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3.第一百二十三章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 订阅低于40%要等一天哦么么啾。  这一次他是惊恐、忐忑、纠结、迷惘。

    “你说,你这么美,”景志轩邪气的话风一转, 打在苏沐微颤的耳屏的呼吸热的烫人,语气里却带着一股子狠戾:“我如果把你衣服扒了钉在这儿,这面墙会不会成为全世界最美丽的墙, 嗯?”

    “!!!”这样的夸赞有点渗的慌,苏沐身体吓僵了, 呜咽声卡在嗓子口, 模样像只受惊的小猫。

    可是……

    这是来自景志轩的拥抱, 景志轩的体温, 景志轩的气息。

    是他曾经梦寐以求的, 也是他这五年来做梦都想梦到的场景。

    他对景志轩的渴望,是飞蛾扑火的本能,与生俱来,无从改变。

    所以, 尽管景志轩的话语和摆动他的姿势都带着明显的侮辱味, 苏沐的手臂还是颤颤巍巍环上了景志轩的脖子。

    苏沐含糊道:“志轩……”

    景志轩的心尖颤抖了一下,握住苏沐的后颈,使他侧过脸。

    这一刻, 他不想看到他的脸。

    害怕心房失守。

    当景志轩拨去苏沐耳鬓微长的发捏上他的耳朵, 一抹绝艳的深红猝不及防的撞入他墨瞳。

    景志轩粗暴的动作骤然停下, 失神的望着苏沐镶在耳廓正中的弧形红玉。

    这是他五年前送给苏沐的生日礼物, 上面雕刻的ai字符别具一格,在烈日的斜晖下熠熠反光。

    可以说,这道光是景志轩五年前,对苏沐的爱的见证。

    景志轩性子冷,但是人帅个高气质佳,刚踏进大学,对他趋之若鹜的男男女女就能围着t大排一圈,做憨卖萌、软磨硬泡、死皮赖脸的不在少数。

    但是,论无坚不摧,苏沐真的是头一号。

    那时候苏沐刚大四毕业,租了校内的教师楼赖在学校里‘考研’,日子过得别提多逍遥,一天到晚的不务正业,追着他撩撩撩。

    即便是在盛产盛世美颜的双性人中,苏沐的相貌也当属其中的佼佼者,加上天然苏的声音和自然妖的身段,当之无愧成为了t大多数男人心中的梦幻情人。

    连御姐也非常哈苏沐这款。

    所以,那时的他即便再清心寡欲,在接受苏沐的金钱诱惑之前,又怎可能对苏沐不心动,毕竟他也是男人。

    俗话说,十个男人九个色,还有一个软。

    他不软。

    这么多年,他对苏沐也是思念的紧。

    但是,他和他之间发生的种种,时至今日,他都无法释怀。

    那就是在他读大二那年,得到了留学生交换名额,限期一年内出国当交换生,而出国保障金为二十万。

    他有必须出国的原因,但是他没钱。

    后来,无缝不钻的苏沐得到了这个消息,用一月三万的‘包养金’为条件,要他和他谈为期一年的‘恋爱’。

    刚开始,景志轩是怒的,逮着主动送上床的小处子苏沐狠.操了一顿。

    ……

    其实也没太狠。

    苏沐那晚流血了,在他身下瑟缩的厉害,那是他第一次尝到什么叫做真正的心疼。

    那晚的苏沐乖巧的厉害,和以往任何模样都不同。

    他被进人的那一刻,疼的嘴唇都咬破了,浮现血丝的眼尾也红的厉害,里面还裹着一层泪光,但他任睫毛被打湿却硬是没流出来,依然张着退义无反顾的抱紧他,一边倒抽气一边哽咽着:‘志轩,人家是第一次,所以你可要负责啊,我不求多,一年,一年就好。’

    末了还颤颤巍巍的抬手为他擦去额头上的汗水:“你动吧,我不疼的。”

    这样的人,即便他是铁石心肠,也得动摇了。

    就是那一瞬间,这个人自此深深烙刻在他裹着心脏的肋骨上了,每一根都刻的那么狠,那么深。

    从此,再不曾湮灭。

    就这样,苏沐按照约定每月十五号往他账上打三万块钱,他也未推辞,和苏沐保持着新奇而糜.烂的金主与包养人关系。

    苏沐是生长在温室里被娇养大的孩子,皮肤细细润润,白的在阳光下透亮,身子也因为小时候练过舞蹈的关系柔韧的紧。

    关键是还够浪。

    虽说两人之间,苏沐是金主,却他却任他肆意摆布,无论床上还是床下,都对他极尽讨好,那段时间,一向冷性的他的确像着了魔。

    深陷其中,两人夜夜笙箫。

    而这块红玉,就是他和苏沐在一起时,他送给苏沐唯一一样东西。

    算是生日礼物。

    苏沐过二十四岁生日前一个月就天天对他撒娇要礼物,他当时早就对苏沐动了真情,虽然嘴上没说,却已经打算送给苏沐一枚耳饰了。

    苏沐过生日前十天,他每天打工回去的时候,都要绕到玉器市场转一圈,直到苏沐生日前一天,他终于看中了一枚深红色的和田玉。

    他那时候穷,当时以有史以来最大的耐心和老板讲价讲了一个小时,花光了刚到手的五千块工资买下了。

    店老板小气巴巴的连盒子都没给他。

    其实他出了店门就后悔了。

    ……价钱真贵。

    后悔着后悔着,等到了学校,却又后悔搞价太厉害,没能拿到那只做工精美的檀香木包装盒。

    当时他也没去参加苏沐的生日宴,苏沐晚上喝点小酒回来的时候,他直接把手心握的火热的耳饰扔给苏沐说是二十块钱在路边摊买的。

    苏沐当即就把礼物放在嘴边亲了又亲,当看到上面的ai标志后,一下子跳起来,抱住他脖子把腿缠到他的腰上,放荡的蹭着他求欢。

    那晚,他把自己这辈子的热情全部灌注给了苏小妖精,一颗心完完整整的交给了他,甚至想过放弃原本的出国计划,就安安稳稳和他在一起。

    一辈子,就守护这一个人,直到永远。

    可是,在这之后的第三天,苏沐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这时,离他们的一年之约还有三个月。

    苏沐消失的第三天,他卡里突然打入九万块,他知道,那是苏沐打的,口头恋爱合约里剩下的九万块。

    他以为,打了钱的苏沐一定会回来,继续当他的小粘糕,妖妖娆娆的缠着他嘤嘤嘤的发骚。

    可是……

    他掰着手指数到九十九的时候,苏沐也没能出现。

    他终于放下自尊,去苏家集团走一遭,却被无情的践踏一番,回到学校时带着一身伤。

    重要的是,心伤……

    满腔热情因为回忆一触即溃,景志轩表情凝固了一瞬之后,深邃的眼神里再也找不到一丝温度!

    在苏沐离开的第一百零一天,他毅然决然出了国。

    从出国那天起,他就发誓,当他回来的那一天,他一定要吞了苏家集团,把自己当年所受的屈辱加倍的还回去。

    如今,按照计划,不出三个月,他就会让苏家集团彻底瓦解,把苏家连同苏沐狠狠踩到脚底下,肆意欺凌。

    到时候,k城再无苏方集团,也再不会有他的金主大人。

    只会有匍匐在他的脚下摇尾乞.欢的苏沐!

    苏沐!

    景志轩劲气一重,苏沐突然一疼,倒抽一口气呜咽出声,“……志轩。”

    “呼……”

    景志轩喘着粗气,骤然抽离苏沐:“金主大人有心了,没想到我送的东西还能保留到现在。”

    “……”生气吗?

    苏沐咬着嘴唇,看着落座在皮椅上的景志轩。

    如果没有苏影,他应该会感到高兴,因为,这至少能证明,景志轩多少在意他,他和景志轩还有拥抱亲热的机会,不是吗?

    望着苏沐小鹿乱撞的眼神,景志轩想立马压着他狠怼的心情更浓烈几分,他暴躁的把烟叼在嘴里,用力扯扯领带。

    “过来,”景志轩吐出一口烟圈,用下巴指了指办公室右侧靠墙沙发上的一片空地儿:“看看做多大的画幅,几幅比较合适。”

    苏沐一听景志轩杀进主题,心弦微微放松,看样子,他应该不知道小影的存在吧?

    突然想起昨天好像在金品阁见过那两位西装男,或者真的是巧合也说不定。

    苏沐顺着景志轩的目光把视线转移到那块空地儿,揣着小心脏向前走三步。

    其实说空地儿也不算,因为整个办公室包括天花板都烫了壁布,壁布是简单带条纹的棕灰色,条纹是深蓝。

    苏沐虽然很少出外谈单,但毕竟端这一行饭碗已有三年半,又是国画专业出身,对这方面足以信手拈来。

    他飞快环视一眼办公室为数不多的家具,都是实木重色家具,沉眉思忖了一下,很快得出结论。

    “总裁办公室代表着公司对外形象,正所谓好景好水世人共求,好字好画惠泽八方。”苏沐松开握紧的手心,先来句官腔,然后抬手对着沙发背景墙做测量辅助:“而且办公室是长久从事脑力工作的地方,山水画亦能愉悦身心,所以这里挂山水画比较合适。可以挂三副长约一米宽约七分米的三联图,或者和沙发长度10:7的单幅大背景图。”

    “嗯,不错,”景志轩叼着烟,目光始终烙在苏沐的侧颊上:“继续。”

    苏沐:“……”

    苏沐怯咪咪的看了一眼景志轩后,飞快的移开视线,脸上悄然爬上一层红晕,不知为何,总觉的坐下来的景志轩更加气势夺人:“当然,如果您不喜欢山水画,《八骏图》、《大鹏展翅》、《花开富贵》这一类的画,也很般配这里的装修风格,并都有着相当好的寓意,或者猛虎图也不错,和你的属相相合。”

    景志轩的薄唇微妙上挑,对这样‘认真端重’的苏沐,有那么点儿新奇。

    说完,苏沐赶紧咬了下唇,有些后悔:“不过,我想,以你的性格应该更喜欢简单大气的吧,像书法,我们店里有合作一位知名的书法老先生,如果你喜欢……”

    “不喜欢!”

    说着,景志轩猛然起身,一边抽着烟,一边大步往沙发的反方向走:“就按你说的,要一大幅猛虎图,跟我来,帮我看看客厅该怎么来。”

    苏沐一惊,然后看到景志轩走到金丝楠木屏风一侧,回头睨他:“跟上。”

    “……奥,好。”苏沐软着小短腿哒哒跟上。

    八扇屏风背后,一个檀木雕花的一米高,四五米宽的楼梯赫然映在眼前,景志轩站在阶梯口停顿下来,吐了一个烟圈。

    苏沐见景志轩停顿,脚步微颤了下,缓步走过去之后,在景志轩的示意下先步迈上阶梯。

    苏沐上了三阶后,听到景志轩的脚步声响起,瞬间慌了脚步,心跳错乱。

    被景志轩在下面盯着,骚撩过景志轩的苏沐怎么迈步都觉得自己一定扭的很浪。

    他迈步中一个上下夹紧,感觉又哗了一下。

    这次应该不是大姨妈造访了吧?!

    捂脸!!!

    难怪以前景志轩嫌弃他,他都快要鄙视自己了。

    好在也就那么几个装饰性阶梯,很快捱到上楼进了客厅,苏沐连忙指着客厅沙发背景墙,强装淡定:“景总,您说的是这里吗?”

    跟在苏沐后面的‘景总’差点把烟蒂捏碎,眼眸半眯,深不见底,声音从深喉里发出:“嗯。”

    没意识到危险气息的苏沐微微挪动脚步,环视了一下客厅风格。

    这里的硬装色调和办公室差不多,全屋灰加棕的条纹壁布,简约现代风,沉稳中带着禁欲感。

    但是挑高式的大落地窗使这里的光线比办公室明亮许多,家居也是原木的浅棕色,在明媚的阳光笼罩下撒发着些许暖意。

    景志轩的住处,比他想象的有人味。

    就是不知道这里,除了他还有谁来过,或者……

    苏沐上下牙齿对咬了一下,抬高下巴开口:“这里可以做三联图,居家之所适合色彩明快淡雅的画幅,能让人心情舒适,山水画清幽大气,花卉温馨贵气,不过这里是您的居所,还是以您的喜好优先。”

    “嗯,就三连图,荷花。”景志轩咬着牙把烟蒂扔到木地板上,用皮鞋尖狠狠的捻灭,“走,去最后一间房看看。”

    最爱画荷花金鱼图的苏沐心口微妙的热了一下下。

    他看着景志轩抬步离去的阔背,抿抿唇,小碎步又哒哒跟上。

    最后,跟着景志轩来到卧室门口。

    苏沐通过门框首先看到亚麻灰的整洁大床,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迈进卧室的脚步有些迟缓。

    景志轩一脸烦躁的扯下脖子上的领带,扔到床上,领带在空中抛出一条优美弧线。

    在落到灰色大床正央的一瞬间,苏沐刚跨进门的右脚趔趄了一下,手啪的打在竹木房门。

    “咳,景,景总,”苏沐尴尬的站直身子,手仍然撑在门上,没有要走进卧室的意思:“卧室比较适合暖色调的画,尤其是床头……”

    “谁告诉你说是床头了!”景志轩回身,解着衬衣领口的纽扣,嘴角噙着笑:“嗯?”

    苏沐喉咙被烫了一下似的,低头沙哑着嗓子:“那,景、景总是指……”

    “我说的……”景志轩突然向前一把抓住苏沐的纤腰,天旋地转间,苏沐被高大强壮的景志轩压在大床右侧熨着深色壁布的墙面上,姿势扭曲的趴着:“是这里。”

    苏沐吃痛一下:“景总,你……啊……”

    景志轩一手钳制住苏沐两只手固定在他头顶,一手在苏沐后背隔着柔软的t恤慢慢游移,感受布料下的温热体温,嘴巴轻轻噬咬着苏沐敏感的后颈,声音戏谑:“你觉得这里适合挂什么样的画?”

    “啊!”苏沐痛呼一声,睫毛迅速被泪水打湿,不自觉的发出一串苏音:“唔……景总,这里,卧室的装饰画有风水之说,我,我还没有看清这个方位,请、请你……啊……”

    苏沐的话未完,整个人就在景志轩怀里转动了半圈,然后被景志轩握住腰身高高拎起来,面对面抵在墙上。

    一切发生的太快,苏沐因整个人悬空,腿在惊惶失措中扣住景志轩的窄腰。

    紧紧的。

    那一次他是不解、惊喜、满足、甜蜜。

    这一次他是惊恐、忐忑、纠结、迷惘。

    “你说,你这么美,”景志轩邪气的话风一转,打在苏沐微颤的耳屏的呼吸热的烫人,语气里却带着一股子狠戾:“我如果把你衣服扒了钉在这儿,这面墙会不会成为全世界最美丽的墙,嗯?”

    “!!!”这样的夸赞有点渗的慌,苏沐身体吓僵了,呜咽声卡在嗓子口,模样像只受惊的小猫。

    可是……

    这是来自景志轩的拥抱,景志轩的体温,景志轩的气息。

    是他曾经梦寐以求的,也是他这五年来做梦都想梦到的场景。

    他对景志轩的渴望,是飞蛾扑火的本能,与生俱来,无从改变。

    所以,尽管景志轩的话语和摆动他的姿势都带着明显的侮辱味,苏沐的手臂还是颤颤巍巍环上了景志轩的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