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铁骨铮铮 夜场表演
    牛雷劈开的大腿正对着大门,健壮的大腿肌肉裸露着,而朱肥正以一个及其标准的坐莲姿势跨坐其上,朱肥的上衣已经不见所踪,从背面看去,光着的胸前隐隐还有一双大手在晃动。

    “来自未成年低评级生物的淫亵负能量+8+9+8+9”

    狐烈双眼闪烁着幽幽绿光,狐尾高高挺立,脸色更是红的不要不要的。

    “是不是特别好看?特别精彩?再他么瞎想我阉了你”石森狠狠的从背后爆踹了狐烈一脚。狐烈一个踉跄就摔进了屋子里,打断了酣战中的两人。

    “咦,哥,你们回来了?这么快?”朱肥回过头惊讶的看着石森跟牛雷。

    “咋地,我们回来的不是时候呗?”石森脸上挂着笑眯眯的表情,心中却怒火升腾。

    “那倒不是,主要是你们要是再晚回来一会,我就。。诶呀”朱肥笑嘻嘻的还没等说完,就被石森飞起一脚蹬到了墙角。

    “都他么不学好,大千世界那么多饥肠辘辘的小姐姐等你,你可倒好,跑这玩上刺刀肉搏了是不是?你还他么在上面,我踹死你!踹死你!”石森带着满腔怒火堵在胸口,照着朱肥肥厚的大屁股就踹了下去。

    牛雷只觉得身上一轻,刚刚还骑在身上抢包子的朱肥就不见了踪影,牛雷将自己辛苦战斗的成果忙不迭的塞进嘴里。

    “这包子真香,真香!”

    铁骨铮铮牛雷!

    在屋子里打成一片的四人,并不知道,此刻两个獐头鼠目的地痞整指着他们的新家指指点点。

    “鼠四,回去通知老大,就说这几个小子在旅店街找了窝子,我在这看着。”相对高大一点的地痞摸着脸上的鼠须吩咐道。

    “三哥,这回这钱还真好挣,就盯梢几个外地仔,巴甲老大就给5个银点,你可别看丢了。”鼠四甩动着光秃秃的尾巴走了两步又回头叮嘱道。

    “我灰三在这条片还从没跟丢过人,快点滚你的,别忘了要赏钱。”灰三的脸上露出一副得意的模样,要论起对王城的熟悉程度,恐怕还真没人能比得过这群出生在王城贫民窟的混混地痞。

    而收到了消息的混混头子巴甲则第一时间掏出珍贵的传讯石,开始输入号码,传送语音消息。

    “想办法,要意外,牛族的小子必须死,一千金点,先付一半。”听到传讯石的冰冷转述,巴甲黑黢黢的面皮露出贪婪的笑容。

    这神秘的金主,还真是有钱啊!

    “老龟,叫凯昂他们过来,就说有笔五十个金点的大买卖要做!”巴甲摩挲着手中的银色城市卡,这买卖再做几次,这银卡也该换成金卡了吧!

    ..................

    ...................

    ..................

    雷霆王城在某种程度上文明程度类似于刚刚步入工业革命的大英帝国,但高大的楼群见可以看见大片新建的城堡建筑,这也是人类帝国最流行的贵族住所。琼所以遗留下的财富在岁月的洗礼下大部分已经不能使用,高大的楼群算是久经岁月洗礼而保存下来的为数不多的遗物。至于类似蒸汽机车、蒸汽升降机等设施也由于助燃剂配方的失传,更多的成为了追忆辉煌的摆设。

    幸运的是,有些美好的事物还是得以保存健全。

    例如,格外热闹的夜生活。

    石森、德罗巴几个人此刻就正坐在中午喝酒的沃利贝尔酒馆,中午还稀稀落落的酒馆此刻已经坐满了开怀畅饮的酒客,五彩斑斓的灵石吊灯不停旋转,更显得气氛有些迷离,还有着不少没有座位的酒客同样在激动的交谈着。

    “听说没有,今天可是有”媚“的演出啊,我真是太激动了!”

    第二十章:铁骨铮铮 夜场表演-->>(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听说没有,今天可是有”媚“的演出啊,我真是太激动了!”

    “是啊,平时‘媚’可是御用的舞娘,只在王室举办大型活动的时候才能登台”

    “去年圣王诞辰的时候,‘媚’的《飞天》那可是震惊了全城啊”

    “这沃利贝尔真不愧是跟王室有关系的酒馆,连这样的人都能请的动!”

    “怎么还不开始啊,都要急死我了”

    还是中午的卡座,德罗巴坐在石森的身旁,两个人低声交谈着。

    石森有点好奇这位王族富二代没等醒酒就迫不及待又要宴请的目的。

    突然,灵石吊灯突然熄灭,酒馆高高的舞台上方亮起了一排闪亮的白色灵石灯,随后舞台两侧升腾起白色的烟雾,一道身着粉色裙装的倩影腾空而出。

    “夜色朦胧,你可知疲惫的战士

    久战未醒

    勇敢的战士,请你安静听听

    是思念

    是期盼

    等待着你胜利凯旋!

    好男儿,勇敢

    圣王光辉依稀在前

    定要为我灵族

    闯出一片蔚蓝!”

    伴随着昂扬的乐曲跟扩音石中优美的歌声,场中间的娇小舞娘猛然抬头,轻轻舞动着长袖,手中两柄弯刀在舞动中带出一道道亮眼的丝线,随着乐曲声越发急促,这娇小的舞娘似乎完全沉浸其中,刀越发凌厉,身姿也越发飘逸。突然,一双洁白的双翅唰的一声从舞娘身后展出,借助双翅拍打,舞娘在空中飞舞翻折,更是让整个酒馆的气氛都达到了顶端。

    一曲终了,舞娘缓缓落下,娇媚的面容带着丝丝汗迹朝着台下鞠躬致意,抹胸的裙装适宜的露出丰盈的事业线,那一抹晶莹的白光更是让本身就情绪高涨的酒客们欢呼不止。

    “怎么样,没想到这‘媚’新编排的舞蹈如此震撼!”德罗巴黑乎乎的脸上露出一丝沉醉,转头向着众人炫耀道。

    “太精彩了!太好看了!”词汇贫乏的狐烈他们拍红了手,脸上还带着振奋后留下的红色。

    “不错,很好!”石森倒是没觉得这舞蹈有什么特色,可能唯一震撼一点的就是拍打着翅膀翻折的那一段,这个地球上真没有,但是无论从舞美、灯光、音响还有编排的众多方面,石森觉得给评个及格也就够高的了。

    没办法,你让一个被十多年的春晚、元宵晚会、中秋晚会和其他大大小小晚会不断洗礼的现代人用去观看这样一段舞蹈,能装出惊艳的表情,除非石森老人家进修过演员的自我修养。

    另外,石森总觉得在这灯光迷离的夜场,这段慷慨激昂的舞蹈是不是有点不太搭调啊。

    这就是王城的夜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