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跟梢与拷问
    灰三悄悄地跟着几人回到了平房,见四人走进了院落,才转身走进了一个相邻的狭窄小巷子。

    “鼠四,去告诉巴甲老大一声,他们回来了,看样还喝了不少酒,一个个东倒西歪的”

    三个瘸子被活生生看成了喝多了。

    蹲在巷子里的鼠四闻言站起身来,快步的朝着巷子的另一头走去。

    灰三从怀里掏出硬邦邦的馒头,咬上一口又朝着石森小院正对的小巷走去,他得继续看着,以防中途发生其他的变故。

    突然一双大手捂在了他的嘴上,有力的胳膊夹着他就拖进了小巷的阴影里。

    “咳咳,咳咳,噎死爷爷了,你们他么的疯了,也不看看你爷爷是。。。”灰三被扔在地上,吐出还没嚼完的馒头,气愤的朝着裹挟他的高大壮汉骂骂咧咧道,不知道是那个帮派不开眼的小毛贼劫道劫到灰三爷爷头上了,突然他停住了话语,因为眼前这两个人有点颇为熟悉。

    “骂呀,接着骂呀,你很狂啊?”石森蹲下身,拍打着灰三尖瘦的脸庞。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抓我,我警告你们,我表哥可是护卫队巡逻组的,赶紧放了我”灰三装出一副受害人的模样,那样子似乎根本就不认识石森他们一般。

    其实依着灰三的本领,跟梢基本不会被发现,可谁让前一夜的夜市袭击搞得石森他们到现在都精神紧张,所以有心警戒之下,在外出赴德罗巴的邀请路上,石森就发现了跟踪的灰三。

    “阿肥,先帮他回忆回忆”石森依旧蹲在那,似笑非笑的看着灰三。

    朱肥听见石森的话,单手就把不足一米五的瘦小混混托了起来,抓住领子就朝着后面的青石墙撞去,这一撞,让灰三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全跟着颤抖,钻心的疼痛瞬间占据了灰三的意识。

    没等灰三发出声音,朱肥奋力的又抓着灰三砸了几下。

    “别撞了,别撞了,我承认是有人雇我跟踪你们”灰三嘴唇发白,脸上虚汗直冒,虚弱的制止道。

    “阿肥,你没吃饭啊?”石森嘿嘿一笑,这笑声让灰三的汗毛都立起来了,眼见抓着自己的壮汉更用力的将自己提起,灰三是彻底害怕了,这一摔下去,脊柱不都得砸断了啊。

    “是巴甲,巴甲老大花了五个银点,让我们兄弟盯梢”

    这一摔在距离墙面仅仅一拳的距离停住了,石森听到这个名字就知道这次这个跟踪者没有说谎,因为刚才他亲耳听见两个跟踪者的对话中就提到了这个巴甲老大。

    “来,兄弟,咱们好好聊聊这个巴甲老大。”胳膊轻轻搭在灰三的肩上,石森慢悠悠的就朝着院子走去。

    灰三哪里敢动,只得跟随着石森的脚步走进了他的院落。

    小巷中,朱肥依靠着墙壁,将身体隐藏在阴影中。

    还有一只小鼹鼠要抓呢!

    最后一班巡逻队走过,时间也刚刚走过午夜。

    王城最后的喧闹也逐渐平息,寂静的街道上已经空无一人。

    凯昂领着三个同族小弟悄悄的摸近石森家院子,凯昂是火灵族人,这个种族的起源是父母武魂为火元素武魂的天谴之子,相对于常见的兽类圣灵,元素圣灵至今还未曾发现。没有一个圣灵战士能撑腰,所以元素类灵族人在雷霆王城的日子过的可想而知。

    火灵族的族人天生都有着或大或小的控火能力,这些能力可能应用于战斗不太灵光,但是干点放火劫财的下流勾当还是绰绰有余,尤其是这种体内灵火引发的火灾是极难扑灭的。

    凯昂等人正是依靠着这能力做下的累累恶事,才过上了比同族好不知几倍的小日子。

    “该死的杂碎,又跑回去偷懒!去撒助燃粉末”凯昂等了半天也不见灰三哥俩,不由得咒骂一句,也不打算再等待了。

    “喂,兄弟,你还点不点”一个略显有气无力的声音从凯昂的身后传来。

    “什么人”凯昂飞快的从腰上拔出匕首,另外三人虽然反应没那么机敏,但也紧跟着抽出了匕首。

    第二十二章:跟梢与拷问-->>(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什么人”凯昂飞快的从腰上拔出匕首,另外三人虽然反应没那么机敏,但也紧跟着抽出了匕首。

    凯昂四人转过身,就看见倚靠在另一个院子院墙的石森正眼巴巴的看着他们,手里还攥着两大把生的肉串。

    “妈的,点子有鬼,撤!”凯昂哪里还看不出这小院早有防备,而且对面的这个牛灵少年看身高模样完全就是这次行动的任务目标。

    “想走,那也得把串给烤完了再走!”朱肥跳出院墙,提着一根手腕粗细的木棒笑嘻嘻的说道。

    牛雷也同样从墙上跳过来,堵住了巷子的另一个出口。

    可能是相对于朱肥他们膀大腰圆的体格,石森的身材真的是要瘦弱的多,凯昂一个眼色,带着三个小弟就冲着石森杀了过来。

    “我真是不明白,就你们这么菜也学人家出来杀人放火?”石森跟直接的伸出大脚,狠狠的将带头的凯昂直接踢翻。

    凯昂只觉肋部的骨头钻心的疼痛,不知道是断了几根肋骨。

    朱肥牛雷抄着大棒,几棒子下去,另外三个小喽啰也乖乖的躺在地上哼唧起来。

    “哥,怎么办?”朱肥抬头看向石森。

    “怎么办,烧烤啊,看看这灵火烤出来的肉串能不能更好吃”石森挥舞了一下手里的肉串,丢给朱肥一个白眼。

    石森着实是想看看这火灵族到底是怎么个玩火的。

    安静的小院不长时间就飘散出烤肉的香气,朱肥坐在凳子上,脚下踩着哼哼唧唧的火灵族混混。

    “滚,下一个”朱肥一脚踢开用尽能量的火灵族混混,牛雷提着壮硕的凯昂扔到朱肥脚下。

    凯昂识趣的伸出双手,一簇幽蓝的火焰从他的手中升起,肉串滴溅的油花吧嗒吧嗒滴在凯昂胸前,凯昂却忍着不敢叫出声来。

    “回答错误!狐烈”坐在院子另一侧的石森摇了摇头,跪在地上的鼠四顿时抖如筛糠,狐烈则举起鞭子,啪的一声就抽在了鼠四的身上,瞬间一道血淋淋的鞭痕就出透出鼠四的后背。

    “呜呜呜”疼得钻心的鼠四由于嘴巴塞着擦脚布,只能呜呜的哭嚎着。

    可是院里的四个人可不会管这些问题。

    牛雷拖走刚刚被打的浑身抽搐的鼠四,狐烈则拖来刚刚用尽能量的火灵族混混。

    石森轻轻拍了拍颤抖的混混,低声附在他耳边:“别紧张,答对了就不打了,别想糊弄我哦,你说的要是跟灰三鼠四他们不一样,那可要受惩罚哦”

    那模样远远望去,真是态度极其和蔼。

    小混混惨白的脸上露出快哭了的神色:“大人你问,我全招,我全说”

    石森脸色一变,故意大声吼道:“我都这么宽容了,你他么还敢骗我?狐烈!”

    在混混惊诧的眼神中,狐烈直接一块裹脚布怼了进去,抄起皮鞭左右开弓,只打的这混混几个翻滚就晕了过去。

    石森笑眯眯的眼神看向了朱肥脚下的凯昂。

    一切的戏都是演给这位领头的看,看样子效果还是不错的。

    凯昂远远的看见那边笑吟吟的说了几句话,就陡然翻脸,看到表弟阿奎皮开肉绽的痛苦模样跟那个牛族少年的得意笑容,壮硕的身躯此刻正在轻轻颤抖,他明白,他这副断了肋骨的身子恐怕熬不过那凶狠的鞭笞。

    “大人,我坦白,我交代!”凯昂突然开口喊到,再也不复刚刚被抓到院子里的刚强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