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和你们讲讲法律
    t应聘结束,叶轩被录用。

    如果没其他问题的话,叶轩明天就可以来都市丽人报到上班。

    一想到自己将在满是美女的内衣公司上班,琳琅满目的美女,就像活着的装饰品一样,在眼前走动,叶轩就不禁笑出了声。

    蹬着二八式自行车,叶轩显得和江北市整体格调有些格格不入,但这就是叶轩追求的风格。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好吧,最主要原因还是没钱。

    叶轩变卖了全部家当,才买到了这辆价值五十块钱的自行车作为代步工具。

    应聘成功,叶轩心情很好,漫无目的的蹬着自行车,在这座繁华城市中四处溜达。

    ‘嗡……’

    手机一阵震动,有短信,叶轩停车,拿出手机,顿时怔住。

    叶轩在江北市初来乍到,手机号新办两天,除了老头子外,唯一知道他手机号的就是唐小柔。

    短信,只有两个字。

    “救我。”

    叶轩一愣,心中陡生一种危机感,该不会是陈海找唐小柔报仇了吧?

    想到这,叶轩脸色更为凝重,立即使用意念力,搜索附近。

    叶轩拥有的意念力是后天修炼出来的。

    几年前,有一次出任务,叶轩赶往埃及,进入胡夫金字塔,在其中一个半腐化的木乃伊身上找到一本‘炼神诀’。

    叶轩修炼半年,便察觉到身体与常人间有着很大不同。

    叶轩的意识,可以离开身体,起到搜索环境和警觉危险的作用。

    根据叶轩分析,他修炼的‘炼神诀’,能将他的第六感放大,甚至令他第七感觉醒。

    “金碧辉煌?”

    片刻,叶轩的意识,停留在一家名为金碧辉煌的ktv前。

    江北市最为繁华地段,一座耸立街头的大楼,外壁漆金,彩灯辉煌,呈现碉堡形状。

    将近傍晚,大楼前,停了十数辆汽车,其中不乏捷豹、保时捷这种豪车。

    这座豪华大楼,就是金碧辉煌ktv。

    全江北市最大娱乐会所。

    洗脚、按摩、唱歌、打撸,一条龙服务。

    金碧辉煌,一间帝王豪华包间内。

    帝王包间是身份象征,一夜最低消费五万。

    在这间包间之中,五颜六色的灯光,肆无忌惮而又毫无章法的照耀着这间房。

    几个画着浓妆的美女,身材火爆,两腿笔直、高挑,胸前高耸,正翘着二郎腿,手拿红色酒杯,一杯接着一杯的豪饮着。

    “喝一杯,拿一张!”

    男子推开坐在他腿上的美女,随手将一叠红色钞票扔在桌上,喊道:“喝!”

    五六个美女喝着吐着,但还在坚持喝酒,红酒一杯又一杯下肚,饱满的胸脯前,筛满了红色的钞票。

    她们满面春光的笑着,看着像财神爷一样的威少,恨不得将威少扑倒在地。

    “威哥,唐小柔……差不多了。”

    脸被挫伤,半张脸红肿的陈海恨恨地咬了咬牙,他本来是想好好地向唐小柔表白,却不曾想竟被唐小柔的什么狗屁男友暴打一顿。

    此仇不报,他陈海将来在江北市富二代、官二代的圈子里,还能混得下去吗?

    因此,他这次叫来魏威这些人,再找唐小柔的闺蜜高小怡,将唐小柔约到金碧辉煌。

    “哼哼!唐小柔,今晚不让你跪在我面前唱征服,我就不叫陈海。”将长发美女搂住,陈海猛地一顶,‘啊’了一声,松了口气。

    发泄!

    他需要发泄!

    高小怡只是公交车,用来玩一玩,也还不错。

    陈海拍了拍正在娇柔叫喊的高小怡,随手扔给她一张卡,说道:“卡里有十万块,今晚发生的事,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高小怡笑了笑,将卡收好,这些钱够她再买几个爱马仕。

    她来自贫困山区,好不容易考上大学,本以为能飞上枝头,改变命运,却不曾想,那只是她异想天开的妄想罢了。

    这个社会实在太现实了。

    她高小怡不过是众多被玩弄的女大学生之一,无所谓的,给钱就行。

    反正等大学毕业后,一样能找到一个老实人嫁了。

    “小海,那唐小柔你随便去玩,出什么事有我。”威少冷笑了几声,阴森的说道。

    “谢谢威哥。”

    陈海淡淡一笑,用手向上托了托金色框眼镜,有魏威这句话,他就放心了。

    魏威父亲是毫无疑问的市公安局一把手。

    之前,魏威撞死人,不也一样没事。

    他陈海这次只是玩一个女人而已,更不会有什么事的。

    “小事。一个小小的唐小柔,不过是唐氏集团老总的女儿而已,算个什么东西。”魏威喝了口红酒,拽住身旁的女人,怒吼道:“给我再用力一些。”

    “哈哈……威哥这都五六次了,居然还能坚持这么久,真是我辈楷模。”在魏威身旁的其他几个男子全都笑了起来。

    陈海跟着冷笑,内心急切无比,赶紧离开帝王包间,走到隔壁包间。

    面容姣好的唐小柔,脸颊发烫,贝齿紧咬,衣服被她撕裂开几条裂缝,她眼眸红亮宛如有一波春水般,泛动着清光。

    发丝垂肩,略显凌乱,四肢在不断地扑打着空气。

    空气开始燥热起来,唐小柔叫喊声不断。

    “妈的,立牌坊的臭女人,给我跪下唱征服。”

    一走进包间,满嘴酒气的陈海,直接将唐小柔推倒在沙发上。

    将唐小柔的头往下半身按下去,双手在唐小柔身上摸来摸去,撕扯着唐小柔的衣服。

    嘭!

    金碧辉煌,帝王包间中,正沉吟喝酒的魏威等人,被突如其来的闷响惊吓一跳。

    魏威先是一惊,随即冷静下来,眼神凌厉,望着包间外的男人,轻轻地说道:“你就是陈海所说的叶轩?”

    “嗯。”

    叶轩冷冷地点了点头。

    “呵呵,陈海是我弟弟,跪下道个歉,自扇三十个耳光,我让你能活着离开这。”魏威抿了一口红酒,有些苦涩,但苦后甘甜,他凝视着叶轩,摆了摆手,一直站在他身后的中年男子,脚步顿时动了。

    “今天我不想和你们讲社会主义了,我想和你们讲一**律。”叶轩苦笑,望着渐渐靠近的魁梧男子,没丝毫胆怯,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

    “在这江北市,老子就是法律。”

    魏威愤怒的咋吼一声,将手中酒杯‘哐’的砸在地上,怒吼:“黑鹰,给我把他的手拧断。”

    身高一米八多,身材魁梧,特种兵退役的黑鹰,一直跟在魏威身边。

    黑鹰冷笑着,手臂半摊开,对着叶轩抓去。

    他手劲很大,可以直接捏碎核桃。

    在魏威看来,一旦叶轩被黑鹰擒住双手,就算叶轩是练家子,也只能磕头求饶。

    “额……我的台词被你抢去了,那我该说些什么?”

    叶轩无奈的摇头,只一瞬,他的身影刹那消失。

    而后,一记鞭腿,如狂风般扫起。

    黑鹰整个人直接横飞出去,嘭的一声,撞在房门,口吐鲜血,重重地摔在墙上,直接昏死过去。

    “给我记住,在这江北,从今以后,老子才是法律。”

    叶轩双眸透红如血,脚步沉重,朝魏威等人走去。

    “我再问一句,人在哪?如果她出了事,你们,都得死。”叶轩发冷的笑着,脸若冰霜一般,眼神锐利,横扫在魏威几人身上,质问道。

    魏威双腿发软,身子颤抖。

    黑鹰是特种兵退役。有次,魏威亲眼看到黑鹰一个人,单挑十几个黑社会的人,最后还毫发无损。

    可眼前这家伙只一腿,就将黑鹰扫飞,昏迷不醒。

    这家伙该是多变态呀!

    “在,在隔壁。”

    魏威额头布满冷汗,不敢抬头直视叶轩,指了指隔壁包间。

    嘭!

    叶轩一脚踹开隔壁包间门,正看见陈海像发疯的野兽一样,扑倒在唐小柔身上,肆无忌惮的揉捏着。

    “找死。”

    叶轩暴怒,健步上前,将陈海拉开。

    一脚踩在陈海手腕骨处,只听‘咔擦’一声脆响,陈海手腕直接粉碎成粉末。

    叶轩一脚踹在陈海胸腔处,只听‘咔咔’几声,陈海肋骨明显断了数根。

    陈海脸色惨白,痛晕,口中满是鲜血。

    看着衣服被撕扯开的唐小柔,叶轩赶紧脱下衣服,裹住唐小柔。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包间外响起。

    “谁妈的敢在我金碧辉煌惹事?”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来人脸上横着一条刀疤,右臂有一个青龙纹身,身后跟着几个雄壮的莽汉。

    他怒瞠着叶轩,只片刻,紧皱着的眉头便舒展开来,随即,又变成了无比的震惊。

    “狗比东西,看你这次不死。”

    魏威看见西区老大野狼的得力干将、蝎子来了,不禁心中一喜,暗自说道。

    “蝎子哥,就是这个狗比家伙,在您这里惹事。弄死他!”魏威喜笑颜开的说着话,蝎子的手段他见识过,那可是真捅死过人,蹲过五六年监狱的狠茬,压根不怕死。

    看这一次,这家伙能不死?

    蝎子愣愣地怔住,一听见‘狗比’二字,他更为胆怯,浑身战栗,突地扬起手,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的狠狠地抽在魏威的脸上。

    “草你妈的,你他妈知不知道这是谁?”

    蝎子惊了一身的冷汗,赶忙上前,在众人不明所以的情况下,‘噗通’一声,跪在了叶轩的身前。

    跟着蝎子来的小弟,深知蝎子的性情。

    蝎子向来谁都不服,谁都不怕。

    除野狼大哥以外,在偌大江北市,蝎子真还没几个害怕的人。

    但这就是这样不可一世的蝎子。

    如今,竟诚惶诚恐的跪在了一个年轻人身前,还一个响头接着一个响头的磕头。

    这尼玛是在演电视剧吗?

    “大哥……您是不是搞错了?”

    一个小弟拉了拉蝎子的衣衫角,轻声说道。

    蝎子二话不说,直接一个嘴巴子扇了上去,怒吼道:“老子就算是认错我爸我妈,也不可能认错轩爷的模样。”

    “轩爷?”

    跟着蝎子来的一众小弟,直接蒙了。

    这江北市,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轩爷’这样的大人物?

    “妈的,不想死的,都给老子过来跪下。”

    蝎子大吼一声,“惹怒了轩爷,老子扒了你们这群家伙的皮。”

    噗通!

    一连近二十个人,全都跪在叶轩身前。

    叶轩淡淡一笑,将唐小柔抱起,俯视着蝎子,冷冷地对蝎子说道:“我给野狼那个小兔崽子说过很多次,像我这样的人,活得很低调,不该受你们的敬仰佩服。”

    “毕竟,像我这样,活得都没什么故事,只一个‘帅’字就足以囊括寥寥一生的男人,有什么值得你们佩服的?又有什么值得你们敬仰的呢?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