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9.第五十九章
    抱歉,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 订阅低于40%要等一天哦么么啾。  最初几张是上山虎图。

    第一张是危峰兀立,怪石嶙峋之上, 一只身形高大威猛的老虎健步而上,抬头望着月,双眸炯炯, 浑身散发着凌凛冽的气息, 有种俯瞰万物的霸气。

    苏沐偷瞄景志轩的眼睛,见他已经把目光放在手机荧屏上, 喉咙紧了紧解释道:“这是猛虎上山图, 很适合挂在办公室。”

    “……”景志轩触过苏沐胸口的指在桌面上轻轻打着节拍,没说话。

    苏沐收回目光,抿抿唇, 紧张的向右滑动一下页面。

    第二张仍然是猛虎上山图, 接下来,是第三张, 苏沐配合着解释:“那个……您都可以看一下,猛虎上山图是胜利和权利的象征, 当下最受欢迎,寓意万事平安, 步步登高, 上山虎类型也有很多种, 您看您喜欢哪种?”

    苏沐接着翻到第四张, 景志轩突然开口道:“都不喜欢。”

    苏沐:“啊?呃……那个, 还有下山虎,也很好的,能突出虎威,用来避邪……”

    苏沐说着颤着手指向后翻,上山虎、下山虎、双虎和群虎图他分别下了几张。

    “不用了!”苏沐的手腕突然被景志轩握住,然后被一个猛力拖进景志轩怀里,尖下巴被抬高:“上山下山的我不懂,我只知道,”景志轩帅气的脸又凑近几分,低哑磁性的声音越发邪气:“上你,很舒服。”

    苏沐刚放松的指又瞬间攥紧,手机咯疼手心的同时,小花忍不住瑟缩:“……”

    “呵,”景志轩眯着眼睛,快速用指摩擦过苏沐的唇,然后放开他起身道:“画双虎图,一只公的,一只……像你一样的品种。”

    苏沐:“我……”

    说完,景志轩自顾扯了下袖口,拿起小桌面上的烟盒和火机,揣进裤兜,头也不回的出了花房。

    苏沐望着景志轩的背影消失在眼中,颤着嘴唇终于把卡在嗓子口里的话,沙哑低沉的说出口:“像我一样的品种……吗?”

    他果然还是不喜欢双儿的。

    苏沐颓废的坐下来,低头看着自己浅灰色的裤子,苦笑着揉揉自己和男人、女人都不一样的地带,瞅着脚下的游鱼缠绵的在脚下打转,一滴清泪落在玻璃面上。

    最后他勾唇轻笑:“如果我不是这么个品种,怎么能够拥有志轩的孩子呢,你们说是吧,小鱼儿?”

    如果,鱼儿能说话,会给他怎样的答案呢?

    景志轩离开很长一段时间,苏沐面前的宣纸仍然只有几条孤零零的线条。

    直到近午的太阳光强烈了点儿,他才颤颤巍巍拿起手机,研究了下手机上下载的双虎图,重新拿起画笔走线。

    画画果然能够研磨心性,五分钟之后,苏沐就差不多能把心思放进画上了,直到十二点整,张可心踏进花房。

    “苏先生。”张可心见苏沐停下画笔转过头来,探腰毕恭毕敬的把手里的菜谱递到苏沐面前:“这是景总吩咐我给您拿来的菜单,您看您吃什么,我吩咐食堂为您准备。”

    苏沐连忙接过菜谱起身:“食堂?”

    “嗯,”张可心施展着招牌微笑,细致的解释:“这里是经圈中心,周围餐厅消费较高,所以公司建立了员工食堂,能让离家远的员工在此享受一份味美价廉的午餐。”

    “哦。”苏沐低头看了看菜谱,没翻开就递了回去,“那我直接去食堂吃饭就行,请问在几楼?”

    这里是k城有名的经济圈中心,林立的都是金碧辉煌的高楼大厦,他来过几次,确实没看见这周围有小饭馆,虽然不太好意思,但是在公司里就餐应该会很便宜吧,他在这里吃饭,和大家一样掏腰包便是。

    苏沐心想。

    “……”张可心捏着菜谱的手并没有收回,而是犹豫了一下:“苏先生,景总吩咐让您中午在花房就餐。”

    景志轩出去应酬前,确实交代了张可心一定要让苏沐在花房就餐。

    “呃……”苏沐眼角明显抽搐了一下,他抿了抿唇,重新接过菜谱:“好的,那……我看一下。”

    苏沐脸色明显黯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张可心有种说错话的感觉:“……好。”

    菜谱里都是大菜,苏沐看了两页直接翻到最后。

    最后一面罗列出几样面食,苏沐扫了一眼后很快决定:“一碗牛腩面,麻烦您了。”

    张可心:“那,请问苏先生要点什么菜?”

    苏沐合上菜单递了过去:“不需要,谢谢。”

    “……好的。”

    “对了。”苏沐在张可心转身时突然问:“请问……洗手间在哪里?”

    “花房走廊对面就是。”张可心回头笑道:“我带苏先生过去,正好给您续杯茶。”

    “谢谢。”

    张可心下楼后给景志轩打了通电话。

    半小时后,张可心端着一个大托盘上来了。

    除了一碗苏沐点的牛腩面之外,还有一盘腰果虾仁,一小份熔岩蛋糕,和一杯芒果饮料。

    倒也简单,但比苏沐点的多。

    苏沐看了看,对张可心道了谢,帮忙把食物摆在小桌上。

    “苏先生,”张可心端着空托盘,客客气气:“有什么需要请给我打电话。”

    张可心说完留下一张名片。

    “嗯,谢谢。”苏沐:“那个……景总,出去了吗?”

    “是的。”张可心说完,顿了一下,又解释道:“他今天中午有应酬。”

    “好的,谢谢。”

    张可心离开后,苏沐坐下来泄了一口气,有种容身高墙之内深闺弃妇的感觉。

    他摇头笑了笑,拿起筷子加了块虾仁,放进嘴里。

    味道还不错。

    可是……

    他一点也不饿。

    mosuli公司是下午五点半下班,苏沐五点开始给石如水打电话,一直没打通。

    苏影六点十分放学,苏沐拨电话拨的抓心挠肺。

    还不到五点半,苏沐就整理好画具盖上画板匆匆出了花房。

    出了花房他忍不住朝总裁办公室望了望,门仍是关着的。

    心口莫名失落。

    助理室的张可心一看到苏影的身影,忙起身迎出来。

    苏沐有些局促的看着张可心:“张小姐,到下班时间了吧?”

    “呃……”张可心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腕表,对于苏沐的问题只能回答:“……是的。”

    苏沐微笑:“那我先下班了,谢谢您的照顾。”

    张可心:“……”

    苏沐离开不过十几分钟,景志轩就流星大步的回来了,身后跟着三名助理,个子小的女助理几乎全程小跑。

    景志轩下电梯就开始扯领带,见张可心迎出来随意摆摆手,大步朝花房走去。

    魏子城拦住向前冲的张可心,对她抛媚眼:“啧啧,boss早就火烧屁股急着见美人了,工作的事随后报告。”

    张可心瞪魏子城一眼,推开他:“景总,那个……苏先生已经离开了。”

    景志轩拐进花房的脚步猛地刹住,领带一下子被他扯下来,肉眼可见的暴躁:“……”

    张可心:“苏先生好像有事,问我是不是五点半下班,所以……”

    景志轩握住领带重新抬步朝总裁办公室走去,进办公室前冷声问道:“午饭吃了多少?”

    “啊?”张可心愣了一下:“嗯……苏先生把面吃完了,腰果虾仁吃了一半,熔岩蛋糕没动。”

    景志轩:“……”蛋糕是他出公司前叫人去糕点房定做的,里面是苏沐最爱吃的牛奶草莓切片。

    望着景志轩屹立不动,张可心有些发怵:“那个,苏先生中午还问您在哪?我说您有应酬。”

    景志轩眯眯眼,最后道:“下班吧。”

    魏子城头疼的揉着眉:“那乔氏那边的应酬?”

    景志轩:“推了,明天再说!”

    魏子城:“……”

    56楼静谧之后,景志轩从老板椅上起身走进花房,走到画板前,坐到苏沐坐了一天的位置上,伸出手指轻轻摩挲带着细微颗粒的画纸。

    直到夕阳也落了幕。

    第二天,苏沐一早就嘱托石如水下午接苏影放学。

    不想让景志轩看出自己落魄,苏沐穿了一身假名牌。

    反正景志轩是这方面的小土鳖。_(:3」∠)_

    再次走进mosuli公司,苏沐的心比以往平静许多,也能轻车熟路自己乘电梯上55楼,然后走楼梯上56楼。

    经过助理办公室门口他对站在门口的魏子城道了一声早安。

    魏子城喉头耸动了一下,大声的回应:“早安!”

    苏沐下意识的扭头,看到了站在大厅正中的景志轩和何玉柔。

    何玉柔的纤长手指正在景志轩身前飞舞,像他上次一样,灵活娴熟的打出一个漂亮的四手结。

    姿势暧昧。

    正在此刻,何玉柔侧脸看向苏沐,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激撞,何玉柔嘴角勾起的微笑加深,双手缓慢的抚摸着领带向下,像是在做最后的收尾工作……

    景志轩比何玉柔更早的看向苏沐,他双眼定定的瞅着苏沐脸上的表情。

    直到何玉柔的手抚到领带的尾端,他才眉心微妙蹙动一下转身朝苏沐大步走来。

    苏沐大腿和脊背紧绷,牙齿在嘴巴里相互触碰,呼吸猛地收敛。

    景志轩走到苏沐面前,深望他一眼,然后错过他对着魏子城:“几个技术骨干都通知到位了吗?”

    “通知到了,都在55楼候着呢,两位副总也在。”魏子城喉咙哽了一下:“文件也已经准备好。”

    “嗯,走吧。”景志轩微妙的眯了眯好看的丹凤眼:“张特助,照顾好苏先生。”

    张可心:“……是。”

    景志轩说完就抄起大步,何玉柔娇嗔着追上去:“志轩,等等人家嘛~”

    当一阵糟杂的脚步声远去,苏沐回头对愣在原地尬站的张可心抿抿唇,就走往花房。

    一个上午,又在患得患失中渡过。

    但是这并没有影响他泉思如涌,他笔下的母虎轮廓很快孕育而出,线条刚毅不失流畅,站在右侧几笔线条勾勒的峭壁之上,望着对面一片空寂,孤傲无双。

    画着画着,苏沐忍不住在母虎的右侧勾画出一个露出小脑袋的萌萌哒的小老虎。

    呵呵。苏沐笑了笑,手指摩擦着小老虎的耳朵,眼窝热热的。

    直到听到身后响起脚步声,他才匆忙拿起橡皮,抹去那几笔浅淡的痕迹。

    进来的是张可心,景志轩中午不回来。

    苏沐吃过午饭,上了个厕所,回到花房后,趴在小木桌上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就点开苏影在学校里的直播视频。

    这么多年,看似他为儿子奔波,实则,是儿子在支撑他。

    他父母早年意外去世,爷爷也在四年前病逝,如今,儿子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小家伙,懂事的时候多,总能抚慰他的心伤。

    此时小苏影已经吃完午饭了,正靠坐在床头看小画本。

    和周围吵吵闹闹的小朋友比,显得特别优雅高贵,安静的像个王子。

    又有点傻气。

    苏沐笑着放大儿子的身影,凑近儿子的小脑袋瓜亲了亲。

    小宿舍热闹了大约二十分钟,小朋友才在老师恩威并施下乖乖睡午觉。

    苏沐看着荧屏上的儿子合上画本,钻进被窝里只露出小脸蛋,他笑着摩擦了下儿子的小脸蛋,合上沉甸甸的眼皮……

    午间的阳光很暖,照的人肌暖骨软,接连几天赶夜工的苏沐轻易就睡熟了,还做起了白日梦。

    梦里,他抱着小影坐着旋转木马,当旋转木马停下来,景志轩带着一脸温柔的笑走来,一把搂住他的腰把他从旋转木马上抱下来。

    他的脚安稳落了地,景志轩也没放开他,而是用左手搂着他,右手去抱小影。

    景志轩把小影抱进怀里之后,拥着他走下华丽的旋转木马。

    这时候小影吵闹着要坐摩天轮……

    现实中,景志轩快步步出电梯,进到办公区的时候,张可心听到脚步声站起来。

    景志轩看看她,脚步顿下来,没说话,但目光有些凌厉。

    张可心愣了一下,这才会过神忙道:“景、景总,苏先生中午用过餐之后就一直待在花房,没出来过。”

    景志轩听罢迈开大长腿卷着风走了。

    张可心:好冷{{{(>_<)}}}

    景志轩走出长长的走廊,看到苏沐正趴在桌上小憩,他的嘴角不由的上扬,脚步骤然轻慢,眼中闪过丝丝宠溺。

    景志轩来到苏沐身侧,望着苏沐笼罩在阳光下的半张小脸,温柔的把西装外套盖在他背上,缓缓弯腰,唇瓣轻轻贴上苏沐被阳光照射的几近透明的脸颊……

    “……”苏沐诚惶诚恐的接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十点多了,下午再去学校,一会粑粑陪你玩哈。”

    “呵呵,那哥哥你还是继续蹭吧。”→_→。

    “……”苏沐碰了一鼻子灰,最后冲儿子消失的门口恼羞成怒:“说多少遍了,在家里面,要叫我粑粑!!”

    随着苏影长大,很多时候,苏沐都能从小家伙身上看到景志轩的影子,而且越来越甚。

    最近高冷的特别招小女生!

    这种感觉,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只能说,不愧是他男人强壮的小蝌蚪。> c <

    缅想的苏沐,直到手机铃音歇气都没反应过来。

    看着何文卓的未接来电,苏沐又躺在床上夹着被子蹭了蹭,才回拨过去。

    电话里,何文卓除了询问他的身体,还说帮他接了个case,让他后天到店里和客户见面拿材料。

    何文卓昨晚给他打电话时手机正好没电,所以对他挂电话一事并没有起疑。

    今早被景志轩深深疼爱了一把,又接到了半月以来的第一单,苏沐又蹭了蹭,嘤咛一声,悲喜参半的出了卧室。

    准备陪儿子打电动。

    虽然,大部分时候,儿子除了袭胸,都是带着嫌弃的眼神看他。

    想想,好像他家儿子就惦记摸.咪这一个接地气的点儿了。

    不过,自从昨晚,苏沐深深觉得,他的儿子其实随他,是块傲娇的小粘糕。

    ≧▽≦

    ***

    工笔画是国画的一种,笔触细腻,崇尚写实,主要分为山水、人物、花鸟三类,画起来花时间费功夫,价格自然也高。

    以苏沐这种小透明级别的,一副也要两千到八千不等。

    而且画风对家装十分挑剔。

    近年来简单欧美风装修大受欢迎,风格明亮简洁、华丽漂亮,关键是便宜!

    所以即便何文卓很做主,黄耀权很上心,苏沐能接得活计也大不如从前。

    还好,黄耀权把他的身价抬上去了。> <

    第三天,苏沐一早走小区后门把小霸王送到幼稚园大班,就匆匆赶到黄耀权在装饰市场开的金品阁。

    苏沐是挤地铁到的,从地铁站跑到金品阁的时候气喘吁吁,他前脚刚进门,雇主后脚就进店了。

    定画的是一对新婚夫妻,老夫少妻。

    女人是个混血,一头大波浪金卷发闪着耀眼的光芒,窄腰肥.臀火辣身材,衣着也十分飙血,她上半身穿黑色罩罩和透明丝质遮阳衫,下身是超短热裙,堪堪遮到腿.根,举手投足之间尽是风骚。

    男人脸皮很白,保养得益,但也有四十出头,身材倒还好,肥的匀称,个子一米七多,也不算矮,就是小眼睛有点色眯眯。

    多看两眼,有种民国汉奸的既视感。

    苏沐长得漂亮精致,那老男人怀里搂着美娇娘进门后,眼睛一直粘着苏沐乱打转,一点都不带遮掩的。

    没一会店里又进来两位西装革履的来客,老男人的司机也抱着卷画进来了。

    黄耀权对苏沐和那对夫妻相互做个介绍,便让何文卓带他们到接待室谈,又吩咐店员去倒水,接着就亲自过去招呼新客人了。

    老男人是个真土豪,也是个真流氓。

    司机把画往桌上一放,何文卓起身打开,瞬间傻眼了。

    这特么的是婚纱照!!!!!!!

    这特么的是纱照吧!!!!!!!

    苏沐见何文卓愣着,也起身去‘瞻仰’。

    只见下身军裤,上身就绕了根两指宽军绿色皮带子、带着大粗金项链的老男人搂着穿着大红半杯罩,波涛半掩,下身就三根粗绳,无数根细绳(丁裤网袜)的混血女人,这婚纱照拍的——

    太特么艺术!

    p图也很厉害。

    男人差点没p成目字脸八块肌,女人腿粗腰细大料,活脱脱像是从日漫里走出来的妖艳货。

    不过好在女人的颜值确实高,该不至于摧瞎眼球,只是这不伦不类的,而且还要画成工笔画,这他妈就有点迥异了……

    何文卓沉默的拿开第一幅图,看第二幅。

    第二幅画倒还像那么回事,是女人身穿汉式喜服,头戴玉瓒凤钗的古典照,尽管体态仪表尽显妖妖艳艳眉目勾勾搭搭,但总归算是好的。

    何文卓眉宇的皱痕微微舒展了些,看最后一幅画。

    最后一幅画还是女人的个人照,又是一张喷血jpg,女人金发乱舞,妖艳的趴在花丛中,身上除了可怜的几根小红绳就是三角网格,小腿上翘后踢……

    这种风格的,真特么的也就适合工笔画,要不还真难搞出那密密麻麻的骚网格格。

    骚网格格……

    网格格……

    格格……

    格……

    没有密集恐惧症的何文卓捏着画幅的手指紧巴巴的呼吸不畅的大喘气,眼神开始失焦。

    真特么晕!!!

    这画他不能让苏沐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