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t晚十点。

    江北市,这样一座灯红酒绿的城市,一夜之间,有多处高档场所,受到打击性的毁坏。

    而这些高档场所,唯一共同点就是,它们都是斧头帮照看的场子。

    同一时间,斧头帮高层做出反应。

    兴盛酒店中。

    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猛地吸了一口凉气,面色阴翳,神情难看到了极点。

    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他今夜注定无眠。斧头帮到现在,共有五六处根据点被毁坏,受伤的兄弟多达三百多人。

    接踵而至的打击,让中年男子感觉很头痛,但他也很庆幸,对方在毁坏根据点同时,并没对根据点进行毁灭性的破坏。

    否则,今夜的损失,将会高达数亿元不止。

    根据财政部门的统计,到目前为止,斧头帮共被毁坏一家酒店、两家ktv、一座洗脚城、还有一个大型娱乐会所,共计损失金额,大概在两千万左右。

    中年男子名叫向问天,毕业于华清大学,是一名高材生,有幸娶到原斧头帮长老之女,后被委任至江北市,管理这里的斧头帮,是江北市这一块地区内的斧头帮,毫无争议的一把手。

    向问天冷凝着脸,从海阔天空ktv被毁坏,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在这两个多小时内,他如坐砧板,整个人焦躁无比,望着脚下这座繁华的城市,他越发的感觉到愤怒,从他接管这里的斧头帮以后,斧头帮一直都在朝好方向发展。

    可现在,朝夕间,过去的一切努力,都将烟消云散。

    “嘟嘟”几声,私人电话响起。

    向问天接通电话,还没说话,只听电话另一边,急切地说道:“天哥,刚才那线报通知的一点都没错,对方的确只有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根甩棍,现在已经从洗脚城,朝着兴盛酒店赶来。”

    “什么?真的只有一个人?”

    向问天顿时一惊,整个人,震惊至极,不可思议的听着电话里那人说的话,想起之前刚被他以造谣生事处置的小弟。

    那小弟,似乎就是说:“对方只有一个人”。

    “我们损失了多少人?”

    向问天倒吸了一口凉气,暂且平复紧张的心情,询问道。

    向问天是高材生,并非打架之人,关键时刻,还是要依靠谋略,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

    自古以来,智者往往都比勇者,更容易取得胜利。所以他强行要求他保持淡定,无论何时,都必须保持镇定。

    “目前保守估计,应该是在三百五十人左右。”电话另一边停顿片刻,严肃地说道。

    “一个人,打伤三百五十人……”

    向问天刚镇定下来,原本有些平静地脸色,顿时又泛起了震惊的波澜。他望着远处,一盏盏霓虹灯,嘴角处,开始微微地上扬,止不住的大笑起来。

    “天哥,那人快到兴盛酒店了。您还是赶紧离开那。”电话里那人严肃道。

    “没事,我倒要看一看,究竟是什么人,居然会这么能打?”

    向天生挂断电话,故作淡定,用右手托了托眼镜框,半眯着的眼睛显得深邃无比,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衫,然后,踱步朝着酒店楼下走去。

    “兹啦”一声,五菱宏光以甩尾的姿态,停在兴盛大酒店门前。

    望着这座高达四五十米的酒店,叶轩不禁露出了一抹笑容。

    从车上走下,他点了根烟,叼在嘴上,身子倚在车身上,两腿并靠在一起,那双深黑色的眼睛里的光芒忽明忽暗的闪烁着。

    “帅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哼着小曲,将烟抽尽,叶轩拍了拍手,拿起副驾驶位上的铁质甩棍,面色阴冷的朝着酒店走去。

    正在这时,向问天刚走出电梯口。

    两人刚巧撞个正着。

    叶轩看到向问天的同时,向问天也看到了叶轩。

    叶轩展颜一笑,向问天脸色猛地一沉。

    两人就这样互相看着,相互打量着对方,却谁都没说话,保持着一种不寻常的沉默。

    “我想,我应该不认识你。”

    沉默良久,向问天冷着脸,冷冷地说道。

    “丧彪是你派人打的?”

    叶轩懒得多费口舌,直接询问道。

    如果对方回答“是”,那就打一顿再说。

    如果对方回答“不是”,那还是打一顿再说。

    “不是。”

    向问天脸色很不好看,做四五年的斧头帮老大,向问天自认为气势凌人,足以压倒江北市很多人。

    但在面对眼前这人时,他过去磨炼出的气势,似乎……一点用处没有。

    对方气势太强,强横到即便表现的玩世不恭,却依旧要比他高出几等,使他不得不低头。

    向问天比谁都清楚,气势这种东西,绝对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磨炼出来的。

    他虽说是名校高材生,但也见识过“白刃进,红刃出”的场面,所以他在面对一些大场面时,不会表现出太过震惊。

    可眼前这人,那种冷漠的眼神,淡漠的神情,仿佛将一切人生死,都不放在眼里。

    向问天从没见过,居然会有人拥有这种眼神。

    太冷血了,冷血到让人可怕。

    “你说不是就不是?”

    没等向问天说第二句话,叶轩绷着脸,直接一棍子甩在向问天的头顶上,“啪”的一声脆响,一道鲜血,从向问天额头流落下来。

    “说实话。”叶轩冷声问道。

    向问天有些发懵,对方动手太快,根本不给他思忖的余地。

    原本想着智斗,却不曾想,对方根本不给机会。

    “我手底下有一部分人,只听许荣耀的话。”向问天不敢再犹豫,直接回应道。

    眼前人太疯狂了!

    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向问天认为,再怎样,他也是一个帮派的老大,这人多少也应该尊重他一下,给他说几句话的机会。

    可这人,却压根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一棍在甩在头上。

    如此粗鲁暴力的方式,向问天从没见过。

    “嗯。”

    叶轩冷漠的点了点头,狠声说道:“将那群人的名单给我。”

    “我,我记不清楚了。”

    向问天身子在颤抖着,哆嗦着声音说道,对方身体上那种由心而生的气势,让他感觉到恐惧。

    “哦~那我帮你回忆一下。”

    叶轩冷冷地笑了笑,抬手,就又是一棍子,甩在了向问天的头顶上。

    向问天只觉脑袋在“嗡嗡”的晃动着。

    原本刻意忘了的事情,此刻,竟然全都想了起来。

    他真怕他再想不起来,对方会再一棍子甩在他头上。

    由始至终,对方根本不给他思考的时间,只有听话与不听话。

    不听话,就是一棍子。

    简单,粗暴,但不得不说,的确很有效。

    向问天的脸庞上,有两道蜈蚣粗细的血流,他神情紧张着,一股脑的将那些人的名字给说了出来。

    “嗯。看你也是诚实,应该不会骗我。”

    叶轩满意地笑了笑,继续说道:“斧头帮以后到底还要不要在江北待下去,这你拿主意。不过我丑话先说在前头,以后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向问天茫然的点着头,谁知对方竟又是一棍子落下,砸在了他的头上。

    他脑袋懵了,依稀中,只听叶轩说“我说了,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就从刚才开始算起”。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