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3章 火焰阁(两更)
    三日后。

    温柔的阳光,穿透厚厚地云层,泼在大地上,斜射在剑银河的脸上。

    刚从银河星域突破星宇界限,来到太阳星域的剑银河,脸上的神情格外的严肃,他很认真的看着前方的城市,随后走进城市中。

    作为银河星域第一天才,即使剑银河身处太阳星域,也会被很多人认出来。

    很快,剑银河来到太阳星域的消息,就在‘太阳城’内传开。很多强者闻讯而来,一睹剑银河风采。

    太阳星域温度很高,比起银河星域,太阳星域整体温度高很多。因此,常年居住在太阳星域的居民,肤色普遍泛黑,呈现出小麦色。

    而太阳城,作为太阳星域最大的城市,拥有高达五千万的人口,城市之中可谓是真正的强者无数。

    在这些强者中,以欧阳初晨的力量为最强,欧阳初晨出身于火焰阁,乃是火焰阁阁主。火焰阁,处在太阳城中心位置。

    整座太阳城因为有欧阳初晨的庇护,一直处在和平中,从不曾发生过战争。

    剑银河无缘无故来到太阳星域,从某种意义上讲,对太阳星域造成了不小的威胁。

    毕竟,在剑银河身后,可是站着整个剑宗。而剑宗,在银河星域,可以说是第一大势力。

    欧阳初晨作为火焰阁的阁主,同时还是太阳星域第一强者,竟出手覆灭银河星域的势力、神阁。

    无疑,欧阳初晨的这种做法,严重的影响到银河星域势力的平衡。

    很多闻讯而来的强者,看向剑银河的眼神中,都不禁多了几分冷色。

    他们很清楚,在这种紧要关头,剑银河来到太阳城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肯定是来斥责欧阳初晨。

    只不过,那些强者,都有些困惑,为何是剑银河来太阳星域,而不是那位剑宗宗主。

    毕竟,在银河星域的第一强者,说到底,还是剑宗宗主。

    即使剑银河天赋斐然,可他在成为第一强者之前,实力终归是远不如欧阳初晨的。

    剑银河行走在太阳城这座火炉城市中,四周传来一阵阵激烈地争执声,很多强者都在争辩剑银河来太阳城的原因。

    剑银河对于那些人的讨论并不感兴趣,他无奈地苦笑了几声,穿过繁华的主街道,朝着火焰阁走去。

    剑银河速度很快,没多久他来到火焰阁前,没等他主动敲门,火焰阁的大门直接对剑银河打开。

    一位年轻俊秀的青年,表现的彬彬有礼,在面对剑银河时,更加是不敢表现出丝毫地不敬之意。

    毕竟,那青年是火焰阁的弟子,对于剑银河的名声,自然是如雷贯耳的听说过。而且在他来迎接剑银河之前,欧阳初晨已经嘱托过,一定要以对待贵宾的方式,对待剑银河。

    欧阳初晨虽说狂妄自大,但他在对待剑银河时,却不会变现的骄傲放纵,因为那样显的很愚蠢。

    既然世人心甘情愿将剑银河和欧阳初晨放在一起并称绝代双骄,这就足以说明世人对剑银河的赞美。

    同时,也客观的说明,剑银河在修炼天赋上,丝毫不输给欧阳初晨。

    欧阳初晨作为一位半神之境的顶尖强者,自然很清楚对于修真者而言,天赋究竟是多么的重要。

    他毫不怀疑,如果给剑银河足够的时间,剑银河一定会达到他今日的成就。

    那位年轻俊秀的青年,在心中,牢牢地记住欧阳初晨的叮嘱,他很是恭敬地对剑银河鞠了一个躬,然后笑说道:“阁主,已经等候您很久了。”

    “嗯。”

    剑银河点头,看了那青年一眼后,便是将目光挪开,朝火焰阁内部走去。

    有着那一位青年带路,剑银河很快就来到火焰阁的大厅中。

    此刻欧阳初晨神情严肃,坐在座椅上,他右手食指不断地敲打在桌面上,脸上的神情格外严肃。

    看到剑银河被带进大厅中,欧阳初晨赶紧站起身来,一脸恭敬,走到剑银河的身前,道:“银河,你远道而来,所为何事?”

    欧阳初晨可不愚蠢,他很清楚剑银河今日来火焰阁,绝不是为帮神阁强行出头。

    毕竟,剑银河是剑宗宗主的关门弟子,而剑宗和神阁之间,一直以来都是对立关系。现在神阁被灭掉,恐怕心中最高兴的人,还是剑宗之人。

    “欧阳阁主,敢问一句,前几日您火烧神阁,这事可是真的?”

    剑银河神色一凛,好奇道。

    “嗯。”

    欧阳初晨点了点头,冷声道:“那轩辕不知好歹,居然杀死了她,我也就没理由再留着神阁了。”

    “嗯?”

    剑银河顿时一愣,好奇道:“那欧阳阁主,在焚烧神阁之前,是否曾见过一位模样清丽的姑娘?”

    闻言,欧阳初晨紧蹙着眉头,沉思片刻后,才狠狠地摇了摇头,道:“不曾见过。”

    剑银河不愚蠢,当他看到欧阳初晨那一瞬间的犹豫时,他便是明白欧阳初晨在这时肯定有所隐瞒。

    换言之,欧阳初晨肯定见到了唐小柔。

    “欧阳阁主,那女人对我很重要。”

    剑银河压低了声音,神情严肃了几分,既然这欧阳初晨不吃软磨硬泡,那剑银河就只好直接询问了。

    “与我何关?”

    欧阳初晨呵呵一笑,询问道。

    “如果欧阳阁主不愿意交出那女子的下落,银河自然不会强行逼迫欧阳阁主。”

    剑银河轻笑了几声,露出了一脸无奈地表情,旋即,他却是觉得有些好笑。

    “你想逼迫我?呵呵,你有什么手段,可以奈我何?”

    欧阳初晨觉得有些搞笑,疑惑道。

    “没有……只不过……”

    剑银河眼神陡然一冷,欲言又止。

    “怎么了?”

    这一次换成欧阳初晨愣住了神。

    他在好奇,剑银河究竟想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