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我们叶家,从不出人渣
    t清晨,一缕阳光,穿透玻璃窗,洒在两个紧紧地抱在一起的人身上。

    “啊……”

    尖锐的叫喊声顿时响了起来。

    “你,你,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唐小柔急忙扯过一张毛毯盖在胸前,看到印在沙发上的几抹鲜红,顿时明白过来。

    她贝齿轻咬,愤怒的看了叶轩几眼,一双眸子涌满了泪水,大喊道:“你个禽兽!”

    叶轩一脸茫然,不明所以。

    这尼玛可是恩将仇报呀!

    一夜七次,险些没要了小爷的老命。

    而且,小爷可是为了正义才毅然决然选择献身的。

    如今倒好,这妮子竟然翻脸不认人,当真是‘睡过无情’之人。

    叶轩扯过一件衣服,披在身上,义正言辞,十分严肃地说道:“昨晚你被下了药,我救了你。你仔细想一想。”

    唐小柔脑袋有些发蒙,她记得昨天她跟高小怡一起去金碧辉煌玩,喝了几杯酒,之后发生的事情,依稀有些印象。

    好像是她随便发了条短信,然后在地上滚来滚去,浑身发烫,似乎还把衣服给脱了。

    “这……难道是真的?”

    唐小柔不敢相信,望着一脸无辜模样的叶轩,愤怒道:“就算我被下了药,你也不能乘人之危呀!”

    “呵呵,你中的药是春花荡漾,是最新研制的一种药,根本没有解药。除了让你体内荷尔蒙得以释放,身心得到满足以外,别无他法。”

    “如果不是我身体健壮,根本受不了你昨夜那样的折磨。一夜七次呀!整整七次!换作其他男人,你觉得行吗?”

    叶轩无奈的摇了摇头,又说道:“我到现在腰还痛呢!”

    “闭嘴!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混蛋。”唐小柔记起昨晚发生的事情,那一夜缠绵,她不停地朝叶轩索要,还真是将叶轩折磨坏了。

    “今天发生的事情,你不许说出去。”

    唐小柔脸面桃红,嗔怒道:“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我叶轩做好事一向不留名。而你,不过是我拯救的万千少女之一罢了。这种小事压根不值得炫耀。”

    叶轩淡淡一笑,一副深藏功与名的样子,将衣服穿好,又说道:“我已经找到工作了。时间不早了,我要去上班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叶轩,你个混蛋。”

    唐小柔抽泣了几声,轻轻地说道。

    今天是上班第一天,叶轩专门上街买了一件新衣服,还有一双球鞋。

    一共三十块钱,硬是被叶轩砍到十七块钱拿下。

    蹬着二八式自行车,在小摊上买了两个包子,叶轩便赶着去上班。

    刚到都市丽人大楼,叶轩就看到一群人在大楼门前骚动着,像是在吵架。

    “臭女人,居然敢勾引我老公。老娘弄死你!”

    一个身材臃肿的妇人,正半掐着肥肥的肚腩,吐沫星子横飞的对着身前的女子骂道。

    “大姐,别给这种贱人废话了,先打她一顿再说。”戴着黑色墨镜的男子,生的十分魁梧,脸庞横肉丛生,一副当官的模样。

    “妈的,臭小三,老娘打死你。”

    说着话,那妇人蠕动水桶粗细的腰,伸手朝着那女子披散着的头发抓去。

    但就在此时。

    一只强壮而有力的手臂猛地伸出,直接抓住了妇人的手。

    “文明社会,你我争做文明人。说话就说话,千万别动手。”左手里拿着热腾腾地包子,叶轩一边咬着包子,一边笑说道。

    “嗯?”

    妇人皱了皱眉头,闷哼一声,冷冷地甩开叶轩的手,指着女子,破口大骂道:“好你个狗比娘养的臭女人,在外居然还他妈有男人。”

    被妇人骂着的女子,正是昨天面试叶轩的美女、于诗韵。

    于诗韵脸上有两个很明显的红色掌印,披肩长发凌乱不堪,整个人很颓唐。

    叶轩走到于诗韵身前,挡住于诗韵的身体。

    因为撕扯,于诗韵半边肩膀,已经露了出来。

    周围的人在激烈的议论着。

    “我说这两天于诗韵怎么总是有人送花,上下班都有豪车接送,原来是勾搭上别人的男人了。”

    “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就凭她这张脸长得,找个身家千万的男人完全没问题。怎么就会犯贱去做小三。”

    “哎,这世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呀!”

    都市丽人本就在市中心位置,越来越多的人,围观在周围,对于诗韵指指点点。

    一些人甚至是于诗韵的同事,平时看着和于诗韵关系都挺不错,关键时刻不仅不站出来替于诗韵说话,还不断地往于诗韵身上泼脏水。

    叶轩笔直的立在原地,用身体挡住于诗韵,面带微笑,眼睛冷锐的逼视着在场的人。

    他慢悠悠的吃着手里的牛肉包子,等包子吃完时,他拍了拍手,一双眼睛顿时半眯了起来。

    “说完了吗?说累了吗?”

    叶轩冷冷地笑着,目光冷锐,逼视着周围的所有人,冷声吼道:“说完的话,都他妈给老子闭嘴。”

    身后于诗韵不停地轻声抽泣着。

    在他印象里,这是个乐观积极的女人,叶轩坚信于诗韵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做别人小三。

    这之中,必有隐情。

    “草你妈,你是个什么东西?”

    戴着墨镜的男子愤怒的看着叶轩,大骂道。

    “动不动就骂人,你这样,让我很难和你讲道理。”叶轩冷笑着,朝着男子走近一步。

    “讲道理?妈的,老子就是道理。”

    墨镜男子猛地向前,一巴掌作势扇向叶轩。

    咯嘣!

    清脆的骨裂声响起。

    叶轩反手一折,然后猛地一拉,直接扯断男子的手臂。

    随后,叶轩右脚猛地踢在男子的胸腔处,将男子踢飞出去。

    “谁他妈再说一句,这家伙就是下场。”

    叶轩冷冷地扫视着周围的人,原本还有些吵闹的一群乌合之众,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而那臃肿的妇人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口中叫喊道:“要人命了,要人命了。”

    “大妈,我不会要您命的。”

    叶轩表情显得十分地僵硬,他上前搀扶妇人,声音冰冷的补充道:“毕竟像您这样长得这么丑的人,死在我手里,实在是会把我的手给弄脏。”

    说完话,叶轩面色沉重,面无表情的看着从都市丽人内部走出的职工。

    “看看你们,平时一副正人君子样子,关键时候,就知道做缩头乌龟。别人都到你们公司门前来打你们的同事,你们居然袖手旁观,还他妈待在一旁看笑话,这他妈是男人能做的出来的?”

    “还有你们这群保安,拿着公司的钱,却不干公司的事。公司花钱,把你们一个个养的给猪一样,难道就是用来看的吗?”

    叶轩脱下刚买的新衣服,直接披在于诗韵身上,轻声询问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出来,今天哥哥我一定给你做主。”

    “呜呜……”于诗韵又抽泣了起来。

    “我没做小三,没做小三。是他丈夫一直缠着我不放,我给他说了很多遍,他就不听。一直缠着我,说我在江北又没什么亲人,如果我跟了他,他保证让我过上好日子。他还说他没有妻子,平常又对我不错,这两天我心一软,就跟他出去吃了两次饭。什么事都没发生。”

    于诗韵哭着,脸上的淡妆都哭花了,整个人趴在叶轩胸前,闷声的抽泣了起来。

    “大妈,您听懂了吗?是你的老公不守规矩,一直缠着我同事不放,还说没有妻子故意欺骗我同事的感情,这件事上,我同事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什么狗屁小三!”叶轩拍了拍于诗韵的肩膀,让她情绪尽量稳定下来。

    “这……”

    那身材臃肿的妇人,顿时愣住,吃了个闷声亏,原来是她老公犯贱缠着别人,好口口声声说没有妻子,这不是在打她的脸吗?

    啪!啪!啪!

    打脸打的真是相当响亮。

    “熊子,你不是说你认识什么人吗?”妇人面色阴沉,拉起嚎啕大叫的莽壮男子,一抹凶狠之意顿时闪过,提醒说道。

    “是,大姐。我马上给威子打电话。”熊子右臂自然下垂,骨头明显开裂,他痛苦的狰狞着脸,看向叶轩的眼神多了几分血意,恨不得杀死叶轩。

    将手机取出,‘嘟、嘟’几声,电话接通,熊子张口就哭声道:“威子,我在都市丽人被人打了。你赶紧让魏局长派人来吧!”

    “什么?”

    刚在医院打好石膏的魏威,听到电话里的声音,顿时头都大了,怎么又是都市丽人。

    之前,魏威给魏天生打电话,要魏天生出警抓了那个打他的狗比,帮他报仇。

    谁知道,魏天生一听到这件事,怒火冲天,二话不说,在电话里对他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

    还说,让他赶紧去‘都市丽人’去找那个叫叶轩的大爷负荆请罪。

    魏威起初听这话,脑袋有些发蒙,怀疑自己老爸是不是当官当傻了。

    但紧接着,魏天生说的话却是让魏威意识到了这件事的重要性。

    “混账东西,不去负荆请罪,就别怪我魏天生不认你这个儿子。”魏天生在电话里对着魏威劈头盖脸的痛骂道。

    “熊叔,就这点小事,没必要让我爸知道。您先在那等着,我马上喊几个人,咱们弄死那家伙。”

    魏威心想,只要对方不是叶轩就行,随即,挂断电话,然后又拨通了几个道上兄弟的电话。

    都市丽人门前,叶轩默默地听着熊子打电话,渐渐地,他的脸色沉了下去。

    对方居然还敢叫人?

    妈的,来一个弄死一个。

    来两个弄死一双。

    叶轩淡淡一笑,对着臃肿的妇人冷笑道:“大妈,丑的人我见过,像您这么丑的,我第一次见。多少位圣贤都曾说,丑人多作怪,这话我本来不信。但现在我信了。你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又丑又犯贱。当真是厚颜无耻而且还不知廉耻之人。”

    一听这话,周围的人都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于诗韵哭涩了的脸蛋,顿时也是抹过几丝笑容。

    “……”

    那妇人脸色苍白,愤怒的看着叶轩,恨不得将叶轩生吞活剥下去。

    这家伙说话,还真他妈够损的。

    “哼哼,小鳖孙。老娘就让你再笑一会,待会,有你受的。老娘今天不弄死你,就跟你姓。”妇人手掐着腰,一副泼妇骂街的样子,怒吼道。

    “呵呵,你想跟我姓叶,我还不答应呢!”

    叶轩冷视着妇人,冷笑道:“毕竟我们老叶家,从来不出败类,更不出人渣。”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