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走后门 夜市寻衅
    华灯初上,月色朦胧

    蹲在屋里斗地主的三个人正打的火热。

    显然这个来自地球的游戏在异界依旧能行得通。

    “你炸我干啥,他是地主”牛雷瞪着牛眼怒气冲冲的看着石森。

    “我炸多,我想炸你不行么?”

    “来自未成年低评级生物的仇恨负能量+3+4+3”

    “哈哈,炸弹,我赢了,贴纸条”朱肥拽出一张纸条,吐了口唾沫就沾在了牛雷的鼻子上。

    “凭啥不给他贴?”看到自己满脸的纸条,石森却光洁的脸皮,牛雷不忿的问道。

    这孩子真他么死心眼,还看不明白情况。

    石森摇摇头放下了手中的牌,真有点不再忍心祸害他了。

    这熊孩子这些日子提供的负能量再加上这一路上斩杀了近五十的劫匪,每个劫匪死亡时提供的+99负能量值,还有这一段时间杂七杂八的积累,石森又可以兑换一颗怨灵果实了。

    就当一群人东倒西歪无所事事的时候,房门却突然打开。

    狐烈贱兮兮站在门口,肩头趴着无精打采的小狐狸,本人身上却少了那一份媚气。

    “森哥,阿肥,兄弟我回来了!”声音虽有些娇柔,但明显能听出狐烈本身的公鸭嗓味道。

    “我的天,灵神保佑啊,你终于变回来了。”看到狐烈恢复往日的淫荡笑容,朱肥开心的跳下床几步走到狐烈的身前,一把抱住了狐烈。

    “死阿肥,你他么是不是趁机报复我,勒死我了”狐烈的脸被朱肥宛如铜箍的手臂勒的涨红。

    “啊,没注意,没注意,烈哥你没事吧”朱肥憨厚的笑道,眼神中却闪现过报复的快意。

    “好啊,肥肥,你的怀抱好温暖,再抱抱人家吧”狐烈哪里还不晓得朱肥趁机报复的心思,顿时装出一副娇柔的样子,娇滴滴的说道。

    吓的朱肥连退几步,脚下拌蒜扑通一声就嗑在了床边,脑袋不一会就肿起一个大包。

    “该,就你那点吃货心眼还跟阿烈用,不知道他是狐狸啊”石森白了朱肥一眼,转头看向了狐烈,他的肩头此刻正趴伏着一只粉红色的小狐狸,一对滴溜溜的小眼睛正气愤的瞪着石森。

    “还是王城的水平高,这就把这小家伙弄出来了?你这算是被王城圣灵学院录取了呗?”石森不由得为自己兄弟感到开心。

    至于圣灵小狐狸,都成了我兄弟的武魂了,我怕你个卵。

    “不只是我,还有你们三个!”狐烈的嘴角挂着笑容。

    “想扔下我一个人在那个鬼地方傻乎乎的学习,你们去吃香的喝辣的,门也没有!”狐烈贼贼的一笑,他没有说,为了帮石森他们三个走后门退掉了学院赏赐价值千金的住宅。

    兄弟之间,无需多言。

    “这是城市卡,里面可是有足足500金点呢,走,哥领你们见识见识王城的夜市去!”狐烈从兜里掏出了一张明晃晃的金色卡片,居然是跟今天那个杜鲁门一个级别的卡片,看来狐烈这次真的是发达了。

    “行啊,摇身一变成狗大户了,那肯定得打你这个土豪了,牛雷别睡了!快起来。”石森一脚踹醒了装睡的牛雷。

    其实牛雷刚才听见狐烈居然为自己也争取了一个入学资格,已经是兴奋的难以自控,只不过他以前是跟哥仨站在对立面,也不好起来说什么,只能装睡。

    而现在,狐烈要招呼着去吃王城美食,这可把牛雷激动坏了,要知道今天他今天算是见识到了,还有那么多没吃过的美食!

    牛雷一骨碌就站起身来,也顾不得装出睡眼惺忪,眼巴巴的等着下一句呼唤。

    “你睡得那么死,要是东西被偷了怎么办,醒了才能好好看家啊”石森轻轻拍了拍牛雷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看着比贼偷了都干净的屋子,牛雷眼睛又红了。

    “来自未成年低评级生物的仇恨负能量+5+6+7”

    第十四章:走后门 夜市寻衅-->>(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来自未成年低评级生物的仇恨负能量+5+6+7”

    狐烈来的时候是被安排跟老管家一个车,自然不知道牛雷这一路所遭受的心酸苦楚。

    张开手想招呼一下牛雷,却被朱肥狠狠踩了一脚,其实临出发前战歌族长怕孙子融不进这个小集体还专门找了狐烈跟朱肥语重心长的谈心,要不然狐烈也不能也给牛雷弄了个入学名额。

    毕竟都是从一个部落里走出来的。

    朱肥摇摇头,示意让狐烈老老实实看戏就行。这么长时间的兄弟默契让狐烈闭上了嘴巴。

    森哥应该是心里有数,那就看热闹呗。

    就在三个人走出门口,就见牛雷闷不做声的跟在了后面,也不抬头就是静静的跟着。

    “哥,我咋感觉这家伙被你整的脸皮越来越厚了呢!”朱肥悄悄在石森耳边说道。

    石森也觉得很意外,他有种预感,一个固定的负能量收割点可能就要弃他而去了。

    唉,收集点负能量怎么这么难!

    正好杰科队长陪着老管家出门办事,几个年轻人在一起也放松了不少。

    白天繁华的美食街到了晚上基本已经变成了烧烤一条街,烧烤这种脱胎于最原始吃法的美食,佐以大麦酿制的美酒就构成了一顿丰盛的夜宵。

    “老板,五十个大肉串,两桶麦酒。”狐烈坐下去就大声吆喝道。

    肥胖的天鹅族老板笑眯眯的答应一声,转过身忽闪着背后的两个已经满是油渍的大翅膀开始翻烤起来。

    “这个厉害了,自带风扇功能啊!”石森佩服的看着在翅膀扇动下变得通红的炭火。

    “老板,来五十个肉串,八个烤翅,再来三桶麦酒!”

    五六个穿着链子甲的武士砰砰把刀剑放在椅子上,高声呼喝道,散乱的头发还身上隐隐有凝结的血痂痕迹,显得格外凶悍。

    “稍微等会,有时间就给你们做”胖老板却是一反刚才的热情,反而有点冷冰冰的说道。

    石森正对着他们这一桌,觉得有些不对劲,仔细打量了许久才低声向着狐烈问道:“这雷霆王城怎么还有人类存在啊?”

    狐烈闻言回头看了一眼:“这算是佣兵吧?我今天在学院里还碰见人族学生了呢,听老管家说现在王城里有不少人族的商铺,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族来到王城。”

    朱肥的灌下一大口麦酒,揉了揉大鼻子道:“那这雷霆王城还是不是灵族的王城,弄这么多人类,真不知道王族都怎么想的。”

    “小兄弟,你们的五十个肉串好了”胖老板高呼一声,牛雷很自觉的站起身去取,端着盛着肉串的盘子,美美的往回走。

    一只突然伸出来的腿出现在牛雷面前,马上到座位的牛雷哪里注意的到,顿时一个踉跄,盘子顺手飞了出去。

    一把厚重的战刀嗖的一声腾起,稳稳的拖住串盘,战刀的主人顺势把串盘放到自己桌子上,转过头用蒲扇大手一把拽住牛雷的牛角。

    “你这小牛崽子怎么走路都不稳当,险些摔了大爷们的肉串”

    那几个佣兵敲着桌子发出了哄笑声。

    牛雷接着被狠狠的一甩,撞翻了自己的凳子。

    找茬啊!石森腾的就站了起来,刚才他就觉得这几个人从坐下就有意无意的扫视着自己这桌,石森还以为是错觉,看来这真的是奔着自己这桌来的啊!

    可自己这么一帮刚进城的人怎么能惹上一群八竿子打不着的佣兵呢?除非是自己这群人里有值得他们出手的人。

    “阿烈,你先走,我怀疑这群人是奔着你来的。”石森从狐烈身边绕过悄悄说道,狐烈点点头,没有逞强的意思,他跟着石森打过这么多次架,自然懂得自家老大这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更何况,他前些日子也见识到石森面对劫匪时强悍的战斗力。

    石森来到几个佣兵的桌前,别看众人还是讥讽的看着他,可手已经悄悄的摸上了桌边的兵刃。

    “这烤串确实香,可惜你们这群傻狗不配吃”石森低头嗅了嗅桌上的烤串,狠狠的就是一口唾沫粹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