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过气的地下皇帝
    t叶轩的宗旨一向都是,骂他可以,笑一笑过去了。

    但骂他身边的朋友,一句都不能忍。

    更何况,唐小柔不只是他朋友,还是他房东,还是…情人…虽说那只是一夜。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抽在脸上,那青年竟是没反应过来,整张脸直接肿胀开来,大门牙断裂开来,满嘴是血,样子很惨。

    那个打扮妖娆的女子,顿时愤怒,猛地站起身来,指着叶轩的鼻子道:“你找死。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不知道,当然,也不需要知道。”叶轩冷笑着,完全无视那女子,继续冷声道:“我叶轩,作为祖国未来的花朵,装起逼来,走路都带风的。真疯起来,连自己都打。”

    “你敢打我?”

    女子顿时一愣,显得十分惊愕,不敢再多说半句。

    看看老公那张被抽歪了了的脸,女子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脸,整个人十分恐慌。

    她用求救的眼神看向李伟海,故作淡定,沉声说道:“李总,你就这么放任他胡作非为吗?”

    李伟海冷哼一声,冷冷地道:“倘若不是你们辱人在先,我想,轩爷应该不会轻易动手。”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这样说话,那我们接下来的合作就到这里吧!”

    女子愤怒的冷哼着,憋着一脸的怒火。

    她看着被抽的脸肿嘴歪的老公,娇滴滴的说道:“老公,你赶紧给公公打电话,让他好好地惩治一下李伟海。”

    “这还用你说?”

    青年名叫姚品生,他摸着那张被抽肿的脸,看着地上那颗从他嘴里飞出,颜色有些发黄的牙齿,不禁愤恨的咬了咬牙,冲着叶轩大吼道:“老子要让你死。”

    “哦~我等着。”

    叶轩淡淡地笑了笑,无奈的耸了耸肩。

    而这时,房间里另外几位,年资较老的老人,咳嗽几声,声音有些发冷的说道:“小海,你这事处理的委实不对,实在是太糊涂了。一个小小的唐氏集团,就值得你如此大动干戈,甚至不惜得罪华夏中药这种大集团,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说话的人名叫孙军武,是江北银行的行长。

    他不禁抽了口烟,那张褶皱的脸庞顿时被烟雾遮掩住,倒吸了口凉气,继续说道:“我看,你还是赶紧道个歉,免得待会等姚万兰来了,你不好收场。”

    “小海,千万别被人坑了都不知道。”

    另一位年资较老的老前辈,对着李伟海善意的说道,而看向叶轩的眼神,明显冷了几分。

    “就是,小海,这件事上,你可千万别犯糊涂。”又有几位老总,语重心长的提醒道。

    “孙行长,闫老,诸位老总,这件事我没做错。虽说唐小姐只是唐氏集团的大小姐,而唐氏集团在江北市只属于二流企业,但即便如此,只要她是轩爷的朋友,那就是我李伟海的朋友。谁敢得罪轩爷,那就是在和我李伟海作对。”

    李伟海站起身来,先是对孙行长和闫老鞠了一躬,随即面色凝重,神情显得有些难看,但却丝毫不畏怯的说道。

    这一次,他算是将全部的身家性命,都压在了叶轩身上。

    “哎,小海,你聪明了一辈子,没必要非得在这件事上犯糊涂呀!得罪姚品生,可就等同于是得罪了华夏中药的老董姚万兰,你这么做,可是间接损失了五六千万呢!”

    孙行长紧蹙着眉头,他是最近这几年被华夏银行总部调来管理江北银行的,对叶轩并不了解。

    可在他看来,和谁作对都没问题,但犯不着要和钱做对吧!

    李伟海包庇唐家小姐,无疑,是得罪华夏中药。

    这之间利益损失,说损失五六千万,都是少的。

    “呵呵。”

    李伟海不禁苦笑几声,压低了声音,十分严肃地说道:“孙行长,你是这几年才调过来的。关于江北,有些事你还不太了解。”

    随即,李伟海看向久久发愣的闫老,还有在场的其他几位正陷入沉默之中的老总,淡淡地笑说道:“相信闫老你们都猜到了我带来的这位轩爷究竟是什么人。”

    被换作闫老的老者,满鬓银白,脸目沧桑,脸上尽是褶皱。

    他看向那个穿着拖鞋,将唐小柔护在身后的青年,赶紧站起身来,快步上前,十分亲切地问候道:“轩爷,真的是您?”

    “呵呵,闫老铁,咱们这才六年不见,你连我都忘了。”叶轩冷笑着,半眯着眼睛紧紧地盯着闫老,而后者却是猛地一哆嗦,浑身战栗了起来。

    “轩爷,我万万不敢忘了您。只是那年您来江北时,不过才十六岁,六年过去了,我越来越老了,可您却是越来越年轻了。”闫老声音之中多了几丝颤抖之意,轻易不敢抬头与叶轩对视,低声下气的说道。

    被叶轩护在身后的唐小柔,彻底地懵了。

    这不是……闫氏集团的老总闫铁吗?

    闫氏集团,可是真正的大集团,在江北市属于一流集团的存在,其实力,仅次于四大家族。

    按理说,闫铁在江北市,绝对是说一不二的存在。加上年资较老,在商场上打拼数十年,即便是四大家族那些特殊的存在,在见到闫老时,也还是会低头称呼一句“闫老好”。

    但就是这样被整个江北市商业圈仰望着的存在,却对叶轩低头,还低声下气的喊轩爷。

    这……

    唐小柔顿时感觉,整个人的三观好像都被刷新了,简直不敢相信。

    她拉了拉叶轩的衣服,轻声说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呵呵,前些年我就来过江北,恰巧救了正被仇家追杀的闫老铁。”叶轩笑了笑,对唐小柔解释说道,当然,他说的这话自然是七分假,三分实。

    叶轩当然不会对唐小柔说,闫铁其实只是他当年与厮杀地下势力时,一个端茶送水的小小弟而已。

    小小弟,简单来说,是连小弟都算不上的存在。

    就像许荣耀那样,也是叶轩的小小弟,当年,唯叶轩马首是瞻。

    “真的只是这么简单?”唐小柔皱了皱眉头,疑惑道。

    “就是这么简单。”叶轩笑了笑,随即,从闫铁身前走过,走到房间中央,四周坐着七八位江北大佬,全都是江北市商场上的风云人物。

    或许很多商贩不知道,其实他们的命运,全都被掌控在这七八个人的手里。

    他们联手控制着市场,控制着物品价格的高低,更是控制着贸易行径,控制着股票的走势。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江北宋家控制着江北市财政半壁江山,那么另外半壁江山,就是被这些人控制着。

    如果这时候来个炸弹将这些人炸死,那么江北市的商业贸易将变成一团乱麻,经济上,更是会受到致命性的重创。

    叶轩神色十分淡然地站立着,扫视着周围的七八位大佬,微笑着说道:“你们好,我叫叶轩。当然,你们可以选择性叫我轩爷,或者叫我叶轩。”

    “我知道你们当中有一些人对我不服,但这并不要紧,熟悉我叶轩的人都应该知道,我叶轩素来是以帅服人。六年前的江北,也有一群像你们这样自以为是大佬一样的人,觉得我不够帅,对我颇为不满,后来都被我连根拔起。”

    “我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能和和气气的相处。千万别……自讨苦吃哟!”

    叶轩面带微笑,那双眼睛顿时变得十分深邃,逼视着在场的各位大佬,冷声说道。

    “轩爷!”

    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低声喊道。

    紧跟着,一阵“轩爷”响起。

    但在这时,一个抽着雪茄的中年男子,“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猛地站起身来,狰狞着脸,狠声说道:“呵呵,不过就是一个过气的地下皇帝,如今竟然也敢如此叫嚣?我说你们这些人是不是傻了?居然会向这种家伙低头。”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