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唐小柔的决心
    t江北医院。

    堕胎从来都不是什么小事。

    去医院化验,找医生诊断。

    唐小柔有种殚精竭虑的感觉。

    她的心,真的很累。

    从前像公主一样被呵护在手心,可以无忧无虑的活着的她,不见了。

    她必须得为她考虑,为叶轩考虑,甚至为啥肚子里的孩子考虑。

    那种张扬高调、肆无忌惮的生活不再属于她了。

    如果有得选择,她宁愿没认识过叶轩。

    孩子要不要打掉?

    这个问题,没必要深究。

    因为摆在眼前的问题太明确了。

    当现实太过残酷时,将没人能抵抗。

    不是不曾努力。

    只是努力过了,才知道有多么绝望。

    格林童话会告诉你,王子和灰姑娘,是有可能在一起的。但从没哪一本童话告诉你,公主和穷小子,是有可能在一起的。

    是的!

    就连这种天真无邪的童话故事,都不会傻到去写美丽的公主和穷小子过上了幸福生活。

    更遑论,这可悲而凄惨的现实。

    叶轩穷保安的身份,唐小柔唐氏集团老总的掌上明珠。

    两人一出生,彼此命运,就注定只是平行线。

    相交,绝无可能。

    唐小柔又怎么可能为叶轩生孩子呢?

    摸了摸肚子,唐小柔咬了咬牙,该是时候下定决心。

    当是否同意手术的单子,被拍在唐小柔的身前时。

    她变得有些惶然。

    签字,孩子就没了。

    不签字,这孩子生下来,就注定没爹。

    因为唐小柔不可能将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给说出来。

    她比谁都清楚,她父母,不会同意她嫁给一个保安。

    哪怕不认她这个女儿。

    独自抚养?

    这个想法,真他妈是疯了。

    但却在唐小柔脑海里挥之不去。

    她才二十岁,正当年华。

    她是江北大学校花,受无数男人喜爱。

    她是别人眼里可望而不可即的仙女,一向活得不染纤尘。

    如今,却坠落在地。

    沦落至堕胎的地步。

    回想今时和往日,这巨大的落差,令她心痛的无法呼吸。

    “小柔,你确定不要这孩子?”

    崔小曼待在唐小柔身后,目睹着唐小柔的情绪起伏不定。崔小曼真的不懂唐小柔此刻的心情,但她却明白,唐小柔陷入了纠结。

    再怎样,都是一条生命。

    “小曼姐,我真的不知道。”唐小柔泪眼簌簌,拿在手中的笔,在剧烈的抖动着。

    她的脸色,从紧张,变得惨白。

    “这孩子的父亲是谁?”

    崔小曼愣了愣,她无法感同身受,但她能明白唐小柔的确很痛苦,疑惑道。

    “我……不能说。”

    唐小柔焖哼着,摇了摇头。

    “小柔,你爱这孩子的父亲吗?”

    崔小曼沉默了一会,突地严肃起来,问道。

    “嗯。”

    唐小柔点了点头。

    但旋即,又猛地摇了摇头。

    “我和他没可能的。”

    唐小柔补充道,避免正面回答。

    “为什么?”

    崔小曼疑惑道。

    “小曼姐,你知道的,我不可能嫁给一个普通的人。”

    唐小柔笑了笑,说道。

    那种笑容,真的很僵硬。

    就像苦涩的石榴,没半点红,生嚼如蜡。

    “嗯,那我知道了。”

    崔小曼停顿了很久,才点头称是。

    原来,她羡慕的人,也在羡慕着她。

    “小柔,把孩子打掉吧!”

    崔小曼犹豫很久,又开始说话,建议道。

    她不想管这种复杂的事情。

    因为她的想法很单纯。

    唐小柔有难处,她必须得为唐小柔考虑。

    打掉孩子,对唐小柔有太多好处。

    黑色的签字笔,被攥紧在唐小柔手中。

    唐小柔手指节被捏的发红。

    豆粒大的冷汗从她发髻间滑落。

    她的脸色惨白,像抹了一层厚厚的脂粉。

    然后……

    她拿起了那张手术单,抱头痛哭了很久。

    最后……

    她却是将手术单撕毁,扔进了垃圾桶。

    “小曼姐,我要把孩子生下来,就算是独自抚养,我也愿意承担后果。”

    唐小柔哭了,哭化了妆。

    ……

    肖家。

    江北临海,肖家占大半港口。

    肖家坐落在海上,是一座海上庭院。

    建造豪华,花费数亿。

    肖文海像大佬一样,睡躺椅,躺在庭院中晒太阳。

    在他身后,站着一个戴墨镜的鹰鼻男子。

    “那事办的怎么样?”

    肖文海冷笑了几声,吃了个樱桃,询问道。

    “他在局子里,找警察收拾他,简直不要太容易。”鹰鼻男子冷笑道。

    “嗯。”肖文海淡淡一笑,又说道:“对付那小子一定要慢慢来。我要整死他。”

    “文海,他只是一个保安而已,还值得你这样对付他?”鹰鼻男子不禁冷笑了几声,询问道,他真为那个保安感到悲哀。

    “哼!我就要他死。”

    肖文海发狠道,眼神锋冷。

    “好吧!我安排一下,等他从局子里面出来以后,就把他弄死。”鹰鼻男子笑道。

    “交给你了。”肖文海松了口气,又道:“那家伙功夫很厉害。”

    “你放心,这次找的人,都是高手。徒手断刀刃,轻而易举。”鹰鼻男子冷笑道。

    “那就好。”

    肖文海狠狠一笑,淡淡道。

    肖家外,公路上。

    五菱宏光车速很快。

    起初,闯红灯,有警车紧跟,但三个弯以后,警车被甩开。

    这一路,叶轩闯几十个红灯,超速数不清的次数。

    嘭!

    五菱宏光坚硬的车身,冲撞在铁门上。

    那面铁门,瞬间横飞。

    正躺在院子里的肖文海,被突如其来的巨响给吓的脑袋一懵。

    但旋即,他反应过来。

    这他妈是有人来找死。

    不管是谁,胆敢犯肖家,都必定有来无回。

    肖文海有这个自信。

    更何况,那位供奉,还待在肖家。

    肖文海曾亲眼看到那位供奉,一剑劈开一座高达三米多的假山。

    剑落,山轰然塌陷。

    那样的场景,委实太过震撼。

    肖文海始终相信,有供奉在,肖家就将安枕无忧。

    没谁能挡得住那样的一剑之威。

    即便这是现代社会,是热武器时代,但那一剑的威能,丝毫不逊色于机关枪扫射的效果。

    简直可怖!

    因此,当叶轩手持长刀,站在他面前时,他肆无忌惮而又无比张狂的笑了。

    “哈哈,叶轩,你还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肖文海发狠的笑着,望着叶轩,阴森的说道。

    对于打架前这种傻/逼耀武扬威的话,叶轩听得太多,甚至嗤之以鼻。

    当他举起长刀,指向肖文海时,一道凌厉的剑光。

    突地!

    来袭。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