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2.第一百三十二章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订阅低于40%要等一天哦么么啾。  这次, 何文卓无奈的捏着鼻子, 发出大的有点尖锐刺耳的声音:“我听门口的服务员说你来厕所了,怎么没见你, 喂,说话啊!!!能听见吗?!!”

    “我……”苏沐脚步猛地后撤, 背部因为被景志轩的大手罩住,只有侧腰处碰触到一点点冰凉, 他小仓鼠一样勾着头, 嗓子里发着一波颤音:“我……”

    何文轩不耐的咆哮:“喂,墨迹个蛋啊, 厕所味很重耶,还有在噗噗的, 尼玛,是不是你?”

    “我……”苏沐抿抿嘴, 露出说谎时一贯的小动作:“那个,文卓,不好意思,我刚坐上车,我有点不舒服,就、就先打车回去了。”

    “我.操,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 等接完电话就带你离开这儿去吃豪华大餐的嘛, 你怎么自个儿走了,你特么的……”

    景志轩不耐的把电话挂断了。

    破坏他一个尚未加深的亲亲已经够触霉头的了,还特么嗷嗷个脊薄!

    “你怎么……”下意识质问的苏沐一看到景志轩的眼睛危险的眯起来,连忙缩了缩脖子:“我还……”

    景志轩把手机塞回苏沐的裤兜,大手随意放在他的胯骨处:“说,继续。”

    “我……”喝了酒又占了便宜的缘故,苏沐声音有点娇,很快他就意识到,指甲嵌进手心,语气僵硬道:“我该回去了。”

    “是吗,今晚,你确定要拒绝我?!”景志轩干笑一声,仍然握住苏沐腰的大手狠狠揉了两把,撑着苏沐的大长腿猛地一收。

    ‘噗咚!’

    苏沐猝不及防,一下子跌在地毯上,右手失措的摁上景志轩的高定皮鞋尖,光可鉴人的鞋面瞬间映出苏沐尖下巴的轮廓。

    皮鞋很干净,地毯很厚实,不疼,摔倒的姿势也蛮飘逸的,但摔倒后的跪姿……有种说不出的小羞耻。

    景志轩故意的,景志轩欺负他。π_π

    有一瞬间,景志轩的暴虐因子得到了满足。

    “啧,”他双手环胸,以绝对的帝王之姿,凤眼飞挑,冷漠的俯首匍匐在地的苏沐,声音戏谑:“金主大人,醉的不轻啊。”

    苏沐:“……”

    苏沐嘴唇颤抖又颤抖,然后扭过腰身握住冰冷的栏杆,正当准备借力站起来的时候,整个人突然被景志轩腾空抱起。

    猛然被悬在半空,苏沐脑袋一懵,整个人在景志轩的怀里僵硬了几秒,这才怯怯的瞄了眼沉默不语的景志轩。

    没敢看景志轩的眼神,只敢瞄着他刚毅的下巴,带着一毫米的胡渣,显得皮肤有点糙,但很男人,是那种刚阳味十足的性感!

    他都不会长,嘤嘤嘤~

    苏沐敛下眉目咬了咬唇,犹豫再犹豫,最终怯生生抬起发颤的手,把胳膊绕在景志轩的脖子上。

    一如当年。

    景志轩感受到苏沐把手绕到他的脖子上,还挪动了下把身体往他怀里凑了凑,这才转了个身,迈开脚步。

    两人的心脏,再一次离的这么近。

    苏沐闭上眼睛,贪婪的把耳朵贴在景志轩胸口,听他强壮有力的心跳。

    突然,景志轩的脚步停顿下来。

    苏沐身子再一次僵硬,吓的大气儿都不敢出。

    就在他心跳快要无法负荷的时候,景志轩开口,声音里带着几分戾气:“除了我,有没有让别的男人碰过你?”

    “……”苏沐吓的心脏一缩:“没有。”

    “女人呢?”

    “……没有。”

    “这种问题还用想?”

    “……真没有。”苏沐使劲低头藏起绯红的脸,不敢再往景志轩怀里靠,嚅嗫着唇轻声呢喃,“只有你。”

    只有你,三个字,明显取悦了景志轩,只见他危险挑高的眉梢缓缓放下来,表情变得柔和些许。

    “很好。”

    说着,景志轩把苏沐身子往下放了放。

    就在苏沐以为他要被放下而倍感失落的松开绕颈的手臂时,景志轩突然弓腰把头往下埋去……

    ‘嘶啦~’

    景志轩舔了舔牙齿,一脸高冷的抬起头直起腰昂首阔步,似不经意的解释:“你的拉链开了。”

    “……”苏沐身子一个瑟缩,这下子,哪哪都发了烫,面红耳赤的往景志轩怀里钻钻钻。

    苏沐心里酥酥酥,身子软软软。

    小花激动的哗哗哗~~~

    整个人懵懵懵~~~

    虽然景志轩说这话有点不讲道理,但是用这么‘xx’的方式给他拉裤链,苏沐做梦都不敢想。

    哗哗哗~~~

    景志轩突然又顿了步,低头瞪着怀里羞涩缩成一团的小人儿,冷冷开口道:“要是敢骗我,”

    “……”苏沐连忙收住哗哗哗,屏气凝神。

    景志轩恶狠狠:“我会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苏沐听罢,讨好的把手臂重新绕上景恶霸的脖子,把脸贴在恶霸的胸口蹭了蹭。

    心里有点坏坏:你都已经下嘴了,还计较这些有用吗!

    景志轩微妙的勾起唇角和眉梢,重新抬步:“闭上眼睛。”

    没想到以前老拉着他挑战新姿势,随处玩野戦的小人儿,如今竟然会变得这么容易羞赧!?

    “嗯。”苏沐乖巧的闭上眼睛,把脸埋进景志轩火热的怀里。

    景志轩的胸膛硬邦邦,比以前还要结实三分,也更加灼人三分。

    不过,他喜欢。/w\

    这一次,苏沐往深处嗅,好像闻到些许的女人香水味,泛着甜味儿的心里,微微染上了一点点酸。

    景志轩是顺着五光十色的消防通梯抱着苏沐走到五楼的。

    大概几分钟后,苏沐听到景志轩与人交谈,应该是定房间。

    然后他又被景志轩从五楼抱进电梯里。

    不知道上升到几层的高度,很快,他就被景志轩放到了柔软的沙发上。

    一室静谧之后。

    被景志轩放开的苏沐轻颤睫毛睁开双眼,眸子刚被灯光刺了下,就被景志轩倾身压在沙发上,捏着下巴凶猛的捉住了唇。

    从景志轩唇上传达而来的炙热,仿佛如烈火般要把苏沐焚烧。

    苏沐头脑炸白,抖颤着唇没敢回应,紧张的抓住自己半褪的裤子,却摸到了冰冷冷的金属手机。

    手机!!!

    苏沐的眼神清明了一秒钟,接着飞快的摁着手机的右侧键点点点,把声音全部消除、消除、消除。

    今,谁都不能打扰他和景志轩的‘彻夜颠鸾倒凤’。

    亲儿子也不行!> <

    可是……

    这是来自景志轩的拥抱,景志轩的体温,景志轩的气息。

    是他曾经梦寐以求的,也是他这五年来做梦都想梦到的场景。

    他对景志轩的渴望,是飞蛾扑火的本能,与生俱来,无从改变。

    所以,尽管景志轩的话语和摆动他的姿势都带着明显的侮辱味,苏沐的手臂还是颤颤巍巍环上了景志轩的脖子。

    苏沐含糊道:“志轩……”

    景志轩的心尖颤抖了一下,握住苏沐的后颈,使他侧过脸。

    这一刻,他不想看到他的脸。

    害怕心房失守。

    当景志轩拨去苏沐耳鬓微长的发捏上他的耳朵,一抹绝艳的深红猝不及防的撞入他墨瞳。

    景志轩粗暴的动作骤然停下,失神的望着苏沐镶在耳廓正中的弧形红玉。

    这是他五年前送给苏沐的生日礼物,上面雕刻的ai字符别具一格,在烈日的斜晖下熠熠反光。

    可以说,这道光是景志轩五年前,对苏沐的爱的见证。

    景志轩性子冷,但是人帅个高气质佳,刚踏进大学,对他趋之若鹜的男男女女就能围着t大排一圈,做憨卖萌、软磨硬泡、死皮赖脸的不在少数。

    但是,论无坚不摧,苏沐真的是头一号。

    那时候苏沐刚大四毕业,租了校内的教师楼赖在学校里‘考研’,日子过得别提多逍遥,一天到晚的不务正业,追着他撩撩撩。

    即便是在盛产盛世美颜的双性人中,苏沐的相貌也当属其中的佼佼者,加上天然苏的声音和自然妖的身段,当之无愧成为了t大多数男人心中的梦幻情人。

    连御姐也非常哈苏沐这款。

    所以,那时的他即便再清心寡欲,在接受苏沐的金钱诱惑之前,又怎可能对苏沐不心动,毕竟他也是男人。

    俗话说,十个男人九个色,还有一个软。

    他不软。

    这么多年,他对苏沐也是思念的紧。

    但是,他和他之间发生的种种,时至今日,他都无法释怀。

    那就是在他读大二那年,得到了留学生交换名额,限期一年内出国当交换生,而出国保障金为二十万。

    他有必须出国的原因,但是他没钱。

    后来,无缝不钻的苏沐得到了这个消息,用一月三万的‘包养金’为条件,要他和他谈为期一年的‘恋爱’。

    刚开始,景志轩是怒的,逮着主动送上床的小处子苏沐狠.操了一顿。

    ……

    其实也没太狠。

    苏沐那晚流血了,在他身下瑟缩的厉害,那是他第一次尝到什么叫做真正的心疼。

    那晚的苏沐乖巧的厉害,和以往任何模样都不同。

    他被进人的那一刻,疼的嘴唇都咬破了,浮现血丝的眼尾也红的厉害,里面还裹着一层泪光,但他任睫毛被打湿却硬是没流出来,依然张着退义无反顾的抱紧他,一边倒抽气一边哽咽着:‘志轩,人家是第一次,所以你可要负责啊,我不求多,一年,一年就好。’

    末了还颤颤巍巍的抬手为他擦去额头上的汗水:“你动吧,我不疼的。”

    这样的人,即便他是铁石心肠,也得动摇了。

    就是那一瞬间,这个人自此深深烙刻在他裹着心脏的肋骨上了,每一根都刻的那么狠,那么深。

    从此,再不曾湮灭。

    就这样,苏沐按照约定每月十五号往他账上打三万块钱,他也未推辞,和苏沐保持着新奇而糜.烂的金主与包养人关系。

    苏沐是生长在温室里被娇养大的孩子,皮肤细细润润,白的在阳光下透亮,身子也因为小时候练过舞蹈的关系柔韧的紧。

    关键是还够浪。

    虽说两人之间,苏沐是金主,却他却任他肆意摆布,无论床上还是床下,都对他极尽讨好,那段时间,一向冷性的他的确像着了魔。

    深陷其中,两人夜夜笙箫。

    而这块红玉,就是他和苏沐在一起时,他送给苏沐唯一一样东西。

    算是生日礼物。

    苏沐过二十四岁生日前一个月就天天对他撒娇要礼物,他当时早就对苏沐动了真情,虽然嘴上没说,却已经打算送给苏沐一枚耳饰了。

    苏沐过生日前十天,他每天打工回去的时候,都要绕到玉器市场转一圈,直到苏沐生日前一天,他终于看中了一枚深红色的和田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