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社会败类
    t将童童交给保姆,沈雪莹和卫子衿驱车返回都市丽人。

    把车停在停车场。

    沈雪莹和卫子衿两人刚下车,就被一辆劳斯莱斯幻影挡住了去路。

    “怎么?沈董难道不打算请我上去坐坐吗?”

    劳斯莱斯车窗打开,一道浑厚的中年人声音响起。

    “呵呵,陆天生,我和你又没什么关系,你来这干什么?”

    沈雪莹眼神冰冷至极,没丝毫情感的看着车中的中年人,冷声询问道。

    “沈董这话说的就有些见外了。童童还小,难道沈董真不打算给童童再找个父亲?”陆天生走下车,身高一米八多,鼻梁高挺,脸庞宛若刀削,虽四十多岁,却一点不显老。

    “找也不会找你这种人。子衿,我们走。”

    沈雪莹冷哼一声,“哒哒”几声,便是蹬着高跟鞋朝着都市丽人走去,卫子衿面色凝重,紧随其后。

    “妈的,给脸不要是不是?我大哥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说这么多,你其实就是想要钱是吗?”

    突然,一个莽壮汉子,从车上走了下来,直接挡住沈雪莹的去路,一把华夏币,约三四万,甩在沈雪莹的身上。

    “小遥,不许无礼。”

    陆天生淡淡一笑,却故作严肃,训斥莽壮汉子一声。

    随即,陆天生从车内拿出一束花,快步走到沈雪莹身前,笑说道:“雪莹,我知道都市丽人现在资金链中断,急需资金进行周转。这里是一千万,你可以先拿去用。”

    说着话,陆天生拿出一张金卡,将卡放在花上。

    “陆天生,就算都市丽人倒闭,我也绝不会向你这种败类开口借钱。”沈雪莹撇过了脸冷哼道,神情十分难看。

    “雪莹,没必要赌气说什么气话,这一千万对你而言是救火,能解燃眉之急。对我却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陆天生将花递到沈雪莹身前,微笑道。

    “啪”的一声,沈雪莹看都不看,直接一巴掌将花拍落在地。

    “我说了,我不会接受你的施舍。”沈雪莹眼神坚定,面色阴沉无比,冷声道。

    “草你妈的,给脸不要是吧?”

    莽壮汉子愤怒地吼道,他直接伸手,一把手抓住沈雪莹,右手一巴掌,狠狠地扇向沈雪莹的脸蛋。

    但就在这时,一只强壮有力的手,突地抓住了莽壮汉子的右手。

    叶轩穿着保安服,手里拿着警棍,目光清冷的盯着身前这个莽壮汉子,笑说道:“文明你我他,说话就说话。别骂人,别动手,行不?”

    “老子就动手了,你能拿我怎么样?”莽壮汉子眯着眼,打量着叶轩,顿时他的眼睛闪露出了精光,他冷冷地看着瘦弱的叶轩,这种家伙他一只手就能捏死。

    “你有没有见过蒲扇那么大的巴掌?”叶轩抬了抬手,给莽壮汉子看了看。

    没等莽壮汉子反应过来,叶轩“啪”的一巴掌扇向莽壮汉子的右脸。

    莽壮汉子冷冷一笑,反手朝叶轩抓去,对叶轩这种瘦猴身材的保安,他一只手能捏死一堆,根本不放在心上。

    “啪!”

    耳光声清亮响起。

    伴随着耳光声响起,还有一道清脆骨裂声。

    莽壮汉子顿时如受重击,整个人倒飞出去,满嘴是血,狠狠地撞在了身后那辆劳斯莱斯幻影上,将车体撞出一个很深的凹坑。

    这种车要修,没个小几十万,根本下不来。

    “小遥。”

    陆天生脸色变了变,他这弟弟陆遥,从小当兵,号称无敌。

    却不曾想,竟在这里栽了跟头。

    这保安,只怕没那么简单。

    陆天生脸色阴沉着,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挂在脸上,显得阴森可怖,他冷视着叶轩,冷声说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知道。”叶轩点了点头。

    “呵呵,既然你知道我是谁,为何还敢……”

    陆天生淡淡一笑,眯着眼,冷声道。

    但没等陆天生说完话。

    叶轩却是冷声一笑,又继续说道:“你不就是社会败类吗!像你这种人,过去我每天都要打几十个的。”

    “对了,败类,你刚才想说些什么?”

    叶轩皱了皱眉头,询问道。

    “青年,我劝你一句,最好先去问一下我是谁。”

    陆天生神色傲然,冷声道,但脸色却很不好看,被眼前一个小小的保安一再羞辱,他堂堂陆氏集团老总,心里如何能好受?

    “哦~沈董,他是谁?”

    叶轩若有所思的点着头,向身后沈雪莹询问道。

    “败类!”

    沈雪莹冷哼一声。

    “听到没,我就说你是败类,你还不承认。”

    叶轩怒瞠着陆天生,冷声道:“我们都市丽人不欢迎败类来访。还请你赶紧离开!免得挨打。”

    “你敢打我?”陆天生呵呵一笑,不屑地冷视着叶轩。

    他自问在这江北黑白两道上算是有些薄面,即便是魏天生,在他面前也不敢耀武扬威。东区老大陈生涯,见他面,不也一样要称呼一声陆哥。

    就凭他这手腕,在这江北,虽不至呼风唤雨,但捏死眼前这个保安,应该只是一件微不足道,抬抬手指,动动脚趾,就可以做到的事情。

    他有这种自信!

    “呵呵。”

    对陆天生的问题,叶轩置之一笑。

    心想道,沈董在身后,动手打人,总归不好。

    等沈董走了以后,老子废了你个人渣丫的。

    叶轩冷笑着想着这些,随即,低头看向被扔在地下的那束花。

    九十九朵蓝色妖姬,盛产于荷兰,需要空运到华夏,市场上卖的价格不菲。

    而且,这种花的数量,在华夏市场上很有限,除卖的价格昂贵外,一般没有身份地位的人,即使花钱也未必买得到。

    “哟,这花真不错。”叶轩笑着赞叹了一句。

    “哼!土鳖一个,这种花,是你一辈子都买不起的。”陆天生冷哼一笑,他料定对方不敢打他,说话便更为随性,冷声说道。

    叶轩无奈耸了耸肩。

    他买不起这种花?

    简直呵呵了。

    要知道,这种产于荷兰的蓝色妖姬,可是被他的一个叫‘赫尔兰’的朋友给垄断了。

    如果叶轩想要这种花,只需要一个电话,第二天,就能有一堆这种蓝色妖姬,甚至于说比这个品种更好地蓝色妖姬被运送到都市丽人。

    然后,将都市丽人整栋大楼给堵上。

    当然,叶轩并不会将他朋友是蓝色妖姬的垄断者这事情说出来。

    他冷冷地笑着,眼神渐渐地冷锐下去,冷声道:“这花踩起来感觉应该很不错。”

    “你敢!”

    没等陆天生那个‘敢’字出口,叶轩直接一脚‘天王盖地虎’似的朝着那九十九朵蓝色妖姬踩去。

    一滩花泥,油然而生。

    陆天生那个心痛的,像被刀割掉一块肉一样。

    这些蓝色妖姬,可是他花了大价钱,费了大功夫,还托了不少朋友,才从荷兰那边一个花农手里买来的。

    本想着送给沈雪莹,能将沈雪莹一举拿下,却不曾想,竟被眼前这个保安、土鳖、楼比一样的小人物,给一脚踩得粉碎成花泥。

    尼玛!

    “哟,不好意思,脚滑了。”叶轩冲着陆天生笑了笑,那笑容,仿佛在说,老子就是踩了你的花又怎样?

    咬我呀!

    陆天生绷着脸,神情凝重,脸色惨淡难看,恶狠狠地剜了叶轩一眼,随即看向陆遥,狠声说道:“小遥,给你那些朋友打电话,今天我要看着这家伙死。”

    “是,大哥。”

    陆遥浑身酸痛,他没想到,这保安居然这么猛。

    一脚将他踹飞出去四五米不说,还险些将他肋骨给踹断,他妈这口气要是不出,他以后就不用混了。

    电话“嘟嘟”几声接通。

    陆遥没犹豫,对着电话喊道:“兄弟,我在外面被几个家伙打了,你带着兄弟们,拿着家伙,来帮我报仇。”

    被几个家伙打了?

    陆遥当然是故意这么说的。他向来号称无敌,如果说在外被一个小小的保安给打的站不起来,这要是传了出来,得有多丢人。

    这脸不能丢!

    这场子,还必须得找回来。

    今天要不把这狗比给废了。

    他陆遥,以后就不用回去了。

    电话另一头,一听陆遥被几十个人围着打,事态严峻,赶忙挂断电话,带着几十个兄弟们,朝着陆遥指定的地方赶去。

    “草,小保安,有本事你就在这等着,老子今天不把你打出翔来,老子跟你姓。”陆遥恨恨地咬了咬牙,拳头绷紧,咔咔作响,怒吼道。

    “嗯,我就在都市丽人上班,我不走。你们有多人,尽管来就可以了。”叶轩淡淡地笑了笑,只要是败类,来了一样打。

    垃圾!

    “沈董,卫秘书,你们就先上去,该忙乎什么就忙乎什么。我这里不用你们管,既然我叶轩当了都市丽人的保安,就一定将都市丽人的安全保证的妥妥地。”叶轩冲着沈雪莹和卫子衿笑了笑,十分坦然地说道。

    沈雪莹心里不禁咯噔一下。

    这家伙难道疯了吗?居然连当兵的人都不怕!

    身旁秘书卫子衿,脸上神色也很沉重。

    她凝视着眼前这个淡然处之的小保安,心里不知为何,竟觉得十分安稳,没丝毫慌乱,仿佛只要有这个家伙在,她们就没什么害怕的。

    “怎么?不相信我?”叶轩淡淡一笑,询问道。

    “呵呵,子衿,我们走。”

    沈雪莹脸上神情变得坚定起来,一副精英女人模样,蹬着高跟鞋,哒哒几声,朝着都市丽人办公楼走去。

    卫子衿紧随其后。

    “哼!狗比东西,老子今天必须弄死你。”

    陆遥冷笑着,死死地盯着叶轩,狠声说道。

    “别一句一个‘狗比’,这文明社会,就是被你们这群社会渣滓弄得不文明的。”说着话,叶轩脸色顿时一沉,“啪”的一声,一巴掌反抽在陆遥脸上。

    陆遥整个人如受重击,“嘭”的一声,又撞在劳斯莱斯车体上,那车后尾直接凹陷,没个小几十万别想修好。

    “呵呵,小子你很能打,但希望待会你也这么能打。”陆天生拿出一根雪茄,缓缓地抽了起来。

    不多时,五辆jeep车,从外面驶了进来。

    陆遥猛地一笑,面目狰狞着,指着那几辆jeep车,笑说道:“大哥,弟兄们来了。”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