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叶轩被打伤(两更)
    t警局。

    询问室。

    “名字?”

    警察眼若刀锋,冷盯着叶轩,询问道。

    “你不认识我?”叶轩反问。

    “说话正经点。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名字!”

    那警察不乐,狠狠拍着桌子,狠声道。

    “叶轩。”

    叶轩无奈地耸了耸肩。

    “年龄。”

    “二十二。”

    “性别。”

    “男。”

    对这一套询问,叶轩回答的都快吐了。

    每次进局子,都得问一遍。

    烦!

    “小子,你知道你打了谁吗?”警察稍站起身来,目光冷凝着,侧脸如刀削,显得有些饥瘦和帅气。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叶轩淡淡一笑,不屑一顾,冷声反问道。

    “草!让你说人话,不听是吗?”那警察猛地一狰狞牙,面目可憎,直接拿警棍甩在叶轩头上。

    嘭!

    警棍砸在叶轩额头。

    鲜血像一根染红的细线,从叶轩额头滴落。

    “哟,可以,还出血了。”叶轩双手被手铐锁死,费劲的擦了擦血,冷笑道。

    “你是不是没吃饭呀!打人一棍子,给按摩似的。”叶轩冷声说道。

    “瞎几把嘴硬。”说着话,那警察又一棍子,甩叶轩腿上。

    “嗯,这一棍子,还像点样。”叶轩咧嘴一笑,发狠冷笑,让那警察不禁一愣,心中不由有些胆颤。

    “给我来根烟。”

    那道血线,从额头,穿染在叶轩脸上。

    这让叶轩面目显得狰狞,甚至可怖。

    “给。”

    那警察不知怎的,竟开始畏惧,随手将一根烟扔给叶轩。

    叶轩眉宇轻低,眼神晦暗,冰冷至极。

    那警察浑身不由自主的战栗。

    他从没见过如此可怕的眼神。

    这种眼神只有冷血的野兽才有。

    “火。”

    将烟叼在嘴上,叶轩淡淡道。

    咔嚓!

    打火机点火。

    烟叶被点燃。

    叶轩抽了一口,突地抬起头,看了那警察一眼,冷声询问道:“你是刚来的吗?”

    被这冷如刀刃般的眼神锁住,那警察,浑身战栗,头皮发麻,像被眼镜王蛇锁定一般。

    无形中,有一股来自死亡的胁迫。

    “是,是肖家人,让我这么干的。”不知怎的,那警察脸色惨白,说了句不沾边的话。

    “这么说你不知道我是谁?”

    叶轩狠狠抽了口烟,吐出烟雾,平静道。

    “他们给了我一千块钱,让我在局子里教训你一顿。”

    那警察有些呆滞,内心中,恐慌胆怯到了极点。

    这种感觉,就像落入冰窖一样。

    实在是太可怖了。

    “切,肖家人真抠门,打我一顿,才给你一千块钱。小爷我在国际上,最起码得价值十几个亿美金呢!”叶轩笑道。

    “价值十几个亿美金……”

    那警察有些发懵。

    “嗯。我来教你怎么用警棍。”抽完烟,叶轩一笑,双手猛地拉紧,一股巨力,顿时从他手臂上爆发出来。

    “咔咔。”

    清脆的铁质品断裂声响起。

    那手铐,就像棉绳般,被叶轩扯断开。

    “哎,现在的手铐质量越来越差了。以前得拉两下才会断,现在不使劲都拉断了。”

    叶轩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看着一脸茫然的警察。

    从警察手中拿过警棍。

    “嘭”的一声,叶轩一棍子甩在警察头上。

    那警察,猛地“啊”的尖叫一声,直接晕厥了。

    “怂/逼。”叶轩冷笑道。

    那一棍,他都没使劲。

    否则,那警察的头骨,根本承受不了。

    询问室门是开着的。

    叶轩没犹豫,直接推开门,离开询问室。

    这时。

    一阵急促脚步声响起。

    来的人是魏天生。

    警察局、局长。

    魏天生行色匆忙,快步走动,甚至没注意到叶轩。

    “魏局,这么着急去做什么?”

    叶轩盯着身宽体胖的魏天生,疑惑道。

    “首长来了!”

    魏天生头都没抬,应道。

    但旋即,他脸色惊变,瞬间惨白。

    他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看叶轩一眼,双腿猛地一软。

    浑身毛发,瞬间战栗,毛骨悚然。

    尼玛!

    这不是轩爷吗?

    “轩爷,您怎么来了?”

    魏天生畏首畏尾,胆怯道。

    “我就打个架,胡警官太正直,非扣我二十四小时。”叶轩无奈的笑道。

    手中警棍,被他把玩。

    咔嚓。

    警棍弯了。

    铁质的警棍,从中间折弯。

    魏天生像被一桶凉水浇遍全身。

    “轩爷,您别动怒,我先见完首长以后,就立刻让胡晓舒给您道歉。”魏天生畏惧道。

    “呵呵,首长?刚巧,我也想去看看。”

    叶轩扔掉警棍,微笑道。

    “好。”

    魏天生不敢犹豫。

    警局外。

    一辆坦克,及三四辆装甲车,停在门外。

    这种打仗的阵势,那些警察当然没见过。

    魏天生赶紧走到那辆坦克前。

    叶轩紧跟其身后。

    “啪。”

    魏天生敬礼,严肃道:“请首长指示。”

    这时,只见坦克打开。

    老者从坦克中走出,冷着脸,道:“小魏,你是警察局长,我是军人,你没必要叫我首长。”

    “一日当兵,终生为兵。第三军团,魏天生,向首长报道。”

    魏天生身材臃肿,但此刻,却也是精神抖擞,严肃道。

    “呵呵。”

    老者冷笑,正欲说话。

    但!

    当他视线扫在叶轩身上时,却是猛地挺住。

    国之大将,谁敢缨锋!

    老者身上那股气势,就绝不是常人能比的。

    “恩公。”

    老者赶紧上前,泪眼簌簌。

    他猛地抓住叶轩的手,身子半弓,两膝朝地上跪去。

    “蔡恒天。”

    叶轩一怔,直接叫出老者名号。

    见老者要跪下,叶轩赶紧扶住老者。

    作为一名少将,叶轩可不敢让上将跪他。

    “恩公,你这伤是怎么回事?”蔡恒天面色慈祥,和蔼的笑着,脸上表情却陡然一僵。

    闻言。

    魏天生也是一愣。

    轩爷受伤了?

    不对。

    轩爷会受伤吗?

    魏天生迟疑,看了叶轩一眼,只见一道血渍印在叶轩的脸上。

    原先太急,他甚至没察觉。

    “轩爷,您这是怎么回事?”魏天生心底猛地一寒,有种不好的预感,低声问道。

    “被警察甩的。”

    叶轩乐呵呵一笑。

    “我……”

    魏天生顿时无语。

    内心中,一万匹草踏马,呼啸而过。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该死,又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

    蔡恒天闷哼一声,面色阴冷,道:“有生、有峻,立刻去把那个警察给我抓出来。”

    “是,首长。”

    蔡有生、蔡有峻两人齐声道。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