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拳打南方幼儿园,脚踢北方养老院
    t“草!装逼都他妈装到我身上来了,你是不是没上过学,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叶轩愤怒无比,双手撑开,左右开弓,气势凶悍无匹。

    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狠狠甩在袁奎脸上。

    “说,你他妈是不是没上过学?”

    猛地咋吼一声,叶轩一脚横踢出去。

    嘭!

    如受重击,袁奎胸腔“咔嚓”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响起。

    袁奎脸色惨白,横摔在地,满嘴是血。

    曾拿过跆拳道比赛冠军的他,从没想过会有一天,在单挑中,被人打的牙齿脱落,肋骨折断。

    太惨了!

    这时。

    有些满怀正义的人,上前指责叶轩。

    叶轩嗤之以鼻,回之以“一群道德婊,草你们妈,对,就是草你们妈。刚才他扇我家房东的时候不见你们这群垃圾挺胸而出,现在老子来了,敢在这里指责老子。”

    “草!今天老子把话撂在这了,谁他妈敢挡我揍他,我就连谁一起揍。”

    叶轩说话,怒气冲天,义愤填膺。

    有个年轻小伙不信,上去劝架,叶轩直接就是一脚踹飞。

    谁挡打谁!

    叶轩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他房东。

    除了他。

    其他人,谁敢欺负,他就打谁。

    拳打南方幼儿园,脚踢北方养老院。打遍天下脑残无敌手,神经病界自诩无所匹敌。

    这种事,叶轩不是没干过。

    叶轩目光冰冷,眼神没丝毫柔情,冷冷地看着倒在地上的袁奎。

    “跆拳道这种花拳绣腿,也配拿出来用来打架?呵呵!”

    叶轩冷笑了几声,冷着脸朝袁奎走去,作势又要打他。

    还没开打,只见袁奎老婆,“噗通”一声跪在了叶轩身前。

    “求你放了我老公,放了我老公。”

    袁奎老婆跪在地上,不断地磕头道。

    “刚才,骂我家房东的嚣张跋扈怎么不见了呢?”

    叶轩冷冷一笑,质问道。

    “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

    袁奎老婆不停的哭泣,磕头说道。

    “嗯,我知道你错了。但这不影响我打这家伙。我说了,今天谁劝都没用。”

    叶轩冷着脸,寻常妇人他不打,这是他做人的原则。

    如若不然,叶轩才懒得废话,直接踹飞。

    “叶轩,算了。”

    待在旁边,右脸侧肿的唐小柔,突然说道。

    叶轩看了唐小柔一眼。

    确认唐小柔不是在开玩笑,不禁无奈的耸了耸肩。

    对着袁奎咧嘴一笑,说道:“算你走运。”

    袁奎如释重负,顿时松了口气,紧绷着的脸舒展开来,浑身被冷汗打的湿透了。

    像刚从死亡冰渊爬出来一样。

    但!

    就是在这时候。

    医院外,警笛声响起。

    听这声音,叶轩无奈一笑。

    “那个……小曼,你先带小柔去看医生。我得去警察局处理点事情。”

    叶轩正色咳嗽几声,真不知是哪个狗比居然报了警。

    草!

    “叶轩,你没事吧?”

    唐小柔也是一怔,询问道。

    “不就是去警察局吗?国防局我都去过,怕个鸟。”叶轩拍了拍唐小柔肩膀。

    面带微笑,又说道:“你们俩先把正事做了,我主动出去,免得他们待会进来抓我。”

    “疯子雷,你怂了这么久,还他妈想不想做我外甥?”

    随即,叶轩看向疯子雷,喝道。

    “舅,我给您丢人了……”

    疯子雷一脸羞愧之色,低声说道。

    “不丢人。帮我把她俩照顾好。”

    叶轩淡淡一笑,不责怪疯子雷。

    他很清楚,袁奎是跆拳道高手。

    袁奎不敌他,不代表袁奎不敌疯子雷。

    明知打不过还要打,这是脑残之举。

    忍一时风平浪静。

    这话没毛病。

    “是。”

    疯子雷严肃道。

    旋即,叶轩冷冷地扫了一眼四周,真有不少男人在色眯眯的看着唐小柔和崔小曼。

    校花在谁眼里,都是很漂亮的。

    这很正常,不值得诟病。

    “我叫叶轩,我不管你们认不认识,但都给我记住,这两个女人是我罩的。谁他妈敢对她俩有什么歹计,老子灭谁全家!”

    “不信,可以试一试。”

    叶轩眼睛猛地一冷,眼神深邃,狠声道。

    说完话,叶轩大步流星,朝医院外走去。

    来的是胡晓舒。

    胡晓舒穿着警服,胸前高挺,双腿笔直的站在地上,她身材很好,个子很高,整体显得匀称,是那种警花级别的女人。

    “哟,又惹事了。”

    胡晓舒早知道是叶轩,故意调侃道。

    “呵呵,胡警官开玩笑了。”

    叶轩无奈的笑了笑,继续道:“胡警官的衣服应该买大一号的。胸前不太合适。影响发育。”

    “哼!还贫嘴。李腾飞,把他给我带走。”

    胡晓舒冷哼一声,冷冷地看了李腾飞一眼,沉声说道。

    李腾飞怂了。

    如果抓其他人,李腾飞必定首当其冲。

    但这次抓的,是他爸都不敢惹的大人物。

    他当然不敢。

    “小飞,就按胡警官说的做。你要记得你头上顶着国徽,要为人民办事。”

    叶轩淡淡一笑,李腾飞不敢抓他,当然在他意料中。

    但法律法规,不可违抗。

    无论何时,都必须依法办事!

    叶轩打了架,当然得被抓。

    至于会不会被放,那是后来要说的。

    叶轩伸出双手,手铐咔嚓卡上。

    待在叶轩旁,李腾飞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这次的事,被他爸知道,免不了一顿骂。

    “小飞,按规矩办事。我不怪你。”

    叶轩笑了笑,不就是被抓吗?

    无所谓!

    叶轩服法、尊法,但不守法。

    对叶轩而言,他有着他心里的正义。

    因此,当他内心的正义,与法律想要维护的正义相悖时,他一定会维护内心的正义。

    至于后果,生死有命,他才懒得管。

    叶轩注定是那种破坏规则的人。

    如果不是叶轩出手打袁奎,而是让警察将袁奎抓走。

    那袁奎会怎样?

    进局子,录口供,认个错。

    然后呢?

    没了。

    对,就是没了。

    没谁会针对袁奎。

    就凭袁奎是江北市跆拳道冠军这一点,就能让他屁事没有的从警局出来。

    总有些人要维护内心的正义。

    因此,叶轩出手,狠狠地打了袁奎。

    无关对错。

    这就是叶轩心中的道理。

    “叶轩,看来再过段时间,我们这会是你常来的地方呀!”

    警车上,胡晓舒笑了笑,说道。

    “那是必须的。胡警官这么漂亮,能和胡警官谈情说爱,我叶轩三生有幸。”

    叶轩乐呵呵的说道。

    江北医院。

    病房中,蔡有峻早先被叶轩打伤住院,刚巧目睹了叶轩打人这一幕。

    太热血了!

    那嘴巴子抽的,简直不当对方是人。

    他赶紧打通蔡有生的电话。

    刚接通,蔡有峻就激动地说道:“二哥,我们讨好轩爷的机会来了。”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