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租房子
    t炎炎夏日,炽热的风像胶水一样,绵黏在人们身上。

    流火四射的季节里,太阳散发着火热的光辉,光芒像烈火一样在烘烤着大地。

    女人们穿着凉薄的透明雾白色短袖,还有齐臀超短裙,笔直洁白的双腿显得十分高挺,胸前的那一抹柔软,像是两只大白兔一样,在跃跃欲试的抖动着。

    女人们这种清一色的清新搭配将男人们的视线全都吸引了过去。

    男人们露出了贪婪而又好色的眼神,饥渴的扫视着在街上来往的女人。

    在贫瘠而又穷困的山里待了二十二年的叶轩,望着街上的美女,赶紧收回了目光。

    街上的这些女人和老头子看的小黄书里描写的不太一样。

    因为,街上的女人是会动的。

    腿在走动,胸在抖动,屁股在甩动。

    在山上,老头子经常教育叶轩,女人这种‘动物’如果看得多了很容易营养不良,而露点的女人看的多了……相当容易犯罪。

    “我叶轩,作为祖国未来的花朵,绝对不能被这种毒奶所毒害。”叶轩默念着老头子教给他的话,心里平静了很多。

    老头子是叶轩的师傅,说起话来,操着东北口音,一口老牙,像玉米粒似的,整个人枯瘦如柴,像是个瘦猴一样,尤其喜欢吸烟,特别是旱烟,腰间常别着一杆铜质的烟枪,平淡无奇,但偏偏就是这样的一个老头,却拥有着十分强大的力量,简直就是一双拳头打天下,一杆烟枪走四方。

    “该死的老头子,让我下山找个女人,那女人有什么特征都不给我,还就给我两块钱,这真够租房子的?”

    叶轩一脸茫然,若有所思的看着手里握着的那两枚一元硬币,不理解地疑惑道。

    叶轩手里仅有的这两枚硬币,可是老头子一边流着眼泪,一边依依不舍地从臭气哄哄的裤头中拿出来的。

    穿过街道,就是别墅区。

    望着眼前占地数亩有余的豪华大别墅,叶轩鼓起勇气,大胆的按响了眼前别墅的门铃。

    叮咚!

    很快,从别墅内厅中走出了一个正穿着睡衣的女孩。

    女孩双腿笔直,亭亭玉立的站在叶轩的身前,冷傲的眼神仿佛目空一切,樱桃般的小嘴涂抹着烈焰深红色的口红,一双水灵的眼睛,泛出十分冰冷的眸光。此刻,女孩目光如刃,扫射在叶轩身体之上,她在上下打量着叶轩。

    同样,叶轩也在毫无忌惮的看着眼前这个胸前饱满,让人忍不住想上前捏上一捏的女孩,开口道:“我在网上看到了你的招租信息。”

    “就你?”

    女孩冷冷一笑,蔑视的眼神横扫在叶轩身上,她原本有些疲倦的双目,顿时闪烁出了几道光芒。

    她盯看着叶轩,在叶轩脚上,穿着一双地摊货的人字拖,下身牛仔裤黑的油污发亮,上身则是穿着五块钱一件t恤。

    就这种人,也配和她合租?

    这家伙,还真有脸来问。

    当真是厚颜无耻之人!

    “怎么了?我不可以吗?”

    只一秒,叶轩便将女孩浑身上下看了个遍,女孩三围什么的更是了如指掌。

    叶轩在内心中,还不断地感叹道“现在女孩发育真好”。

    这女孩看着也就是二十岁的年龄,该发育的地方全都发育了,不该发育的地方……居然也发育了,而且还发育的很好。

    这怎么也得有36d了吧!

    叶轩心里邪恶的笑着,表面上,却只是露出淡淡地微笑,俨然一副正人君子模样。

    “这里是别墅区。你知道这的租金是多少吗?”

    热风吹过,女孩轻轻地撩动着披肩长发,冷笑了几声,质问道。

    女孩名叫唐小柔,这栋别墅是她父母专门为她买下的,以便她能靠学校近一些。

    但唐小柔却觉得一个人居住太过无聊,保姆、保安太过无趣,所以她才想到出租房子这个点子,希望能让别墅热闹些。

    谁知道,刚发上网的消息,就被这样一个……不知从哪个山沟里出来的家伙给看到了。

    最关键的是这家伙,居然还真敢上门来问。

    要知道,这别墅所在位置,是江北市外滩区,这里的房子一平米要十几万呢好不好!

    就穿成这种样子的家伙,浑身地摊货,居然还好意思开口租这里的房子?

    拜托,大叔,来之前照过镜子吗?

    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厚颜无耻?

    一瞬间,这些话都从唐小柔脑海里飘过。

    但她有着极好的素养,硬是将这些话憋进心里,选择了平心静气的和眼前这个穷家伙谈一谈‘钱’的哲学!

    “下山前,师傅给我说,江北市的房子,两块钱就可以租了。”叶轩疑惑,摇了摇头,又说道:“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从小生活在山里的叶轩,对金钱并没太大概念。

    除了每个月会出去执行几次任务以外,叶轩是很少接触外界的。

    而且,即便出任务,叶轩也只是去一些比较偏远的地区。

    譬如说,百慕大、金三角。

    在这些地方,金钱……远远没有武力来的更有价值。

    所以,对武力值爆表的叶轩而言,缺乏着金钱概念,是很正常的。

    “两块钱……大叔,你确定你不是来这搞笑的?这里的房子,如果要租一个月,最低也要五千块。”唐小柔险些一口老血喷出,看着眼前这个穷小子,冷声说道。

    “五千块?我记得,我每次出任务,好像都有一两千万美金。这次只带两块钱,是因为老头子告诉我出门用不着钱,租房子两块钱就够,缺钱了,直接抢别人的就行了。”

    叶轩轻声嘀咕道,手里被攥紧的两枚硬币似乎真没什么用处。

    “行了,不租房子就赶紧走。碍眼!”唐小柔不禁揉了揉太阳穴,大清早就被这样一个山区小瘪三给玩弄一顿,唐小柔心情很不好。

    这家伙,绝对脑残加智障,很可能还是个神经病。

    “呵呵。”

    叶轩苦笑着,转身,拉着身后破旧的行李箱,离开别墅大门。

    正当叶轩刚准备离开时,一道强劲而又刺耳的发动机轰鸣声从不远处传来。

    就在那尘土飞扬的一瞬间。

    一辆血红色的汽车,车身流线如刃,锋芒四射,一只跳跃的马被镶嵌在车前盖上,整辆车显得十分奢华,以着急刹的姿态,停在了叶轩的正前方。

    法拉利!

    “小柔,今天是你生日,我来给你送花了。”

    法拉利的剪刀式车门打开。

    一个穿着帅气,西装革履,皮鞋锃亮的男子,梳着斜刘海,留着燕尾发,戴着一副金丝框眼镜,手中拿着一束九十九朵玫瑰花,站在了别墅门前,喊道:“小柔,做我女朋友好吗?”

    “陈海,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劝你最好对我死心。”唐小柔一改矫揉造作的模样,脸色顿时变得冰冷起来,冷声说道。

    “小柔,别开玩笑了。我早就打听过了,你根本没有男朋友,就连在高中,你都没谈过一次恋爱。”

    陈海用食指推了推眼镜框,一副知识分子,不,衣冠禽兽的模样,他半眯着眼睛看着唐小柔,阴笑着说道:“你就别骗我了。”

    随即,陈海冷冷地看着叶轩一眼,低沉着声音道:“别告诉我,你这个土楼比,就是小柔的男朋友?”

    “额……”

    叶轩无奈的摇了摇头。

    正想辩解,但没等他说话,别墅大门打开。

    唐小柔一脸娇柔的模样扑向了叶轩怀里,一双洁白的玉手轻轻拍打在叶轩的胸膛上,完全就是一副向男朋友撒娇的样子。

    “作为祖国未来的花朵,有便宜不占,是傻蛋。”叶轩本着好色的本质,毫不犹豫的双手揽住唐小柔的玉肩,任由唐小柔胸前的两抹柔软,紧紧地贴附在胸膛之上。

    真软!

    唐小柔嗔怒的哼了一声,却也不好发怒,为将陈海气走,只好忍了,放任叶轩那双贼手在身上肆无忌惮的游走着。

    “你是个什么几把东西?”

    陈海愤怒的盯着叶轩,怒吼道,眼神狠狠地剜在叶轩的身体上,手中的玫瑰花,直接被他拍落在地。

    妈的,就这种浑身地摊货的家伙,也配和他陈海抢女人。

    惹恼了老子,弄死这个狗瘪养的。

    “呵呵,作为祖国未来花朵,我一直都秉承着讲文明礼仪,树道德新风,能动口就不动手,能动手就不留活口的优良传统。你说,你刚才骂我,这不是逼我打你吗?”

    叶轩冷冷一笑,三步做两步,健步上前,直接拽住陈海的头发,按着陈海的头,往下狠狠地一压,随即膝盖猛地向上一顶,只听‘啪’的一声,陈海的鼻梁直接就断了。

    “你妈的居然敢打我,老子弄死你。”

    陈海眼睛血红,金丝眼镜框从中间折断,鼻梁断裂,鼻孔血流不止,他双手使劲地撕扯在叶轩身上,疯狂了一样咒骂着叶轩。

    “看来,我得教教你,该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华夏人。”

    叶轩左手揽住唐小柔十分柔软的娇躯,右手反着掌面,猛地向上一扬,狠狠抽在陈海的右脸上。

    啪的一声,陈海整个人横飞出去三四米,摔在地上,骨头在咔嘣不断地作响。

    “我不管你是谁,但请你记住,以后有我的地方,你最好不要出现。否则……我不介意再打你一顿。”

    叶轩冷笑着,平静地看着倒在地上的陈海,微笑说道,而他的手则是在唐小柔屁股上狠狠地捏了一把。

    “滚蛋!”

    唐小柔嗔怒,喝道:“你知道你刚才打的人是谁吗?”

    “不知道。”

    叶轩摇了摇头,问道:“他很厉害吗?”

    “他叫陈海,东区老大陈生涯的儿子,黑白通吃的人物,你说厉不厉害?”唐小柔皱了皱眉头,注视着眼前这个淡然处之、不觉害怕的男子,不由眯起了眼。

    这家伙,居然不害怕东区老大陈生涯。

    “哦,这会影响我租房子吗?”叶轩挠了挠头,疑惑道。

    “……”

    唐小柔深觉汗颜,这家伙难道是原始人吗?

    他刚才打的可是江北市东区老大的儿子,就凭对方这个身份,就足够让他在江北市活不下去。

    可他却只是担心能不能租房子这个问题,这家伙难道脑子短路了?根本没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这件事因我而起,如果只是住的话,你可以暂时住在我这里。”

    唐小柔无奈,招了招手,继续说道:“陈海那家伙向来睚眦必报,你待在我这里,陈海恐怕还不敢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但如果你离开这里,我就不敢保证了。你多注意安全!”

    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