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真以为自己是荣耀王者
    t停车场中,叶轩搬了个凳子,乐呵呵的坐着,看着那一群被他揍倒在地的军人。

    很快,又有一堆人朝着这里围了过来。

    领头的人就是丧彪。

    丧彪生的虎背熊腰,一双手臂粗的给女人腿似的。

    脸上横着一条刀疤,那双眼睛颇为深邃,闪露着邪恶的冷光。

    起初,丧彪一直跟在许荣耀身边,后来犯事进了局子,蹲了五六年。

    再出来以后,物是人非,许荣耀索性就让丧彪管理都市丽人这一块。

    这里油水不多,一年就捞个三四百万。

    丧彪心中虽不满,却也不敢向许荣耀提条件。

    丧彪太了解许荣耀了。

    许荣耀模样俊秀,戴着眼镜,长得斯斯文文,内心里却是十分地黑暗。

    玩女大学生、开赌场、贩毒,甚至杀人。

    可以说,今时今日,许荣耀能做到北区老大这个位置,凭的就是过人的头脑和强硬凶狠的手段。

    这次任务是丧彪出监狱后,许荣耀吩咐的第一个任务。接到任务,丧彪很振奋,这说明他还有机会回到许荣耀身边,再次充当许荣耀左膀右臂。

    待在这里的日子一点不热血,让他觉得很无聊。

    他自信他能很好地完成这次任务。带着一百多个兄弟,就算是平了整个都市丽人,也不见得做不到。

    靠在柱子上,双腿哆嗦发软的陆天生,一见百十个混混朝着这边走来,顿时一怔,随即心中大喜。

    “草你妈的,老子这次非得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陆天生挺了挺胸膛,一扫脸上惨淡的神色,变得自信起来,冷冷地盯着叶轩,狠声说道:“弄死你个狗比!”

    “哗啦啦”一阵脚步声,丧彪带着百十个兄弟走到陆天生身边。

    丧彪认识陆天生,上前冲着陆天生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道:“陆哥,咋回事?”

    “丧彪,就是这个狗比,打了我弟弟,还他妈想打我。”陆天生狠声一笑,眼底抹过几丝狠意,指着穿着拖鞋和大裤衩,正乐呵呵发笑的叶轩说道。

    “陆哥,这都小事一件。”

    丧彪冷笑了几声,没想到,这次任务竟这么简单。

    对方只有一个人。

    自己带了一百多个兄弟,就算一人一口吐沫,也足以将对方给淹死了。

    “陆哥,打残还是弄死?”

    丧彪冷冷地扫了一眼叶轩,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并没在意,询问道。

    “废了他!我要他下辈子都在床上度过。”

    陆天生爆笑了几声,许荣耀的权势,他很清楚,废掉一个人对许荣耀而言,只是像吃饭那样平淡无奇的事情。

    “好。”

    丧彪点头,挥了挥手,示意身后玩刀的小弟上前。

    那手持一把水果刀的青年,阴森地冷笑着,额头前,染着一撮黄毛,穿着的牛仔裤破开两三个洞,斜长的刘海走的明显是“葬爱家族”的杀马特路线。

    叶轩坐在凳子上,面带微笑,由始至终,不曾说过半句话。

    因为这一次,他只想静静地看着别人装逼。

    总是自己一个人装逼,根本没什么意思。

    叶轩自信,真要比起装逼,他称第二,世间绝对没人敢称第一。

    炉火纯青的装逼技巧,让叶轩懂得了,什么时候应该低调,什么时候又该高调。

    对面来了一百多个人。

    真打起来,叶轩一分钟内,就可以全部搞定。

    但这样做,却是会丧失装逼的乐趣。

    叶轩不喜欢这样。

    敌众我寡的情况下,低调的装逼,才是最好的,一种淡淡地装逼气息,能让对方经历什么叫做绝望。

    装逼是一门哲学,而叶轩深谙其中精髓。

    叶轩冷冷地看着那杀马特青年,笑说道:“能动手就别再哔哔,刀子给你,请开始你的表演。”

    “草!”

    那青年愤怒,玩弄着手中小刀,冷笑一声,冲着叶轩一刀劈了过去。

    刀锋锐利,破空而至。

    然后……

    那刀子就被叶轩用两根手指夹住了。

    叶轩两指并紧,猛地一拧,只听“咯嘣”一声,青年手中刀子,直接断成两半。

    “怎么?就这点能耐?”

    叶轩笑了笑,扬手就是一个嘴巴子,反抽在那青年脸上。

    青年原地转了个圈,整张脸红肿胀开,牙齿直接脱落三颗,满嘴是血,样子特别凄惨。

    “丧彪,这才几年不见,真没想到,你带人装逼,都能装到我身上来。”叶轩缓缓地站起身来,半眯着眼闪露出几道寒冷的光芒,逼视着魁梧大汉丧彪,压低了声音,冷声说道。

    “嗯?”

    丧彪迟疑了一会,顿时反应过来。

    整个人直接震惊到了极点。

    这尼玛可是那位爷!

    丧彪浑身战栗,双腿打颤,眼睛里写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赶紧上前,低着头站在叶轩身前,闷着气,颤悠悠地说道:“轩爷,您什么时候来的江北市呀?”

    “前两天。”

    叶轩淡淡地笑着,那双眼睛很是深邃,冰冷的眸光落在丧彪身上,让丧彪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丧彪身后几十个小弟,顿时懵了。

    这尼玛不按套路出牌呀!

    彪哥不是来教训这家伙的吗?

    怎么直接给人低声下气的叫爷了呢?

    “彪哥,你不会是认错……”

    没等身后那小弟说完话,丧彪回过身,就是一巴掌扇在那人脸上。

    “这他妈是轩爷,我怎么可能会认错?”丧彪眼睛怒睁着,怒吼道。

    “怎么,丧彪,知道要打的人是我,就没什么感想吗?”

    叶轩笑着拍了拍丧彪的肩膀,冷笑了几声,询问道。

    丧彪整个人脸色惨白,有些恍惚,肢体在不断地哆嗦着,再承受不住那种来自生命的压迫,直接跪倒在地,哭喊道:“轩爷,我知道错了。”

    “错?你哪里错了?”

    叶轩呵呵一笑,脸色黯淡的看向丧彪身后一脸震惊的陆天生,笑说道:“怎么丧彪,那不是你陆哥吗?你怎么不听你陆哥的话,把我废了呀?”

    “轩爷,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丧彪硕大身躯跪在地上,这一幕场景极为震撼。

    丧彪一边不断地抽着嘴巴子,一边不断地磕着头,喊道:“轩爷,我知错了。”

    身后小弟,简直震惊地无法言语。

    这可是他们的大哥。

    曾经捅过人,进过局子,蹲过监狱,号称天不怕地不怕,不可一世的丧彪呀!

    如今,竟然像条哈巴狗一样,跪在别人脚下,哭喊道“知错了”。

    这尼玛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轩爷,又是怎样的一位人物?

    “行了,我不怪你。”

    叶轩无奈地耸了耸肩,笑说道。

    古语有云,人怕出名。对叶轩而言,却是人怕太帅。

    “轩爷,这都是许荣耀指使我来做的。”丧彪颤抖着站起身来,哆嗦着嘴唇说道。

    “许荣耀?”

    叶轩一愣,眯着眼问道:“你是说当初那个给我端茶送水的家伙?”

    “就是那个许荣耀。”丧彪顿时心中一惊,他知道在许荣耀成为北区老大之前,曾给一个大人物端过茶送过水,却不曾想就是眼前这位爷。

    “呵呵。”

    叶轩不禁笑了笑,说道:“你以后就别跟着许荣耀那家伙了。那家伙,还真以为自己是荣耀王者,整天弄得给真的一样。过几天,等我有时间,我就去找他,和他谈一谈北区和西区合并的事情。”

    “和西区合并?”

    丧彪疑惑,旋即,脸上浮现一抹震惊的神色。

    “轩爷,东区陈生涯那个事也是你搞得?”丧彪眼睛瞪的滚圆,有些不敢相信,震惊的问道。

    “嗯。”

    叶轩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又道:“你帮我把这群当兵的家伙给送进医院。”

    “是。”

    丧彪赶紧点头,不敢犹豫。

    有关于叶轩的辉煌历史,他丧彪听过太多,也亲眼见过太多。

    一刀独霸江北,谁敢与之争锋。

    只凭这一点,就是他丧彪一辈子都学不来、做不到的。

    当年,江北有叶轩在的时候,地下王者永远只有一位。

    那便是叶轩!

    “对了,帮我打断那什么狗屁陆哥一条腿,给他长点教训。”

    叶轩冷笑道,随即,拿起扔在地上的警棍,整理了一下保安服,朝着都市丽人走去。

    “是。”

    丧彪振奋的点头,直接拿过甩棍,给陆天生右腿一棍,只听“咯嘣”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响起,陆天生应声倒地,痛苦地叫喊了起来。

    “妈的,连轩爷都不认识,居然还好意思在江北市混?真几把丢人!”丧彪冷冷地笑了几声,看着前面穿着大裤衩,一身王者风范的男人,心底不禁充满了敬佩之意。

    而丧彪带来的小弟,全都愣住了神。

    一连串发生的事情打蒙了他们的头脑。

    彪哥就这么背叛许荣耀了?

    说好的跟着许荣耀很多年的呢!

    说好的对许荣耀忠心耿耿的呢!

    说好的比亲兄弟还亲呢?

    好吧!

    当人在面临着绝对正确的选择时,就会发现之前发的誓,全都是过去不经意之间放的屁。

    “嘟”的一声就没了。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