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太变态了
    t刚一出警局,叶轩就上了蝎子的车。

    知道接的人是轩爷,蝎子就没带司机,亲自开车,以示尊敬。

    “轩爷,我回去以后,将您到江北的消息告诉给了狼哥。狼哥知道后,狠狠臭骂我一顿,说我怎么不懂事,不知道把您接到西区坐一坐。所以我就赶紧打听了一下,这才知道您为抓罪犯进了局子。我赶紧给魏天生那个家伙打了电话。”

    蝎子一边开着车,一边笑着说道。

    “呵呵。”

    叶轩淡淡地笑了笑,不可置否耸了耸肩,说道:“小蝎子,先别带我去西区了。”

    “那带您去哪?”蝎子疑惑道。

    “去东区!我想先去见一见陈生涯,和他商量一下,东区和西区合并的事情。”叶轩面带微笑着,眼底抹过几丝狠意,很平静地说道。

    “轩爷,这件事要不要先给狼哥说一下。毕竟,东区那边,不太好控制,而且陈生涯这个人很护犊子,您刚打了他儿子,这就去东区找他谈合并,恐怕他……”

    蝎子欲言又止,叶轩示意他说下去,他沉吟一下,继续说道:“听说陈生涯为了对付您,请来了几位高手。”

    “是吗?”

    叶轩不禁笑了笑,淡定的说道:“那我就更要去看一看了。这只是一件小事,根本没必要通知小狼,你直接带我去就可以了。”

    “是,轩爷。”

    蝎子重重地点了点头。

    在他看来,既然轩爷执意独自前往,那就说明轩爷心中有数。

    江北市东区。

    一家名叫地上人间的ktv门前。

    宝马x5,缓缓地驶进停车位。

    蝎子赶忙下去,毕恭毕敬地将后车门打开,态度谦逊的避让开道,让叶轩下车。

    “轩爷,这地上人间ktv,陈生涯是大股东。我刚收到消息,说陈生涯正在这里见几个贵宾。很可能是在见他请来对付您的高手。”蝎子走在叶轩左侧,陪着叶轩边走边说道。

    “嗯。”

    叶轩面无表情,点了点头。

    走到ktv门前,叶轩摆了摆手,淡淡地、毫不在意的说道:“小蝎子,你回去给野狼说一声。半个小时后,让他亲自带人来接管东区。”

    “那您呢?”

    蝎子闻言,顿时一怔,心底猛地抽搐几下。

    难道轩爷真打算要一个人独闯这‘龙潭虎穴’?

    要知道,这地上人间ktv,可是东区势力的大本营所在地。

    陈生涯一众小弟,接近五百人,都经常在这里面晃荡。

    轩爷一个人进去,即便轩爷有着通天的手段,只怕也会凶多吉少吧!

    “怎么?信不过我?”

    叶轩冷笑了几声,又说道:“对了,顺便帮我通知一下魏局长,就说我叶轩送他一份大礼。”

    “大礼?”

    蝎子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

    接下来,一旦轩爷成功地铲除东区势力,这就代表着陈生涯将再无存在价值。

    那么,警察局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将陈生涯抓捕起来。

    要说像陈生涯这种人身上没背着几条人命,那是绝对没人信的。只要愿意查,就一定能查出个‘一二三四’出来。

    “轩爷,那您注意安全。”

    蝎子眼神坚定无比,心里在默默地感谢着轩爷。

    他很清楚,轩爷让他离开,其实就是怕牵扯他。

    毕竟,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很可能会十分血腥。

    就连会不会出现人命,都尚且是个未知数。

    见血是一定的。

    “呵呵,赶紧去吧!”

    叶轩笑了笑,看着蝎子驱车离开。

    等蝎子走后,叶轩整理了一下大裤衩,面带微笑的走进地上人间ktv。

    地上人间ktv。

    外饰奢华,内饰辉煌。

    整体外观形如一座宫殿堡垒,满壁刷着金粉,极度的华贵。

    十数辆豪车停在停车场,很多纨绔子弟经常出没于此。

    叶轩脚上穿着一双露脚趾的人字拖,走在路上,嗒叽作响,下半身穿着大裤衩,上身则是地摊上卖五块钱的短袖,大步流星的走进了ktv里。

    还没进门,叶轩就被拦在了门外。

    那守在门外的青年保安,留着寸平毛发,目光冰冷,冷冷地盯着叶轩,威胁着说道:“乞丐与狗不得……”

    没等对方话说话,脸上始终挂着一抹不屑一顾的笑容的叶轩,直接“啪”的一巴掌甩了过去。

    力道很足,巴掌甩在脸上。

    那耀武扬威的保安整张脸侧翻过去,红肿胀开,眼眸充着血丝。

    保安反应过来,右手捂着脸,怒瞠着正在淡淡微笑的叶轩,发狠道:“草妈的,老子干死……”

    又是一句话没说完。

    叶轩后脚先至,踹在那保安胸前。

    保安整个人直接横飞出去,摔在地上,闷哼几声,满嘴是血。

    地上人间ktv,帝王包间中。

    端着红酒慢品的陈生涯,猛地推开身前画着浓妆的妖娆女子,十分严肃的看向对面正坐着的青年。

    “做掉叶轩,后面三千万,我一定会立刻打到你们账户里。”陈生涯冷笑着,对面那青年五指细长,指尖格外显眼,很是锋锐。

    青年名叫鹰无敌,是鹰爪门少主。

    一张脸生的魅惑至极,尤其是那双眼睛,宛如含着一波春水,十分冷艳,给人以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

    但就是这样一个青年,却是生在武林世家当中。

    从小修炼鹰爪功,五岁看别人杀人,七岁动手杀人,视人命如草芥,偏偏法律还奈何不了他们这种人。

    “陈先生说笑了,我们鹰爪门既然接下了这个任务,就不怕您会背信弃义。这次任务难度系数很高,我们鹰爪门也很重视,所以才派少主亲自前来。”

    站在鹰无敌身后的老者,整个人枯瘦如柴,那双深褐色的眼睛,病翳阴森,眼睛里的光芒黯淡,显得十分深邃。

    老者逼视着陈生涯,继续说道:“以我们少主的实力,就算对方是国际雇佣兵,也必死无疑。”

    “鹰伯,你未免太高估那小子了。依我所看,那小子最多就是个练过两年功夫的不入流的家伙罢了。”鹰无敌慢悠悠的笑着,冷声说道。

    说话时,他连眼睛都不曾抬起,只是不屑一顾的修着指甲。

    仿佛在他看来,叶轩已经是个死人。

    鹰无敌的确有这种自信的资本。

    死在他手下的人,细算下来,少说有十几个雇佣兵,二十多个特种兵。

    虽说都是暗杀,但鹰无敌的实力,也是可见一斑。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在对手不用热武器的前提下,鹰无敌从未遇过敌手。

    “呵呵,不愧是鹰爪门少主,果然有气魄有胆识。”陈生涯凛然一笑,站起身来,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陈先生说笑了。”

    鹰无敌淡淡地摆了摆手,端起身前酒杯,杯中红酒,一饮而尽。

    “好了,陈先生,把对方地址给我。相信我,你今晚就能收到好消息。”鹰无敌冷笑道。

    话音刚落,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包间房门,应声裂开,半扇门直接飞了出去。

    “草!来找你陈生涯,真他妈费劲。让你小弟通报一声,死活都不愿意。非得浪费老子五分钟,让老子从一楼打到这里来。”

    叶轩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包间里的人,阴沉着声音道。

    “从一楼打到这里来?”陈生涯顿时心底一慌,旋即冷笑了几声。

    尼玛!

    这里可是二十楼。

    每一楼有二十多个小弟,四百多个小弟。

    从一楼打到这里,只要五分钟?

    搞笑呢吧!

    这家伙吹牛都不打草稿的吗?

    看来,叶轩‘杀神’之名,真是外界乱传的。

    但就在这时,“嘟嘟”几声,陈生涯的私人手机铃声响起。

    陈生涯苦笑了几声,接通电话,心底突然生出一些危机感。

    “老大,有个家伙要找您,现在已经从一楼这里冲了上去。”

    一楼上,一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小弟大声吼道。

    “什么?”

    陈生涯怔住,挂断电话。

    没多久,二楼又有小弟打电话上来。

    陈生涯愁着脸,刚接通电话,就听对方气喘吁吁的说道:“老大,刚才有个家伙找您,脾气很冲,没等通报就直接把咱们兄弟全打伤了,现在那家伙已经冲了上去。”

    一连串,十九个电话。

    从一楼小弟通报,二楼小弟通报,到十八楼、十九楼小弟通报。

    连续接十九个电话,陈生涯整个人陷入无止境的沉默中。

    五分钟!

    就他妈五分钟,叶轩竟从一楼打到了二十楼上面。

    而且……

    他那守在楼层间的小弟,约四百五十个小弟,竟全都被打伤了。

    这尼玛也太变态了吧!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陈生涯手中酒杯在颤抖着,整条手臂颤栗不断,整个人十分害怕,面露恐惧之色。

    叶轩一脸不屑地样子,逼视着陈生涯,淡淡地说道:“我希望你能将东区这块的势力交出来。当然,作为补偿,我会给你一定的赔偿金。”

    说着话,叶轩从大裤衩里拿出一枚硬币,扔给了陈生涯。

    “这一块钱应该够了。”

    叶轩缓缓地走进包间,那双眼睛深邃到了极点,面无表情的脸上冰冷至极,他凝视着愤愤不平却不敢说话的陈生涯。

    随即,将视线移向陈生涯身边青年、鹰无敌,还有鹰无敌身后老者、鹰伯。

    “鹰爪门?”

    叶轩打量鹰无敌一眼,有些疑惑,试探着问道。

    “呵呵,小子,算你还有点眼力劲。”

    鹰无敌冷冷一笑,对方能在五分钟,从一楼打到二十楼来,四百多个小弟,全部被打伤。

    就凭这种实力,就值得他鹰无敌多看几眼。

    当然,也只是多看几眼而已。

    依旧是那副不可一世的模样,鹰无敌冷视着叶轩,面色深沉无比,冷声道:“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也就省得我再去找你了。”

    说完话,鹰无敌拍了拍陈生涯的肩膀,示意陈生涯不必害怕。

    此刻,陈生涯脸色惨白。有关叶轩的名号,还有事迹在江北市地下势力这个圈子,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毋庸置疑,叶轩在地下势力中,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顶上王者!

    据说,叶轩实力深不可测,偌大江北,乃至整个华夏,都无人能与之相匹敌!

    想到这,陈生涯竟是惊了一身的冷汗。

    “陈先生,有我在这,你不必那么畏惧。这小子,我鹰无敌只用一只手,就可以将其擒拿住。”鹰无敌神情从容淡然,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冷声说道。

    “一只手?呵呵,你以为你是我,可以凭着一只手,擒住鹰啸天?”

    叶轩自顾自的冷笑着,那双眼睛冷到了极点,像刀刃般,散发着锐利的锋芒,令人不可直视。

    “嗯?”

    鹰无敌神色顿时沉了下去,双拳紧握,关节处,“咔咔”作响,他怒瞠着叶轩,狠声说道:“胆敢侮辱家父,简直找死。”

    语落,鹰无敌脚步猛地向前一踏,花岗岩质的地板,“嘣”的炸裂碎开,劲道十分的可怕。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