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老子我是少将
    tps:上章昨天被屏蔽,进行了修改。

    ————(我是分割线,欢迎阅读)

    五辆jeep车缓缓地驶进停车场,“哗啦啦”一阵脚步声,接近三十个穿着便装、留着短平毛寸的军人,从车上整齐划一的走下来。

    领头的那个军人,叫蔡有峻,三十多岁左右,生的剑眉星目,一双眼睛宛若刀刃般锐利。

    “遥子,给哥说,这咋回事?”

    蔡有峻紧蹙着眉头,指着陆遥脸上的淤血,厉声询问道。

    “峻哥,都是这小子干的。”

    陆遥有些胆怯的指了指叶轩,解释道。

    “你不说有三四十个人围着打你一个人吗?”

    蔡有峻冷哼一声,严肃道:“让你小子再傲,打败几个军区的兄弟,就觉得无敌了。平时训练不好好地练,现在吃亏,知道后悔了。真丢人!”

    “峻哥,您就别说了。这我大哥在这,您必须帮我找回这个面子。”陆遥拽了拽蔡有峻的手臂,轻声说道。

    “哼!”

    蔡有峻冷冷地看了一眼叶轩,后者由始至终都面带微笑,浑然不觉有什么危险。

    “跪下道个歉,再扇自己十个嘴巴子,今天这件事就能了。”蔡有峻眯着眼,一双眼睛显得十分深邃,冷声说道。

    “呵呵。”

    叶轩不屑一顾的笑了笑,询问道:“你是什么军衔?”

    “两杠一星。少校!”蔡有峻十分自信的说道。

    “嗯。三十多岁做到少校,的确有狂妄的资本。但你再狂,也不应该让一个军衔比你高的人自扇耳光吧!”叶轩淡淡地笑着,目光锋锐,逼视着蔡有峻,严肃道。

    “你也是军人?还军衔比我高?”

    蔡有峻疑惑的看了叶轩一眼,随即大笑起来,嘲讽道:“我可没听说过华夏有什么二十多岁的少校,更不用说什么中校了。”

    “呵呵,没听说过很正常,毕竟像我这么年轻就肩扛一颗金星的少将,在华夏,的确不多见。”

    叶轩不可置否的冷笑着,华夏封军衔,和年龄直接挂钩。

    一般来讲,年龄不到,即便有军功,军衔也不好升。

    但如果功劳太大的话,即使年龄不符合要求,也必须将军人的军衔升上去。

    这是铁的规定!

    “少将?就他妈你也能是少将。吹,接着吹。华夏要能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将,老子以后见你就跪地叫爷爷。”

    蔡有峻爆笑了几声,二十多岁的少将,尼玛!

    这家伙简直就是……

    吹牛不打草稿,装逼不看法规。

    啥几把胡扯!

    “峻哥,别和他扯了,直接打。”陆遥冷哼几声,还他妈二十多岁的少将,你怎么不说自己和大将勾肩搭背呢!

    但陆遥怎能知道,叶轩还真就和那几位开国之初封的大将在一起吃过饭,聊过天,勾过肩,搭过背。

    “兄弟们,干!”蔡有峻摆了摆手,身后几十个当兵的,拿着棍子,一股脑朝着叶轩冲了上去。

    “殴打上司,这个罪,应该足够让你脱掉身上这一身军服了。”叶轩根本不和蔡有峻带来的人正面交锋,真动起手,只会牵扯无辜。

    因此,没等那些人冲上来,叶轩赶紧将手伸进大裤衩,从里面拿出一张发黄做旧的证书出来,直接拍在了蔡有峻的脸上。

    那味道,简直酸爽。

    酸爽的清新脱俗!

    “我草你妈!你他妈把什么……”

    蔡有峻一边骂着,一边将脸上那张军人证拿了下来。

    一看军人证,蔡有峻整个人直接就跪了。

    这尼玛可是少将的军人证。

    蔡有峻脑袋有些懵,一时间竟反应不过来,不知说些什么是好。

    “峻哥,这张军人证这么旧,肯定是假的。”

    陆遥赶紧上前,看了看叶轩拿出的那张少将军人证,直接断言说道。

    而一旁,淡淡地微笑着的陆天生,也是突然一怔,冷声道:“我可没听说过,华夏封过二十多岁的少将。”

    “草!你他妈是傻/逼吗,没有明面上的二十多岁的少将,不代表暗地里没封过。前两年,我就听我爷爷说过,华夏封过几位对国家有建设性贡献的少将。这家伙该不会就是其中之一吧!”

    蔡有峻发懵之后,迅速清醒过来,赶紧打了一个电话。

    “嘟嘟”电话接通。

    蔡有峻神色匆忙,直接说道:“二哥,我可能惹事了。你赶紧帮我查一个军人的编号,编号是5554321。”

    “你小子整天惹事,不学无术,连个军人编号都辨不出真伪。这编号明显是假的,你分辨不出来吗?咱爷爷是打过鬼子的军人,编号才是三个5开头的。”

    电话另一边,蔡有峻二哥紧绷着脸,厉声训斥道:“而且,你要是真惹到有这种军人编号的人物,你他妈就等死吧!”

    “哦~”

    蔡有峻不禁舒了口气,看向叶轩的眼神,顿时更冷了几分。

    居然敢他妈骗老子,老子弄死你。

    蔡有峻二话不说,挂断电话,首当其冲,拿着棍子就冲叶轩头上甩去。

    叶轩不躲不避,放任蔡有峻一棍子砸在头上。

    华夏某军区,刚挂断电话的蔡有生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他这个弟弟,整天不学无术也就算了,还仗着有个少校军衔,为非作歹,早晚被人收拾一顿。

    旋即,蔡有生看向前面正练字的白发老者,脸色露出几抹笑意,道:“爷爷,您都这把年纪了,还来军区干什么?”

    “有生,我让你帮我找的人,找的怎么样了?”老者一边练着字,一边微笑道。

    老者年龄虽老,但人却十分精神,老一辈打过鬼子的人物,开过功臣,自然相当不凡,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爷爷,我按着您给的消息查了很多次。那年您去金三角,活下来的军人没几个。十几岁的少年更是没有。”

    蔡有生不禁叹了口气,他爷爷八年前去金三角,险些丧命,幸亏被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给救了。

    正因如此,他爷爷这些年,不断地寻找着那个救命恩人。

    但八年过去了,人的面貌变化该有多大。十几岁的少年,早就变成正当青年的小伙。这种情况下找人,无疑是大海捞针。

    “哼!没用的家伙。”

    老者将毛笔一扔,双手背在身后,严肃道:“前两年,我收到消息,我的救命恩人被封少将军衔。我连他的军人编号都拿到了,却还是没找到他。”

    “爷爷,有军人编号,怎么还没找到呢?”蔡有生好奇道。

    “他当时不是正式军人,救人也只是顺路。后来封少将,好像是他又做了一些利国利民的大事。”

    老者眼睛里的光芒忽明忽暗,赞叹道:“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呀!”

    “嗯。”

    蔡有生重重地点了点头,询问道:“爷爷,那他的军人编号是多少,您给我,我保证给您把他找到。”

    “我正有此意。”

    老者笑了笑,拍了拍蔡有生的肩膀,严肃地说道:“孙儿,你知道,爷爷老了,找到恩人是爷爷生前最后一个念头,你可一定要帮爷爷把这位恩人给找到。”

    “是,爷爷。”

    蔡有生意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连忙点头。

    “他的军人编号是5554321。”

    老者郑重地说道,蔡有生赶紧拿笔记下。

    在记这个军人的编号时,蔡有生顿时觉得脑袋一懵。

    这军人编号,好像有些熟悉。

    靠,尼玛!

    这不就是刚才三弟所说的那个军人编号吗?

    蔡有生整个人顿时慌了,赶紧小跑上前,拿起电话就给蔡有峻打去。

    停车场中。

    叶轩淡淡地冷笑着,俯视着被踩在脚下脸上挂彩的蔡有峻,还有身旁几十个被打的鼻青脸肿,却都没有大碍的军人,冷声训斥道:“就你们这种体质,也配当我华夏军人?我要是你们的顶头上司,你们所有人都得降军衔,从头做起,回炉再造。”

    “嘟嘟”几声,蔡有峻手机响起。

    蔡有峻刚想接通电话,谁知叶轩直接将他手机一把夺去。

    叶轩还没开口,只听电话另一头,蔡有生大吼道:“三弟,那个军人的编号是真的,那个人你不惹。”

    “切,那个编号当然是真的。老子可是名副其实的少将。你三弟以下犯上,现在已经被我扣下了。”

    叶轩冷哼了一声,不屑一顾的冷笑道。

    “少将您好,我是第三军区的蔡有生大校,还请您能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弟弟这一次。”

    蔡有生顿时没了气焰,对方可是一名少将,而且好像还是爷爷的救命恩人。

    这就尴尬了!

    他亲弟弟,想打他亲爷爷的救命恩人。

    这事要让他爷爷知道,他爷爷非得把他弟弟给废了。

    “放过他?”

    叶轩冷笑了几声,阴沉着脸说道:“今天我要是不把他这身军服给脱下来,我这少将就让给你当。”

    “这……”

    蔡有生顿时无奈,对方军衔比他高,他当然无法命令对方。

    只好看向身旁老者,无奈地说道:“爷爷,我找到您的救命恩人了。但他似乎和三弟出了点矛盾。”

    “什么?”

    老者先是一喜,随即又是一惊,然后脸上神色又变得十分沉重。

    “那个混账,做事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等他回来,老子非得断他一条腿。”

    老者气愤的哼了几声,接过蔡有生递过来的电话,停顿了片刻,才开口道:“恩公,您过得还好吗?”

    “你是?”

    停车场中,叶轩顿时一愣。

    “我是蔡恒天。”

    老者激动地眼泪都流了出来,笑说道。

    “有点印象。”

    叶轩救过太多人,一时反应不过来。

    停顿一会儿,叶轩才反应过来,淡淡地说道:“你不是八年前我救得那个大将吗?怎么,你是来给这个混蛋少校说情的?”

    “不是,当然不是。”

    老者赶紧摇头,又激动地说道:“恩公,您现在在哪,我立刻去见你。顺路帮您收拾那个混蛋少校。”

    “呵呵。”

    叶轩笑了笑,将地址报给蔡恒天,随即挂断电话。

    蔡有峻折腾了几下,怒吼道:“我哥哥是大校,我爷爷是大将,你敢动我一下试试?”

    “妈的,还敢给老子横?”

    叶轩“啪”的一巴掌甩在蔡有峻脸上,冷声呵斥道。

    而一旁,整个人震惊至极,双腿发软,靠在柱子上的陆天生,彻底地懵了。

    这他妈也太能打了吧!

    几十个军人,在他手底下,硬是被撑过五分钟。

    “草!老子今天非得看着你死。”

    陆天生发狠一笑,拨通了电话,轻声的说道:“许哥,我在都市丽人被一个狗比打了,您看您能不能从北区派几个人过来,帮我收拾一下那家伙。”

    “呵呵,天生,这小事一桩。都市丽人是我北区罩着的地盘,我让那边看着的兄弟过去帮帮你。”

    许荣耀淡淡地笑了笑,挂断电话,然后给一个小弟打了电话。

    “丧彪呀!我一个朋友在都市丽人出了点事,你看着给弄一下。”许荣耀边喝着红酒边吩咐着说道。

    而正在打架的丧彪,一接到电话,浑身毛发都颤栗了。

    这可是老大亲自打来的电话。这事要办不好,以后在老大面前,他就不需要出现了。

    丧彪赶紧召集兄弟,百人有余,朝着都市丽人赶去。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