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把话挑明,叶轩车祸(两更)
    t驱赶走黑狗等人。

    叶轩将坑来的八万块,都交给李建华,询问道:“还差多少?”

    “哎。”

    李建华叹了口气,抽烟,轻声道:“那是个无底洞呀!”

    “你说说怎么回事,我看一看,能不能帮帮你。”叶轩严肃的说道。

    “我是军人退役。几年前,和我搭档的队友死在战场上,临死前,他让我照顾他的妻子和儿子。”

    “因此,我来到江北市,找到毛孩和他的母亲。但毛孩他母亲,有尿毒症,离不开药,这些年几十万砸进去了,也不见有用。”

    李建华平静地说着这些,像老人一样,没丝毫停顿,但同样,也没丝毫后悔和抱怨。

    “你就没想过放弃?”

    叶轩笑了笑,询问道。

    “放弃?怎么可能放弃,毛孩他爸是为我挡子弹才死的。我李建华就是死,也不可能放弃他们孤儿寡母的。”

    李建华冷吸了口凉气,振奋道。

    “好吧!”

    叶轩淡淡一笑,拿出一张银白色的卡,交给李建华。

    “卡里有五百万,你先拿着。过段时间,我会请国际医生帮毛孩他妈看病。”叶轩拿起买的油条、豆浆,笑说道。

    “这……”

    李建华愣住了。

    五百万,就这么给他了。

    难道不需要他保证些什么吗?

    “这早餐店你也别做了。明天就去都市丽人报道,我给你安排一个保安位置。”

    叶轩笑说道。

    “保安?”

    李建华顿时一愣。

    “别愣了,我不也是保安吗?”

    叶轩呵呵一笑,严肃道。

    “你也是保安?”

    李建华震惊道。

    原来,还有这么有钱的保安。

    “废话。”

    叶轩继续说道:“我们是做大事的,做保安只是暂时的。”

    “好。”

    李建华笃信不疑。

    叶轩驱车返回别墅。

    餐桌上,唐小柔和崔小曼,早就换好了衣服等着。

    叶轩将油条放在桌子上,又拿了几个瓷制的空碗,将豆浆倒了进去,端给唐小柔和崔小曼两个人。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

    唐小柔一脸冷傲,询问道。

    想起昨天那条短信,她都有些干呕。

    那种话,居然真能说的出来。看来,是时候在叶轩房间里装一面镜子了。

    没照过镜子的人,总是能有一种盲目的自信。

    “出了点事,打了几个地痞流氓。”叶轩吃起油条,解释说道。

    “哎,你就不能成熟一点吗?武力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

    唐小柔脸色猛地一沉,训斥道。

    她很厌恶叶轩去和别人打架。

    等哪天真的出了事,又该怎么办?

    如果换做以前,唐小柔懒得管叶轩。

    但现在不同。

    她怀孕了。

    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叶轩自取灭亡。

    哪怕是为了这没出世的孩子。

    “是呀!武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但至少能让某些傻/逼听话一些。”叶轩笑说道。

    “你们俩整天斗嘴,居然还能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崔小曼笑了笑,说道。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早就把他一脚给踹出去了。”唐小柔没好气的道。

    “你再说话,我可就唱歌了。”

    叶轩脸色一僵,沉声说道。

    “……”

    唐小柔、崔小曼顿时沉默。

    吃完饭。

    崔小曼临时有手术,就赶紧去上班。

    别墅里,就剩叶轩和唐小柔。

    “我送你去上学。”

    叶轩没犹豫,直说道。

    “黄鼠狼给鸡拜年,不怀好心。”

    唐小柔撇了撇脸,讥讽道。

    “是呀是呀!我是黄鼠狼,那你要不要我这个黄鼠狼送你呀?”叶轩询问道。

    “切,懒得和你贫嘴。”

    说着话,唐小柔将法拉利钥匙扔给叶轩。

    接过钥匙,去停车场开车。

    为尽量少让唐小柔走路,叶轩将车直接开到别墅门前。

    唐小柔心里猛地一颤,但还是上车。

    两人一道出发。

    “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副驾驶位,唐小柔翘着雪白双腿,沉声询问道。

    “我是保安部部长,晚点去没事。”叶轩解释道。

    “哦~”

    唐小柔点了点头。

    “我可不想让我孩子受委屈。”叶轩看了一眼唐小柔,轻声说道。

    唐小柔心里猛地抽搐一下。

    旋即,阴沉着脸,冷声道:“呵!你还真敢往脸上贴金,如果这孩子要是你的,我会不堕掉?”

    “你就非得这么说话?”叶轩反问道。

    “谁让某些人这么不知好歹。”

    唐小柔眼神猛地黯淡,嘲讽道。

    如果有可能的话,其实,她不想把很多话说的太明白。

    “好,好,我的大小姐,我不知好歹,行了吗?”叶轩奉承道。

    他才懒得和唐小柔争辩。

    “叶轩,你人很好,因此有些话,以前我并不想和你说的太明白。怕打击你。但我觉得,我现在必须得把话和你说清楚。”

    唐小柔内心挣扎着,决定把话挑明。

    叶轩没回应。

    只听唐小柔继续说道:“你知道,我是唐氏集团的大小姐,这是改变不了的。”

    “而你!只是穷乡僻壤里走出来的,即便你真的很能打,但这是法治社会,就算你再能打,又有什么用吗?”

    “说到底,能赚钱才是硬道理。你只是一个保安,一个月六千块钱,你觉得这些钱够做些什么的?”

    “买房子,够吗?买车,够吗?都不够!”

    “但对我而言,无论是买房还是买车,都只是动动手指就可以做到的事。”

    “这个社会,无论是金钱,还是权力,全都是生出来的,不是努力得来的。”

    “有些人,一生下来,就生在了人生的终点。而有些人,生下来却连人生的起跑线都没看到。”

    “也许你觉得我说的话很现实,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明白,我说的这些都是为你好。”

    “就凭咱们俩的身份地位,就注定了不可能在一起。”

    “我把话挑明,就是不想你再对我抱着什么幻想。”

    “这个世界太残酷了。癞蛤蟆从来都是吃不到天鹅肉的。”

    “虽然我不想这么形容,但事实的确如此,不是吗?”

    唐小柔冷着脸,说着这些话。

    “你说完了?”

    叶轩愣住了神,询问道。

    车还在开,他却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反驳。

    “嗯。你能明白,对吗?”唐小柔道。

    “你先下车。”

    叶轩淡淡一笑,无奈耸了耸肩,说道。

    “好。”

    唐小柔理解叶轩接受不了的心情。

    随即,她走下车。

    但!

    就在她刚走下车,一辆重型卡车,“轰”的一声,撞在了血红色法拉利上。

    那辆卡车,与唐小柔擦身而过,险些撞到唐小柔。

    卡车将法拉利撞成破铜烂铁。

    整辆车,“轰隆”一声,自燃烧了起来。

    唐小柔呆滞了。

    猛地反应过来,叶轩还在车上。

    但那车,却是炸了起来。

    “叶轩!”

    唐小柔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叫喊道。

    那辆卡车,却是一骑绝尘,直接离开。

    卡车内,正是肖家那鹰鼻男子。

    望着身后的火焰,嘴角处,露出了一抹冷笑。

    叶轩,死定了!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