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第五十一章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 订阅低于30%要等12个小时哦么么啾。  位于55楼的科室助理让苏沐稍等, 拨通了总裁助理办公室的电话请示,没一会56楼的总裁特助张可心就亲自下楼领人了。

    穿着一身黑色干练冷硬职业装的张可心, 笑容可掬的带着苏沐走步梯上到56楼。

    到了56楼以后, 走在苏沐的右侧的张可心微微探腰:“苏先生这边请。”

    苏沐有些不适应:“谢谢。”

    苏沐在张可心的带领下,经过助理办公室门口, 往总裁办公室方向走的时候, 在大厅中间拐进了朝南的一条走廊。

    走廊不算太宽, 能行人的路大约一米五, 两侧种着的半人高的发财竹,簇拥着走廊,绿意盎然。

    苏沐上次就注意到了这个通道,但是中间有拐角的关系, 并不能一眼望到尽头的风景。

    这次他踏上这条绿色走廊, 才看到水养的发财竹下面的水槽里,摆尾游曳着颜色绚丽的锦鲤。

    看着骚里骚气的游鱼,苏沐的心情一下子放松许多。

    “苏先生, 请这边。”拐弯处, 张可心微笑着开始解释:“景总正在开会,会议在十点半结束, 景总交代苏先生可以先在花房稍作休息, 如有任何需要, 尽管吩咐我。”

    苏沐猛地吁了一口气, 刚点头要说谢谢, 就一脚踏进了百平的空中花园,脚底的透明钢化玻璃下面是彩色游鱼。

    这里……

    仿若天堂。

    明媚的阳光倾斜照耀着,为这一处洒满温暖的金光。

    花园朝南,格局很讲究,南段是隔热玻璃顶,北边是露天,花圃整个从中心往外扩散,像是个小八卦阵。

    南段地势高北边四个台阶,大约高出半米,所以南边设了玻璃路,下面是水,水中游鱼,北边则是相连通的露天鱼池。

    东西北方三面贴墙的位置铺种着鲜活的密叶竹木,然后便是争相开放的各色花卉。

    花海簇拥的正中是个圆形荷花池,荷花池旁边摆着一个偌大的画架,上面铺好的宣纸,在阳光照耀下反射出淡淡黄晕。

    突然间,西南角一棵两人多高还未花开的桂树上传来一声鸟鸣打破了宁静,紧接着从密叶深处传来两声噗噗声,两只翠鸟就一起从中钻出来展翅飞走了。

    远处的天空,浩瀚而湛蓝,宽阔而自由……

    苏沐勾唇:真是一对会找野戦场地的小坏蛋。

    张可心见苏沐停住脚步,回身轻笑道:“苏先生,这里怎么样?”

    “哦!哦~”被张可心这么一看,苏沐耳朵有些发烫的敛眉:“谢谢,这里很好。”

    “嗯。”张可心点头笑笑:“那我为苏先生泡杯茶,请问您要红茶还是绿茶。”

    “不,不用了。”苏沐把手中的茶杯往上抬了抬示意道:“我带着茶杯呢,谢谢。”

    “好。”张可心看了看苏沐手中满杯的茶水,探下腰礼貌道:“那苏先生如果有任何吩咐,我就在助理办公室。”

    张可心离开以后,苏沐望着满院花色,顺着从走廊延伸出来的小沟渠,和里面游曳的锦鲤一起,缓步来到荷花池前。

    荷花池不大不小,约六平,正中央竖立着一个缓缓转动的采水大石磨作为装饰之外,便是极为普通的莲。

    莲叶肥大,只有两朵带着粉尖的待开的莲花羞涩的从莲叶中俏露头角。

    看样子花期不远。

    苏沐抿唇笑了:这里应该种睡莲的。

    那有着劈叉的心形小叶只浮在水面上,每每清晨,无数仙女般的睡莲便伸展着白天鹅般细嫩修长的脖子从小叉中脱颖而出,它们随着太阳升起,如娇羞少女般袅袅亭亭的展开它们的花裙子,姿态优雅的玉立在一片绿叶之上。

    就连诗人也赞叹它们:本是天庭粉红仙,倾心一恋动尘寰。傲骨中通叹风雨,岂肯昏睡在人间。

    很美吧。

    而且更美的是,睡莲因被大众喜爱研究出很多品种,如今市面上极为普通的睡莲,也能四季花开,盛出五颜六色的花瓣。

    忽然一阵清风吹来,偌大的荷叶在微风中对着苏沐摇头抗议起来。

    苏沐伸手轻轻抚触荷叶的边缘,双眼环望着这一小片天堂,恍惚间,把荷叶上的手移到画架的宣纸面上。

    眼睛也落在有点淡淡黄的宣纸上。

    这是质地极好的生宣。

    大学时苏沐用过这种画纸,是用青檀木为原料做成并做过净皮处理的,价格相当昂贵。

    即便那时候有钱,苏沐也只用过几次。

    生下苏影之后,苏沐为钱四处奔波,接一幅画也就三两千块,自然不可能再用这种一平米造价就近两千的宣纸。

    苏沐把工具箱放在荷花池和画架中间的石桌上,指腹摩挲着宣纸上凸凹不平的小颗粒坐了下来……

    景志轩轻步走进小花园的时候,苏沐正拿着铅笔在两米宽半米多高的画纸前走大线。

    飞舞上纸张的线条干脆利索,拿捏那支笔的手修长玲珑,在光线越发强烈的阳光下白皙的几近透明。

    景志轩站在苏沐身后,嗅着苏沐发丝上淡淡薰衣草香,很想把苏沐拥入怀中,执起那双漂亮精致的小手,把每一根纤细的指含进嘴里,狠劲的允吸到通红,烙上他景志轩的印记。

    最好把苏沐整个人都吞进嘴里,轻轻噬咬慢慢下咽,让苏沐从此以后,只活在他的身体里,彻彻底底被他一人宠爱、占有!

    当景志轩的呼吸加重,苏沐下意识的转身,目光一触到景志轩,手中的画笔瞬间滑落。

    铅笔头断裂的声音,清脆可闻。

    “景、景总。”苏沐连忙弯腰拾起铅笔用力握在手中站起身来,低头见着景志轩插兜的手,嘴唇嚅嗫了半天,却:“景总开完会了?”

    “……”景志轩把手从裤兜里拿出来,顺便取出烟和火机:“苏学长,何时和我变得那么生疏了。”

    “呃……”苏沐愣了半天,抬手尴尬的摸摸后脑勺有些疏离的笑笑:“都、都毕业那么些年了,所以……”不习惯了。

    景志轩抬眸睨着苏沐把烟点燃,吸了一口,继而把目光从苏沐低垂的脸颊上落到画幅上:“继续吧。”

    苏沐抬起右手时的那一瞬间,他以为他要撩耳边的发。

    心中不免失落。

    多年过去了,苏沐右眼角的美人痣似乎又淡了些,在阳光照耀下,看的不真切。

    似有似无的。

    景志轩挪步靠坐在石桌上,他单臂环胸,修长的腿随意叠放,又吸了一口烟,借着吐烟雾闷吁了一口气,目光透过烟雾定定的看着只有寥寥几笔定性线的宣纸上。

    苏沐抬头悄悄瞄了景志轩一眼,高悬着心脏如履薄冰的伸手从石桌上新取了一支铅笔,婆娑着裤缝重新坐在画架前面。

    可是,刚才的构思被完全打破了,他脑海里再也装不下除了景志轩的任何人、任何事。

    所以,他无从下笔。

    此刻,苏沐整个人都是悸动的,捏在手中的笔微微颤抖,心脏就像是被谁掐住了。

    他想问问那一百九十万的事情,却又不知从何开口。

    他的画这辈子都值不了这个价,显而易见!

    可是景志轩拿这么多钱砸他,是因为当年三万每月而屈就他的反羞辱吗?

    他还记得那天景志轩戏谑的给他谈完价码后,被企小姐挽着胳膊离去的背影。

    相较于苏沐的心思复杂,景志轩倒是很悠闲的吸着烟,一霎不霎看着苏沐的眼底有些许满足。

    但是他的手在抬起放下时,衣料会不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看似安静,存在感却很强。

    搅得苏沐的心没有一刻能够平静。

    不知道的过了多久,苏沐的手抬起、放下,一笔也没落下,最后僵硬在半空中。

    “昨晚没睡好?”

    景志轩突然开口。

    “呃……奥。”苏沐吓了一跳,转脸看了景志轩一眼,又连忙把目光投放在宣纸上:“没……”

    刚被打破的僵局,很快就又恢复了僵局。

    “那个……”苏沐喉头艰涩的滚动了一下,把景总两个字咽了下去,身体微微紧绷,放下手中的画笔轻敛眉道:“虎图有很多种类,有上山虎、下山虎、卧虎,一只到多只的都有,对了,我昨天在家下载了一些老虎图。”

    说着,苏沐伸手拿过他放在桌面上的画箱旁边的手机解锁:“都存在手机上了,景总要不要看看……呃……”

    刚解锁完的苏沐手指颤动了一下。

    他突然想起,虽然他先见之明的把手机桌面上他和儿子的合照换上了风景画,但是他的手机相册里仍存有大量儿子的成长照。

    啊啊啊啊啊!!!!!

    “好啊。”景志轩把苏沐的表情看在眼里,当即扔掉手中的烟头,边用皮鞋尖捻灭边伸手:“那我可要好好选选。”

    “……”苏沐抿着唇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显然现在说忘记下载到手机上,景志轩是肯定不会信的。

    “那个,我帮您……”苏沐抱着手机咬咬牙从凳子上猛地站起来向前一步,因为慌张急切撞上了景志轩伸来的手:“讲解……呃!”

    苏沐纤瘦的身躯镶在柔软的沙发和景志轩的胸膛之间,被裹的密不透风。

    在苏沐慌神之时,景志轩长长吁了一口气,抬头勾起苏沐耳鬓一缕发丝,放在鼻端轻嗅。

    即便这样子拥着苏沐,紧紧地,景志轩的心,也不全然踏实。

    虽然已过去五年,但是,这个人的离开,就像是噩梦一样,夜夜缠绕着他,让他从此,心中再也无片刻安宁。

    这孤单影只的五年,景志轩曾经设想过无数次两个人再见面的场景。

    却未料,一切还未开始,他便再一次体会到心被人狠狠攥着、撕裂的感觉,可是,他依然能从那碎开的缝隙中尝到世间最精妙绝伦的甜蜜。

    眯眼俯视苏沐,这个人的眼睛依然干净湛亮,不染世俗,气息依然纯粹酣甜,香意四溢,在他怀里依旧是殷切顺从的模样,婉转迎合的姿态。

    这个人,无时无刻不在拼了命的勾引他!

    可是当年是谁给他的勇气,让他撩完人、窃了心就逃开呢!!!

    是谁!!!

    一时间,景志轩因为这痛苦的回忆,爆发出了浓烈的恨意、兴奋、肆虐、蚕食、毁灭!

    还有无止境的占有!

    景志轩低头,牙齿嵌进苏沐的肩头有点狠。

    他满脑子都在想着如何把身下这个人撕碎,吞进胃里,融进他的骨血里!

    苏沐疼的在他身下缩成一团,但并未表现丝毫抗拒。

    从未承受过景志轩如此强烈深厚的情感,苏沐吃痛中竟也感受到了诡异的安心。

    他努力忽视肩头的痛感,颤颤巍巍的抬起手拥抱在景志轩的后背。

    像是无声的应允。

    很明显的讨好。

    景志轩瞳孔剧烈收缩,他慢慢的松开牙齿,抬头看向苏沐的眼尾,越发猩红,咬住苏沐的耳垂用牙齿不轻不重的研磨,声音邪魅的说了一句话。

    他说的是‘金主大人,让不让~干’,苏沐半天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差点哔了。

    “啊?呃……”苏沐下意识收紧那啥,感觉湿哒哒。

    简直要被自己浪死、浪死!

    景志轩闷哼一声,示威似的把身体的重量全部丢给他,又问:“怎么,金主大人,不愿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