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9.第一百一十九章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订阅低于40%要等一天哦么么啾。  有人是来炫耀,有人是来寻找商机, 也有女人迫嫁, 男人寻一夜刺激的。

    所以, 当何文卓拉着苏沐到最角落的一桌, 这张全场最不显眼的八人桌上只坐了四个人, 苏沐加入后还有三个空位。

    在座的其他三人,两个是年长的学长,一个是年轻的胖学妹,苏沐都不认识。

    何文卓拉着他落座前相互介绍了一下, 苏沐与学长学妹简单的寒暄后就坐下了。

    两个学长外貌衣着平平,都是西裤软衬衫,看上去很低调,不知道是混的低调,还是性格低调。

    胖妹子估摸着得有一百八十磅的体重,妥妥的是外型低调,和苏沐打完招呼就又低头沉迷于手机二次元了。

    大概只有那个世界才能领悟到她的灵魂美。

    苏沐今天特意穿了一套浅灰色半休闲套装, 稳重朴素, 咋一看, 倒是和景志轩的着装有几分般配。

    这么看来, 穿着上粉下绿像个撅屁.股开屏花孔雀的何文卓, 算是这一桌唯一一颗会发亮的星星了。

    其实是骚的没边儿!>﹏<

    苏沐入席后, 何文卓递给他一杯橙汁, 炫耀道:“好位置吧,省的一会被灌酒。我今天可是瞒着黄扒衣出来的,要是醉醺醺的回去,少不了一顿狠.操。”

    “咳咳~”苏沐猛咳了两声,接过何文卓递来的餐巾纸,喉头滚动一下,强笑:“老黄真是画看得多了,懒得拿正经眼光挑人了。”

    “喂!”何文卓一听,竖起眉捏着苏沐的削瘦肩笑骂:“你特么就这么诽谤你的衣食父母啊,大不孝!!!”

    “呵呵。”苏沐闷声一笑,挑高一眉睨着何文卓:“话说,什么时候给我新case啊,豪粑粑,您家儿子和孙子可都快断粮了。”

    “没钱你不早说。”何文卓阔绰的拍拍胸脯子肉:“本粑粑还能饿死自家亲儿孙不成。”

    “……”苏沐别过头,即便和何文卓打着趣,他的脑子里仍然来回激荡着景志轩这个名字。

    “好了好了。”新上了一盘木须肉,热乎的冒着烟,何文卓给苏沐夹了块放到他面前的骨瓷餐盘里:“最近无论是大小公司还是家装,都流行北欧装修风,抽风艺术画大受欢迎,国画市场确实不如从前,不过你放心,我会让我家扒衣多关照你这边儿。”

    “嗯哼,谢了,野生粑粑。”苏沐低头拿起筷子,把木须肉夹起来放进嘴里嚼了嚼,这家菜的味道还不错。

    老黄,或者扒衣,都说的是何文卓的扯证男人,大名黄耀权,非常高端奢华土豪风。

    不过,据何文卓的话,黄耀权见了他,不扒他衣服,就证明他在光着。

    于是,黄耀权被何文卓不吝脑细胞,赐了个特接地气的昵称——黄扒衣。

    黄耀权干的是画行生意,苏沐这几年靠画画养儿糊口,于是,黄耀权的小傍家何文卓就成了苏沐的野生粑粑。

    认识多年,何文卓也是了解苏沐的,欠人情的事情逼不得已偶尔为之,但是欠钱的事情,是坚决不会干的。

    再怎么说,苏沐也豪门贵公子了二十多年,当年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小清高的架子一旦端起来,总归是难放下的。

    一块木须肉,苏沐和着柳橙汁总算咽了下去。

    嗓子硌得难受,眼泪差点被逼出来。

    没人知道他此时此刻,手心脚心都是冷汗,手里的竹木筷都湿滑的夹不起第二块肉。

    景志轩就在苏沐的左手边,隔着何文卓和两张圆桌,一偏头应该就能看到那个他日思夜想的人。

    他甚至还能通过糟杂的‘合奏曲’听到江妹子操着吴语侬音对景总撒娇劝酒。

    真特么绿茶婊!

    心头翻滚着浓烈醋意,却连扭头看景志轩一眼的勇气,苏沐都没有。

    和当年骑在景志轩身上,拿着领带当小鞭,扭着小蛮腰抽打着景大帅哥吆喝着‘驾驾驾’的那个傲娇苏女王比,现在的他,简直是个怂逼。

    大怂逼!!!

    “话说,沐沐啊,”何文卓说着,放下筷子凑近苏沐,紧密的贴着苏沐咬耳朵:“你今天不就是为了见景贱人才来参加同学聚会的吗,要不要我陪你上前敬杯小酒。”

    “!!!”苏沐慌忙摇头:“不用,不用。”

    “啧啧,装什么臊啊,你当年为了撩他可都骚成t大的小名人儿了,”何文卓呵呵一声贱笑:“今个哥哥特意为你买了‘痴.汉.媚.情’,晚上给你补补~精~,嗯哼?”

    “咳、咳咳。”苏沐顺瞬间红了脸掉了筷子,抱住何文卓的手臂深呼吸:“你小点儿声。还有,这个真不用。”

    “好像……”何文卓目光突然阴沉,勾起唇角冷冷哼:“确实不用了。”

    不远处。

    只见,景志轩帝王一般屏退身边团团围绕的狂蜂浪蝶,起身离席,端着酒杯朝这边健步走来。

    他穿着商务休闲裤的腿,显得特别修长,迈动的时候,徐徐带着风,有股子势不可挡的霸气。

    像移动的荷尔蒙,走几步就t了全场的雌性目光。

    苏沐随着何文卓的声音和目光,也偏头望过去,恍惚间对上景志轩的眼睛,呼吸瞬间被夺去。

    灵魂也为之颤抖。

    “苏沐学长,”景志轩嘴角噙着不羁的笑,缓下步时,步伐优雅高贵,就像是一只觅食的猎豹,慵懒之下是危险气息,走近:“好久不见。”

    “……”五年了,景志轩的眉宇长开了些,更添成熟,加上近一米九的身高和冷傲的气势,给人无形的压迫感,一时间,苏沐整个人都发了颤,有种虚飘的感觉。

    “或者,应该说,”景志轩唇角的弧度慢慢加深,弓身覆在低头不语的苏沐耳边,墨瞳闪过一丝玩味,沉声道:“金主大人,好久不见。”

    语气不善,带着苏沐熟悉又陌生的邪气,可是撩烫在他耳尖上的温度,甜蜜到缺氧。

    嗅到那股子沉稳而熟悉的气息,苏沐这才敢真的确定——他和景志轩再次重逢。

    一时间,眼泪弥了他的眼。

    苏沐纤瘦的身躯镶在柔软的沙发和景志轩的胸膛之间,被裹的密不透风。

    在苏沐慌神之时,景志轩长长吁了一口气,抬头勾起苏沐耳鬓一缕发丝,放在鼻端轻嗅。

    即便这样子拥着苏沐,紧紧地,景志轩的心,也不全然踏实。

    虽然已过去五年,但是,这个人的离开,就像是噩梦一样,夜夜缠绕着他,让他从此,心中再也无片刻安宁。

    这孤单影只的五年,景志轩曾经设想过无数次两个人再见面的场景。

    却未料,一切还未开始,他便再一次体会到心被人狠狠攥着、撕裂的感觉,可是,他依然能从那碎开的缝隙中尝到世间最精妙绝伦的甜蜜。

    眯眼俯视苏沐,这个人的眼睛依然干净湛亮,不染世俗,气息依然纯粹酣甜,香意四溢,在他怀里依旧是殷切顺从的模样,婉转迎合的姿态。

    这个人,无时无刻不在拼了命的勾引他!

    可是当年是谁给他的勇气,让他撩完人、窃了心就逃开呢!!!

    是谁!!!

    一时间,景志轩因为这痛苦的回忆,爆发出了浓烈的恨意、兴奋、肆虐、蚕食、毁灭!

    还有无止境的占有!

    景志轩低头,牙齿嵌进苏沐的肩头有点狠。

    他满脑子都在想着如何把身下这个人撕碎,吞进胃里,融进他的骨血里!

    苏沐疼的在他身下缩成一团,但并未表现丝毫抗拒。

    从未承受过景志轩如此强烈深厚的情感,苏沐吃痛中竟也感受到了诡异的安心。

    他努力忽视肩头的痛感,颤颤巍巍的抬起手拥抱在景志轩的后背。

    像是无声的应允。

    很明显的讨好。

    景志轩瞳孔剧烈收缩,他慢慢的松开牙齿,抬头看向苏沐的眼尾,越发猩红,咬住苏沐的耳垂用牙齿不轻不重的研磨,声音邪魅的说了一句话。

    他说的是‘金主大人,让不让~干’,苏沐半天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差点哔了。

    “啊?呃……”苏沐下意识收紧那啥,感觉湿哒哒。

    简直要被自己浪死、浪死!

    景志轩闷哼一声,示威似的把身体的重量全部丢给他,又问:“怎么,金主大人,不愿意?”

    苏沐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羞窘的别过脸去,胳膊却抬起来绕到景志轩的脖子上语无伦次的偏着小脸邀请,“不,不是……”

    景恶霸明显被取悦,急不可耐的撕苏沐的衣服。

    苏沐瘦了。

    小身板越发显得单薄了,线条不若从前那般饱满,骨头味有点偏重,肋骨一根根清晰可见。

    景志轩的额骨没来由的跳疼了一下。

    不过……

    因大喘气而激烈起伏的某处好像……

    至于是哪里不对劲,景志轩一时说不清楚。

    景恶霸欣赏(心疼)了一会,就急不可耐的抱着人进了浴室。

    走进浴室,景志轩还不忘戏谑苏沐:“尿不?”

    “……”浪的都膨胀了,哪里还尿的出来,苏沐羞答答的钻进景志轩怀里闷声哼哼:“不……”

    景志轩沉笑一声,打开花洒,把苏沐托起来盘到自己腰上抵在瓷砖墙面上,热情似火的品尝起来。

    冷墙和刚上的冷水,把苏沐激的一颤一颤的。

    他锁住景志轩的两条腿,被亲的软哒哒的,无力滑下之后又被景志轩托上来。

    这样的景志轩,如果搁在五年前,他死也不敢撩。

    好可怕,像野兽。

    淋浴间是用半圆磨砂玻璃隔开的,空间不大,两个大男人挤在一起格外亲热。

    随着水声的哗哗哗,袅袅迷烟很快把这片小天地汇织成了旖旎天堂。

    苏沐身上开始有了暖意,他扬起脖子眯着眼睛哼哼哼,对面落地镜中景志轩拥抱他的姿势,就这样子猝不及防的映入眼底。

    景志轩的背很阔,是标准的倒三角,张扬的打在对面镜子上,古铜色的肌.肤线条刚毅,纠结的肌理块悍劲十足,无处不迸溅雄性魅力。

    扎眼的很。

    从这个角度,苏沐只能看到自己细白胳膊,柔弱无骨的攀着景志轩坚实的肩膀,随景志轩动作着,晃的十分妖孽。

    景志轩已然成熟,比学生时代更加高大精壮,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和一百六十斤的体重,使他的存在感很是斐然。

    而苏沐作为一个小双儿,体型和身高介于男女之间,又是比较清瘦的类型,和景志轩抱在一起,身型之间的差距明显的迥然。

    嘤嘤~~~

    此时野蛮粗狂和纤细羸弱纠缠在一起的视觉冲击力有点大,但却意外和谐,诱人无限遐思。

    苏沐有点怕,心脏缩成小小一团,大气都不敢喘。

    但更多的……

    还是期待。

    他痴着景野兽的宽肩阔背,止不住流下的一小串涎水眼看就要落在野兽的背上,连忙唆的向后钻进了景志轩的怀里。

    浪浪浪!!!

    过了会。

    景志轩气息滚烫的咬住苏沐的耳朵调.情:“金主大人,这么给面子。”

    苏沐面红耳赤的拱到景志轩的颈窝闷哼,羞羞的心道:嗯呐,就只给你面子。

    然而……

    又过了会。

    景志轩皱眉松开苏沐,往下一看,差点没疯!

    景志轩上嘴猛烈,可是上手温柔。

    但……他支撑着两人重量的脚周,肆意的萦绕着被渲染了色彩的水。

    那妖艳的颜色还在顺着景志轩的腿蜿蜒而下,很快绘出一大片更加浓重的血色。

    触目惊心。

    “操!”

    真特么的太给面子了!!

    景志轩惊的虎躯一震,连忙抱着苏沐躲开水柱,暴躁的低头盯着苏沐色彩斑斓的裤子,那刺目的红瞬间把景志轩的愤怒驱涌到极致:“你特么的来事了,不早说!”

    “!!!”景志轩低吼的声音吓的苏沐瑟瑟发抖,他还未从激.情中抽离就懵懂的顺着景志轩的目光向下看。

    目光所及,让苏沐差点没晕过去,满身的热度瞬间冷却:“我……我不知道。”

    大姨妈来了?!

    这个时候,摔!

    难怪哗的那么欢洒,他以为真是自己存货太多,浪决堤了!

    呜呜呜!!

    剑拔弩张,却要硬生生的憋回去,强行忍耐让景志轩额头两侧的青筋突突直跳,他真有种把苏沐扑到地上活生生撕吃了咬碎了的冲动!!

    ……

    就是不能干.翻了!!!

    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苏沐把脸深埋在景志轩的颈间,努力锁住景志轩的窄腰,小腿还在哒哒颤,不用看也能感受到景志轩临界点的愤怒。

    景志轩的肺快要炸了!

    小轩轩气呼呼的撞了小沐沐一下。

    明显的惩罚!

    却是收着劲的,不敢太用力。

    但是,苏沐还是被撞疼了,委委屈屈的快哭了。

    他怂哒哒的攀住景志轩,带着一丝压抑不住的哽咽,软着嗓子讨好气红了眼的男人:“没……没事,…可以的……”

    不说还好,苏沐一开口,呜呜咽咽嘤嘤咛咛的像撒娇,景志轩额头青筋快速涌动,脸肌压制不住的扭曲!!

    他眯眼盯着苏沐头顶微颤的发,幽深的眸子闪着燎原之火狠狠挣扎了几秒,很快做出决定。

    当目光所及那指端刺目的红。

    欲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这个人虽然丢弃了他,但是……

    还是……

    这世间,他最想宝贝的人。

    喉头哆嗦了一下,景志轩叹了口气,强弓硬弩的身子瞬间软下来,像是刚结束一场球赛。

    输了。

    怕酒店的浴缸不干净,苏沐此时又是敏感期,过敏的东西又多,景志轩黑着脸,托抱着小妖精迅速打开暖气,挑高淋浴水温,扯过包住苏沐的小脑袋。

    真特么的是个稀罕玩意!!!

    景志轩腹诽着褪下苏沐黏在身上血迹斑驳的裤子,然后让苏沐的脚对着他的脚站在他脚面,用50°温水从头到尾给苏沐冲洗一下,最后给他洗掉磨人的小猫血。

    洗的气急攻心,悬崖勒马!

    一脑门的干干干!!!

    景志轩忍住一热一热的鼻子,很是担忧自己喷股鼻血丢了老脸,洗完快速给苏沐擦擦擦,又扯了块浴巾包住,抱人出了浴室。

    把苏沐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裹住那诱人的原罪。

    景志轩边给苏沐倒了杯热茶递到他手里,边打电话给客房服务,让他们拿酒店里最好的卫生棉棒,又吩咐他们送上来一碗粥,加红糖。

    通话中,景志轩又冒着一身汗拿着遥控器调高了室内温度。

    景志轩如此仔细,苏沐感动的哗哗哗。

    哗哗哗~

    他从来没有这么痛恨大姨妈!!!

    亲儿子都置之不管了,却败给了生理期!

    气愤的在心里敲敲打打算日子,这个亲戚来去一向很准时,除了怀上小影宝贝的时候,按照日子推算应该是明天才来探亲才对的。

    算清日子后的苏沐,用最后一点力气撑起的肩膀瞬间倒塌了。

    突然感觉,全世界都在欺负他。

    qaq~

    在座的其他三人,两个是年长的学长,一个是年轻的胖学妹,苏沐都不认识。

    何文卓拉着他落座前相互介绍了一下,苏沐与学长学妹简单的寒暄后就坐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