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0.一
    ( )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订阅低于40%补齐或等一天么啾。  离校五年了, 这是他第一次参加t大同学聚会。

    只因为,听说那个人今晚也会到场。

    苏沐是昨天晚上得到消息的, 一夜辗转难眠。

    犹豫再三后,他还是来了。

    来之前借石如水的遮瑕抹了下黑眼圈, 呛了一鼻子胭脂味, 却没能遮住满面憔悴。

    明明知道见了面,除了心痛,并不能改变什么,可是他实在是太想念那个人了, 哪怕只能远远的看他一眼。

    也好。

    这次的同学聚会还是同城校友聚会,哪一届的都有。

    而苏沐要见的那个人, 就是比他低两届的学弟, 他五年前豪砸三十万包养过的人——景志轩。

    当年, 苏沐喜欢景志轩喜欢的简直入了魔, 千方百计,死缠烂打,耍骚卖萌,洗白趴好, 也——

    没!追!上!>﹏<

    最后,他终于找到机会, 玩金钱诱惑才把人弄到手。

    虽然成了下面那个。

    但, 他甘之若饴。

    想来, 他大概是金主史上最奔放洋气甩节操,高端大方有深度的一个吧。

    嗯,很深,苏沐微妙的抚了下肚子。

    可是,他也没办法。

    他是个双儿,象征男性的零件就跟大拇指似的,连个蛋都没有。

    做下面的比较爽。

    顶多,偶尔骑个乘找找‘金主大人’的拽逼感,还特娘的累!

    苏沐到达五光十色是晚上六点半,比大家约定的最初时间晚了半小时。

    他进了酒店大厅后,在一楼寻了个不起眼的小过道悄喵喵的蹲了十多分钟,暗搓搓潜水在同城校友群里等待消息,直到看到群里撒花,确定景志轩来了,这才紧紧张张整理下仪表,纠纠结结上了楼。

    苏沐踏上五光十色三楼宴会厅的时候,糟杂声说明到场的人很多。

    但他却不敢抬头。

    其实他以前在校,人缘蛮好,但自从有只小蝌蚪坚持不懈、力争上游、并成功脱颖而出,他不得不放弃考研,像踹了地主家鸡蛋的老鼠一样灰溜溜逃离t大k城之后,他至今仍有联系的,也就剩同寝n年的何文卓了。

    何文卓还是他落魄无依回到k城,主动撕下脸皮抱上金大腿的衣食父母。

    果然,消失太久,又不是景志轩那种荷尔蒙爆棚的大帅逼,苏沐进入宴会厅,低着头走了十来步,才有人认出他。

    刚从厕所归来,带着尿臊与檀香味的那人从苏沐面前走过,又迅速后退,带着惊讶的口气:“苏沐,是苏沐学长吗?”

    苏沐握紧手心,窘迫抬头,看到了当年和景志轩同寝的好基友,但一时想不起来对方姓什名谁,舌头不由得打了结:“呃……那个……”

    就在这时,苏沐感受到一道冰冷凌厉的光射向自己,他下意识的循着那道光望过去。

    仿佛穿越了五年跨度,苏沐看到了侧对着他的景志轩。

    那人站的笔直,高挑的身躯犹如一颗白杨树般挺拔俊朗。

    一时间,苏沐的头脑像炸开的一束烟花,眼里、心里,再容不下任何人任何事。

    只有他,只有景志轩。

    他的呼吸停止了几秒,曾经的一幕幕像是动画一帧一帧从脑海中快速翻播。

    甜蜜的、痛苦的,美好的、绝望的,最后是他们在床上汗水黏糊的画面,苏沐重重喘了几口气才回过神来。

    景志轩屹立在宴会厅正中的桌前,被三个上前搭讪的花姑娘包围其中抬头仰视,高贵的像尊神祇。

    即便身上穿的不是拽逼正装,浅灰色商旅休闲套装看上去有点亲民,但依旧挡不住他王霸气势,轻易就成为了全场焦点。

    而他的左右手,坐的也是盛装出席的妹子,两个妹子也神同步的仰望着端酒杯与姑娘们敬酒寒暄的景志轩。

    发的两脸好骚。

    刚才那道目光,也许是错觉。

    但这样的画面,却是真的扎心。

    苏沐苦笑。

    从苏沐站立的角度,看到的是景志轩的二分之一侧颜。

    他的脸部轮廓刚毅,鼻子笔挺,眉尾如剑,比五年前更显英锐熟男范儿,一百八十度无死角的帅。

    虽然看不清景志轩的全貌,但苏沐怎会不记得景志轩的风采。

    他英朗俊逸,有气有度,一双高贵威仪的丹凤眼最是令人难以忘怀,明亮而深邃,总是带着慑人的冷峻,只有唇角扬起时,整个人才有那么点儿烟火气息。

    但是,记忆里,景志轩很少有勾唇的动作。

    当年,在美女帅哥云集的t大,一进校门就能被奉为男神的人,景志轩自然不是泛泛之辈。

    何况,他苏沐挑人的眼光也是很毒辣的。

    上杆子求日这种丢节操的事儿,哪能求的那么随便。

    细看,景志轩的身型似乎比五年前更加魁岸,比身边几个蹬着十多厘米高跟鞋的女人还要高出半个头。

    苏沐还记得,当年他和景志轩在床上打的最惹火的时候,他突然从景志轩身上翻下去,任性的让景志轩平躺,拿着软尺量人家怒发冲冠的小轩轩。

    量完,又从脚底往上量了量他的身高。

    很没品的笑看景智轩憋了个爽。

    心里在那可着劲儿嘚瑟:我好厉害,我好能吃。/w\

    因为结论是:

    大轩轩净身高一米八六。

    小轩轩,净长十九厘米九,周长十二厘米。

    这个男人,就像是要弥补他这个双儿的先天不足似的,连肌肉都是逆天生长。

    苏沐悄咪咪的夹紧腿。

    如今,就这么站在,隔着人群看他,那些快意肆浪的‘峥嵘滚床’岁月,仿若昨夜。

    “沐沐。”

    何文卓的声音突兀的从宴会厅角落里传来,苏沐的身子踉跄了下:越发完美的景志轩,也离自己越发的遥远了。

    见到景志轩的欣喜很快被现实的浪潮冲击成无尽的绝望。

    “沐沐!”何文卓又大喊了一声,边起身离坐朝苏沐走来:“过来这边坐。”

    “嗯。”苏沐窘促的收回视线,颤了下嘴唇,朝景志轩的好基友颔首一下,竭力掩饰眉眼里的萧瑟,心口疼的皱巴成一团。

    自始至终,景志轩都没看过来,即便何文卓叫了他两回,叫的那么大声。

    苏沐耷拉下脑袋,腿脚虚空的往前走两步,何文卓的手臂就绕上了他肩头,‘哥俩好’的搂着苏沐,往角落那一桌走去:“你怎么现在才来,小影子又闹人了?”

    苏沐吓的一激灵:“嘘,小点儿声。”

    声音是慌乱的。

    这孤单影只的五年,景志轩曾经设想过无数次两个人再见面的场景。

    却未料,一切还未开始,他便再一次体会到心被人狠狠攥着、撕裂的感觉,可是,他依然能从那碎开的缝隙中尝到世间最精妙绝伦的甜蜜。

    眯眼俯视苏沐,这个人的眼睛依然干净湛亮,不染世俗,气息依然纯粹酣甜,香意四溢,在他怀里依旧是殷切顺从的模样,婉转迎合的姿态。

    这个人,无时无刻不在拼了命的勾引他!

    可是当年是谁给他的勇气,让他撩完人、窃了心就逃开呢!!!

    是谁!!!

    一时间,景志轩因为这痛苦的回忆,爆发出了浓烈的恨意、兴奋、肆虐、蚕食、毁灭!

    还有无止境的占有!

    景志轩低头,牙齿嵌进苏沐的肩头有点狠。

    他满脑子都在想着如何把身下这个人撕碎,吞进胃里,融进他的骨血里!

    苏沐疼的在他身下缩成一团,但并未表现丝毫抗拒。

    从未承受过景志轩如此强烈深厚的情感,苏沐吃痛中竟也感受到了诡异的安心。

    他努力忽视肩头的痛感,颤颤巍巍的抬起手拥抱在景志轩的后背。

    像是无声的应允。

    很明显的讨好。

    景志轩瞳孔剧烈收缩,他慢慢的松开牙齿,抬头看向苏沐的眼尾,越发猩红,咬住苏沐的耳垂用牙齿不轻不重的研磨,声音邪魅的说了一句话。

    他说的是‘金主大人,让不让~干’,苏沐半天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差点哔了。

    “啊?呃……”苏沐下意识收紧那啥,感觉湿哒哒。

    简直要被自己浪死、浪死!

    景志轩闷哼一声,示威似的把身体的重量全部丢给他,又问:“怎么,金主大人,不愿意?”

    苏沐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羞窘的别过脸去,胳膊却抬起来绕到景志轩的脖子上语无伦次的偏着小脸邀请,“不,不是……”

    景恶霸明显被取悦,急不可耐的撕苏沐的衣服。

    苏沐瘦了。

    小身板越发显得单薄了,线条不若从前那般饱满,骨头味有点偏重,肋骨一根根清晰可见。

    景志轩的额骨没来由的跳疼了一下。

    不过……

    因大喘气而激烈起伏的某处好像……

    至于是哪里不对劲,景志轩一时说不清楚。

    景恶霸欣赏(心疼)了一会,就急不可耐的抱着人进了浴室。

    走进浴室,景志轩还不忘戏谑苏沐:“尿不?”

    “……”浪的都膨胀了,哪里还尿的出来,苏沐羞答答的钻进景志轩怀里闷声哼哼:“不……”

    景志轩沉笑一声,打开花洒,把苏沐托起来盘到自己腰上抵在瓷砖墙面上,热情似火的品尝起来。

    冷墙和刚上的冷水,把苏沐激的一颤一颤的。

    他锁住景志轩的两条腿,被亲的软哒哒的,无力滑下之后又被景志轩托上来。

    这样的景志轩,如果搁在五年前,他死也不敢撩。

    好可怕,像野兽。

    淋浴间是用半圆磨砂玻璃隔开的,空间不大,两个大男人挤在一起格外亲热。

    随着水声的哗哗哗,袅袅迷烟很快把这片小天地汇织成了旖旎天堂。

    苏沐身上开始有了暖意,他扬起脖子眯着眼睛哼哼哼,对面落地镜中景志轩拥抱他的姿势,就这样子猝不及防的映入眼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