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信轩爷,没错的
    t好一张伶牙利嘴!

    周围围观的人,对叶轩的表现叹为观止。

    一张利嘴,与妇女吵起架来,比他妈泼妇骂街都带劲,颇有诸葛亮舌战群儒时的风采。

    “大姐,您别和他浪费口舌,待会等威子来了,咱们弄死这个家伙。”被扯断手臂的熊子脸色惨白,面色阴沉无比。

    如果不是为等魏威来帮他报仇,他早就去医院躺着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下子,不在医院住一百天都不行。

    “好。”妇人重重地点头。

    叶轩若有所思的站在原地,身后于诗韵停止哭泣,下意识拉了拉叶轩,小声道:“他们不会真喊来什么道上的人吧?”

    于诗韵生的娇小,娃娃脸,十分可爱,身材高挑,胸脯高挺,如果要打分,于诗韵至少八分以上。

    满分十分!

    叶轩享受着被于诗韵拉着手臂的感觉,紧紧地握住于诗韵的小手,坚定地道:“不用担心,有我。”

    有叶轩安慰,于诗韵心里暖了很多,倒也没那么害怕。

    “大姐,来了。”

    熊子眼睛闪出一道亮光,猛地叫喊了一声,指着远处疾驰而来的几辆汽车,奥迪、路虎、玛莎拉蒂,这绝对是豪门子弟的做派。

    妇人也是冷声一笑,嘴角处勾勒出几抹狠笑。

    今天必须弄死这家伙!

    看向远处几辆豪车驶来,于诗韵绷紧了身体,抓住叶轩的小手捏的更紧,娇小的身躯紧紧地贴在叶轩身上。

    于诗韵口吐芳兰,体香诱人,惹得叶轩不禁愣了愣神。

    但身为祖国未来的花朵,叶轩自控力,自然是不用多说。

    一个‘好’字,足以概括一切。

    叶轩抓紧于诗韵的手,说道:“别担心,有我。”

    几辆汽车,直接甩尾,停在都市丽人前。

    混混模样的青年,穿着破洞牛仔裤,耳朵上钉着银质耳环,手里拿着长短不一的甩棍以及木棍,更有几个楞次一样的青年,竟是拿着水果刀,阳光下十分晃人。

    在周围围观的人,顿时一哄而散。

    而这时,那辆奥迪q7车门打开,手臂打着石膏的魏威,在十几个小弟仰慕的目视下缓缓地走出车门。

    “谁他妈敢动我熊叔?”

    魏威压根就没走上前,刚一走出车门,就咋吼一声,声势洪亮,气派十足。

    “妈的,看老子不弄死你。连我熊叔都敢打,草!”

    魏威边走边骂,在一众小弟陪同下,朝着都市丽人门前走去。

    一副黑社会老大的姿态!十分傲然。

    “威子,你来了。”

    被拧断手的熊子,脸上直出冷汗,脸色惨白至极,十分难看,要不是为了亲眼看着那家伙被弄死,他蒋熊早去医院了。

    “熊叔,您刚才说的是哪个人?这事交给我了,我保证给您……”魏威话没说完,一道清亮的声音就从他身前不远处响了起来。

    “哟,昨天刚挨了打,今天就又来了。是不是昨天没挨够打,想让我再给你松松骨头。”叶轩冷冷地立在原地,淡淡地笑说道。

    一听这声音,魏威整个人浑身毛发,顿时都颤栗起来。

    这他妈怎么就这么巧呢?!

    站魏威身后的一个染着黄毛的小弟,对着叶轩呸了一声,拿棍晃了晃,大骂道:“狗比东西,你刚才说什么?”

    没等那小弟说完话,魏威忍着痛,一巴掌扇了过去。

    打着石膏的手臂摔在脸上,那脸,整个就直接歪了。

    酸爽!

    “草你们妈的,难道都他妈没认出来吗?这是轩爷!轩爷!都他妈说谁狗比呢。全都给我掌嘴!”魏威二话不说,赶紧小跑上前,众目睽睽之下,魏威脸上露出一脸的苦笑。

    刚走到叶轩身前,直接‘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轩爷!”

    突地上前,猛地跪下,魏威接连的动作让人费解。

    但整个过程中,叶轩只淡淡的笑着,嘴角处始终噙着一抹冷笑。

    “这是你叔?”

    叶轩冷视着魏威,让后者不禁颤栗地哆嗦了几下,询问道。

    “不,轩爷,他不是我叔,我压根不认识他。”

    魏威赶紧摇了摇头,像条哈巴狗一样,胆怯的说道。

    叶轩的手段,魏威是清楚地。

    这个时候,如果有一句话说的不到位,很可能就会被叶轩一脚踹飞出去。

    “哦,不认识就好办了。那你就帮我打他一顿吧!”叶轩目光冰冷,凝视着魏威,微笑着说道。

    “这……”

    魏威顿时怔住,脸上出满了冷汗。

    不管怎么说,蒋熊好歹是个国土局的副局长。

    顶多比他爸小半级,没他爸同意,他根本不敢动手。

    “怎么?难道你认识他?”

    叶轩面带微笑,神情十分从容的看着魏威,这让魏威心里发寒。

    “不,不认识。”

    魏威胆怯的招了招手,心想先打了再说,怒吼道:“还他妈不赶紧按照轩爷说的去做。给我打,使劲打,出了事,老子负责。”

    这次,换蒋熊蒙了。

    手臂被扯断,这让他疼痛难忍。

    他留在这,就是为了亲眼看到叶轩那个狗比东西被打残打死。

    如今倒好,他喊来的人,见叶轩就跪,跪下就喊爷,竟然还要动手打他。

    这他妈叫什么事!

    “威子,我草你奶奶的,你他妈敢打我?我这就告诉你爸!”

    蒋熊冷哼了一声,好歹是个国土局副局长。

    虽说手中无实权,但大小是个官。

    蒋熊拿起电话,“嘟嘟”几声,对方接通电话。

    没等电话那头说话,蒋熊愤怒的破口大骂道:“好你个魏天生,居然教出这样的好儿子。马上就要爬到我头上了,还说要带人打我!你到底还管不管你儿子?”

    “熊哥,熊哥,您好好说话,威子不是去医院了吗?”电话那头,魏天生正头痛,宝贝儿子得罪叶轩,这可不是小事。

    六年前,魏天生才只是个小警察。

    如果不是那次大洗牌,他魏天生何德何能在短短六年时间,从一个小小的地方片警,升到市公安局局长。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那次大洗牌,成就了魏天生的仕途。

    魏天生心里清楚,江北市那次大洗牌,完全是因为一位爷大闹了江北市。

    上面承受不住压力,咬着牙,免掉三十多位高级干部。

    就连上一任的市公安局局长,也被牵扯进去。

    而那位爷,就是叶轩。

    之前一听说儿子被打,魏天生愤怒至极,本想给儿子报仇,但西区的蝎子那边给他来了短信,说叶轩来了。

    短信上,看到“叶轩”二字,起初,有些发蒙,但只片刻,魏天生就反应了过来。

    这他妈可是那位爷呀!

    随便动动手,稍微跺跺脚,就足够让整个江北市黑白两道晃荡不平。

    因此,魏天生二话不说,焦急地打通魏威电话破口大骂,让魏威去负荆请罪。

    但眼下,这才刚处理好魏威得罪轩爷的事情。

    谁知,魏威又他妈把国土局副局长给打了。

    魏天生恨恨地咬了咬牙,心中难免后悔生了魏威这个儿子。

    “妈的,当初就该把他射在墙上。”

    魏天生咒骂道,两只眉毛紧紧地拧在了一起,像是拧的麻花一样,神情十分地凝重。

    他咳嗽几声,平复了一下情绪,才道:“熊哥,你先让威子接电话,我问问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回事?还他妈能怎么回事?你那个混账儿子,马上就要打我脸上来了。”

    蒋熊愤恨的冷哼了几声,面色顿时阴沉下去,冷冷地说道:“魏天生,老子告诉你,不摆平这件事,好好地给我一个交代,你老婆想要那块地,门都没有。”

    “熊哥,你先冷静一下,把电话给威子,让我问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魏天生紧蹙着眉头,沉声说道。

    他老婆有一家房地产公司,想开发一块地,这件事要没蒋熊帮忙,根本就办不成。

    “好。”

    蒋熊将手机交给魏威的小弟,冷喝道:“去,把手机给那个混账东西,告诉他,他爸找他。”

    接过电话,魏威已经做好被魏天生骂的准备。

    果不其然,魏威刚拿到电话,心中怒火愤愤的魏天生,直接大骂道:“你他妈到底是想给老子惹多少麻烦事?老子给你擦屁股擦了多少次。之前得罪轩爷,现在又他妈得罪蒋熊。你个混账东西翅膀硬了是吧?不是大人物你不得罪,你他妈想死,别拽着我!”

    “爸,根本就不是我想得罪熊叔。”魏威心中也气愤,解释道。

    他真是两头受气,偏偏两头还都惹不起。

    叶轩是他爷,当然不能惹。

    魏天生是他爸,肯定也不能惹。

    这他妈就尴尬了!

    “那是怎么回事?”

    一听魏威说打蒋熊不是他的本意,魏天生心中怒火平息不少,冷静地问道。

    “是,是轩爷让我打的。”

    魏威颤栗恐惧到了极点,颤抖着说道。

    他深知他爸和蒋熊关系很好,根本不可能为了叶轩放弃和蒋熊多年的交情。

    更何况,他妈妈开的一家房地产公司,还需要国土局的人帮忙买地。

    如果没有国土局的人罩着,这房地产公司,根本开不下去。

    念及至此,魏威甚至有些后悔,听信叶轩的话,对付蒋熊。

    “爸,爸,我知道错了。我会给熊叔道歉的。”魏威双腿猛地一哆嗦,直接软了下去。

    电话另一头,却是陷入了久久地沉默之中。

    此刻,魏天生手拿电话,心‘嘭嘭’乱跳,到底是得罪蒋熊,还是得罪叶轩。

    这是一次选择,如今摆在了他的面前,让他很难做出抉择。

    “草他娘的,威子,打!”

    魏天生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眼睛露出几道光芒,他十分振奋的说道:“打,按照轩爷说的话去做。威子,你不仅要打,而且要狠狠地打。打到轩爷满意为止!”

    信轩爷,没错的。

    “什么……”

    魏威顿时怔住,脑袋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爸和蒋熊,可是认识五六年了。

    这么些年的感情就这样没了?

    “爸,您确定?”魏威心里有些激动,询问道。

    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几眼叶轩,不禁有些怀疑,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物,竟然能让他爸恐惧成这个样子。

    “废话!信轩爷,绝对没错。”

    魏天生直接挂断电话,一屁股坐在靠椅上。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