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第一百零一章
    躺在大床上的石如水猛地喘了一口气, 微微动了一下,发出一声细小的抽咽:“……呜……”

    听到石如水的呜咽声, 高天祎覆在他之上的身子一僵,眸子眯了眯,这才猛然撑起手臂去观察石如水的小脸。

    然而, 石如水的眼睛仍是紧闭的, 他脱色的唇瓣快速蠕动,连带着脑袋也毫无章法的晃动开来,额头上也有着迅速激涌的一层薄汗, 在夕阳最后的余晖之下,似星光点点:“呜……不是……唔……”

    “宝贝, ”许是做了噩梦, 高天祎心疼的用掌心抹去石如水额头上的汗珠, 固定住他输液的手腕把他侧搂入怀, 轻轻摩挲着石如水因哽噎而一耸一耸的肩膀:“好了, 好了, 不哭,有哥在, 不哭……”

    高天祎低沉着嗓子用哄贝贝的语气, 同时低头吻着石如水额顶的发抚慰了一会儿, 果然,石如水很快便在他怀中安静下来。

    安静下来的石如水, 纤弱的手指仍缺乏安全感的紧紧抓住高天祎胸前的衣料, 灼热的呼吸洒在他颈间, 温软的唇瓣也随着呼吸一张一翕的吐着湿热的气息,吐在高天祎敞开突显的锁骨头上的同时,唇瓣也有一下没一下轻撞高天祎那根敏感的骨头。

    如此懵懂无知的诱惑,高天祎身子仍无法克制的发了热。

    他把身子向后蹭了蹭,和石如水拉开一定的距离,却不料,石如水立马又哼唧着贴了过来。

    怕吵醒石如水,最终,高天祎只得待石如水呼吸趋于沉稳,在握住他两只窄小却不失圆润的肩膀把人拉离,低头宠溺的刮了下他微红的鼻尖:“真是口嫌体正直的小家伙。”

    经历了一场噩梦的石如水,脸庞终于有了些许血色,唇瓣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红,眉宇也放松下来,看上去平静安然,此刻软软的依偎在高天祎怀中,犹如一头雪白罕见的小狐狸,温驯而美丽。

    高天祎眯着眼睛享受的摩擦石如水的耳垂,不多时,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

    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白子炎抱着贝贝,和刘医生一起上来了。

    高天祎听到敲门声,吻着石如水的唇瓣,不舍的把他放平在大床上,为他裹好毯子,才翻身下床走到门口按开门口的玄关灯,开了房门。

    “嘘~”高天祎一打开门就从白子炎怀里接过贝贝,轻声道:“粑粑还在睡觉哦,宝宝说话声音小点好不好?”

    “嗯嗯,”贝贝绷着小嘴压低声音哼唧,甚是可爱:“贝贝,乖乖。”

    这一次,贝贝乖巧的伸手让高天祎抱,一被高天祎抱进怀中,小家伙就抱住他的脖子,从他的肩头探出小脑袋,往卧室大床处瞧。

    高天祎轻声问:“贝贝吃了多少?”

    “鸡蛋羹半碗,糯米藕吃了两块,又喝了一点鱼汤,应该是吃饱了。”白子炎说完,傲娇的扬扬下巴:“吃完饭,我还带着干儿子在院子里走了十分钟消食。”

    “嗯。”高天祎点点头,淡淡的转身道:“刘医生进来吧,吊瓶大约还有半小时下完。”

    “是。”刘医生跟着高天祎进了卧室。

    “老大,”白子炎忙到:“您想吃点什么,我给您端上来。”

    “不必了。”高天祎摇摇头,但是回答完,脚步一顿,回过身来,沉眉望着白子炎吩咐道:“交代洪毅,安排两个值夜的厨师,煲上营养粥。”

    啧,面对这么会疼人的老大,还真是有点不适应。白子炎挑挑眉:“好。”

    石如水输完水拔了针,高天祎便让刘医生出去了,不过交代他今晚在一楼休息,以免石如水半夜醒来感觉不适。

    知道粑粑生病的贝贝是真的乖,高天祎把他抱进屋里之后,便接了热水给他擦了擦小脸和脚丫,然后又有些笨拙的给他换了个开档连体睡衣。

    小家伙上床上之后,就静静的在粑粑身边坐了会儿,待石如水拔了针,便自己拉开被角钻进被窝里,小心翼翼的侧躺在石如水的身边,一双小狐狸眼望着石如水发呆。

    刘医生离开后,高天祎大概收拾了下,便关了玄关灯,打开阳台灯和床头淡蓝色的小夜灯上了床。

    他在石如水另一侧躺了下来,怕贝贝无聊,便提出给贝贝讲故事,谁知小家伙学着他的模样把食指放在唇前轻轻‘嘘’了一声,便抱住石如水的脖子,又安静了下来。

    真乖。

    高天祎心软的一塌糊涂,支着身子凑到贝贝的小脸上亲了一下后,折回时又忍不住亲了石如水一下。

    这一亲不打紧,因为亲的是挨着贝贝那一侧的脸庞,原本平躺的石如水烦躁的翻了个身子,直接背对着贝贝。

    贝贝委屈的勾着石如水的脖子:“嘤嘤~~”

    嘤了几声后,大概是父亲的天性,石如水又翻了过去,在睡梦中把贝贝紧紧拥入怀里。

    贝贝白天里没有午休,加上又有些无聊,在夜光灯下睁着小眼看了石如水一会儿,便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小孩子,没什么心思,很快便睡熟了。

    高天祎看看甜蜜相拥的一大一小,轻手轻脚的撑坐了起来,拿过床头柜上的书籍,打开,翻到第十二页,一手绕在石如水和贝贝头顶,一手举起书本。

    夜光灯下,眼睛有些吃力,但是朦胧中,书中的文字,似乎又带他回到了他与石如水初见的一幕幕,旖旎温暖。

    没错,这本书,大多是甜蜜的,因为,这是石如水梦中的他和高天祎的爱情。

    而在高天祎从书中细细品味这前尘往事时,此刻在石如水的脑海里,他和他之间的画面不需要任何辅助,就能清晰的在脑海中一帧帧重现。

    那时,低入尘埃的他,能从这样一个贵如君王的男人怀中醒来,石如水的心跳快的仿佛要跳出胸腔。

    在昏暗的灯光下,他睁开眼睛第一个反应就是抬手遮光,于是扎着针尖的手背不可避免的疼痛一下,他身子一慌,刚眯眼假寐的高天祎就睁开了眼睛。

    下一秒,他输液的手腕猛地被攥紧,他这才惊觉他的手腕正被人握住,他的眼睛蓦然瞪大,高天祎如雕刻版的近乎完美的魔鬼面孔就撑满了他的瞳孔。

    只见高天祎望着他,刚毅的唇角缓缓勾起,让原本冷峻的面容显得温软,声音是初醒的磁哑:‘你醒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他迷茫的摇了下头,猛地感觉到头顶传来的痛感,一瞬间,不久前发生的事情飞快传达到他的脑海,他努力克制脸上的表情,瑟缩着脖子,嚅嗫着唇瓣:‘谢谢你。’

    ‘救这么美的人儿,是我的荣幸。’高天祎轻轻一笑,有点痞气,不过他很快扶起石如水的后腰,把人抱坐起来,细心的裹了裹他身上的羊绒毯,拿过斜放在沙发上的保温杯,打开,递到石如水唇边儿:‘来,先喝口水。’

    当唇瓣贴着温热的不锈钢杯沿,石如水脸上淡淡的红霞一下子加深,并烧到了耳朵根儿,为他原本因发烧而显得苍白的小脸添了许多妩媚。

    这辈子,他第一次品尝到,被人宠溺呵护的感觉。

    当他颤抖的唇,被六十度水温温柔的滋润,他的眼泪一下子盈满了眼眶。

    “热?”高天祎一看石如水脸色不对,便蹙眉拿过水杯亲自试了下温度,又重新递到石如水嘴边儿:“先喝水,一会给你叫医生。”

    说完,高天祎一边喂他喝水,一边大声吼叫医生。

    其实回忆里,高天祎待他温柔的次数也有不少次,但都是在他生病的时候。

    第二次的见面,在高天祎第二天下午把他送回家而宣告终结。

    那时候,石如水便开始有些痴恋,夜夜,高天祎都在他的梦里。

    直到一周后,他又一次在片场见到高天祎。

    那天,他比第二次更加狼狈。

    剧组女主演丢了东西,是带有钻石吊坠的白金项链,价值不菲。

    因为当时拍的是古装戏,女主演当天要穿露脖子的古代选秀锦罗裙,项链自然是不能带的,接下后便随意缠到了手腕上。

    演戏途中,女主演把项链丢了,恰好被当时在剧组扎戏的石如水捡到了,他小心翼翼的藏到口袋里。

    女主演的戏份结束后,回到化妆间换衣服的时候找不到项链,便告诉导演有人进化妆间偷了她的项链。

    导演于是停止了拍戏,盘问是谁进女主演化妆间偷了东西,捡了项链的石如水自然不觉得是在说他,后来项链从他身上搜出来,他一下子在成了剧组的众矢之的。

    无论他怎么解释,没人相信是他捡的,何况,当导演说女主演丢东西的时候,他也没把项链拿出来,所以最后,他只得满脸羞窘的站在那里,被众人指点的同时,更是被女主演扯住了胳膊。

    自知理亏,他不再辩解挣扎,任由女主演怒骂着把他扯过去,只望她不要报警……

    眼看女主演那扬起的巴掌要打到他脸上的时候,高天祎出现了,在众人不及反应中,把他扯进了怀里,吻上了他的唇。

    没有接过吻,第一次便被舔了牙齿,吮了舌头,虽不算激烈,却绝对亲密,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让他气息一下子乱了,又忘了该怎么呼吸。

    一吻结束,他软软趴在高天祎胸口大口大口喘气,脑子有些发胀的听着高天祎说话时轰隆隆的心跳。

    那天抱着他站在众人中间的高天祎目光一定冷极,因为他的声音,是他听到过的最为锋利的,令人心悸发颤,他的第一句话便威严至极:‘谁特么给你们的狗胆子,敢特么动我高天祎的人!’

    一时间,四五十人的热闹大剧组只剩下轻微的唏嘘声。

    导演只得上前,微探着腰身,声音有些惶恐:‘高少,不知道是您的人,要是……’

    高天祎:‘少特么扯这些没用的!说,究竟怎么回事!’

    导演解释完,高天祎一声大吼:‘笑话,我高天祎的人欠你特么的一个破烂玩意,怎么着,爷的人想出来体验一下生活,就特么的有人想骑到爷头上!’

    正大红大紫的女主演一听,连忙后退着语无伦次的道歉:‘对不起,我……这条项链……是未婚夫送的,所以……’

    随着高天祎的吼声,石如水炸白的大脑也清醒过来,他慌乱的退出高天祎的怀抱,仿若一个等待凌迟的犯人,恐惧感竟比刚才更甚。

    他两手攥着裤缝低头任由微风把他吹得颤慄摇摆。

    ‘过来。’高天祎的声音淡淡的,钢铁手臂却已霸道的搂过他的腰,把他重新揽在怀中,这次稍稍留了一处空隙,捏起他的下巴,命他与之对视:‘宝贝,告诉我,怎么回事,嗯?’

    ‘我……’许久,他麻木的抬起头,望着高天祎深邃而锐利的眸子,眼泪一下子就激涌而出:‘我捡的。’

    ‘嗯,乖。’接着他就被高天祎猛地摁进怀中,只听高天祎对众人道:‘听到了吗,我的人,捡的!’

    说完,高天祎嗤笑一声,又森冷道:‘本来拍完戏就打算还给你,没想到却被污蔑是偷的。’

    ‘高少,这……’平日里也是呼风唤雨的知名导演,此时低三下四的求:‘都是我的错,没弄清状况,让石先生受了委屈,今晚设宴……’

    ‘不必了!’他身子突然一悬空,被高天祎抱起,大步朝片场外走去:‘文泽,记下这里导演、演员的名字,随后报给我!’

    随着高天祎绝情的离开,和身后此起彼落的哀求声,在这个坚硬铁血却又宽厚温暖的怀抱,石如水第一次体会到何为上一秒地狱,下一秒天堂。

    高天祎这样一个人,多金、帅气、有能力有崇高的社会地位,又有无人可及的气势和健壮的体格,从小活在孤独黑暗里突然被这样一个集所有优点为一声的人宠爱,石如水怎么可能不被诱惑。

    哪怕,后来,高天祎表现出了暴虐粗狂的一面,让他在无数个午夜承受疼痛,无法克制的哭泣,他还是爱的。

    这样的见面方式,对石如水来说又甜蜜,又窘迫狼狈。

    书中→

    待莫冉被抱放在宽敞的装甲车上,他重重吸了一口气,才敢抬头,颤颤巍巍的望向坐他对面的卓天祎,小心翼翼开了口:“那……那条项链,真的是我捡的。”

    “嗯。”卓天祎淡淡点了下头,但继而勾起唇角,伸手摸了下莫冉的脑袋:“没关系,想要的话,我现在就给你买。”

    “我……”闻言,莫冉的血液一下子从头冷到脚底,最终他抖颤了下嘴唇,“我……不要,今天,谢谢你。”

    “马上十二点了,”卓天祎随意看了下腕表:“我先带你吃饭。”

    说完,卓天祎的手机便响了。

    莫冉最后怯怯的瞄了卓天祎一眼,低下头,窘迫的搅着双手。

    卓天祎虽然帮了他,但明显不相信他。

    那条项链真的是他在片场捡到的,不是从化妆间里偷的,但是,他捡到后,并没打算还给失主。

    他非常需要这笔得之不易的意外之财,只是,命运用现实再次告诉他,幸运,是他这一生都可望而不可即的东西。

    看到这里,高天祎猛地从甜蜜的回忆里回到现实。

    的确,当时片场的四五十个人都指正石如水,不至于大家都冤枉了他,所以,他是不相信石如水的。

    只是,他这个人天生如此,不管是对的还是错的,只要是他的,就都是对的,所以,他帮了石如水,事后,并没真的动那个剧组的导演和肇事的女演员。

    可是,石如水为什么这么需要钱,所以,后来,没见面几次,他提出拿钱让石如水跟他,石如水才会毫不犹豫的要了钱?!

    而这,恰恰是他在那之后,不足以珍惜石如水的原因,花钱买的感情,何谈弥足珍贵!

    高天祎扭头深望一眼身边安然睡熟的石如水和贝贝,指背轻轻从石如水细腻温润的脸颊上滑过,他叹了一口气,把书向下撑放在腿上,伸手扭开床头更为命令的橘色台灯。

    今晚,他要通过这本书,了解石如水的一切。

    或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