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0章 新任宗主(一更)
    神阁变成废墟,一片猩红色的鲜血,从废墟石块中流淌出来。枯朽老者吸噬了莫武尚等人的精血后,实力恢复一些,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他的脸庞上,这让他那张狰狞的脸庞又多几分狠色。

    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找欧阳初晨报仇,而且还要杀死唐小柔、朱雀这两个叛徒,因此他拼命离开那一片废墟,朝‘剑城’走去,小雨中行走的他,如同地狱中刚爬出的魔鬼一样,浑身充满戾气和对修真者的杀意。

    ……

    关于神阁废墟中所发生的事,几乎无人可知。而在剑宗之中,剑银河破境出关,个人实力提升很多,他的剑境也从人剑合一达到无剑胜有剑的境界,这让他一举成为偌大银河星域中最年轻的剑道至尊强者。

    就从目前局势来看,在银河星域中,能在剑境上和剑银河相提并论之人,完全就是屈指可数了。

    剑银河坐在剑宗大厅中,听着风无痕的悉心教诲,剑境达到新的阶段,而且还是巅峰状态很容易让剑银河这种年轻人迷失自我,好在剑银河心性较为坚定,并没太过狂妄,还是愿意听从风无痕所言。

    “银河,现在你已经达到无剑胜有剑的剑境。接下来,银河剑这把绝世好剑,你就可以炼化到身体中,与你融为一体。”

    风无痕很欣慰的笑了几声,剑银河在剑境上能有新的突破,无疑他是最为高兴的,毕竟剑银河是他的关门弟子。

    “是,师傅。”

    剑银河笑了一笑,他能有今日成就,离不开风无痕的教诲。

    “嗯。”

    风无痕满意地点了点头。

    旋即,他神色一凛,看向站在他身旁的大长老,说道:“大长老,我有话要交代给银河。”

    大长老年龄很大,资格甚老,风无痕也很是尊敬大长老,但在这种时候,大长老还是主动地离开,将时间让给风无痕和剑银河。

    毕竟,剑宗的未来,完全就落在风无痕和剑银河手中。如今,随着时间流逝,风无痕年龄越来越大,而且风无痕不断地将自身的力量,输送到风晴蕊体内,这直接导致风无痕实力逐渐地衰退了。

    一直到现在,大长老甚至都能清楚地感觉到,风无痕的实力,比起以前削弱很多,而且很明显。

    大长老心知肚明,风无痕实力的衰退,就意味着剑宗整体实力的削弱。

    在这种情况下,其他星域那些巨大的势力,若是对剑宗虎视眈眈,恐怕剑宗未来真的很是堪忧。

    可现在局势有所不同。

    剑银河踏进无剑胜有剑的剑境,这件事已经广而告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剑银河剑境再次提升这个消息,已经被传进其他各大星域中。如果其他星域有点自知之明的话,就不可能在这种时候贸然挑战剑宗。

    要知道,现在的剑宗,拥有三位达到无剑胜有剑剑境的强者。除风无痕、大长老之外又多了一位剑银河,要想击溃剑宗变的越来越困难。

    大长老很欣慰剑银河能够强势崛起,并且身负重任,愿意为剑宗独挡一面,他赶紧离开大厅然后将大厅之门关闭,又守在大厅门外,避免其他人打扰风无痕和剑银河的谈话。

    大长老并不愚蠢,他很清楚在这种时候,风无痕和剑银河单独谈话,**不离十就是要交托剑宗的未来。

    风无痕越来越弱,剑银河越来越强,这剑宗宗主,或许真的是时候另换他人。

    大厅之中,风无痕站起身来,他神情格外的严肃,盯着剑银河看了很久,道:“银河,站起身来,给为师叩三个响头。”

    “是,师傅。”

    剑银河顿时一愣。

    他对风无痕所言感到疑惑,可即使是这样,他还是很遵从风无痕的命令跪倒在风无痕的身前。

    “嘭!嘭!嘭!”

    剑银河向风无痕行大礼,掷地有声的叩三个响头。

    等到剑银河叩完响头之后,风无痕大笑了几声,赶紧上前将剑银河扶起来。

    “我风无痕,一生能得到你这样一位徒弟,也算是没有遗憾了。”

    风无痕很认真的看着剑银河,欣慰的笑说道。

    随后,风无痕从怀中,取出了一块金色的令牌,交到了剑银河手中。

    看到那令牌的一瞬间,剑银河整个人身体剧颤,心中惊讶无比,他实在不理解风无痕为何在这种时候,将宗主令牌交托给他。

    风无痕当然知道剑银河内心里的困惑,他伸出手拍了拍剑银河的肩膀,道:“银河,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的你,很快就会达到我的境界,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弟子,也是我最寄予厚望的弟子,我希望剑宗能在你的带领下,变的越来越兴盛、强大。”

    “师傅……”

    剑银河欲言又止,那一块金色的宗主令牌被放在他手中时,让他感觉到很是沉重,接受这块令牌就代表着要承担起守护剑宗的重任。

    “噗通!”

    剑银河轻易地不敢接受那块金色的宗主令牌,他再次跪倒在风无痕身前,道:“请师傅三思。”

    “银河,我已经考虑过了。”

    风无痕眼神坚定无比,沉声道:“没有你比你更适合成为剑宗宗主。晴蕊沦为半死人,接下来我的力量,都要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她体内,强行为她续命。长此以往,我的实力只会越来越弱。等到有一天,我再也无法守护剑宗时,这剑宗终归还要你一力承担。”

    “师傅……”

    剑银河心中阵痛,喊道。

    风晴蕊沦落到今日下场,剑银河绝对脱不了干系。看着风无痕要为风晴蕊付出毕生修炼的力量,剑银河内心里剧痛无比。

    “银河,对不起,你还这么年轻,就要承担起守护剑宗的责任,为师对不起你。可现在的确是无可奈何了。”

    风无痕无奈地摇了摇头,如果剑宗之中还有其他人适合成为宗主的话,那么风无痕一定不会选择剑银河。

    因为,剑银河真的太年轻了,而且剑银河还是天纵奇才,如果剑银河愿意将毕生心力全部投入到修炼之中,那么在不久的将来,剑银河势必成为银河星域第一强者,甚至可以碾压太阳星域的欧阳初晨。

    剑银河是那种真正的天才,即使是风无痕这位曾经的天之骄子,在感受到剑银河的天赋后也是自愧不如。

    尤其是现在,剑银河以不足百岁的年龄,踏进无剑胜有剑的剑境,能在这个年龄达到这个修为的人举世无双,这一切足以说明剑银河的不凡。

    修剑本就是极为困难的一件事,而剑银河在修剑上表现的天赋,的确是无与伦比。

    风无痕,也不忍心让剑银河承担起守护剑宗的责任,毕竟那样会让剑银河分心,无法全心全意的投入到修炼中。

    可现在,风无痕没有选择,随着时间流逝,风无痕个人实力越来越弱,很快他就会被其他修真者发现实力衰退,到那时剑宗又该何去何从?

    拔了牙的老虎,和病猫并没区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