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第四十四章
    “快, ”石如水眼尾赤红:“……快去看看……沐沐。”

    高天祎握起石如水后颈, 把他的脸抬了起来, 眼睛慌乱的望着石如水,轻声询问:“沐沐?”

    和高天祎同时从沙发上起身的景志轩一听到苏沐的名字,立马大步冲过来。

    他到卧室门口的时候,听到石如水软软的附在高天祎胸口沙哑着嗓子:“……医生, 快找医生, 沐沐发高烧昏过去了。”

    此时进门的‘门神’郭子还没来及说话就连忙领命去请医生, 景志轩见有人去请医生,就大声交代是发烧, 让医生记着带相关药品过来, 接着就揣着心脏快速闪进卧室。

    高天祎抱着石如水摁开卧室门口景志轩来不及打开的顶灯。

    卧室大亮,橘色的光线明亮又温和,可是大床上,刚迷迷糊糊坐起来睁开眼睛的苏影还是被灯光刺了一下。

    小家伙下意识的抬手捂住双眼使劲儿揉。

    景志轩来不及看儿子, 他单膝飞速往床侧一跪, 弓身在苏沐之上, 颤抖着手贴上侧躺着的苏沐的脸蛋,把他的脸庞轻轻回正,那灼热的体温烙烫在他手心,瞬间夺去了他的呼吸。

    皮肤白腻五官精致的苏沐, 此刻因为发高烧的缘故, 仅露在外的小脸, 在深灰色的床品和橘色的光芒双重映托下, 显现出一种惊心动魄的脆弱病态美感。

    美的似乎不真实,脆弱的仿佛在下一秒就会消失,让景志轩痴迷的同时,心里也皱巴巴的疼。

    坐在床头的苏影放下手臂后,两眼氤氲的看了看景志轩,然后顺着他的臂膀向下,看到了他抚触苏沐的手,小家伙小凤眼一瞪,猛地扑身向前,一巴掌拍在景志轩胳膊上:“不要碰我粑粑!”

    景志轩一愣,抬头对上苏影怒视的脸,同时,下意识的收回放在苏沐脸上的手。

    “粑粑,”苏影小小的身躯趴下来,湿热焦躁的呼吸喷洒在苏沐的脸上:“粑粑,你醒醒……”

    “小影~”站在卧室门口的石如水缓了一口气,推开高天祎硬撑着身体来到床前,用尽浑身最后一点力气抱起苏影,沙哑着嗓子道:“小影乖,粑粑生病了,不要吵醒粑粑。”

    “小粑粑,呜呜……粑粑怎么生病了……”苏影带着哭腔,回头看着昏迷的苏沐:“粑粑……”

    “好了乖,不哭。”石如水亲亲苏影通红的小鼻尖,看向景志轩快速交代道:“你赶紧把苏沐身上的湿衣服脱下来,打盆温水,盥洗室货架上的酒精加入三瓶盖,给苏沐擦拭一遍身子后,用冷水覆额头,然后拿床头的体温计测下.体温,等医生过来。”

    石如水的话还没说完,景志轩就已经慌忙探进被窝里,一摸,苏沐身上的睡衣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也顾不得那么多,翻平苏沐的身子掀开被子就开始解扣子。

    “……”石如水向后看了眼傻愣愣的望着景志轩和苏沐的高天祎,翻了个美翻边儿的大白眼道:“高先生,麻烦您去接盆温水,顺便把酒精拿过来。”

    高天祎收回目光,挑了下眉睨着石如水:“你叫我什么?!”

    “……”石如水抱着苏影摇摇晃晃的转过身,要往外面走。

    “呵!你牛!”高天祎握住石如水的肩膀把人推坐在床侧,“等着吧。”

    石如水搂着苏影弯腰从抽屉里取了一个新毛巾扔给景志轩后,就抱着苏影站起来道:“麻烦你照顾沐沐吧,我先抱着孩子去另一间卧室。”

    景志轩虎躯一震,停下手中的动作,眯着眼睛望着石如水怀中的苏影,直到两人消失在门口,他才拿过毛巾给苏沐擦拭额头上的细汗。

    苏沐今天承受了精神上的极限,连哭几场,晚上又坐着摩托穿越半个城受了冷风,见到小影的时候还能强撑着,但是一忙完躺到床上,身体的机能就像瞬间瘫痪了似的,整个人软下去就再也清醒不过来。

    从盥洗室接了温水拿了酒精瓶子出来的高天祎一看到石如水抱着苏影晃到了客厅,连忙把酒精瓶子卡到端水的右胳膊弯,飞奔过来接过石如水怀中的小影,速度极快的用唇扫荡一下石如水的脸蛋:“等着~”

    说完,高天祎抱着苏影把水盆往东卧室门内一放:“水给你放这儿了,医生马上就过来。”

    起身时也不忘把门掩上。

    “高文泽!”高天祎回身时拿起客厅茶几上的抽纸,准确无误的朝高文泽脸上砸去:“起来,倒杯水,加糖,给老子送过来!”

    说完,不顾高文泽哀嚎,就一手抱着苏影,一手搂过石如水往西卧室走去,“水水,你也发烧了,先进去躺着,衣服在哪里放着,我给你换换衣服,家里还有体温计吗……”

    “……”石如水无力和他争论,被高天祎拥着进了西边卧室后,拉开柜子先给苏影找了套睡衣扔床上:“先给小影换下衣服。”

    “好的,把你的也找找。”高天祎松开石如水,抱着小影大步走到床边,把小影放在床上后,坐在床上学着石如水的样子亲了亲小影的红鼻尖,嗯,不错,有水水的清甜味儿:“来,儿子,粑粑给你换衣服。”

    “!!!”苏影骨碌一声,从高天祎臂弯下爬起来,站在床上双臂抱在身前,眼尾上挑睨着高天祎:“你才不是我粑粑!”

    “啧?”高天祎眉毛挑的比苏影更高的,两手紧紧钳制住苏影两个圆滚滚的小肩膀,语气恶狠狠道:“不叫粑粑是吧,看我怎么……”听到石如水脚步声的高天祎,眼底飞速闪过一丝精光:“挠你痒痒!”

    “……哈哈,滚……”苏影猛地被高天祎扑到,胳膊高天祎被拉起来挠胳肢窝,气的小腿乱踹,又控制不住生理反应的大笑:“小粑粑,哈哈……小粑粑,救命……”

    高天祎佯装凶神恶煞道:“小鬼,求谁也没用,喊声高粑粑就放过你,赶紧的!”

    苏影扭曲着漂亮的小眉毛:“哈哈,才不要……你是个坏人,大坏蛋……咳咳……”

    “喂,高先生……”石如水来到床边握住高天祎的肌肉鼓囊的胳膊,却阻止不了他超乎常人的力量,只好示弱:“天祎,别闹了,小影也发烧了!”

    “遵命!”高天祎一听立马放了手,趁石如水俯身去拉起苏影的空档,两手向后一撑,身子仰躺脸朝上,往石如水的方向一偏,下一秒就准确无误的对上了石如水向下的嘴唇……

    高天祎用了很流氓的亲法亲了人之后,一脸享受的看着咬唇瞪人的石如水,薄唇微勾,声音痞气:“老婆,这是对我听话的奖励吗?!”

    石如水:“……”

    苏影发出很鄙视的高冷笑:“呵呵,不要脸!”

    东边卧室,到门口取水盆的景志轩,听着自家儿子的笑声,和高天祎‘威胁’的话,蹙起眉心:果然是流氓,就会用下三滥的手段!

    将近半个小时后。

    烧到三十九度三的苏沐打上了吊瓶,医生也被叫到了对面卧室。

    景志轩跟在医生身后出了卧室,去对面看了看小影,小家伙已经躺在石如水的臂弯里睡着了,小脸蛋侧对着石如水,模样乖巧,气息平稳。

    苏影温烧,三十七度六,石如水刚醒来摸到的他身上的体温大多是从苏沐身上传来的,许是小家伙被苏沐烫的受不住了,才会翻身踹到石如水。

    石如水见景志轩过来,撑起上身交代景志轩照顾好苏沐,小影他会帮忙照顾。

    景志轩嗯了一声,伸出去的手停留在半空,到底没有去碰触儿子。

    毕竟苏影这会儿正贴近石如水的怀里,不太合适,于是他收回手,朝站在一边像狼一样盯梢的高天祎点点头,然后对两人道:“谢谢。”

    石如水没说什么,倒是高天祎接的很溜:“我儿子,应该的,轮不到你谢!”

    景志轩刚毅的嘴角扬起似笑非笑的弧度,眼神和高天祎凶残的眸光互相厮杀了数秒后,才抬起大步走出卧室。

    回到卧室时,景志轩为苏沐冲了杯退烧冲剂,来到床前,他小心翼翼的上床把苏沐的身子侧过来,小口小口的嘴对嘴,把药尽数哺喂到苏沐口中。

    卧室里橘色的灯光带着一股子暖意,柔柔的在苏沐的睡颜上圈出一团漂亮的小金光,景志轩的指腹轻轻抚慰着苏沐渐渐有了血色的唇瓣上的细小伤口,屏息感受着苏沐的羸弱呼吸,一时间眼泪又毫无预兆的弥蒙了他的眼眶……

    “小影……”直到苏沐的眼皮颤抖了一下,闷哼了一声,静望着人的景志轩这才起身脱去身上的衣物,把苏沐搂进怀中后,伸长手臂关了灯。

    黑暗中,他一手握住苏沐输水的手腕,一手轻轻拍着苏沐的背,目光在温柔的月光下,一遍遍巡梭着、贪恋着苏沐精致娇艳的容颜。

    这一夜,苏沐接连吊了三瓶水,景志轩就一夜没睡,时刻盯着输水瓶子及时换水,亦担心水冷,在输水管上加了暖贴的同时把水放的慢了些,三瓶水从半夜两点半一直输到天亮。

    这一夜,景志轩心里其实也是很惦记儿子的,不过介以高天祎和石如水都在西侧屋就没再过去。

    苏影和石如水也都吃了药。

    苏影是在医生没来的时候,石如水找了小儿退烧冲剂让苏影配着半杯水喝下去的。

    而石如水也烧的不轻,三十八度多,在高天祎的坚持下,输了一小瓶水,输了半小时。

    医生给石如水看病的时候,石如水一没有炎症,二不是伤风,在一边听着的高天祎,等医生给石如水扎上针走出去,才后知后觉的明白问题出在自己身上。

    高天祎以前要石如水,厉害的比这多了去了,心理头也没什么概念,而今天明明是石如水自己上门求他办事,他也没做爽就放了人,可是这会儿看着石如水一脸病容的躺在床上,输水的手臂轻轻搭在小影身上,安静的闭着眼睛假寐,心里就非常不是滋味。

    不止不是滋味,是难受的心脏就像被猫爪子一下下抓挠似的。

    高天祎没让医生走,轻手轻脚退出卧室,和医生‘请教’了几句,就让人出去买了几样中药膏剂。

    本来吃了发烧药,人就容易困倦,原本睡着的石如水突然被高天祎‘好心’的折腾醒后,又折腾了半小时,气的差点破口大骂。

    就这样,石如水身前还抱着苏影,高流氓就在石如水身后,石如水被折腾的欲哭无泪,直到他的水终于输完了,开始回血,高天祎才放过他。

    石如水:草泥马的抹药!要不是小影在,他估计今晚睡觉都是一种奢望!

    第二天上午九点,石如水怀里的苏影先醒了,醒了就要找人家亲粑粑,石如水无奈的翻个大白眼,给苏影量了量体温,见小家伙退烧了,就起床找了苏沐的衣服穿上后,给苏影也换了身稍厚的家居服。

    石如水头脑有点发胀的拉着苏影出了卧室,狐狸眼眯起在房间扫了一圈,竟然没见到高大流氓的身影,一股说不上来的滋味爬到心头。

    接着,石如水的目光就对上了正在餐桌前张罗饭菜的高文泽,见高文泽愣了一下后,朝自己微笑,就压下心头的好奇礼貌地打了声招呼:“早安。”

    高文泽喉头滚动,声音干涩道:“早安。”

    石如水:呵呵,反正高文泽还在,他甭指望高天祎会放过他!

    进了盥洗室,石如水先搬过小方凳放在水池前,抱起苏影站在方凳上,伺候小家伙刷了牙洗了脸,然后把苏影从凳子上抱下来,给帅气肉嘟的小脸蛋抹上宝宝霜:“小影,你先去敲你粑粑的房门,我洗个脸就过去,么么啾~”

    香扑扑的小影乖乖的对石如水的脸也:“啾,那我先去找粑粑了。”

    “啧,”石如水骚里骚气的对着苏影抛了个媚眼:“小爷,人家还没洗脸呢。”

    “没关系。”转身转到一般的小影回头,给石如水比了个小心心:“你就算掉进粪坑里,我也不嫌弃你。”

    石如水嘴角抽了抽,大脑自动脑补了他掉进粪坑的惨相后,冲小人精摆手道:“滚滚滚~”

    小影走出盥洗室,石如水猛地撩起冷水拍打在脸上,然后双手摁在镜子上,对着镜子中那个满脸水痕的自己慢慢勾起眉眼和唇角,一个惊艳柔媚的笑容,瞬间在线条冷硬的房间里洒上一层金色柔光,使得漂浮的空气都变得风流旖旎。

    石如水伸手抹去镜子上的哈气:还好,小影被救的及时,没留下心理创伤。

    从救孩子的那一刻,他就不曾后悔他所做的决定,就算他知道,从他求高天祎那一刻,他就一脚踏上了万劫不复。

    带着贝贝,一起。

    但他,永不后悔。

    景志轩还在卧室里,石如水不方便去敲门,苏影去敲门再合适不过。

    听到敲门声,抱着熟睡的苏沐正一脸甜蜜的景志轩装作没听见,直到苏影大声喊了一声‘粑粑’,景志轩才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鞋子都没来及穿就下了地,一边快步往门口走,还一边压低声音道:‘欸,粑粑来了’。

    门一打开,苏影看到光着上半身的景志轩,小丹凤眼眯起,瞪了景志轩一眼颠颠的跑到苏沐床边。

    苏沐已经醒来,正摁住床面坐起身,不过,很快折回来的景志轩,一个上前托起苏沐的后肩帮他靠坐在床头。

    跑到床边的苏影嘤嘤嘤的伸手握苏沐的手,景志轩就把苏影抱坐在床上,蹲身给小家伙脱鞋子的时候,没想到小家伙不领情,两脚愤愤的一甩,一只小拖鞋甩到一米开外的地方,一只小拖鞋甩到了景志轩腿上。

    甩了鞋子的苏影傲娇的哼了景志轩一鼻子,嚯嚯起身站在床上,扯住扭头去捡鞋子的景志轩的胳膊,指着景志轩问苏沐:“粑粑?”

    “!!!”苏沐心脏猛地一缩,连忙抱过苏影:“不许乱叫爸爸。”

    “!!!”苏影不高兴的翻了个大白眼,谁叫他粑粑了,他就是问问,他在相册上见过景志轩,昨晚还听到了高文泽在饭桌上问苏沐的话。

    苏影哼哼着,小乌龟似的趴在苏沐身上,小脸在苏沐怀里蹭了蹭,偏过来恶狠狠的瞪着站在床侧的景志轩:“不是粑粑,那以后你不能和他睡!”

    苏沐悄喵喵的瞄了景志轩一眼,低头亲亲儿子的头发:“嗯,粑粑以后只和你睡。”

    景志轩一听很不痛快的单膝跪在床上,伸手禁锢在苏沐的腋下,俯身在苏沐耳边,语带威胁道:“好啊,不让他叫,你来叫。”

    苏沐浑身震颤了一下,接着苏影就对着景志轩的胳膊上咬了一口,在景志轩放手的时候,两手捂住飞快的捂住苏沐的身前,示威似的瞪着景志轩:“不准你碰我的小包子!”

    景志轩喉头恶狠狠地滚动了一下,接着卧室门就被打开了。

    “啧,”石如水靠在门框上,把头发撩到而后,语带戏谑:“一家三口,好不热闹哦。”

    苏沐脸一红,突然听到石如水的手机在床头桌上响起,连忙伸长手臂拿过来,讨好道:“水水,你的手机,是……小含打来的。”

    “哦。”石如水一听,快步走进房间,从苏沐手中接过电话。

    石如水一接通,电话那头的莫含就声音颤抖道:“冉哥,高、高总过来了,要、要抱走贝贝。”

    “什么!”石如水心脏一缩,声音失真道:“小含,你、你说的……”

    石如水的话还没说完,莫含手中的手机就被高天祎夺走了,他一边哄着夺到怀中正哭泣的贝贝,一边讲电话:“宝宝不哭,你听,是粑粑的声音哦,水水,你瞒的我好苦啊,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说这话的时候,高天祎嘴角快裂到了发际线,望着贝贝的目光能溺死条鱼,语气轻缓的如三月初的清风,就是听内容,有点精分。

    “你!”

    石如水一口气没提不上来,人一晃,直接瘫坐在床上,吓的苏沐连忙扶起苏影过去撑住他的后背,就听到石如水一辈子都没这么泼辣的叫到:“高天祎,你敢动我孩子,我和你同归于尽!”

    “宝宝,”没想到电话那头的高天祎从容不迫的笑道:“听到了吧,这是你粑粑骂人的声音哦,不哭不哭了!”

    “高天祎!”接着,石如水听到电话那头莫含追着高天祎质问他抱着孩子去哪的声音,气的左手在床单上抓出一个洞,五脏六腑都沸腾了:“你特么到底要带我的孩子去哪儿,你个畜生!”

    “宝贝,”高天祎这次嘴巴对着话筒,声音清晰许多,显然是对石如水说的:“你这是后宫戏看多了吧,我能带着咱们孩子去哪儿啊,当然是去找你啦。”

    石如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