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6.第一百三十六章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 订阅低于40%要等一天哦么么啾。

    这几者相加,让双儿很有话题性,自此成为风魔小说界的主人公。

    尽管如此, 在现实中, 前三十年, 双儿仍然饱含质疑, 命运坎坷。

    虽然他们个个都是顶级美人, 却不易工作婚配,被世人取笑为阴阳人。

    但天然美貌和双.性.器.官倒成了富豪们争相猎奇的对象,大多境遇悲惨。

    当然, 也有不少双儿不惜动刀挪肉, 但上天给的身体构造哪那么容易改变,改造后要么失去高朝体验, 要么失去孕育功能, 且平均减寿达十五年以上。

    所以, 这并不是双儿们的最好选择。

    于是, 大部分双儿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 他们逆境求生, 苦寻生机, 最后一小批双儿凭借坚韧的耐力、惊人的意志和天赐的美貌,终于在影媒界走红了一波。

    于是, 大量双儿投入到这个领域, 随着时代发展, 如今,双儿早就成了影圈的宠儿,大腕影帝占了半壁江山。

    再加上双儿数量的增加,国家有意识的保护,给予了双儿各种政策上的优待,使双儿的地位直线飙升。

    现在,双儿依然是豪门贵族争抢的对象,但更多的是娶回家当老婆疼爱的。

    而左耳佩戴弧形饰品,是双儿们三十年前为了让自己活的光明正大,统一起来的标志,他们不再遮遮掩掩,带着闪闪发光的耳饰大刺刺的行于人前,并在当年先后举行了两次全国性的游.行活动。

    自此,这个标志一直沿袭下来,配饰被称为廓环。

    随着时间推移,廓环品类繁多也越发精致绝伦,加上明星效应,引领了一阵阵小高朝,现在男女都戴,倒也不那么较真了。

    但是苏沐仍然每天都带着,小执着的有点可爱。

    景志轩用指腹宠溺的蹭着苏沐耳朵上银制饰品,把指腹的热度传达到那里。

    这么美的人儿,又那么爱撒娇,离开他以后,真的没有找个疼他、宠他的男人吗?

    然而,问也问了,别说苏沐喝了酒,就算不喝酒,一撒谎他就能看出端倪。

    而且,也检查了一下下……

    一想起刚才检查的画面,景志轩的心脏又开始嚯嚯的猛跳,不安分的手鬼使神差的往下。

    “志轩……”

    “呼……”

    “志轩……”

    本想摸着美人的小小美人撸一发的景志轩崩溃的停下流氓动作,他愠怒的捏了下苏沐的小脸蛋,下手不重,却还是令苏沐在梦中蹙起了眉。

    景志轩无奈的松开:“真是一点都没变啊,我的金主大人,还是这么会折腾人!尤其是人心……”

    “呜……志轩……”

    “好了,好了,睡吧。”

    景志轩叹口气,意犹未尽的亲亲苏沐的小鼻尖,拍着他的背把他身体慢慢翻转过去,让苏沐的背契入他怀里,滚烫的大手捂上苏沐柔软的小肚肚轻轻揉,为他缓解生理期的不适。

    流氓手转眼变成了雷锋手。

    伺候的很有技巧,苏沐因不适而微微隆拥的眉心,很快舒展开来。

    揉了一会,景志轩感觉心口的冲劲退散了些,才敢低头把唇凑在苏沐香香的头发上,似乎隐约散发点儿奶香味,比记忆里更加诱人,嗅了一会,景志轩叹息一声闭上眼睛:“苏沐,我景志轩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这场游戏明明是你开始的,像粘牙糖一样疯狂的追逐我,肆意的撩拨我,无耻的挑逗我。

    却又悄无声息的离开我!

    就在我这一颗心被你诱惑的不再属于我自己,而属于你的时候!

    “志轩……”睡梦中的苏沐委屈的吸吸鼻子,最后呢喃了一声:“小影……”

    “!!!”景志轩的雷锋手陡然颤动了一下:小影,叫的这么亲昵,是他的谁?!

    景志轩的眼底露出可怕的寒芒,收回的手心骤然握紧:他以前,也叫过他小轩轩的。

    是啊。

    五年了,节同时异,物是人非,连水都会变质,何况是人心。

    景志轩早已不是当年囊空如洗,靠奖学金和工读苦撑日子的穷学生了。

    而苏沐,也不再是那个浪荡不羁,无所顾忌追着景志轩身后大声示爱,在床上高声吟歌的少年了。

    所以,苏沐的心里,此刻想着谁?这些年属于谁?!

    景志轩摩挲着苏沐的睡颜,怅然所失。

    他呼吸着苏沐吐出的馨香,醋着他口中的小影,还特么热的像是一块烙铁,哪里睡的着。

    倒是苏沐,黏黏糊糊的贴着景志轩暖身子,五年来从未睡的如此酣甜,尤其还在这个不长眼的亲戚探亲的时候。

    苏沐醒来的时候,景志轩正低头望着他,眼里微微带着血丝,用一种极尽温存绵长的目光,苏沐一抬头,就对上了。

    景志轩眼底的柔情收的飞快,以至于苏沐觉得刚才那一暮的含情是错觉。

    景志轩这个人,是有魔性的。

    他的魔并不仅在于长了张令人如痴如狂的脸。

    就像此刻的景志轩,纠结的胸膛把他裹的密不透风,钢铁般的小轩轩使劲的爆刷存在感给他问早安。

    却还能……

    用这么禁欲儒雅到堪称高冷绝情的眼神看他,浑身却没有一处不散发着刚阳迷人的荷尔蒙之气诱惑他。

    总是让人欲罢不能。

    “那里……难受吗?”景志轩对上苏沐的目光,良久后,第一句话,就让苏沐羞得没边儿。

    因为景志轩的话,让他清晰的感受到了——小棉棒。

    羞的没边儿。

    是景志轩给他放的!

    夹紧~

    “!!!”景志轩看着苏沐脸上红霞迅速蔓延,心中不禁荡漾,五年前的苏沐,脸皮可是厚的很,看他脸红简直是像是中彩票一样难:“疼?”

    “……”苏沐不敢动,只能在景志轩怀里敛下眉目,闷声摇摇头。

    美的像做梦。^ ^

    “那就好。”景志轩握住苏沐的后颈,下巴轻扫上他的发:“饿吗?”

    “!!!”这次苏沐飞快的摇头,他不想,被景志轩这么快放开。

    因为着急,动作有点激烈,小沐沐和小轩轩来了个亲密接触。

    景志轩勾起唇角,声音暗哑邪魅:“还说不饿?”

    “!!!”苏沐连忙弓身后退,却被景志轩一把抓了回来,没一会就绕上那根浅蓝色的软细绳。

    十分钟后,苏沐气喘吁吁的躺在景志轩臂弯,两眼泪汪汪的处在贤人模式之中,没有焦距的对着头顶的天花板。

    他以为景志轩要干他,却不料景志轩给他口。

    很纯粹伺候的那种。/w\

    记忆里就算是他当金主那会儿,也没这么缱绻柔情的待遇。

    而且……人家小轩轩还饿着。

    景志轩盯着苏沐羞涩的眼睛,邪肆的舐去唇角一点白,邪气的不像话。

    苏沐一下子被景志轩这个动作给苏化了,刚才的心跳速度又上来了,突突突的震耳欲聋:“对,对不起。”

    没控制住,虽然他那啥的量很少。/w╲

    景志轩笑笑没说话,却捏开苏沐的嘴巴,俯身,把小沐沐的味道分享给苏沐。

    在这其间,景志轩已快速给苏沐换了新棉棒。

    一吻过后,景志轩拎着浅蓝色的软细绳翻身下床,带着被血染红的棉棒大摇大摆的进了浴室。

    冲冷水澡!▼ _ ▼

    妈的!真是个稀罕玩意。

    没办法,真的稀罕啊……

    苏沐一愣:“我……”

    正被热切驾驭,又被突然放逐,苏沐整个人惊震了一下。

    他无意识的微张着唇,急促的喘息着,眼睛裹着一层水汽看似明亮,可是涣散的眸光久久不能聚拢。

    从窗台射进来的微光照耀在他精致到难以勾画的小脸上,暖色黄晕下的长睫毛,在眼睑下方打出密密麻麻的剪影。

    那剪影因为他睫毛的震颤,流泻出斑斓粼波的光,细看之下,煞是好看。

    许久之后,苏沐的瞳孔缩放了一下,却下意识的往上抬抬,想要抚一下刚被景志轩触碰过的那枚深红色玉饰。

    他本以为这是夸奖。

    可是就在下一秒,他还茫茫然的快要触碰到那刻着‘ai’字符的耳饰时,身子里突然被灌入一小股冷空气。

    浑身的热潮被这抹凉意,一下子,全部击溃。

    他在才反应过来,意识到景志轩已经离开了他。

    他……不要他了吗?

    都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不是吗?

    景志轩把丹凤眼眯的细长、威仪,他俯看着苏沐温驯迷糊的有些呆呆的模样。

    心疼,头疼,又觉得苏沐天真的诱人至极。

    有那么一瞬间,景志轩觉得,如果此生能得苏沐的心,他死了都甘愿。

    可是,只是一瞬间而已。

    景志轩很快把苏沐推开。

    仿佛他是压在自己胸腔上的大石头。

    不堪重负!

    “你这是,”推开了人的景志轩仍不放过苏沐似的,摁住苏沐的肩膀把人定在墙上,用指绕上苏沐生长在耳边的细发,吸引苏沐注意力似的不轻不重的拉扯了一下:“在提醒我,别忘了自己曾有过的身份?”

    “!!!”景志轩低沉的声音里没有一丝起伏,苏沐蓦然瞪大眼睛,慌乱中对上景志轩冷若冰霜的眼睛:“不、没……”

    “呵呵。”景志轩闷笑一声,彻底放开软绵的苏沐,举高临下看着因失去支撑而滑落在地板上的苏沐残酷道:“无所谓,你可以走了。”

    他知道,苏沐肯定不是故意带给他看,这个答案是多么明显。

    就是因为这个答案太过明显。

    所以他必须中止。

    以他今天的狂燥,继续下去,他势必会伤他。

    不,也许伤害之余。

    他也有些胆怯了,害怕了吧。

    怕一腔热情,再次遭受遗弃。

    他最想要的到底不是苏沐的人,而是他的心。

    景志轩快步走进浴室后,左手撑在洗手台上,低头看着慢慢打开拳握的右手,中指上的水泽在灯光照耀下璀璨生辉。

    景志轩心跳的速度还未缓解,他眉宇紧蹙重重的吁了一口气,充斥火焰的眼神疯狂的像野兽。

    迟疑了几秒,他缓缓抬高臂膀,对着镜子,把敛着水色的指放到唇边细细啄吻。

    像是着了魔。

    传达到鼻尖的味道膻甜。

    是记忆里的苏沐的独特气息。

    他还记得苏沐那里的味道,尝起来应该是微涩。

    景志轩眼神越发的嗜红,对着镜子张开唇时,却在此时听到一声‘咚呛’,他飞快放下,转身。

    苏沐撞进了景志轩的怀。

    似乎给自己打气很久,苏沐带着一股子蛮劲儿,冲击力大的让景志轩后仰了一下。

    景志轩靠在洗手台上,低头看着腻在他身前的苏沐。

    猜不透的深沉目光俯身着他的小脸蛋……

    “……志轩。”苏沐两手死死的抱着景志轩,埋在他怀里轻声啜泣,语无伦次的道歉:“……志轩,对不起,从前……对不起。”

    苏沐爱惨了这个人,从七年前就深陷其中,追了一年,腻了近一年,又日想夜想思念了五年。

    他是个骄傲的人,却唯独可以为了一个人放弃尊严,这个人就是景志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