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0章 大闹婚礼(1)
    清晨的一缕阳光,穿透了薄薄地窗户纸,泼洒在房间中。

    唐小柔早就起床了,她被其他人穿上了婚纱,虽然她很抵制这种行为,但是在其他人的威慑之下,她根本没有任何地抵抗力。

    “大小姐,您能嫁给银河少爷,真的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一位老嬷嬷脸上挂着几抹和蔼的笑意,她帮着唐小柔梳头发,笑说道。

    “哦,如果你那么想嫁给剑银河,那你就嫁给他呀!”

    唐小柔呵呵一笑,一脸无奈地表情,说道。

    “这……如果银河少爷愿意迎娶老奴的话,老奴也是愿意的。”

    那位老嬷嬷满脸褶皱,不禁轻笑了几声,一想到如果可以嫁给剑银河那种天之骄子,她就感到很高兴。

    “……剑银河听到你这话,肯定好高兴。”

    唐小柔苦笑道。

    很快,在那位老嬷嬷的帮忙之下,唐小柔细长的头发被挽了起来,她本就长的漂亮,五官十分地精湛,加以粉饰之后,更是楚楚动人。

    随后,那位老嬷嬷又拿起红盖头,盖在唐小柔头上,带着唐小柔离开房间。

    而在剑宗外面,早就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很多人都在吵闹着,气氛很是喧闹。

    剑宗大厅中,几位顶尖强者,早就聚集在大厅之中。

    欧阳初晨从遥远的太阳星域赶到剑宗大厅,他通体散发出一丝丝淡淡地火光,如果不是他刻意地压制自身修为,恐怕他体表的火光,早就可以将整个大厅融化掉。

    莫问天带领几位莫家之人来到剑宗大厅,莫问天地位比较尊贵,他正襟危坐着,坐在欧阳初晨旁边。

    除莫问天和欧阳初晨,还有剑宗几位长老,也都坐在大厅,当然,其他各大势力的掌舵人都坐在大厅。

    无疑,但凡是在银河星域、太阳星域,有身份、地位的人,几乎都出席了这次的婚礼。

    风无痕可是剑宗宗主,即使他自称是前任宗主,但众人皆知,风无痕的实力很强大,放眼整个银河星域,能和风无痕相提并论的人,的确是屈指可数。

    因此风无痕主动邀约,其他人或多或少都要给风无痕几分薄面。

    只不过,一直到现在,风无痕都未曾出现在大厅。

    欧阳初晨脸上挂着几抹笑意,他环顾四周,仔细地看了一下,并没看到剑魔的身影,便是看向大长老,疑惑道:“大长老,敢问一句,这次剑银河婚礼,是否邀请剑魔了?”

    “嗯?”

    闻言,大长老顿时一愣,旋即却是笑了几声,道:“不曾邀请。”

    待在大厅之中,众人都不知道,欧阳初晨为何要这般询问。

    但来自‘剑城’的莫问天,却很清楚欧阳初晨这样问话,肯定是有深意。

    联想到之前,剑魔出现在‘剑城’之中为莫听雨敬酒,莫问天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难道……”

    莫问天神色一凛,但却不敢直说,因为不确定。

    这时,风无痕缓缓地走进大厅,他刚为风晴蕊治疗伤势,脸色并不太好看,因此当他一走进大厅之后,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嗯?”

    欧阳初晨紧蹙着眉头,他实力比起风无痕只强不弱,因此只在一瞬间,他就清楚感觉到风无痕变弱了。

    而莫问天等人,也都心神剧颤,眼前这人分明是风无痕,可是他的力量,却和以前的风无痕相距甚远。

    “呵呵。”

    风无痕走进大厅,对于众人表现出的好奇,他只是笑了一笑,缓缓地说道:“之前我女儿受刺重伤,为救我的女儿,我将一部分力量给了她。”

    众人听到风无痕所言,皆是神色大变,原来风无痕早就不是之前的风无痕了,如今风无痕的实力较之前相比,衰退很多。

    欧阳初晨也是吃了一惊,这风无痕在这种紧要关头,居然选择舍弃自身力量,那可就是摒弃剑宗的未来。

    如果在这个时候,有一尊无敌强者莅临剑宗,只凭现在的风无痕,恐怕完全无力抵挡。

    就在众人惊讶之际,剑银河走进了大厅。

    当众人看到剑银河的身影时,皆是面露惊讶之色。

    尤其是欧阳初晨最为惊讶,他眉宇紧锁,死死地盯着剑银河,在心中漠然道:“好恐怖地进步速度。”

    就在前几日,欧阳初晨刚见过剑银河,可眼前的剑银河和几天前相比,完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难怪风无痕敢在这种情况下邀请这么多人来,原来他早就有所凭借了。这剑银河进步速度着实恐怖,恐怕用不了几年,就会达到我现在境界。”

    欧阳初晨脸上带着几抹笑意,但心中却是有些担心,漠然道。

    而其他人,此刻的心情和欧阳初晨差不多,剑银河进步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只凭现在的剑银河恐怕就已经达到银河星域顶尖强者之列。

    用不了多久,在剑宗之中,就会崛起一位堪比巅峰时期的风无痕,甚至超越风无痕的超级强者。

    剑银河的强势崛起,完美地解释了为何在这种情况下,风无痕居然还敢抛头露面。

    看到众人的神情接连变化数次,风无痕不禁笑了几声,说道:“众位,今日是银河大婚之日,大家一定要喝个痛快。”

    众人相互对视了几眼,从彼此眼神中,都看到了惊讶之色。

    但他们,还是面带微笑,说道:“风宗主客气了,那是一定的。”

    剑银河的出现,完美地诠释了一个道理,在剑宗中,即使风无痕实力不济,可还有他剑银河做顶梁柱。

    任何人都不能侵犯剑宗。

    此刻,众人对于风无痕的敬畏,就是对剑银河的敬畏。

    “诸位,我剑银河崛起于微末,能有今日之成就,全都仰仗大家的扶持。今日,乃是我剑银河大婚之日,大家尽情喝,不醉不归。”

    剑银河笑了几声,走到风无痕旁边,二人一唱一和,完美地把控全场。

    直到一道冷厉的呵斥声响起,风无痕和剑银河脸上的笑容,顿时间戛然而止。

    “风宗主,剑银河大婚,你不邀请我这个老朋友,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