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6.第九十六章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订阅低于40%要等一天哦么么啾。  是他曾经梦寐以求的, 也是他这五年来做梦都想梦到的场景。

    他对景志轩的渴望, 是飞蛾扑火的本能, 与生俱来,无从改变。

    所以,尽管景志轩的话语和摆动他的姿势都带着明显的侮辱味, 苏沐的手臂还是颤颤巍巍环上了景志轩的脖子。

    苏沐含糊道:“志轩……”

    景志轩的心尖颤抖了一下,握住苏沐的后颈, 使他侧过脸。

    这一刻,他不想看到他的脸。

    害怕心房失守。

    当景志轩拨去苏沐耳鬓微长的发捏上他的耳朵,一抹绝艳的深红猝不及防的撞入他墨瞳。

    景志轩粗暴的动作骤然停下,失神的望着苏沐镶在耳廓正中的弧形红玉。

    这是他五年前送给苏沐的生日礼物, 上面雕刻的ai字符别具一格, 在烈日的斜晖下熠熠反光。

    可以说, 这道光是景志轩五年前, 对苏沐的爱的见证。

    景志轩性子冷,但是人帅个高气质佳,刚踏进大学, 对他趋之若鹜的男男女女就能围着t大排一圈,做憨卖萌、软磨硬泡、死皮赖脸的不在少数。

    但是,论无坚不摧, 苏沐真的是头一号。

    那时候苏沐刚大四毕业, 租了校内的教师楼赖在学校里‘考研’, 日子过得别提多逍遥,一天到晚的不务正业,追着他撩撩撩。

    即便是在盛产盛世美颜的双性人中,苏沐的相貌也当属其中的佼佼者,加上天然苏的声音和自然妖的身段,当之无愧成为了t大多数男人心中的梦幻情人。

    连御姐也非常哈苏沐这款。

    所以,那时的他即便再清心寡欲,在接受苏沐的金钱诱惑之前,又怎可能对苏沐不心动,毕竟他也是男人。

    俗话说,十个男人九个色,还有一个软。

    他不软。

    这么多年,他对苏沐也是思念的紧。

    但是,他和他之间发生的种种,时至今日,他都无法释怀。

    那就是在他读大二那年,得到了留学生交换名额,限期一年内出国当交换生,而出国保障金为二十万。

    他有必须出国的原因,但是他没钱。

    后来,无缝不钻的苏沐得到了这个消息,用一月三万的‘包养金’为条件,要他和他谈为期一年的‘恋爱’。

    刚开始,景志轩是怒的,逮着主动送上床的小处子苏沐狠.操了一顿。

    ……

    其实也没太狠。

    苏沐那晚流血了,在他身下瑟缩的厉害,那是他第一次尝到什么叫做真正的心疼。

    那晚的苏沐乖巧的厉害,和以往任何模样都不同。

    他被进人的那一刻,疼的嘴唇都咬破了,浮现血丝的眼尾也红的厉害,里面还裹着一层泪光,但他任睫毛被打湿却硬是没流出来,依然张着退义无反顾的抱紧他,一边倒抽气一边哽咽着:‘志轩,人家是第一次,所以你可要负责啊,我不求多,一年,一年就好。’

    末了还颤颤巍巍的抬手为他擦去额头上的汗水:“你动吧,我不疼的。”

    这样的人,即便他是铁石心肠,也得动摇了。

    就是那一瞬间,这个人自此深深烙刻在他裹着心脏的肋骨上了,每一根都刻的那么狠,那么深。

    从此,再不曾湮灭。

    就这样,苏沐按照约定每月十五号往他账上打三万块钱,他也未推辞,和苏沐保持着新奇而糜.烂的金主与包养人关系。

    苏沐是生长在温室里被娇养大的孩子,皮肤细细润润,白的在阳光下透亮,身子也因为小时候练过舞蹈的关系柔韧的紧。

    关键是还够浪。

    虽说两人之间,苏沐是金主,却他却任他肆意摆布,无论床上还是床下,都对他极尽讨好,那段时间,一向冷性的他的确像着了魔。

    深陷其中,两人夜夜笙箫。

    而这块红玉,就是他和苏沐在一起时,他送给苏沐唯一一样东西。

    算是生日礼物。

    苏沐过二十四岁生日前一个月就天天对他撒娇要礼物,他当时早就对苏沐动了真情,虽然嘴上没说,却已经打算送给苏沐一枚耳饰了。

    苏沐过生日前十天,他每天打工回去的时候,都要绕到玉器市场转一圈,直到苏沐生日前一天,他终于看中了一枚深红色的和田玉。

    他那时候穷,当时以有史以来最大的耐心和老板讲价讲了一个小时,花光了刚到手的五千块工资买下了。

    店老板小气巴巴的连盒子都没给他。

    其实他出了店门就后悔了。

    ……价钱真贵。

    后悔着后悔着,等到了学校,却又后悔搞价太厉害,没能拿到那只做工精美的檀香木包装盒。

    当时他也没去参加苏沐的生日宴,苏沐晚上喝点小酒回来的时候,他直接把手心握的火热的耳饰扔给苏沐说是二十块钱在路边摊买的。

    苏沐当即就把礼物放在嘴边亲了又亲,当看到上面的ai标志后,一下子跳起来,抱住他脖子把腿缠到他的腰上,放荡的蹭着他求欢。

    那晚,他把自己这辈子的热情全部灌注给了苏小妖精,一颗心完完整整的交给了他,甚至想过放弃原本的出国计划,就安安稳稳和他在一起。

    一辈子,就守护这一个人,直到永远。

    可是,在这之后的第三天,苏沐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这时,离他们的一年之约还有三个月。

    苏沐消失的第三天,他卡里突然打入九万块,他知道,那是苏沐打的,口头恋爱合约里剩下的九万块。

    他以为,打了钱的苏沐一定会回来,继续当他的小粘糕,妖妖娆娆的缠着他嘤嘤嘤的发骚。

    可是……

    他掰着手指数到九十九的时候,苏沐也没能出现。

    他终于放下自尊,去苏家集团走一遭,却被无情的践踏一番,回到学校时带着一身伤。

    重要的是,心伤……

    满腔热情因为回忆一触即溃,景志轩表情凝固了一瞬之后,深邃的眼神里再也找不到一丝温度!

    在苏沐离开的第一百零一天,他毅然决然出了国。

    从出国那天起,他就发誓,当他回来的那一天,他一定要吞了苏家集团,把自己当年所受的屈辱加倍的还回去。

    如今,按照计划,不出三个月,他就会让苏家集团彻底瓦解,把苏家连同苏沐狠狠踩到脚底下,肆意欺凌。

    到时候,k城再无苏方集团,也再不会有他的金主大人。

    只会有匍匐在他的脚下摇尾乞.欢的苏沐!

    苏沐!

    景志轩劲气一重,苏沐突然一疼,倒抽一口气呜咽出声,“……志轩。”

    “呼……”

    景志轩喘着粗气,骤然抽离苏沐:“金主大人有心了,没想到我送的东西还能保留到现在。”

    苏影一脸高冷:“哥哥,那个装逼男又来电话了!”

    “!!!”苏沐慌忙撩起被子盖住睡衣被蹭起的腰,被突然中止臆想的身体疼痛了一下,他羞囧的闷哼,也顾不得教训儿子哑声道:“奥好,谢谢乖宝贝。”

    “嗯哼。”苏影把手机放在床上,一脸高冷的出去了:“接完电话送我去学校,不想和贝贝玩,幼稚。”

    “……”苏沐诚惶诚恐的接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点多了,下午再去学校,一会粑粑陪你玩哈。”

    “呵呵,那哥哥你还是继续蹭吧。”→_→。

    “……”苏沐碰了一鼻子灰,最后冲儿子消失的门口恼羞成怒:“说多少遍了,在家里面,要叫我粑粑!!”

    随着苏影长大,很多时候,苏沐都能从小家伙身上看到景志轩的影子,而且越来越甚。

    最近高冷的特别招小女生!

    这种感觉,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只能说,不愧是他男人强壮的小蝌蚪。> c <

    缅想的苏沐,直到手机铃音歇气都没反应过来。

    看着何文卓的未接来电,苏沐又躺在床上夹着被子蹭了蹭,才回拨过去。

    电话里,何文卓除了询问他的身体,还说帮他接了个case,让他后天到店里和客户见面拿材料。

    何文卓昨晚给他打电话时手机正好没电,所以对他挂电话一事并没有起疑。

    今早被景志轩深深疼爱了一把,又接到了半月以来的第一单,苏沐又蹭了蹭,嘤咛一声,悲喜参半的出了卧室。

    准备陪儿子打电动。

    虽然,大部分时候,儿子除了袭胸,都是带着嫌弃的眼神看他。

    想想,好像他家儿子就惦记摸.咪这一个接地气的点儿了。

    不过,自从昨晚,苏沐深深觉得,他的儿子其实随他,是块傲娇的小粘糕。

    ≧▽≦

    ***

    工笔画是国画的一种,笔触细腻,崇尚写实,主要分为山水、人物、花鸟三类,画起来花时间费功夫,价格自然也高。

    以苏沐这种小透明级别的,一副也要两千到八千不等。

    而且画风对家装十分挑剔。

    近年来简单欧美风装修大受欢迎,风格明亮简洁、华丽漂亮,关键是便宜!

    所以即便何文卓很做主,黄耀权很上心,苏沐能接得活计也大不如从前。

    还好,黄耀权把他的身价抬上去了。> <

    第三天,苏沐一早走小区后门把小霸王送到幼稚园大班,就匆匆赶到黄耀权在装饰市场开的金品阁。

    苏沐是挤地铁到的,从地铁站跑到金品阁的时候气喘吁吁,他前脚刚进门,雇主后脚就进店了。

    定画的是一对新婚夫妻,老夫少妻。

    女人是个混血,一头大波浪金卷发闪着耀眼的光芒,窄腰肥.臀火辣身材,衣着也十分飙血,她上半身穿黑色罩罩和透明丝质遮阳衫,下身是超短热裙,堪堪遮到腿.根,举手投足之间尽是风骚。

    男人脸皮很白,保养得益,但也有四十出头,身材倒还好,肥的匀称,个子一米七多,也不算矮,就是小眼睛有点色眯眯。

    多看两眼,有种民国汉奸的既视感。

    苏沐长得漂亮精致,那老男人怀里搂着美娇娘进门后,眼睛一直粘着苏沐乱打转,一点都不带遮掩的。

    没一会店里又进来两位西装革履的来客,老男人的司机也抱着卷画进来了。

    黄耀权对苏沐和那对夫妻相互做个介绍,便让何文卓带他们到接待室谈,又吩咐店员去倒水,接着就亲自过去招呼新客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