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3.尾声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订阅低于40%要等一天哦么么啾。

    何玉柔几乎是立刻的,踩着和她人一样闪亮时髦的细高跟鞋迎上来,苏软的叫:“志轩。”

    何玉柔一开口, 苏沐的心猛地焮疼,像被火烤了似的。

    只有很相熟的人,才会直呼对方的名字吧。

    景志轩微微侧脸看了一眼伫足在他身后一米多远的苏沐,抿唇对何玉柔绽开一抹寡淡疏离的笑:“过来拿文件?”

    “当然不是啦。”何玉柔完全不顾及众人目光, 说着就向前抱住景志轩的胳膊, 并刀光剑影的扫了苏沐一眼:“我过来蹭你专车啦。”

    景志轩胳膊僵硬了一下,脸上有微的忍耐:“……”

    “人家在附近约见朋友,听爸爸说今天中午要一起吃饭,我就过来了。”何玉柔柔柔的笑, 仰着化了精致妆容的瓜子脸望着景志轩:“我们走吧?”

    景志轩没有刻意推开何玉柔,他九十度转身跨近苏沐一步,拉开了和何玉柔的距离,却没有摆脱掉对方纠缠的手。

    他定定的看着苏沐, 眯起眼睛:“和苏先生提前有约, 今天中午我过不去。”

    苏沐一听,猛地抬头对上景志轩令人捉摸不透的眸子, 然后把目光转向粘在他身上的何玉柔。

    穿着香奈儿限量版亮片连衣裙的何玉柔, 连头发丝都透着精致, 显然来之前仔细收拾过。

    加上天生丽质的脸蛋, 比苏沐当年养的还娇嫩的雪白玉肌, 更有着属于女人温软丰.盈的身段,这样的女人,足以吸引大多数男人的目光。

    苏沐浅浅的打量后就迅速低下头,敛下的眼底尽是卑微,卑微深处映着他脚上69元的鞋子。

    何玉柔也同样把苏沐上上下下打量一遍,从见到景志轩带着苏沐走来那一刻,她就敏锐的嗅到情敌气息。

    苏沐长得好看,但何玉柔同样靓丽,她不在乎这个,她担心的是苏沐身上散发出的气质。

    咋一看纤尘不染,细看又馥芬诱人,就像是在清晨阳光下开到正艳的玫瑰,让人忍不住把指伸到那带着朝露的含羞的小花芯戳一戳。

    戳完之后,就算身边簇拥再多的芬芳艳丽,也不想多看一眼。

    何玉柔咬咬牙,脑子不可描述了一下:不能让她爱慕多年的景学长去戳那个妖艳货!!

    她的目光最后鄙夷的落在苏沐的地摊鞋上,身子更软了,不害臊的拿丰上身侧贴景志轩的二头肌。

    胸.器十足!

    何玉柔柔媚一笑,开口:“苏先生是哪家公司的老板啊,我怎么没见过。”

    何玉柔开了口,景志轩却没说话,仍站的像棵松一样望着苏沐。

    苏沐喉咙里发涩,他夹紧腿,感受不同于以前的质地有些粗糙的布料挤压在他细腻的肌肤上,咯的直疼:“没,我不是……我……没关系的,景总如果有公事要谈,那我改天再过来。”

    景志轩的眼睛始终眯着,直到苏沐开口说完话,他的手心紧了紧,浑身肌肉都绷了起来,正要开口说话,苏沐那三百只鸭子吵闹的手机铃声就突兀的响了起来。

    景志轩气的差点想上去掐死苏沐!

    苏沐惊慌失措的拿出手机就滑开接通,来电的是‘老黄’,他这才猛然想起,店小弟还在三楼接待室等他!

    真是浪的不顾一切!

    连忙捂着话筒小声和黄耀权说了两句,苏沐匆匆挂电话,抬头时,何玉柔的手已经和景志轩的胳膊分开,景志轩左手指间夹了一支烟。

    隔着烟雾缭绕看着景志轩面无表情的脸,苏沐小心翼翼的开口:“抱、抱歉,我忘记和我一起来的店员还在等我。”

    景志轩抖抖烟灰,锁住苏沐的目光深不见底:“画行合同带了吗?”

    “没、没有。如果您需要……”

    “不必了。”景志轩把烟放进嘴里叼着,伸手:“银.行.卡给我。”

    “景总,我……”苏沐见景志轩的手已经伸过来了,紧张的咽了咽口水:“这个……”

    景志轩的眉毛一挑,有些凌厉,苏沐连忙拿出钱包翻出银.行.卡递了过去。

    整个过程他的心脏都像是被谁用手抓住了似的,轻微呼吸都会发疼。

    一方面揪心那对‘帅男贱女’,一方面忐忑他钱夹内侧占领二分之一夹面的,他和儿子的合照。

    景志轩接过苏沐的银.行.卡,拿手机拍了一下,还给苏沐:“一副画多少钱?”

    “……”苏沐脑子飞速转动,太多或者太少都不合适,于是按照昨天的价码犹豫道:“三连副四万,大的……三万一副。”

    “可以。”景志轩重新把烟夹到手指间:“我可以给你翻倍的价格,但是作品必须在我公司完成。”

    苏沐:“……”

    “明天我会安排人给你打款,”景志轩没有给苏沐喘息的机会,继续道:“后天上午九点,准时过来报到。”

    苏沐:“我……”

    苏沐还没想好说什么,景志轩就突然夹着烟走近,用夹着烟的手撩起苏沐右侧的发丝,勾到他耳后,俯首,将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他耳朵上:“你不来也没关系,你的礻果照我会找别人画。”

    苏沐:“……”

    “或者直接洗成照片放大了挂到公司门口也不错!”景志轩耍完流氓,离开苏沐又恢复了‘正人君子’道:“后天我会让人备齐画具等候苏先生。那就~苏先生慢走,不送!”

    说完,景志轩看了一眼望着苏沐的何玉柔,淡漠道:“我们走吧。”

    一切发生的太快,直到景志轩的身影消失,店小弟调皮的蹦到他面前,苏沐还恍然若梦。

    黄耀权刚才给苏沐打电话,一来问谈单情况,二来让他到家吃午饭。

    苏沐和店小弟出了公司打了车。

    黄耀权和何文卓的恩爱小窝离书画市场不远,就在市场后面的小区。

    下车之后,苏沐开口邀请店小弟去黄耀权家,店小弟借故推辞,家不是自己的,苏沐不便多邀,就和店小弟分开了。

    何文卓所住的小区叫碧怀苑,中档。

    何文卓还在上大学的时候,黄耀权就把这套房子弄到手并装修好,等何文卓一毕业就在这里办了婚礼,苏沐也来参加了。

    当时苏沐还没追上景志轩,羡慕到不行。

    这些年来,何文卓算是苏沐最倾羡的人了。

    高中开始,何文卓就被黄耀权放在手心里疼了,虽然按年龄,何文卓还比黄耀权大一岁。

    为了何文卓,黄耀权连大学都没上,就出来打拼了,等何文卓毕业,直接有房有车有老公并当上了老板。

    画店的所有权是何文卓的。

    何文卓就像是一尊佛,被黄耀权虔诚的供奉着。

    苏沐总说何文卓,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才能遇到这么好的男人。

    苏沐到何文卓家的时候,门半掩着,苏沐直接推门进去。

    何文卓爱光脚丫,黄耀权在木质地板上铺了一层厚厚波斯羊毛地毯,连犄角旮旯都没放过,踩上去软软的,苏沐就直接脱了鞋子光着脚进屋了。

    房子不大,两室两厅,但位于三十一层,是顶层复式,光线好,挑高式客厅和五米多高的大落地窗正对着市区公园,一眼望去,葱葱绿绿,视野极佳。

    黄耀权和何文卓毕竟都是男人,所以房间装修的是极简极具的北欧现代风,家居和壁纸多是浅卡其色。

    简洁档次。

    黄耀权又是作画行生意,何文卓和苏沐一样是学国画的,屋子里自然少不了何文卓的作品,十来副山水花鸟画装饰的精致漂亮。

    加上何文卓是个浪漫的人,喜欢花花草草,黄耀权又极其宠老婆,就养了各种花草,任何一个季节,屋子都不乏姹紫嫣红的点缀和芬芳四溢的花香。

    无一处不温馨。

    每一次来到这里,苏沐总忍不住想,如果他和景志轩也能拥有这样一个小家,那该多么幸福。

    再加上儿子小影,人生就圆满了。

    走进玄关,苏沐一眼就看到拯救过银河系的那货光着膀子,脚丫子摆在茶几上,怀里抱着他的高级定制,一手抓着白果子往嘴巴里塞。

    邋邋遢遢。

    见苏沐来了,何文卓慵懒的抬头看看电视机上方的钟表:“咦,快一点了。”

    厨房里的黄耀权走出来,同苏沐打招呼:“苏沐,来了,你们先吃,还有一个荷叶焖鸡,马上就好。”

    “没事,等会一起吃。”苏沐随意摆摆手,准备坐何文卓身边的时候,才看到那货一脖子小粉梅:“咳……你吃的是什么果子,我怎么没见过。”

    “哦,”何文卓毫不在意的用脚把桌上的水果盘踢到苏沐面前:“白凤果,一个小岛国的特产,很好吃的,你尝尝。”

    何文卓刚说完,黄耀权就拿着白背心单膝跪在何文卓股旁的沙发,拿开他怀里的高定:“乖,马上要吃饭了,穿上衣服,省的着凉。”

    “哦……”

    何文卓懒散的把手举高高,黄耀权娴熟的给何文卓套上背心,边问苏沐:“单子谈的怎么样?”

    “……”苏沐愣了下:“对方说考虑,不一定有戏。”

    黄耀权安慰道:“嗯,不急,反正你手上有活,有个老顾客很中意你的画,最近应该能谈下来。”

    苏沐点头应道:“谢谢。”他对黄何夫夫的秀恩爱早已见怪不怪,这本就是人家的日常。

    最后,黄耀权把下摆拉到何文卓小肚子下拍了拍,俯首亲亲他额头:“乖,我去做饭了。”

    何文卓推开他,伸长脖子看电视:“嗯,赶紧的!”

    说完,何文卓又把高定拖进怀里。

    说起何文卓这个高级定制,简直……

    其实就是个布偶,乳.胶填充物,套层精纺棉,特有手感。

    布偶是个人形,身长一米五,脸蛋逼真、小帅,体格健壮完美,尤其是有点黑的皮肤,一看就是黄耀权。

    而且……

    何文卓没给布偶穿衣服,就套了个大黄.色的三角裤.衩遮遮羞。

    裤.衩前面写着:我是黄耀权。

    裤.衩后面写着:求何文卓干。

    去年,这玩意刚回来的时候,苏沐带着苏影来做客,何文卓兴奋的把苏沐拉到一边,炫耀的脱了高定小裤,让苏沐观赏两个天残洞,外加可以忽略不计的小小唧唧。

    特损!

    真是被黄耀权宠坏的小坏蛋。

    很久之前,黄耀权身边的人就挨个劝他不要这么娇何文卓,黄耀权倒好,直接怼一句:我就要把他宠的别人都哄不起,怎么了!

    后来,这句话成了黄耀权的代言词。

    于是,何文卓越来越任性,越来越放肆,也……越来越年轻漂亮了。

    当年,类似的话,苏沐也给景志轩说过的。

    他说:景志轩,我要对你好的,让你找不到比我对你更好的人。

    可惜,他有黄耀权的心,而景志轩没有何文卓的命。

    哼!

    吃了饭,黄耀权洗洗刷刷匆匆忙忙去画廊了。

    送黄耀权时,何文卓又和自家老公在苏沐看不到的玄关处亲亲昵昵了好一会,这才放了人。

    听见啧啧口水声的苏沐,略尴尬。

    又有些艳羡。

    “想什么呢,发的一脸骚。”何文卓走回来,坐下,过了会,见苏沐还盯着电视广告发愣:“不是想那个景贱人的吧?”

    以前,何文卓怕苏沐伤心,不敢提这个人。

    可是,几年过去了,有些事情一味地避讳着,反而不容易走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