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不服我的人都死了
    t鹰无敌拳生罡风,拳若重锤,劲道可怖,轰砸向叶轩脸面。

    就那一刹。

    叶轩淡淡一笑,缓缓地抬起右手。

    不,该说伸出右手一根手指,朝着鹰无敌拳头刺去。

    “太自负了!”

    见状,鹰无敌顿时暴怒,拳头绷紧,拳劲再大几分。

    叶轩竟只以一根手指,抵挡他的拳劲,无疑是对他的蔑视。

    他鹰无敌,自认为难逢敌手,打从出生起,更是从未受过羞辱!

    可如今,就是眼前这个穿着人字拖、大裤衩的男子,竟以如此手段,羞辱如他。

    这是对他尊严与人格的挑衅!

    这家伙,必须死。

    鹰无敌发狠的冷笑着,沙包大的拳头,宛若重锤,震的空气‘嗡嗡’作响,笔直的砸向叶轩面门。

    而整个过程中,叶轩始终面带微笑,嘴角处,噙着一抹冷冷地嘲讽笑容。

    咔擦!

    拳头冲击在叶轩指尖。

    然后……

    一道杀猪一样的声吼,撕心裂肺般,从鹰无敌口中喊了出来。

    鹰无敌拳头在碰到叶轩指尖的那一瞬间,整条手臂,竟是以着不可思议的角度,直接弯折断了下去。

    森白骨头,犹如长刺,从鹰无敌手肘处插出。

    鹰无敌面目很狰狞,一双眼睛,满布血丝,眼耳口鼻,扭曲在一起,脸上地表情简直可怖至极,狰狞舞爪的神情,像要将叶轩活生生地吃下去般。

    “呵呵,小小的鹰爪门,也敢来惹我?”

    叶轩冷声一笑,收回那根完好无损的手指,淡淡地说道:“别说是你,就算鹰啸天亲自来,也不敢说拿我怎样。哼!一个鹰爪门的后生晚辈而已,竟敢如此冒犯于我。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知死活。”

    像在训斥后生晚辈般,叶轩言语没半点留情之意。

    “我鹰爪门的人,应该还用不着一个外人来指教。”身形枯瘦如柴的鹰伯,赶忙上前帮鹰无敌接好右臂,他面容枯翳,神情十分可怖,看向叶轩,狠声道:“不过一个残暴之徒,学了点外门功夫而已,也敢如此猖狂?”

    说完话,鹰伯神色恽怒,两手弯曲,五指成鹰爪状,愤愤地向前踏出一步。

    “呵呵,看来,鹰啸天那家伙,并没把我的事告诉给你们。不然的话,你们又怎敢在我面前如此叫嚣!”叶轩淡淡一笑,迎着鹰伯走去。

    ‘呼’的一声,空气嗦动,鹰伯双手若钩,眼神冷翳,气势锋锐至极,五指如无坚不摧的刀戈,狠狠地抓向叶轩肩膀处。

    “咔咔”,两手紧锁在叶轩肩膀之上。

    “哼!这一记鹰爪,足以抓碎你的肩膀。”

    鹰伯冷声一笑,随即狠狠地一抓。

    劲道可怖,令人胆寒。

    但!

    就在这时,令人不可置信的一幕出现了。

    鹰伯疯狂地使劲力气,叶轩却始终纹丝不动。

    至于鹰爪,也只是平淡无奇的锁在叶轩肩膀处,伤不到叶轩分毫。

    苦练三十年鹰爪功,鹰伯自信,他的鹰爪功,虽不至摧金断石,但普通人体,却可以轻易抓个血肉嘣漓。

    可眼前。

    当他的五指抓在叶轩身上时,顿时感觉,他的手指,就像抓在钢铁、岩石上一般,手指一时间竟是无法刺入对方的血肉之中。

    “怎么?鹰爪变成了鸡爪,没法动了?”

    叶轩皱了皱眉头,神色冰冷,眼睛里的光芒忽明忽暗,突地,肩膀猛地一震,一股巨力沿着他的肩膀爆发出来。

    嘭!

    如受重击般,鹰伯直接倒飞出去,重摔在地,满脸是血。

    没等鹰伯站起身来,叶轩健步上前,一脚踩在鹰伯右臂上,猛地一拧,只听“咯嘣”一声,清脆骨裂的声音响起。鹰伯眼眸血红,痛苦的怒吼了几声,险些痛晕过去。

    “鹰伯!”

    鹰无敌愤恨的咬着牙,怒瞠着叶轩,冷声说道:“叶轩,我要你死。”

    顿时,鹰无敌身子爆起,忍着右臂疼痛,他双手变作鹰爪状,疯狂地向叶轩抓去。

    咯嘣!咯嘣!咯嘣!

    清脆的骨裂声,不断响起。鹰无敌五根手指,接连折断。整个过程,叶轩甚至动都没动,放任鹰无敌练就的鹰爪抓在身上,而他却稳如泰山,神色不变,嘴角处那一抹淡淡地略带嘲讽的微笑,更是彻底地触怒了鹰无敌的底线。

    鹰无敌像疯了一样,不断地进攻,一道道鹰爪,抓在叶轩身上。

    叶轩在地摊上,花了三块五毛钱买的t恤,被鹰无敌的鹰爪功撕裂出几道裂缝,而叶轩**,却无丝毫损伤。

    “好无聊呀!打了这么久,一点都不痛,难道你是在给我挠痒痒吗?”叶轩站在原地冷冷地笑着,鹰无敌速度很快,五指起落间便是一记鹰爪抓出去,十分凶猛,但整个过程,叶轩却是纹丝不动。

    这尼玛就尴尬了!

    “行了,回去告诉鹰啸天,你的武功是我叶轩,代号‘叶之杀神’废的。我想他应该还不够胆量来找我报仇!”叶轩冷笑着,随即,他的身子动了。

    只一刹,叶轩脚掌猛地抬起,起落间,踢在鹰无敌胸口处,鹰无敌整个人胸腔像凹陷下去般,直接坍塌开来,口吐鲜血横飞出去,模样十分凄惨。

    “你,你,你居然是……叶之杀神?”鹰伯眼睛闪出几道精光,一脸不敢相信,震惊至极的表情,他逼视着叶轩,眼神竟渐渐地黯淡了下去。

    他很清楚,如果叶轩真是‘叶之杀神’,那少主被废一事,鹰爪门也只能忍气吞声。

    但!

    杀神榜中,位列第三。

    身为十二位地狱杀神级杀手之一的‘叶之杀神’,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小小的江北市呢?

    鹰伯不解,困惑的眼神里,写满了震惊的神色。

    他望着叶轩,闷哼了几声,却也只有低头,低声下气的说道:“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执行任务。”

    叶轩淡淡一笑,对他来讲,‘叶之杀神’或许只是个代号,但对那些地下势力而言,这四个字完全是噩梦一样的存在。

    有关‘叶之杀神’的传闻,实在太多。

    在别人眼中,‘叶之杀神’做的事,简直匪夷所思,令人不敢想象。

    但在叶轩看来,那些却都只是平常生活中简简单单的小事而已。

    小的远没有穿衣吃饭来的费劲。

    无论是‘孤身血战金三角,使三千毒贩,落败而逃’,还是‘独闯龙潭虎穴百慕大,击杀百余名国际通缉犯’,或者说是‘暗地狙击并杀死本、拉灯’这些事情都是不值得一提小事。

    更多的时候,叶轩会觉得,他其实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人物罢了。

    什么击杀毒贩?

    什么击杀国际通缉犯?

    什么击杀暴力分子?

    这种简单的就像喝茶吃饭一样的事情,哪里有租房子、交房租来的那么困难?

    “哎……因为太帅而出名,果然不是什么好事。”

    想到这,叶轩不禁叹了口气,心想帅的人,兴许有帅的烦恼吧!

    尤其是像他这么帅的人,烦恼自然是会更多一些。

    叶轩时常会想,如果帅真的能解决一切问题,那整个世界,人们会不会都活得无忧无虑?

    而如果帅真能当饭吃的话,那华夏,会不会将不再需要袁隆平。

    毕竟,帅要是能当饭吃,凭着他这张脸,完全可以养活华夏十几亿人。

    到那时,杂交水稻什么的,压根就没有发明的必要。

    “没有其他事,你们可以滚了。这时候不走,难道是想我送你们走?”叶轩冷漠的笑着,面无表情,神色竟显得有些阴森,冷声说道。

    鹰伯被废,鹰无敌被废。

    二人只好离开。

    等两人离去后,叶轩面带微笑,拖沓着拖鞋,嗒叽作响,慢悠悠地走到陈生涯身前。

    “好了,烦人的苍蝇都走了。咱俩也能好好地商量一下,这东区到底要不要和西区合并在一起。”

    叶轩从陈生涯旁边走过,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

    陈生涯脸上直出冷汗,浑身毛发颤栗,整个人明显是恐慌到了极点。

    “当然,你可以选择不合并。毕竟,我叶轩一向是个以帅服人的人。你不服我那就是认为我不够帅。你觉得我不够帅,是情有可原的,我尊重你的看法!”

    叶轩剥了个橘子,填进嘴里一个橘子瓣,眼神顿时冷了下去,阴森道:“但,在你做决定之前,有一句话我还是要提醒你的。那些不服我,觉得我不帅的人,后来全都死了。”

    “无一例外!你,当然……也不会例外。”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