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有美合租
    t回公司,叶轩去财政部领了沈董奖励的五万块奖金。

    等下班后,叶轩就又去一趟二手市场,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

    这次是捷安特。

    傍晚,叶轩骑车返回别墅。

    叶轩踢着拖鞋,吹着口哨,十分悠闲地唱着小曲“小妹妹,你大长腿……”

    慢悠悠地拿出钥匙开门。

    门开的一瞬间,叶轩顿时警觉。

    别墅里有人!

    而且,绝对不是唐小柔。

    叶轩阴沉着脸,别墅钥匙,按理说就他和唐小柔有。

    难道是入室盗窃?

    叶轩断定如此,神色变得凝重起来,面无表情的朝着别墅内部走去。

    刚洗完澡,崔小曼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穿着一身哆啦a梦睡衣,一屁股坐在了真皮质的沙发上,然后侧身躺着,打开不远处的七十寸的液晶电视。

    花四千块就租到外滩这边的房子,出乎崔小曼的预料。

    崔小曼身材高挑,一米七多,一双笔直大长腿不知被多少女人艳羡,胸前高挺,一张精致的脸蛋,像玉制品般诱人。她从江北大学医学院毕业后,就直接去江北医院工作。

    崔小曼家境并不好。但她大学成绩优异,每年奖学金拿到手软,再加上,平常会出去打零工,这才勉强供着自己读完大学。

    大学毕业后,崔小曼放弃保研名额,选择直接工作。

    江北医院的医生工资很高,每月一万五。她干的很出色,一个月就转了正,这才想着出来租房子。

    在网上找了找招租信息。

    崔小曼最终被唐小柔发布的信息吸引了。

    外滩别墅,房租五千,只限女人。

    崔小曼并不知道,这条“只限女人”是唐小柔后加的。

    外滩是江北市别墅区。

    房价每平米大概十五万左右。

    崔小曼做梦都不会梦到要买这里的房子。

    这里的房子,实在是太贵了。

    像她这种工资,要想在这里的买房子,无疑是天方夜谭。

    但租这里的房子,对她却并非难事。

    抱着侥幸心理,崔小曼打通唐小柔电话,协商好以后,来别墅看房子。崔小曼很喜欢这个房子,直接一板子拍死,租了。

    唐小柔给崔小曼一个校友价,四千块。

    崔小曼没还价,欣然接受。

    洗完澡、躺沙发、看电视。

    崔小曼越来越喜欢这里的生活。

    她翘了翘笔直的大长腿,轻轻地抚动着披肩长发,动作显得妩媚,一股淡淡地香味在空气中弥散着,十分的诱人。

    叶轩摸索着进了别墅。

    沙发上突然地翘起一双大长腿,这让他吓了一跳。

    这腿可真长!

    但叶轩很敬业,身为祖国未来的花朵,自然不能被“大长腿”这种毒奶所毒害。

    叶轩闷哼几声,飞扑上去,想一举擒住这个毛贼。

    躺在沙发上,崔小曼正微笑着。

    突然,只觉眼前猛地一黑,一道人影就朝她扑了过来。

    人影速度很快,动作矫健,出手快准狠,飞扑过来的那一瞬间,就直接使用柔道中的环扣手段,死死地锁住了她的身体。

    动弹不得!

    “现在小偷越来越不敬业了,来我家偷东西也就算了,居然还悠闲的洗了个澡。”

    叶轩双手环扣,锁住崔小曼双臂和双腿。

    这种手段下,崔小曼根本不能动。

    叶轩冷哼几声,身体紧压在崔小曼身上,两人的脸靠的很近,仅十厘米的距离,面对面的看着,身子紧紧地贴在一起。

    姿势十分暧昧!

    脑袋有些发懵,眼神涣散。

    但转瞬,崔小曼反应过来,她看着正压在自己身体上的男人。

    “啊……”

    一道不可磨灭的叫喊声响起。

    崔小曼痛恨这别墅区,保安工作居然会做的这么烂,竟会让一个猥琐的小偷进来。

    而且,这小偷一脸色样,似乎还想要对她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这尼玛就尴尬了!

    虽说崔小曼接受过现代教育,深知这种事如果反抗不了,那就只好尽情的享受。

    毕竟惹怒了对方,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

    能保住命才是最重要的。

    但……

    这他妈也太突然了吧!

    崔小曼抽泣几声,豆粒大的眼泪从她眼睛里流了出来,她觉得今天她躲不过去了。

    “你,你,太无法无天了。”崔小曼闷着声音,苦愁着脸,低声说道。

    “……”

    叶轩顿时无语,“啪”的一巴掌轻轻地打在了崔小曼的腿上,训斥道:“你闯我家来,还说我无法无天,难道现在你们小偷都这么猖狂!”

    “这你家?”

    崔小曼愣住了神,明白过来,这家伙还是个厚颜无耻胆大妄为的小偷。

    “废话!我在这里租房子,这里不是我家难道还能是你家?”叶轩冷声说道,他的眼神在崔小曼身上扫来扫去。

    只一眼就看穿了一切!

    无论三围,还是腿长,全都在叶轩的掌控之中。

    “呵呵,说说你到底是谁?”叶轩半眯着眼睛,严肃地询问道。

    崔小曼一脸无奈,严肃着说道:“我和你一样,也是在这里租房子的。但这房子,明明只限女人租,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我来得早。”

    叶轩淡淡地笑了笑,知道这大概是怎么一回事了。

    原来是有美女合租呀!

    叶轩举双手和双脚欢迎。

    “你可以松开我了吗?”

    崔小曼一脸憎恨愤怒之色,被眼前猥琐青年无故压了一下,她心里别提有多么憋屈。

    “可以呀!”叶轩送开双手,愤怒的崔小曼折腾过来,直接一脚朝他踢了过去。

    “啪!”

    叶轩单手抓住崔小曼的脚丫子。

    “美女,你脚真白。”叶轩笑着松开了崔小曼的脚丫子,又说道:“我叫叶轩,以后咱们就是在同一个屋檐下,一起睡觉的了。”

    “……”

    崔小曼愤怒的捏紧了手,一脸恽怒之色,身上的哆啦a梦的睡衣肩带有些松弛,她冷哼几声,愤愤不平地扯了扯身上粉红色睡衣。

    然后……

    那睡衣就直接掉了下来。

    哆啦a梦猥琐一笑。

    叶轩跟着也是猥琐一笑。

    “你赶紧闭上眼呀!”崔小曼真有种人倒霉喝水都塞牙的感觉,连忙扯过毛毯,披在了身上。

    叶轩一本正经咳嗽几声,用手捂着眼,在手指间留着缝隙。

    透过缝隙,看的一清二楚,看的明明白白。

    不禁感慨道“美女就是美女,肤白貌美大长腿不说,即使不化妆,都是大美女”。

    “真倒霉,你简直是我的灾难。”崔小曼披好毛毯,脸色气的发红,愤怒道。

    “嗯,我是你的。”

    叶轩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

    崔小曼顿时无语,这也太不要脸了。

    她赶紧回房,“啪”的一声重重地将房门给关上。

    眼不见为净!

    江北医院。

    被丧彪送进医院,蔡有峻浑身筋骨酸痛的躺在床上,他的双手打着石膏,脸上被纱布包扎着,整个人痛苦不堪。

    “妈的,等老子出院,非得弄死你个狗比东西。”蔡有峻怒吼道。

    这时,一位穿着唐装的老者,面色十分的难看,甚至有些沉重,在一个剑眉星目的中年人的陪同下,来到病房中。

    “爷爷!”一见老者,蔡有峻顿时就哭了起来,叫喊道:“这次您必须帮我报仇。”

    没等蔡有峻说完话,老者走上前,“啪”的一巴掌,甩在了蔡有峻的脸上。

    蔡有峻顿时一怔,正想说话。

    谁知老者竟反着手,愤怒的,“啪”的一声,又是一个嘴巴子甩在了蔡有峻脸上。

    “混账东西,越来越无法无天。现在连我这个老家伙都不放在眼里了,是吗?”蔡恒天冷哼几声,背过身去,训斥道。

    “二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蔡有峻一脸茫然,根本不知发生了些什么,平白无故挨了两个嘴巴子?

    尼玛!

    “呵呵,三弟,之前你得罪的那人真是少将。而且,还是咱们爷爷的救命恩人。”

    蔡有生无奈的笑了笑,少校得罪少将,他弟弟这身军服,的确可以脱下来了。

    少校和少将之间,军衔差的可不是一点。

    少校、中校、大校,之后才是少将。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在少将眼中,少校就是个普通士兵,根本没任何权利可言。

    “爷爷,您得救我,您得救我,我是您的亲孙子呀!”蔡有峻顿时怂了,焦急地喊道。

    “哼!”蔡恒天冷哼一声,严肃道:“如果你不是我孙子,老子非得把你拉出去毙了。”

    “有生,今天没见到恩公,想必是因为他还在生你三弟的气。等过两天,你带着你三弟一起,亲自去找恩公赔礼道歉。”

    蔡恒天眼神坚定锋锐,严肃道。

    “是。”蔡有生重重地点头。

    “等这件事解决了,你回家,禁闭半个月不许出门。”蔡恒天怒视蔡有峻一眼,道。

    “是,爷爷。”蔡有峻没了气焰,低声下气的说道。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