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1.第一百一十一章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 订阅低于40%要等一天哦么么啾。  所以, 苏沐脸蛋微凉。

    景志轩伸手去握苏沐的手试探温度, 才看到苏沐右手握着的手机, 正好抵在左腕内侧, 姿势有点别扭。

    他叹了一口气, 小心翼翼的把手机从苏沐手心里抽出来, 苏沐左手白嫩的内腕被金属手机硌一道醒目的红印子。

    哎,也不知道疼不疼。

    景志轩坐到苏沐身边的木凳上, 小心托起苏沐的脑袋, 先把苏沐的上半身靠拢进怀里,然后一手罩在他后背,一手托在他膝窝下往自己腿上抱……

    困极的苏沐迷糊的往景志轩怀里蹭了蹭,落在景志轩身前的手还不忘安抚的揉一揉:“小影, 别闹……”

    揉的很是地方,揉出了景志轩一团邪火。

    景志轩连忙把人抱到腿上, 飞快握住苏沐犯罪的小手。

    “哦?!”苏沐身体一个腾空和落下, 又被景志轩抓住了手,吓的惊呼一声, 瞬间清醒了,身子猛地往后一蹿, 要不是景志轩锢住他的腰, 他一定会仰倒:“景, 景总……”

    苏沐的猝恐逃离让景志轩不高兴的眯起丹凤眼, 他一手捉住苏沐的腰,一手握紧苏沐的手腕,拇指指腹在苏沐手腕内侧的红痕上摩擦了好一会才冷静开口:“醒了。”

    他本意是想苏沐睡得舒服点,却不料惊醒了他。

    “我,我……”看着清景志轩在眼前放大的脸,苏沐心跳快的几乎窒息,总觉的心要从嗓子口里蹦出来,语无伦次:“我,志……景总……”

    这种慌乱的情绪,苏沐一时还搞不明白,就觉得心口快要炸了,眼泪几乎喷涌而出。

    “怎么了!?”感受到苏沐在怀里的瑟缩,景志轩这才发觉他不对劲,于是把人拉进了些,语气放缓:“吓着你了,胆子什么时候变这么小了?”

    “不、不是……”不是的,苏沐大喘着气,眼泪刷的落了下来:“我……我的手机……”

    人有时候真的很奇妙,明明脑子还没能来及理清思路,嘴巴却能更快的整合出信息。

    话一从嘴里说出来的时候,苏沐身子彻底凉透了。

    小影……

    “手机怎么了?”望着苏沐语无伦次后又哭了出来,景志轩虽然有点暴躁,但还是松开他的手腕,从桌面拿过苏沐的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

    “……”苏沐咬着唇流着泪,伸出哒哒抖的手去接:“……”

    景志轩松开手,看着苏沐用双手握住金属手机,微微蹙眉:他这是在等谁的电话吗?等的都哭了?!

    苏沐低头看着手机的黑色荧屏,不敢点开,他不知道景志轩有没有看到小影,但他睡前,手机上一直在放小影在学校里的微视频。

    最后停留在荧屏上画面是:小影被他放大了的睡脸。

    为了方便小影平时玩,他手机设置了不自动关屏模式。

    小影那张和景志轩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要是被景志轩看到的话……

    后果他不敢想象。

    “怎么?”景志轩静静的看了苏沐好一会,只见他拿着手机在那颤抖:“有很重要的电话?”

    苏沐猛地吸了一口气把心吞到肚子里,把冰冷的手机合在掌心,缓缓抬头看景志轩的脸:“……没。”

    坐在景志轩大腿上的苏沐,比景志轩还稍高,他微微敛眉俯视景志轩脸上的表情。

    景志轩明显没看到小影,苏沐放下心来颤着唇呐呐开口:“对不起,我做噩梦了。”

    “奥?”景志轩绕有兴致的放开苏沐,手肘支在桌面上,单指顶着下巴:“说说看。”

    苏沐睫毛颤了下:“我梦见我坐在摩天轮上,上升在最高点的时候,从上面摔了下来。”

    景志轩挑眉,看不出情绪。

    苏沐眼神黯淡的不剩下一点光:“我的头破了,地上全是血,血一直流,一直流,流到摔着不远的手机上,手机突然响了,有人给我打电话。”

    景志轩淡淡道:“是我吗?”

    苏沐敛下眉,摇摇头:“屏幕破了,满屏白光,不知道是谁。”

    说完苏沐抬手抹去脸上早已冷却的眼泪,冲景志轩微微一笑:“不过肯定不是你,因为,你不知道我的新号码哦。”

    景志轩心口猛然皱巴成一团。

    如果在以前,他会认为苏沐是在撩他。

    可是,今天,他知道,不是。

    风从两人的间隙中悠悠穿过。

    苏沐把握住手机的手放在不知何时搭在腿上的西装外套上,感受到一丝暖意。

    他和景志轩就这样静静的坐着,很久,谁都没有开口。

    苏沐脸上的笑痕早已消失,所有的表情都被一种叫做执念的东西所取代。

    但是景志轩已经看不懂苏沐的这种‘执念’,因为苏沐的‘执念’不再属于他一个人。

    清醒的时候,苏沐设想的更多的是他的儿子,小影。

    其实,此时,景志轩看不出来苏沐在说谎,是因为苏沐真的做了一个类似的梦。

    就在景志轩靠近时,他的梦里是景志轩抱着小影带着他坐在摩天轮上。

    梦里景志轩说,听说在摩天轮最高点接吻的情侣一辈子都会在一起,于是他不要脸的凑上去堵住了景志轩的唇。

    还把舌头伸了进去。

    正吻的欢,夹在两人之间的小影大力的分开他们大叫:我也要玩亲亲。

    于是,他和景志轩对视笑了笑,同时亲吻上儿子的左右脸蛋。

    就在这时,天空中滑过一丝巨响,他们的小包厢一下子从轨道上分离,猛然下沉……

    然后,景志轩抱起了他,他就在身子悬空的一瞬间醒了。

    魏子城人未到,声音已老远传来:“景总……”

    当景志轩和苏沐同时扭头看向花房入口的时候,一道浅蓝倩影从镂空檀木隔断处跃进眼中:“志轩……”

    “嗨,景总,苏沐,”魏子城急匆匆的跟在何玉柔身后踏进花房,一看苏沐从景志轩腿上往下跳,心脏瞬间悬到了嗓子口,迈出的脚步也不由得缩了回去:“那个……呃……”

    从景志轩腿上挣开的苏沐几乎是立刻的就走到了画板后面,用偌大的画板遮住大半身子,握着手机的手指咯吱作响。

    他觉得自己是抢了别人老公的小三,畏手畏脚的弓着腰低着头,满脸羞红,如果可以,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一生,他从来没有这一刻,感到绝望!

    没看扭腰摆股款步走来的何玉柔,景志轩低头捡起地上被苏沐丢掉的西装外套,抖了抖挂在右臂上。

    “志轩……”何玉柔趁景志轩低头时看了苏沐一眼,极尽所能的表现出优雅:“我听说公司和佰骅之间出了点问题,那是我姑父的公司,我陪你一起过去。”

    景志轩直起身后带着一身冷气,何玉柔没敢靠近扒上,身体有些僵硬的站在景志轩身边。

    “奥,是的。”小碎步走来的魏子城连忙道:“佰骅公司的白总刚回国,目前正要撤下hn3配备好的所有机器,这样做损失太大,正好何小姐……”

    何玉柔和魏子城说话的时候,苏沐颤颤巍巍的把身子稍稍往南边移,斜对着荷叶池。

    “出去!”景志轩的目光始终望着低头而立的苏沐。

    小猫受了惊吓本来就有些颤抖,他一开口,抖的更厉害了,于是景志轩缓了缓语气:“去通知技术骨干,全部,到一楼大厅等我,十分钟后赶往a城。”

    “是。”魏子城连忙应和着逃命。

    魏子城出去了,何玉柔还在。

    苏沐反而更加局促,他腰弓出一个显而易见的弧度,看上去可怜极了。

    景志轩从西装口袋取出一张铂金名片,双眼灼灼的看着苏沐,缓缓举起名片放在嘴边轻轻吻了吻。

    然后,在何玉柔惊悸的目光中,把名片放进了苏沐带来的小画箱中。

    “沐沐……”景志轩刚开口,苏沐手机里三百只鸭叫的音乐铃声就响起来了,比以往小了些。

    这是再次见面以后,景志轩第一次开口叫苏沐沐沐,苏沐却没听到。

    景志轩被噎了一下。

    还没缓过神来的苏沐被手机铃声吓到了,一个不稳,身子趔趄的同时手机直接从手心滑了出去。

    苏沐被手疾眼快的景志轩扶住了,手机却摔到了钢化玻璃上,‘啪嗒’一声响。

    景志轩单手握住苏沐的腰弓身捡起趴在地上的手机。

    套着一层软壳的手机安然无恙,不过看到上面闪烁‘陆先生’的景志轩,不高兴的挑起了眉梢。

    景志轩搂住苏沐不放手,弯腰有些暧昧的凑到他耳边:“我要出差几天,你乖乖的每天过来报道。”

    苏沐:“……”

    说完,景志轩稍稍离开苏沐,看着他的眼睛沉声道:“想吃什么吩咐张助,午休到那边躺椅上。”

    说着景志轩指了指桂花树下的藤条躺椅,上面还叠放着一条米色毯子。

    苏沐怔了一下,小斑鸠似的瞅了一眼‘正经女主人’:心情复杂。

    景志轩最后微妙的亲了亲苏沐的发才放了人,把手机接通递给苏沐,一脸从容:“接电话吧,我走了。”

    苏沐瞄了一眼只是放开他却没有挪步的景志轩,接过电话放到耳边:“你好,陆先生。”

    “沐沐,”电话那头是语带笑的温柔,“我带着小欣出来买食材了,不知道小影喜欢……”

    “哦~”苏沐连忙把手机攥紧了,向荷花池移了一步,打断陆齐明的话:“是的,我在上班……”

    景志轩微微眯眼,转身走出花房。

    跟在景志轩身后的何玉柔转身时,顺走了景志轩放在画箱里的名片。

    景志轩走了,苏沐回头瞄了一眼,快到木雕隔断的时候,何玉柔的手又抱上了景志轩的胳膊,如一对伉俪情深的璧人……

    苏沐心不在焉的和陆齐明聊了几句,挂断电话时才知道已经是四点十分了,没想到他足足睡了两个多小时!!

    而手机视频因为较长时间播放,剩余百分之十电量后自动关闭的。

    花房外。

    一对‘璧人’走进景志轩的办公室,景志轩握住何玉柔的细腕,眯眼俯视着她,一点一点把她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拽开。

    有点残忍。

    景志轩点燃一支烟,靠坐在办公桌上,两条修长健实的腿随意交叉。

    吸了一口烟后,景志轩睨着何玉柔,薄唇微启:“苏沐,我的爱人。”

    何玉柔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她看得出景志轩对那个人不一样,但没想到景志轩会这么直接:“……”

    “活这么大我心里就装过这么一个。”景志轩在烟煴中淡笑:“何小姐,你认识我五年了,应该清楚,我这个人从不将就,即便没有苏沐,我身边也不会有别人。”

    最后一句,是防微杜渐的保护。

    何玉柔娇笑的脸僵住。

    景志轩是她国外留学时的学长,她凭借表哥的关系,追了景志轩一年。

    被景志轩明确拒绝后,她假装收手,景志轩碍于好友面子,也算和她保持朋友关系到现在。

    如今,景志轩回国发展,她作为k城大集团千金,以为机会来了,却不料……

    良久,何玉柔轻轻柔柔道:“志轩……”

    “何小姐,”景志轩叼着烟,起身拿过桌子上的一份文件往外走:“走吧,我派人送你回去。”

    何玉柔快步跟上,声音急促:“学长,佰骅公司的事情让我帮帮你吧。”

    “你这份心意我领了,”景志轩朝花房走廊里深望了一眼,拒绝暧昧:“但是,不必了。”

    许久之后,何玉柔坐到景志轩给她安排的轿车上。

    她缓缓打开手心里被握成弓形的名片,在景志轩吻过的地方落下绵长一吻:志轩,你可知道,活这么大,我心里也就装过你这么一个人,除了你,别人对我来说,都是将就。

    今天,苏沐又是卡着点急急出公司。

    这次,助理张可心一送走苏沐就赶紧给景志轩打电话汇报。

    苏沐小跑着到公司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家赶,到家的时候,苏影已被石如水从幼儿园接到家。

    苏沐匆忙换了一套休闲装,又给苏影换上一套小王子装,带上昨晚选好的礼物,亲亲贝贝粉嘟嘟的小脸,就和石如水打声招呼带着苏影出了门。

    今天,此刻,最是勾人。

    “我……”苏沐无话反驳,却也不敢再开口邀请。

    “挡什么!”景志轩玩味的睥睨着苏沐窘迫往下挡的动作,邪气的朝他吹气,拉开他的手:“你当年是怎么掰着它诱惑我的,难道都忘了,嗯?”

    又是一声‘咔嚓’,苏沐整个脊背也随之‘咔嚓’一声,几欲绷断!

    景志轩放开苏沐,对着镜子里羞囧不已的脸道:“我不介意你在我的地方自嗨一发,不过,希望你不要让我等太久。”

    他低沉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眼神比戏谑时还不如,是毫无感情的冷若冰霜。

    说完,景志轩就出去了。

    景志轩一离开,苏沐这才如梦初醒,慌乱的拿过毛巾裹住自己。

    景志轩不要他,他……

    这么做,难道只是为了羞辱他?

    苏沐突然想起,在卧室的墙上,他身体落地的瞬间,他看到了景志轩的那里,没有预想中的‘大突兀’。

    而,刚才,也没有。

    原来答案比他想象的更加残忍。

    景志轩……

    自始至终都没对他起兴趣。

    从把他抵在墙上恣肆撩拨开始,他就没打算要他。

    强大的悲伤将苏沐笼罩。

    他恍惚了一会,苏沐掐了掐自己依旧动着情的小芽,疼出一脑门冷汗,直到小芽焉的可怜都快看不见了,才颤颤巍巍的走出盥洗室。

    捡起地上的裤子套在腿上,苏沐的眼泪忍不住又溢了出来。

    滴落在深色的亚麻地毯上,瞬间就不见了踪迹。

    苏沐拉上裤子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手机,暗暗咬咬牙,小腿有些发抖的扶着墙面走向卧室门。

    客厅里。

    已经新换了一件纯黑色衬衣的景志轩站在走廊里吸着烟,重色使他看上去更显冷酷疏离,不近人情。

    但是他随意搭在肩头的领带却为他平添了几分不羁,使他整个人都散发着慵懒而神秘的诱惑。

    苏沐伫立脚步屏气凝神,直到看到景志轩微微转了下脸,抬起脚步,他才软着腿哒哒哒的跟出去。

    苏沐跟在景志轩身后踩着小碎步蹭回到56楼的总裁办公室。

    总裁办公室似乎比刚才更加敞亮了,空阔的让人心里不踏实。

    景志轩走到办公桌前,把烟在烟灰缸里磕了磕,然后叼在嘴里,扯下肩头新取的墨色领带绕在脖子上,边动作边迈步向外走:“走吧,接下来的工作我会……”

    因为心烦气躁,景志轩扯领带的动作有些粗暴,勒的很用力,拉着领带的手背青筋直暴。

    搞的像自杀。

    苏沐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人却已经跑到景志轩身前,右手也拉上了深色领带的尾端。

    很有种讨好的意思。

    景志轩未完的话卡在嗓子里,滚动了喉结,生生咽了回去。

    他很少会如此。

    苏沐直到对上景志轩捉摸不透的眼神,才惊觉自己失态,他窘乱的松开握住墨色领带的手低声道歉:“我……对、对不起。”

    他逃离的手,很快被景志轩握住。

    景志轩见苏沐不动了,这才缓缓松开他的手,把叼在嘴里的香烟取下来,放在离苏沐稍远一些的右后方,把嘴里的烟雾吞进肚子里,憋出一个字:“系!”

    苏沐慢慢回过神,修长的睫毛扇动了两下,缓慢下垂的手才慌乱抬起,分别握上景志轩身前的领带的两端。

    领带是墨与蓝条相交的条纹真丝,触感细腻丝滑,还带着一丝泌人心脾的冰凉,苏沐很快镇定下来,把领带的两端交叉叠起……

    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站在景志轩身前,为他系领带,苏沐感觉比景志轩压住他亲热还要使他心跳加速。

    恍惚间,苏沐发觉,原来,这个人已经这么高了。

    高到他即便垫着脚也吻不到他的唇。

    高到即便再繁华的k城,也遮挡不住他身后的湛蓝天空。

    高到让他怀疑,他和这个男人曾激烈相拥的日子,都是他一个人的臆想。

    如果时间能够定格,他好希望是这一刻。

    景志轩微妙的朝苏沐正正身子,低头盯着苏沐垂眉为他系领带的样子,心跳又加了速。

    他自认为见过苏沐所有的样子,可是五年后再见面,他才发现,原来苏沐可以拥有比他想象中还要多娇的模样。

    比如现在,此刻。

    苏沐低着头微微抿着唇,嘴角勾起的弧度是似笑非笑的温柔,眼中盛满闪耀的光辉,犹如夏夜星空般璀璨而祥和,脸颊上飞着两抹淡淡的红晕,整个人散发出惊人的内敛美。

    涩中带媚,看上去柔软多娇。

    苏沐的手指也好看的紧,他人虽然清瘦了些,手指却骨感中不失饱满,白皙的晃人眼,纤长如葱枝,此刻正在他胸前很有节奏的舞动着。

    灵活,却缓慢。

    虽然情.事再次在水深火热时中止,但是此刻,景志轩觉得自己整个胸腔都被这样宁静美好的画面填满了。

    最后,苏沐将宽端插入打好的环扣中,系紧,一个简洁完美的四手结就应运而出了。

    时间没能就此定格,完成了任务的苏沐颤了下长睫毛,浅浅吁了一口气,指尖顺着景志轩领口的结扣缓慢下滑,看似在做最后的规整工作,实际上,是不舍。

    很不舍。

    苏沐的手刚滑到领带的尾端落下,景志轩的手就抬了起来,食指娴熟的扣住完整结,一用力,领带就被拉开了。

    “呃……”苏沐错愕的抬头,俊秀的小脸上满是慌乱,身体也在瑟瑟发抖中向后趔趄。

    “重新系!”景志轩扔掉手中的烟头,长臂一勾把苏沐捞进怀里,抵住他软绵的小肚子:“紧。”

    “呃,对、对不起。”苏沐嚅嗫的道歉,连忙抬手握住被景志轩打散的领带,飞快的重复刚才的动作。

    这一次,景志轩一手环住苏沐的后背,一手扣住他的腰身,低头一霎不霎的盯着苏沐瞧,直到再次把苏沐羞涩敛眉的模样尽收眼底,才满意的放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