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0.第九十章
    抱歉,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 订阅低于40%要等一天哦么么啾。

    正被热切驾驭, 又被突然放逐, 苏沐整个人惊震了一下。

    他无意识的微张着唇,急促的喘息着,眼睛裹着一层水汽看似明亮, 可是涣散的眸光久久不能聚拢。

    从窗台射进来的微光照耀在他精致到难以勾画的小脸上, 暖色黄晕下的长睫毛,在眼睑下方打出密密麻麻的剪影。

    那剪影因为他睫毛的震颤,流泻出斑斓粼波的光, 细看之下, 煞是好看。

    许久之后, 苏沐的瞳孔缩放了一下, 却下意识的往上抬抬,想要抚一下刚被景志轩触碰过的那枚深红色玉饰。

    他本以为这是夸奖。

    可是就在下一秒, 他还茫茫然的快要触碰到那刻着‘ai’字符的耳饰时,身子里突然被灌入一小股冷空气。

    浑身的热潮被这抹凉意, 一下子, 全部击溃。

    他在才反应过来, 意识到景志轩已经离开了他。

    他……不要他了吗?

    都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 不是吗?

    景志轩把丹凤眼眯的细长、威仪, 他俯看着苏沐温驯迷糊的有些呆呆的模样。

    心疼, 头疼, 又觉得苏沐天真的诱人至极。

    有那么一瞬间, 景志轩觉得,如果此生能得苏沐的心,他死了都甘愿。

    可是,只是一瞬间而已。

    景志轩很快把苏沐推开。

    仿佛他是压在自己胸腔上的大石头。

    不堪重负!

    “你这是,”推开了人的景志轩仍不放过苏沐似的,摁住苏沐的肩膀把人定在墙上,用指绕上苏沐生长在耳边的细发,吸引苏沐注意力似的不轻不重的拉扯了一下:“在提醒我,别忘了自己曾有过的身份?”

    “!!!”景志轩低沉的声音里没有一丝起伏,苏沐蓦然瞪大眼睛,慌乱中对上景志轩冷若冰霜的眼睛:“不、没……”

    “呵呵。”景志轩闷笑一声,彻底放开软绵的苏沐,举高临下看着因失去支撑而滑落在地板上的苏沐残酷道:“无所谓,你可以走了。”

    他知道,苏沐肯定不是故意带给他看,这个答案是多么明显。

    就是因为这个答案太过明显。

    所以他必须中止。

    以他今天的狂燥,继续下去,他势必会伤他。

    不,也许伤害之余。

    他也有些胆怯了,害怕了吧。

    怕一腔热情,再次遭受遗弃。

    他最想要的到底不是苏沐的人,而是他的心。

    景志轩快步走进浴室后,左手撑在洗手台上,低头看着慢慢打开拳握的右手,中指上的水泽在灯光照耀下璀璨生辉。

    景志轩心跳的速度还未缓解,他眉宇紧蹙重重的吁了一口气,充斥火焰的眼神疯狂的像野兽。

    迟疑了几秒,他缓缓抬高臂膀,对着镜子,把敛着水色的指放到唇边细细啄吻。

    像是着了魔。

    传达到鼻尖的味道膻甜。

    是记忆里的苏沐的独特气息。

    他还记得苏沐那里的味道,尝起来应该是微涩。

    景志轩眼神越发的嗜红,对着镜子张开唇时,却在此时听到一声‘咚呛’,他飞快放下,转身。

    苏沐撞进了景志轩的怀。

    似乎给自己打气很久,苏沐带着一股子蛮劲儿,冲击力大的让景志轩后仰了一下。

    景志轩靠在洗手台上,低头看着腻在他身前的苏沐。

    猜不透的深沉目光俯身着他的小脸蛋……

    “……志轩。”苏沐两手死死的抱着景志轩,埋在他怀里轻声啜泣,语无伦次的道歉:“……志轩,对不起,从前……对不起。”

    苏沐爱惨了这个人,从七年前就深陷其中,追了一年,腻了近一年,又日想夜想思念了五年。

    他是个骄傲的人,却唯独可以为了一个人放弃尊严,这个人就是景志轩。

    不!!!

    还有小影。

    一想到儿子,苏沐震颤了一下,脑子里杂乱的快搅成一锅粥,身体的热度刹那降了下来,抱住景志轩的力气也减弱了九分。

    景志轩眯起眼睛,抬起左手回抱住苏沐的腰身,胳膊用力一提,一个旋身把苏沐放到洗手台上。

    苏沐下面光着,桃木洗手台上被他快速的铺上了一条白毛巾。

    景志轩凝眉看去,苏沐深褐色的瞳孔被水色包裹,纤长的睫毛被冲刷的狼狈,泪痕肆流的小脸凄凄惨惨,就像是被暴风雨摧残了的流浪猫。

    景志轩望着他的眸光时而冷峻时而柔情,最终都变成了满满的无奈。

    “啾~”景志轩大手握住苏沐的脸侧,在他鼻尖上轻啄了下,然后是苏沐流泪不止的眼睛:“啾~”

    眼泪的味道咸咸的,融化在景志轩的味蕾,顷刻把他心底的最后一点防线冲破了。

    “不哭了。”

    景志轩抿了抿唇,抬手看了下时间,左手握住苏沐的纤细腰,右手拿过架子的毛巾,打开水龙头,用温水把毛巾打湿。

    这个人除了被他要的时候,流的每一滴眼泪,他都心疼。

    景志轩把毛巾握了握出出水,然后随意折了一下,严厉的看着苏沐向下落的眼泪,“够了,再憋不住就给我滚!”

    “……嗯……哬……”苏沐吓的双肩连耸带震,硬是突然刹车把流到眼眶里的眼泪给收了回去,然后:“咯……咯……唔……”

    苏沐不哭了,却开始打嗝。

    记忆中。

    苏沐追他那会,有一次他急着上课,苏沐却死皮赖脸的抱住他不让走,还说不答应做他男朋友就不撒手,于是他一动怒,力气大了点,一下子把苏沐甩到了地上。

    那会儿,苏沐也是像今天这样委屈的哭鼻子,小手臂也擦伤了。

    最后他无法,只好把苏沐扶起来说带他去医务室,谁知道小家伙直接赖上他,不要脸的用小腿饶上他的,贴到他委委屈屈的说腿疼。

    看着苏沐出血的手臂和磨破的裤子,他只好把人打横抱了起来,说再哭就把他扔下不管了。

    当时苏沐也是像现在一样,硬生生的刹了车,在他怀里一直打嗝。

    那时候,他是不落忍的。

    现在——心里抽疼。

    记忆里的苏沐的每一个样子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温柔的、耍赖的、慧黠的、微笑的、哭泣的、缠绵的、浪.荡的……

    尤其是在他身下辗转求欢时,流着泪水一脸满足的模样,然后用这些记忆填补这五年的空窗期,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

    可是。

    这个人,让他识得了爱情,体验了欢愉,也尝到了锥心之痛。

    景志轩最后给苏沐擦了把脸,然后把毛巾从他脸上拿来,看他精致小脸露出来。

    五年了,苏沐今年已经二十九岁了。

    可他的肌肤还是这般细腻,眼神还是这样澄清,丝毫找不到岁月留下的痕迹。

    或许这个人离开他以后,还是一样,过的没心没肺,有滋有味吧。

    景志轩随手扔下毛巾,大手握住苏沐的脖子,把他整个人往后摁到镜面上,曲起苏沐的退,拿着手机对他闪了一下。

    苏沐还来不及反应,景志轩就把他换了个更撩的姿势,又‘啪’的一声,将这一幕定格。

    “志、”苏沐吓的大气都不敢出:“……志轩。”

    “……”景志轩看了一眼手机荧屏,满意的挑挑眉,然后把苏沐从洗手台上放下来,把人从身后圈在怀里。

    景志轩把拍的照片放到苏沐眼前切换,笑的邪气:“喜欢画自己哪个姿势?”

    “……”景志轩的西装料子很有质感,磨在苏沐肌上有点奇异燥感,惹得他大脑严重缺氧,再看到自己这样的姿势和表情,整个人都决堤了。

    景志轩勾唇笑:“嗯?”

    苏沐回过头来,深望着邪气的景志轩,心跳陡然加快,眸子含着情愫恬了下唇,有些羞怯的垂眉轻嗔:“志轩……想、想画我们俩的。”

    再多的顾及,再多的畏惧,他最终想要的,不过是和这个人在一起罢了。

    仅此而已。

    两个学长外貌衣着平平,都是西裤软衬衫,看上去很低调,不知道是混的低调,还是性格低调。

    胖妹子估摸着得有一百八十磅的体重,妥妥的是外型低调,和苏沐打完招呼就又低头沉迷于手机二次元了。

    大概只有那个世界才能领悟到她的灵魂美。

    苏沐今天特意穿了一套浅灰色半休闲套装,稳重朴素,咋一看,倒是和景志轩的着装有几分般配。

    这么看来,穿着上粉下绿像个撅屁.股开屏花孔雀的何文卓,算是这一桌唯一一颗会发亮的星星了。

    其实是骚的没边儿!>﹏<

    苏沐入席后,何文卓递给他一杯橙汁,炫耀道:“好位置吧,省的一会被灌酒。我今天可是瞒着黄扒衣出来的,要是醉醺醺的回去,少不了一顿狠.操。”

    “咳咳~”苏沐猛咳了两声,接过何文卓递来的餐巾纸,喉头滚动一下,强笑:“老黄真是画看得多了,懒得拿正经眼光挑人了。”

    “喂!”何文卓一听,竖起眉捏着苏沐的削瘦肩笑骂:“你特么就这么诽谤你的衣食父母啊,大不孝!!!”

    “呵呵。”苏沐闷声一笑,挑高一眉睨着何文卓:“话说,什么时候给我新case啊,豪粑粑,您家儿子和孙子可都快断粮了。”

    “没钱你不早说。”何文卓阔绰的拍拍胸脯子肉:“本粑粑还能饿死自家亲儿孙不成。”

    “……”苏沐别过头,即便和何文卓打着趣,他的脑子里仍然来回激荡着景志轩这个名字。

    “好了好了。”新上了一盘木须肉,热乎的冒着烟,何文卓给苏沐夹了块放到他面前的骨瓷餐盘里:“最近无论是大小公司还是家装,都流行北欧装修风,抽风艺术画大受欢迎,国画市场确实不如从前,不过你放心,我会让我家扒衣多关照你这边儿。”

    “嗯哼,谢了,野生粑粑。”苏沐低头拿起筷子,把木须肉夹起来放进嘴里嚼了嚼,这家菜的味道还不错。

    老黄,或者扒衣,都说的是何文卓的扯证男人,大名黄耀权,非常高端奢华土豪风。

    不过,据何文卓的话,黄耀权见了他,不扒他衣服,就证明他在光着。

    于是,黄耀权被何文卓不吝脑细胞,赐了个特接地气的昵称——黄扒衣。

    黄耀权干的是画行生意,苏沐这几年靠画画养儿糊口,于是,黄耀权的小傍家何文卓就成了苏沐的野生粑粑。

    认识多年,何文卓也是了解苏沐的,欠人情的事情逼不得已偶尔为之,但是欠钱的事情,是坚决不会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