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2.第一百七十二章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 订阅低于40%要等一天哦么么啾。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岢岚国就是传说中的女儿国,靠一棵三年一结果的万年神树繁衍,只有女子, 且个个美貌惊人。

    而双儿就是这些女子和华夏男人的结晶。

    由于基因问题,岢岚女子和男人结合生下双儿的几率是36%。

    双儿下面拥有男女双.性.器.官, 有子宫和孕育功能,体质介于男女之间, 容貌更偏向于女性化。

    更加神奇的是, 他们比男女多了两根细软白肋, 隐约象征了他们有着比男人女人更为高级的构造。

    这几者相加, 让双儿很有话题性, 自此成为风魔小说界的主人公。

    尽管如此, 在现实中, 前三十年,双儿仍然饱含质疑,命运坎坷。

    虽然他们个个都是顶级美人, 却不易工作婚配,被世人取笑为阴阳人。

    但天然美貌和特殊身体构造倒成了富豪们争相猎奇的对象, 大多境遇悲惨。

    当然,也有不少双儿不惜动刀挪肉, 但上天给的身体构造哪那么容易改变, 改造后要么失去高朝体验, 要么失去孕育功能, 且平均减寿达十五年以上。

    所以,这并不是双儿们的最好选择。

    于是,大部分双儿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他们逆境求生,苦寻生机,最后一小批双儿凭借坚韧的耐力、惊人的毅力和天赐的美貌在影媒界走红了一波。

    于是,大量双儿投入到这个领域,随着时代发展,如今,双儿早就成了影圈的宠儿,大腕影帝占了半壁江山。

    再加上后来的政策风向,国家有意识的保护,给予了双儿从政上的优待,使双儿的地位直线飙升。

    现在,双儿依然是豪门贵族争抢的对象,但更多的是娶回家当老婆疼爱的。

    而左耳佩戴弧形饰品,是双儿们三十年前为了让自己活的光明正大,统一起来的标志,他们不再遮遮掩掩,带着闪闪发光的耳饰在当年先后举行了两次大范围的游.行活动。

    自此,这个标志一直沿袭下来,佩戴被称为廓环。

    随着时间推移,廓环品类繁多也越发精致绝伦,加上明星效应,引领了一阵阵小高朝,现在男女都戴,倒也不那么较真了。

    但是苏沐仍然每天都带着,小执着的有点可爱。

    景志轩用指腹宠溺的蹭着苏沐耳朵上银制饰品,把指腹的热度传达到那里。

    这么美的人儿,又那么爱撒娇,离开他以后,真的没有找个疼他、宠他的男人吗?

    然而,问也问了,别说苏沐喝了酒,就算不喝酒,一撒谎他就能看出端倪。

    而且,也检查了一下下……

    一想起刚才检查的画面,景志轩的心脏又开始嚯嚯的猛跳,不安分的手鬼使神差的往下。

    “志轩……”

    “呼……”

    “志轩……”

    本想摸着美人的小小美人撸一发的景志轩崩溃的停下流氓动作,他愠怒的捏了下苏沐的小脸蛋,下手不重,却还是令苏沐在梦中蹙起了眉。

    景志轩无奈的松开:“真是一点都没变啊,我的金主大人,还是这么会折磨人!”

    “呜……志轩……”

    “好了,好了,睡吧。”

    景志轩叹口气,意犹未尽的亲亲苏沐的小鼻尖,拍着他的背把他身体慢慢翻转过去,让苏沐的背契入他怀里,滚烫的大手捂上苏沐柔软的小肚肚轻轻揉,为他缓解生理期的不适。

    流氓手转眼变成了雷锋手。

    伺候的很有技巧,苏沐因不适而微微隆起的眉心,很快舒展开来。

    揉了一会,景志轩感觉心口的冲劲退散了些,才敢低头把唇凑在苏沐香香的头发上,似乎隐约带了点奶香味,比记忆里更加诱人,嗅了一会,景志轩叹息一声闭上眼睛:“苏沐,我景志轩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这场游戏明明是你开始的,像粘牙糖一样疯狂的追逐我,肆意的撩拨我,无耻的挑逗我。

    却又悄无声息的离开我!

    就在我这一颗心被你诱惑的不再属于我,而属于你的时候!

    “志轩……”睡梦中的苏沐委屈的吸吸鼻子,最后呢喃了一声:“小影……”

    “!!!”景志轩的雷锋手陡然颤动了一下:小影,叫的这么亲昵,是他的谁?!

    景志轩的眼底露出可怕的寒芒,收回的手心骤然握紧:他以前,也叫过他小轩的。

    是啊。

    五年了,节同时异,物是人非。

    景志轩早已不是当年囊空如洗,靠奖学金和工读苦撑日子的穷学生了。

    而苏沐,也不再是那个浪荡不羁,无所顾忌追着景志轩身后大声示爱,在床上高声吟歌的少年了。

    景志轩摩挲着苏沐的睡颜,心中怅然所失。

    他呼吸着苏沐吐出的馨香,醋着他口中的小影,还特么热的像是一块烙铁,哪里睡的着。

    倒是苏沐,黏黏糊糊的贴着景志轩暖身子,五年来从未睡的如此酣甜,尤其还在这个不长眼的亲戚探亲的时候。

    苏沐醒来的时候,景志轩正低头望着他,眼里微微带着血丝,用一种极尽温存绵长的目光,苏沐一抬头,就对上了。

    景志轩眼底的柔情收的飞快,以至于苏沐觉得刚才那一暮的含情是错觉。

    景志轩这个人,是有魔性的。

    他的魔并不仅在于长了张令人如痴如狂的脸。

    就像此刻的景志轩,纠结的胸膛把他裹的密不透风,晨起使劲的爆刷存在感给他问早安。

    却还能……

    用这么禁欲儒雅到堪称高冷绝情的眼神看他,浑身却没有一处不散发着刚阳迷人的荷尔蒙之气诱惑他。

    总是让人欲罢不能。

    “那里……难受吗?”景志轩对上苏沐的目光,良久后,第一句话,就让苏沐羞得没边儿。

    因为景志轩的话,让他清晰的感受到了——小棉棒。

    羞的没边儿。

    是景志轩给他放的!

    夹~

    “!!!”景志轩看着苏沐脸上红霞迅速蔓延,心中不禁荡漾,五年前的苏沐,脸皮可是厚的很,看他脸红简直是像是中彩票一样难:“疼?”

    “……”苏沐不敢动,只能在景志轩怀里敛下眉目,闷声摇摇头。

    美的像做梦。^ ^

    “那就好。”景志轩握住苏沐的后颈,下巴轻扫上他的发:“饿吗?”

    “!!!”这次苏沐飞快的摇头,他不想,被景志轩这么快放开。

    因为着急,动作有点激烈,两个小家伙来了个亲密接触。

    景志轩勾起唇角,声音暗哑邪魅:“还说不饿?”

    “!!!”苏沐连忙弓身后退,却被景志轩一把抓了回来,没一会就绕上那根浅蓝色的软细绳。

    十分钟后,苏沐气喘吁吁的躺在景志轩臂弯,两眼泪汪汪的处在贤人模式之中,没有焦距的对着头顶的天花板。

    他以为景志轩要干他,却不料景志轩给他口。

    很纯粹伺候的那种。/w\

    记忆里就算是他当金主那会儿,也没这么缱绻柔情的待遇。

    而且……景志轩还饿着呢。

    景志轩盯着苏沐羞涩的眼睛,邪肆的舐去唇角一点白,邪气的不像话。

    苏沐一下子被景志轩这个动作给苏化了,刚才的心跳速度又上来了,突突突的震耳欲聋:“对,对不起。”

    没控制住,虽然他那啥的量很少。/w╲

    景志轩笑笑没说话,却捏开苏沐的嘴巴,俯身,把他香涩的味道分享给苏沐。

    在这其间,景志轩已快速给苏沐换了新棉棒。

    一吻过后,景志轩拎着浅蓝色的软细绳翻身下床,带着被血染红的棉棒大摇大摆的进了浴室。

    冲冷水澡!▼ _ ▼

    妈的!真是个稀罕玩意。

    没办法,因为真的稀罕啊…

    来之前借石如水的遮瑕抹了下黑眼圈,呛了一鼻子胭脂味,却没能遮住满面憔悴。

    明明知道见了面,除了心痛,并不能改变什么,可是他实在是太想念那个人了,哪怕只能远远的看他一眼。

    也好。

    这次的同学聚会还是同城校友聚会,哪一届的都有。

    而苏沐要见的那个人,就是比他低两届的学弟,他五年前豪砸三十万包养过的人——景志轩。

    当年,苏沐喜欢景志轩喜欢的简直入了魔,千方百计,死缠烂打,耍骚卖萌,洗白趴好,也——

    没!追!上!>﹏<

    最后,他终于找到机会,玩金钱诱惑才把人弄到手。

    虽然成了下面那个。

    但,他甘之若饴。

    想来,他大概是金主史上最奔放洋气甩节操,高端大方有深度的一个吧。

    嗯,很深,苏沐微妙的抚了下肚子。

    可是,他也没办法。

    他是个双儿,象征男性的零件就跟大拇指似的,连个蛋都没有。

    做下面的比较爽。

    顶多,偶尔骑个乘找找‘金主大人’的拽逼感,还特娘的累!

    苏沐到达五光十色是晚上六点半,比大家约定的最初时间晚了半小时。

    他进了酒店大厅后,在一楼寻了个不起眼的小过道悄喵喵的蹲了十多分钟,暗搓搓潜水在同城校友群里等待消息,直到看到群里撒花,确定景志轩来了,这才紧紧张张整理下仪表,纠纠结结上了楼。

    苏沐踏上五光十色三楼宴会厅的时候,糟杂声说明到场的人很多。

    但他却不敢抬头。

    其实他以前在校,人缘蛮好,但自从有只小蝌蚪坚持不懈、力争上游、并成功脱颖而出,他不得不放弃考研,像踹了地主家鸡蛋的老鼠一样灰溜溜逃离t大k城之后,他至今仍有联系的,也就剩同寝n年的何文卓了。

    何文卓还是他落魄无依回到k城,主动撕下脸皮抱上金大腿的衣食父母。

    果然,消失太久,又不是景志轩那种荷尔蒙爆棚的大帅逼,苏沐进入宴会厅,低着头走了十来步,才有人认出他。

    刚从厕所归来,带着尿臊与檀香味的那人从苏沐面前走过,又迅速后退,带着惊讶的口气:“苏沐,是苏沐学长吗?”

    苏沐握紧手心,窘迫抬头,看到了当年和景志轩同寝的好基友,但一时想不起来对方姓什名谁,舌头不由得打了结:“呃……那个……”

    就在这时,苏沐感受到一道冰冷凌厉的光射向自己,他下意识的循着那道光望过去。

    仿佛穿越了五年跨度,苏沐看到了侧对着他的景志轩。

    那人站的笔直,高挑的身躯犹如一颗白杨树般挺拔俊朗。

    一时间,苏沐的头脑像炸开的一束烟花,眼里、心里,再容不下任何人任何事。

    只有他,只有景志轩。

    他的呼吸停止了几秒,曾经的一幕幕像是动画一帧一帧从脑海中快速翻播。

    甜蜜的、痛苦的,美好的、绝望的,最后是他们在床上汗水黏糊的画面,苏沐重重喘了几口气才回过神来。

    景志轩屹立在宴会厅正中的桌前,被三个上前搭讪的花姑娘包围其中抬头仰视,高贵的像尊神祇。

    即便身上穿的不是拽逼正装,浅灰色商旅休闲套装看上去有点亲民,但依旧挡不住他王霸气势,轻易就成为了全场焦点。

    而他的左右手,坐的也是盛装出席的妹子,两个妹子也神同步的仰望着端酒杯与姑娘们敬酒寒暄的景志轩。

    发的两脸好骚。

    刚才那道目光,也许是错觉。

    但这样的画面,却是真的扎心。

    苏沐苦笑。

    从苏沐站立的角度,看到的是景志轩的二分之一侧颜。

    他的脸部轮廓刚毅,鼻子笔挺,眉尾如剑,比五年前更显英锐熟男范儿,一百八十度无死角的帅。

    虽然看不清景志轩的全貌,但苏沐怎会不记得景志轩的风采。

    他英朗俊逸,有气有度,一双高贵威仪的丹凤眼最是令人难以忘怀,明亮而深邃,总是带着慑人的冷峻,只有唇角扬起时,整个人才有那么点儿烟火气息。

    但是,记忆里,景志轩很少有勾唇的动作。

    当年,在美女帅哥云集的t大,一进校门就能被奉为男神的人,景志轩自然不是泛泛之辈。

    何况,他苏沐挑人的眼光也是很毒辣的。

    上杆子求日这种丢节操的事儿,哪能求的那么随便。

    细看,景志轩的身型似乎比五年前更加魁岸,比身边几个蹬着十多厘米高跟鞋的女人还要高出半个头。

    苏沐还记得,当年他和景志轩在床上打的最惹火的时候,他突然从景志轩身上翻下去,任性的让景志轩平躺,拿着软尺量人家怒发冲冠的小轩轩。

    量完,又从脚底往上量了量他的身高。

    很没品的笑看景智轩憋了个爽。

    心里在那可着劲儿嘚瑟:我好厉害,我好能吃。/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