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长刀在手,谁敢争锋
    t走到询问室,眼前场景,顿时让胡晓舒吃了一惊。

    胡晓舒穿着高跟鞋,一身休闲装,脸上画着淡妆。尖尖的瓜子脸,脸面微红,皮肤十分白嫩。身材高挑,胸前高耸着,棕黑色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询问室内的场景。

    李腾飞还有三个片警,倒在叶轩脚边,嘴角泛出血丝,被打的鼻青脸肿。

    李腾飞揉了揉脸庞,神色从容,淡淡然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神情顿时严肃起来,对着胡晓舒说道:“晓舒,这点小事根本用不着你来。有我就行了。”

    “腾飞,你这是怎么搞得?”

    胡晓舒皱了皱眉头,随即,看向一脸淡然地叶轩,严肃地问道:“你做的?”

    “不是。”叶轩一本正经的摇头。

    李腾飞不禁冷笑了几声,脸庞红肿胀痛,走到胡晓舒身前,笑说道:“晓舒,你知道我的手段的。就凭他?能伤的到我?而且这里还是警察局,给他几个胆,他也不敢打我。”

    “是吗?”

    胡晓舒眯着眼,神情严肃,看向另三个警察,询问道:“是这样的吗?”

    “是,是。”

    另三个警察,不敢犹豫,赶紧点头。

    坐在那的,可他妈是一位爷。

    不,是大爷!

    连枪都不怕,这不是爷是什么?

    得罪这种人,以后在警察局,还能混得下去吗?

    连李腾飞这种跆拳道黑带九段,在这位爷手底下,都过不了一招。

    凭他们这群菜鸡,那还不是分分钟被秒杀。

    想到这,三个片警浑身毛发,顿时就颤栗了起来。

    “哼!”

    胡晓舒没好气的冷哼几声,黯然道:“我知道这次立功的人是你,但这件事情比较特殊。你出去以后别乱说。”

    “呵呵。”

    叶轩笑了笑,耸了耸肩,微笑道:“做好事不留名,一向是我这个现代雷锋的行事作风。”

    说着话,叶轩一脸严肃地模样,走到胡晓舒身前,一本正经的说道:“美女,留个微信。”

    “……”

    胡晓舒撇过了头,不屑地看了叶轩几眼。

    “切,不照照自己那副穷酸样,居然还敢找我们胡大警花要微信,还真是够不要脸,够不知廉耻的。”

    李腾飞冷笑着,在心中想道。

    胡晓舒此时的那副冷傲的模样,他可是见过太多次了。

    要说联系方式,李腾飞就差给胡晓舒跪下了,还是没能要到。

    至于私人微信,那更是李腾飞不敢想象的。

    能有胡晓舒办公号码,李腾飞已经庆幸至极。

    此时,胡晓舒淡淡一笑,颦笑间,显得十分动人。

    连着那双笔直的双腿,胡晓舒整个人完全就是黄金比例身材,高挺的胸脯在傲然的挺拔着,她摇了摇头,回应道:“我不用微信。”

    “哼,吃闭门羹了吧!傻/逼一个。”李腾飞笑了,嘴角微微上扬着。

    在他看来,胡晓舒说不用微信,其实就是在间接地拒绝叶轩。

    真几把丢人!

    在他看来,他李腾飞都要不来胡晓舒微信,叶轩这个土楼比,不知哪个山区里爬出来的小农民,又如何能要得到呢?

    要得到,他李腾飞这个名字,以后倒着写。

    “哦,不用微信呀,那就算了。”

    叶轩摇了摇头,有些遗憾,但并没太过在意,更没将这点小事放在心上。

    看到叶轩这样,胡晓舒却是一脸不乐意。

    心想,难道她的魅力不够吗?

    那些找她要联系方式的男人,哪个不是非富即贵。

    就连最不济的李腾飞,起码也是个警局大队长。

    这种人找她要联系方式,都被她拒绝很多次,还坚持不懈的苦求着。

    叶轩这家伙,只要一次就放弃了,真是不懂得坚持。

    “这种人,活该单身。”

    就这么想着,胡晓舒闷闷不乐着,而叶轩却是大步走离询问室。

    望着渐渐走远,离开警局的叶轩,胡晓舒脚下竟有点控制不住,直接追了出去。

    “哼,我平常不用微信,但会用qq。这是我的qq号。”说着话,胡晓舒将qq号写给叶轩。

    “额,我不用qq的。还是算了吧!等你有了微信,把你微信号告诉我一下,就可以了。”

    叶轩说完话,摆了摆手,走到警察局大厅,办理手续,就直接离开了警察局。

    “我……被拒绝了?”胡晓舒一脸不敢相信,甚至有些惊慌,她平常不用微信,是因为她从小就使用qq。

    对qq更有好感,却不曾想,这个家伙,竟会直接拒绝要她qq号。

    要知道,她的qq号,这种私人联系方式,在警察局可是能公开售卖的。

    就算是卖一万块华夏币,也一样有无数富家子弟来疯抢。

    胡晓舒闷气的哼了一声,如果不是看到这家伙在追捕拐卖小孩的犯罪分子时的英雄表现,她才不会将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他呢!

    询问室中,见胡晓舒追出去,李腾飞一脸懵,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他追求胡晓舒很久。

    深知在追求胡晓舒的男人里,他并非最优秀的,家境也并非是最好的。

    但再怎样,他肯定也要比叶轩这个浑身地摊货的家伙,要强上百倍千倍不止。

    可……

    胡晓舒却主动追上去,将私人联系方式给叶轩,居然还被拒绝了。

    这叶轩,到底算个什么几把东西!

    李腾飞一脸愤怒的表情,走到胡晓舒身边,愤愤道:“晓舒,别和那个土楼比一般见识,那家伙除了会打架,还会干什么?除去能打这一点,那家伙就是个废物而已。”

    “呵呵,那看来你连废物都不如。”

    胡晓舒冷笑着,一扫脸上丧气的表情,重新变得高冷倨傲起来,不屑地蔑视道:“李腾飞,你别忘了,没有你家里人,你根本到不了今天这个位置。”

    “哼,就算我靠着家里人又怎样?他叶轩再能打,老子也一样能弄死他。”李腾飞彻底地愤怒了起来,下定决心要弄死叶轩这个东西。

    “呵呵,如果你惹得起他的话,尽管试一试。”胡晓舒冷笑了几声,又说道:“再动手之前,我劝你最好先给局长打个电话。”

    胡晓舒心里很清楚,能让局长亲自打电话要求放掉的人,绝对没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身为市政委书记的女儿,胡晓舒有这种认知和判断。

    “嗯?”

    李腾飞不禁一怔,按着胡晓舒所说,赶紧给魏天生打了个电话。

    “嘟嘟”几声,电话接通。

    没等李腾飞说话,电话另一头,就直接开口大骂道:“我草你妈,李腾飞,你他妈到底知不知道你抓了谁?”

    “怎么了局长?我就是抓了几个拐卖小孩的罪犯呀!”

    李腾飞辩解道,心里也很是气愤。

    “草你妈,你他妈再狡辩?”

    电话另一头,正坐在办公室中,气愤至极的魏天生,又说道:“你他妈是不是把一个叫叶轩的人抓了起来?”

    “叶轩?怎么又是他?”

    李腾飞不由皱了皱眉头,解释道:“局长,我以为那家伙涉嫌绑架,所以才误抓了。”

    “草!你他妈简直不知死活,这件事该怎么解决,你最好去问问你家里人。”

    魏天生‘啪’的一声,愤怒的将电话挂掉,随即,又赶紧拨通秘书电话,说道:“仁贵,马上帮我备一份厚礼。”

    魏天生心里清楚,先是儿子得罪轩爷,这又误将轩爷抓到警察局。

    要想解决这事,他必须亲自出马,而且还得备一份厚礼。

    “去问我家里人?”

    魏天生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让李腾飞有些茫然不解。

    但他还是按照魏天生所说,拨通了家里人的电话。

    李腾飞父亲名叫李伟海,开酒店,江北市唯一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就是李伟海开的,身价小几个亿。

    电话拨通,李腾飞将事情原模原样的交代给李伟海听。

    当然,这‘原模原样’自然是免不了添油加醋的过程。

    至少得将叶轩说的话,添几把火。

    “爸,您是不知道,我都说了您叫李伟海,是开酒店的,那个燕海五星级大酒店,就是您开的,可那小子偏不听。非说什么,李伟海算个屁。”李腾飞冷笑着,添油加醋道。

    以着李腾飞对他爸的了解,如果他爸知道有人敢这么说他,他爸要是不把那人废了,那他妈太阳就得从西边出来了。

    电话那边,李伟海阴沉着脸,紧皱眉头,冷声道:“那家伙真是那么说的?”

    “那还能有假。爸,我可是您亲儿子,我骗谁也不敢骗您呀!”李腾飞心中笃定,经过这一番谈话,他爸肯定会花钱找人把叶轩给废了。

    想到这,李腾飞不由笑了起来。

    “妈的。”

    身材臃肿的李伟海,抽着雪茄,冷冷地问道:“腾飞,那狗比真这么猖狂?那家伙叫什么名字?老子非得找人打残了他!”

    李伟海白手起家,身价过亿,道上也认识一些人,基本上黑白通吃。

    抹掉一个蚂蚁一样的小人物,对他来讲简直是抬抬手就可以做的事情。

    “爸,那狗比叫叶轩,特别能打,您最好多找两个人。”李腾飞阴森一笑,回应道。

    电话另一头,李伟海手在隐隐颤抖着,手中雪茄,‘啪’的掉落在地。

    “腾飞,你刚才说那小子叫什么?”李伟海声音明显发颤,身体在颤栗着,内心中,别提有多么紧张,不可思议的问道。

    “叶轩呀!那狗比叫叶轩。”李腾飞重复道。

    “草!”

    李伟海顿时破口骂了几句,神情严肃无比,沉声说道:“草,你个混账东西,你他妈给老子惹祸了。知不知道?”

    说完这句话,李伟海匆忙的挂掉电话,然后赶紧拨通秘书电话,道:“莉莉,赶紧帮我准备一份厚礼。要市长级的。不,要省长级的。记住,这礼物,一定要够分量。”

    打完电话,李伟海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这才意识到,就在刚才他竟是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六年前的事情,历历在目。

    那时,李伟海正处在事业蒸蒸日上的阶段,受到地下势力的威胁,却不曾想,一位爷横空出世,打破那时江北市稳定的局面,直接抹掉几大地下势力,连根拔起江北市数十位高级干部。

    那一次的事情,闹得简直不要太大。

    只可惜,六年过去了。

    很多人对这件事的印象,已经变得十分模糊。

    但李伟海却是会记住一辈子。

    因为就是在那一次,李伟海趁机抓住机会,吞并几家小饭店,才成立了今日的燕海五星级大酒店。

    与这件事一同被李伟海记住的还有那一场血战。

    叶轩,手持长刀,带着五个小弟,横纵无敌,所向披靡,硬是将那十几个帮派的老大砍进了医院里。

    与之一道进医院的,还有那十几个帮派的一众小弟,那可是近千人!

    那一战,叶轩打头阵,五个小弟紧随其后,激战千人,竟是将上千人打进医院。

    这该是多么震撼的画面!

    而现在西区的老大、野狼,就是当初跟在叶轩身边的五个小弟之一。

    试想一下,野狼不过只是小弟,现在也坐在了一区老大的位置。

    这足以侧面的表现出,叶轩的实力到底有多么强劲。

    江北四区,野狼独占一区。

    这种实力,简直可怖!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当初跟着叶轩的那几个人,现在哪一个不是在华夏有权有势的人物。

    毫无疑问。

    即便如今的江北,风平浪静着,但如果叶轩想要掀起腥风血雨的话,也一样无人能挡。

    长刀在手,这江北,谁敢与之争锋?

    李伟海深深地吸了口烟,这件事,他必须亲自前去赔礼道歉。

    否则,他儿子李腾飞,以及他手底下的这家燕海大酒店,到底还能保住多久,只怕是未知数了。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