听野狼继续说道:“我野狼,六年前,曾跟随轩爷,清除江北市所有地下势力。如今轩爷卷土重来,我野狼又有何理由,不再跟随轩爷。今天轩爷出事,我们应该如何?”

    “为轩爷雪恨,为轩爷雪恨,为轩爷雪恨。”

    上千人的怒吼声,使得大地都在震颤。

    没人能理解,这些人为什么视叶轩为老大。

    李伟海等人,虽懂得轩爷的强大,却也从没想过,轩爷竟将江北市东、西、北三区,完全纳入囊中。

    这样说,轩爷,无疑就是江北市新任的地下皇帝。

    李伟海等人内心中震撼无比。

    轩爷,太强大了。

    唐小柔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

    原来,她一直瞧不起的人,居然是江北市地下势力,真正的老大。

    “向轩爷敬礼。”

    野狼和丧彪,一同悲伤的说道。

    近两千人,占据整条街道。

    两千人,同时弯腰,向警戒线中,化作灰烬的法拉利,一道行礼。

    场景壮观,令人叹为观止。

    而造成这么震撼人心之事的主人公、叶轩,早就跟着那辆卡车,冲杀到了肖家。

    不疯魔,不成活。

    既然肖家要他死,他也就没必要再留什么后手。

    更何况,肖家险些杀死唐小柔。

    这事,叶轩不能忍。

    拿着一把长刀,去教肖家做人。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