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孙子要来找爷爷
    t“很好。我欣赏你这种因为无知而有的勇气。”

    叶轩半眯着眼,眼睛里闪烁出几道凌厉的眸光,他冷冷地盯着那中年男子,笑说道:“这么说来,你是认为我不够帅了?”

    “帅?帅你麻痹,你他妈是没照过镜子吗?长得像屎一样。草!像老子这样,才叫帅。”

    中年男子大口的抽着雪茄,不屑一顾的看着叶轩,一眼蔑视的神情,冷声说道。

    中年男子身宽体胖,一张脸上,满是褶皱和横肉,那双眼睛就像一条缝般细窄,留着短平的头发,故意向中间梳头发,头顶上,明显是地中海。

    如果这叫帅,那些偶像派明星,全都可以去屎了。

    “呵呵。”

    叶轩淡淡地笑了笑,随即,看向李伟海,疑惑着询问道:“小海,这里有多高?”

    “轩爷,这里是四十三层,高度大概是一百米左右。”

    李伟海顿时一怔,不理解叶轩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回应说道。

    “一百米?那很好呀!我把这家伙扔下去,应该能让他摔成个稀巴烂。”叶轩冷笑着,刹那,他的身子动了。

    然后……

    那中年男子双脚,顿时离开地面。

    整个人被叶轩单手提起,他不断地扑腾着,双手不断拍打在叶轩身上。

    但叶轩却是不理不睬,只是淡淡地笑着,嘴角处,始终挂着一抹冷笑。

    叶轩单手提着中年男子,缓缓地走到窗前,用另只手,将窗户打开,折叠式窗户“吱呀”一声被推开。

    “不,不要。”

    中年男子彻底地的懵了,浑身毛发顿时颤栗起来,望着脚下百米高的高度,他的头皮像被揭掉一样,头皮发麻,双腿打颤,恐惧到了极点。

    他没想到,叶轩竟真要将他扔出去。

    这可是法治社会。

    “轩爷,我错了,我错了。”中年男子叫喊道。

    “错了?呵呵,如果认错有用,那还要法律干什么?杀个人,说个对不起不就完了。”叶轩冷笑了几声,直接将中年男子扔了出去。

    一旁唐小柔看得目瞪口呆,这可是四十三楼。

    百米有余的高度,扔下去,岂不是必死无疑。

    那中年男子,唐小柔是认识的。

    那人名叫郑开生,做钟表生意,是江北市有名的表王,身价五六个亿,在江北市也算是一地大佬的人物。

    身价五六个亿的大佬,就这样被叶轩扔下去了?

    尼玛!

    法治社会,叶轩难道真敢这么无法无天?

    唐小柔像窒息一般,脸色惨淡,望着叶轩伟岸的背影。

    她不理解叶轩所说的话。

    六年前?

    难道叶轩六年前曾来过江北市?

    六年前,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唐小柔越发好奇这个问题。

    “啊……”

    一道尖锐的叫喊声,从郑开生掉下去的位置传了上来。

    原来,就在刚才,千钧一发之际,郑开生将掉落下去,却被叶轩及时的抓住手臂。

    窗户处,叶轩脸色挂着一抹冷冷地笑容。

    他俯着身子,用右手紧抓住郑开生手臂。

    整个过程,叶轩始终保持着十分淡然地姿态,就仿佛对他而言,生命如同蝼蚁,根本不值得在乎。

    无论杀人还是救人,都只在他一念之间。

    窗户外,郑开生瞳孔涣散,双目无神,一张满是横肉的脸庞,被吓得惨白,那双不断地哆嗦的双腿,更是被尿水打湿。

    就在刚才那一瞬间,郑开生真以为他要死了,无形中,竟是被吓得尿了裤子。

    生死,就在刚才那一霎。

    郑开生彻底地慌了。

    “轩爷,救我,救我。求求你救我,我知道错了。”

    郑开生望着脚底下流水般的车辆,倘若不是叶轩及时抓住他,现在,他或许就会“嘭”的一声,重重地砸在某一辆车顶上,变成一滩死尸。

    “呵呵,知错就改,就还是好孩子。”叶轩笑了笑,右手猛地使力,直接将郑开生从窗户外拉了进来。

    郑开生下半身湿透,浑身冷汗,脸色惨白,像刚生过一场大病。

    “噗通”一声,郑开生再承受不住那种来自死亡的压迫,直接跪在叶轩身前,哭声说道:“轩爷,刚才是我鬼迷心窍,我错了。”

    叶轩微微一笑,居高临下,俯视着郑开生,笑说道:“我叶轩,一向是一帅服人。现在,你服了吗?”

    “服!轩爷,我郑开生这条命,以后就是您的。”

    郑开生看着叶轩,他这才懂得,像他这种大佬的命,在叶轩手里,其实只是蝼蚁。

    即便叶轩真杀了他,谁又敢举报叶轩呢?

    曾以一刀独霸江北,称地下皇帝,这种实力,谁敢与之相匹敌?

    叶轩,实在是太强了。

    “呵呵,我要你的命也没用。”

    叶轩笑了笑,看了看身边一脸呆滞的唐小柔,询问道:“怎么?傻了吗?”

    “没。”

    唐小柔应道,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叶轩,说道:“你,真的只是一个保安?”

    “废话。”

    叶轩摆了摆手,坐在沙发上,笑说道:“我刚应聘了都市丽人的保安,你又不是不知道。”

    “对了,刚才那个什么华夏中药老董的儿子呢?”叶轩看向李伟海,问说道。

    “轩爷,他刚才出去打电话了。说是姚万兰来了。”

    李伟海赶紧站起身来,走到叶轩的身边,继续说道:“轩爷,那姚万兰可是个狠茬。手里握着江北一大半中药。我和他们华夏中药也有合作,但那姚品生这么不长眼,居然敢得罪您,我和华夏中药的合作也就到此为止。”

    “小海,只要你一天叫我轩爷,我叶轩就一天不会让你吃亏。”叶轩站起身来,面色凝重很多,严肃道。

    就在这时。

    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叶轩开启第六感,只听门外不远处,那人说道:“爸,您终于来了,您看那家伙把我打的。那小子太猖狂了,还说要是您来了,照打不误。”

    “品生,那家伙真有那么厉害?”

    姚万兰是老江湖,自然不可能全听信姚品生一人之言,皱了皱眉头,疑惑道。

    这时,只听姚品生的老婆又阴森着脸,说道:“爸,您是不知道那家伙是怎么说的。儿媳简直难以启齿!”

    “说。”

    姚万兰顿时一愣,狠声道。

    “哼!那家伙说,如果姚万兰来了,那就不是抽嘴巴子那么简单了,老子直接拖鞋盖在他脸上。”

    那妖娆女子冷笑了几声,魅惑的眼神下,顿时抹过几丝凶狠毒辣之色。

    “草!”

    姚万兰怒吼了几声,快步朝着包间走去,边走边道:“妈的,今天连那李伟海,老子也一起收拾了。”

    “爸,您可一定要为我出气。”

    姚品生用手护着肿胀的脸,哭声说道。

    “这还用你说。”

    姚万兰怒瞠着眼,眼神凌厉宛若刀刃般锐利至极,狠声说道。

    待在包间里,叶轩听得清晰,他淡淡地笑着,根本不将姚万兰说的话放在心上。

    不就是一个臭卖中药的吗?

    “不对,这姚万兰好像有点熟悉,以前似乎叫过我爷爷?”

    叶轩愣了一下,回忆起几年前,他在长白山跟随师傅修炼,这姚万兰曾去长白山购买药材,还被他救过一命。

    “哟。孙子要来找爷爷,替曾孙子出气,看来又有好戏看了。”叶轩冷笑道。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