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第三十七章
    此为晋江文学网防盗章,订阅低于30%要等12个小时哦么么啾。  “你说, 你这么美, ”景志轩邪气的话风一转, 打在苏沐微颤的耳屏的呼吸热的烫人, 语气里却带着一股子狠戾:“我如果把你衣服扒了钉在这儿,这面墙会不会成为全世界最美丽的墙, 嗯?”

    “!!!”这样的夸赞有点渗的慌,苏沐身体吓僵了, 呜咽声卡在嗓子口, 模样像只受惊的小猫。

    可是……

    这是来自景志轩的拥抱, 景志轩的体温, 景志轩的气息。

    是他曾经梦寐以求的,也是他这五年来做梦都想梦到的场景。

    他对景志轩的渴望,是飞蛾扑火的本能, 与生俱来,无从改变。

    所以, 尽管景志轩的话语和摆动他的姿势都带着明显的侮辱味,苏沐的手臂还是颤颤巍巍环上了景志轩的脖子。

    苏沐含糊道:“志轩……”

    景志轩的心尖颤抖了一下,握住苏沐的后颈,使他侧过脸。

    这一刻, 他不想看到他的脸。

    害怕心房失守。

    当景志轩拨去苏沐耳鬓微长的发捏上他的耳朵,一抹绝艳的深红猝不及防的撞入他墨瞳。

    景志轩粗暴的动作骤然停下, 失神的望着苏沐镶在耳廓正中的弧形红玉。

    这是他五年前送给苏沐的生日礼物, 上面雕刻的ai字符别具一格, 在烈日的斜晖下熠熠反光。

    可以说,这道光是景志轩五年前,对苏沐的爱的见证。

    景志轩性子冷,但是人帅个高气质佳,刚踏进大学,对他趋之若鹜的男男女女就能围着t大排一圈,做憨卖萌、软磨硬泡、死皮赖脸的不在少数。

    但是,论无坚不摧,苏沐真的是头一号。

    那时候苏沐刚大四毕业,租了校内的教师楼赖在学校里‘考研’,日子过得别提多逍遥,一天到晚的不务正业,追着他撩撩撩。

    即便是在盛产盛世美颜的双性人中,苏沐的相貌也当属其中的佼佼者,加上天然苏的声音和自然妖的身段,当之无愧成为了t大多数男人心中的梦幻情人。

    连御姐也非常哈苏沐这款。

    所以,那时的他即便再清心寡欲,在接受苏沐的金钱诱惑之前,又怎可能对苏沐不心动,毕竟他也是男人。

    俗话说,十个男人九个色,还有一个软。

    他不软。

    这么多年,他对苏沐也是思念的紧。

    但是,他和他之间发生的种种,时至今日,他都无法释怀。

    那就是在他读大二那年,得到了留学生交换名额,限期一年内出国当交换生,而出国保障金为二十万。

    他有必须出国的原因,但是他没钱。

    后来,无缝不钻的苏沐得到了这个消息,用一月三万的‘包养金’为条件,要他和他谈为期一年的‘恋爱’。

    刚开始,景志轩是怒的,逮着主动送上床的小处子苏沐狠.操了一顿。

    ……

    其实也没太狠。

    苏沐那晚流血了,在他身下瑟缩的厉害,那是他第一次尝到什么叫做真正的心疼。

    那晚的苏沐乖巧的厉害,和以往任何模样都不同。

    他被进人的那一刻,疼的嘴唇都咬破了,浮现血丝的眼尾也红的厉害,里面还裹着一层泪光,但他任睫毛被打湿却硬是没流出来,依然张着退义无反顾的抱紧他,一边倒抽气一边哽咽着:‘志轩,人家是第一次,所以你可要负责啊,我不求多,一年,一年就好。’

    末了还颤颤巍巍的抬手为他擦去额头上的汗水:“你动吧,我不疼的。”

    这样的人,即便他是铁石心肠,也得动摇了。

    就是那一瞬间,这个人自此深深烙刻在他裹着心脏的肋骨上了,每一根都刻的那么狠,那么深。

    从此,再不曾湮灭。

    就这样,苏沐按照约定每月十五号往他账上打三万块钱,他也未推辞,和苏沐保持着新奇而糜.烂的金主与包养人关系。

    苏沐是生长在温室里被娇养大的孩子,皮肤细细润润,白的在阳光下透亮,身子也因为小时候练过舞蹈的关系柔韧的紧。

    关键是还够浪。

    虽说两人之间,苏沐是金主,却他却任他肆意摆布,无论床上还是床下,都对他极尽讨好,那段时间,一向冷性的他的确像着了魔。

    深陷其中,两人夜夜笙箫。

    而这块红玉,就是他和苏沐在一起时,他送给苏沐唯一一样东西。

    算是生日礼物。

    苏沐过二十四岁生日前一个月就天天对他撒娇要礼物,他当时早就对苏沐动了真情,虽然嘴上没说,却已经打算送给苏沐一枚耳饰了。

    苏沐过生日前十天,他每天打工回去的时候,都要绕到玉器市场转一圈,直到苏沐生日前一天,他终于看中了一枚深红色的和田玉。

    他那时候穷,当时以有史以来最大的耐心和老板讲价讲了一个小时,花光了刚到手的五千块工资买下了。

    店老板小气巴巴的连盒子都没给他。

    其实他出了店门就后悔了。

    ……价钱真贵。

    后悔着后悔着,等到了学校,却又后悔搞价太厉害,没能拿到那只做工精美的檀香木包装盒。

    当时他也没去参加苏沐的生日宴,苏沐晚上喝点小酒回来的时候,他直接把手心握的火热的耳饰扔给苏沐说是二十块钱在路边摊买的。

    苏沐当即就把礼物放在嘴边亲了又亲,当看到上面的ai标志后,一下子跳起来,抱住他脖子把腿缠到他的腰上,放荡的蹭着他求欢。

    那晚,他把自己这辈子的热情全部灌注给了苏小妖精,一颗心完完整整的交给了他,甚至想过放弃原本的出国计划,就安安稳稳和他在一起。

    一辈子,就守护这一个人,直到永远。

    可是,在这之后的第三天,苏沐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这时,离他们的一年之约还有三个月。

    苏沐消失的第三天,他卡里突然打入九万块,他知道,那是苏沐打的,口头恋爱合约里剩下的九万块。

    他以为,打了钱的苏沐一定会回来,继续当他的小粘糕,妖妖娆娆的缠着他嘤嘤嘤的发骚。

    可是……

    他掰着手指数到九十九的时候,苏沐也没能出现。

    他终于放下自尊,去苏家集团走一遭,却被无情的践踏一番,回到学校时带着一身伤。

    重要的是,心伤……

    满腔热情因为回忆一触即溃,景志轩表情凝固了一瞬之后,深邃的眼神里再也找不到一丝温度!

    在苏沐离开的第一百零一天,他毅然决然出了国。

    从出国那天起,他就发誓,当他回来的那一天,他一定要吞了苏家集团,把自己当年所受的屈辱加倍的还回去。

    如今,按照计划,不出三个月,他就会让苏家集团彻底瓦解,把苏家连同苏沐狠狠踩到脚底下,肆意欺凌。

    到时候,k城再无苏方集团,也再不会有他的金主大人。

    只会有匍匐在他的脚下摇尾乞.欢的苏沐!

    苏沐!

    景志轩劲气一重,苏沐突然一疼,倒抽一口气呜咽出声,“……志轩。”

    “呼……”

    景志轩喘着粗气,骤然抽离苏沐:“金主大人有心了,没想到我送的东西还能保留到现在。”

    位于55楼的科室助理让苏沐稍等,拨通了总裁助理办公室的电话请示,没一会56楼的总裁特助张可心就亲自下楼领人了。

    穿着一身黑色干练冷硬职业装的张可心,笑容可掬的带着苏沐走步梯上到56楼。

    到了56楼以后,走在苏沐的右侧的张可心微微探腰:“苏先生这边请。”

    苏沐有些不适应:“谢谢。”

    苏沐在张可心的带领下,经过助理办公室门口,往总裁办公室方向走的时候,在大厅中间拐进了朝南的一条走廊。

    走廊不算太宽,能行人的路大约一米五,两侧种着的半人高的发财竹,簇拥着走廊,绿意盎然。

    苏沐上次就注意到了这个通道,但是中间有拐角的关系,并不能一眼望到尽头的风景。

    这次他踏上这条绿色走廊,才看到水养的发财竹下面的水槽里,摆尾游曳着颜色绚丽的锦鲤。

    看着骚里骚气的游鱼,苏沐的心情一下子放松许多。

    “苏先生,请这边。”拐弯处,张可心微笑着开始解释:“景总正在开会,会议在十点半结束,景总交代苏先生可以先在花房稍作休息,如有任何需要,尽管吩咐我。”

    苏沐猛地吁了一口气,刚点头要说谢谢,就一脚踏进了百平的空中花园,脚底的透明钢化玻璃下面是彩色游鱼。

    这里……

    仿若天堂。

    明媚的阳光倾斜照耀着,为这一处洒满温暖的金光。

    花园朝南,格局很讲究,南段是隔热玻璃顶,北边是露天,花圃整个从中心往外扩散,像是个小八卦阵。

    南段地势高北边四个台阶,大约高出半米,所以南边设了玻璃路,下面是水,水中游鱼,北边则是相连通的露天鱼池。

    东西北方三面贴墙的位置铺种着鲜活的密叶竹木,然后便是争相开放的各色花卉。

    花海簇拥的正中是个圆形荷花池,荷花池旁边摆着一个偌大的画架,上面铺好的宣纸,在阳光照耀下反射出淡淡黄晕。

    突然间,西南角一棵两人多高还未花开的桂树上传来一声鸟鸣打破了宁静,紧接着从密叶深处传来两声噗噗声,两只翠鸟就一起从中钻出来展翅飞走了。

    远处的天空,浩瀚而湛蓝,宽阔而自由……

    苏沐勾唇:真是一对会找野戦场地的小坏蛋。

    张可心见苏沐停住脚步,回身轻笑道:“苏先生,这里怎么样?”

    “哦!哦~”被张可心这么一看,苏沐耳朵有些发烫的敛眉:“谢谢,这里很好。”

    “嗯。”张可心点头笑笑:“那我为苏先生泡杯茶,请问您要红茶还是绿茶。”

    “不,不用了。”苏沐把手中的茶杯往上抬了抬示意道:“我带着茶杯呢,谢谢。”

    “好。”张可心看了看苏沐手中满杯的茶水,探下腰礼貌道:“那苏先生如果有任何吩咐,我就在助理办公室。”

    张可心离开以后,苏沐望着满院花色,顺着从走廊延伸出来的小沟渠,和里面游曳的锦鲤一起,缓步来到荷花池前。

    荷花池不大不小,约六平,正中央竖立着一个缓缓转动的采水大石磨作为装饰之外,便是极为普通的莲。

    莲叶肥大,只有两朵带着粉尖的待开的莲花羞涩的从莲叶中俏露头角。

    看样子花期不远。

    苏沐抿唇笑了:这里应该种睡莲的。

    那有着劈叉的心形小叶只浮在水面上,每每清晨,无数仙女般的睡莲便伸展着白天鹅般细嫩修长的脖子从小叉中脱颖而出,它们随着太阳升起,如娇羞少女般袅袅亭亭的展开它们的花裙子,姿态优雅的玉立在一片绿叶之上。

    就连诗人也赞叹它们:本是天庭粉红仙,倾心一恋动尘寰。傲骨中通叹风雨,岂肯昏睡在人间。

    很美吧。

    而且更美的是,睡莲因被大众喜爱研究出很多品种,如今市面上极为普通的睡莲,也能四季花开,盛出五颜六色的花瓣。

    忽然一阵清风吹来,偌大的荷叶在微风中对着苏沐摇头抗议起来。

    苏沐伸手轻轻抚触荷叶的边缘,双眼环望着这一小片天堂,恍惚间,把荷叶上的手移到画架的宣纸面上。

    眼睛也落在有点淡淡黄的宣纸上。

    这是质地极好的生宣。

    大学时苏沐用过这种画纸,是用青檀木为原料做成并做过净皮处理的,价格相当昂贵。

    即便那时候有钱,苏沐也只用过几次。

    生下苏影之后,苏沐为钱四处奔波,接一幅画也就三两千块,自然不可能再用这种一平米造价就近两千的宣纸。

    苏沐把工具箱放在荷花池和画架中间的石桌上,指腹摩挲着宣纸上凸凹不平的小颗粒坐了下来……

    景志轩轻步走进小花园的时候,苏沐正拿着铅笔在两米宽半米多高的画纸前走大线。

    飞舞上纸张的线条干脆利索,拿捏那支笔的手修长玲珑,在光线越发强烈的阳光下白皙的几近透明。

    景志轩站在苏沐身后,嗅着苏沐发丝上淡淡薰衣草香,很想把苏沐拥入怀中,执起那双漂亮精致的小手,把每一根纤细的指含进嘴里,狠劲的允吸到通红,烙上他景志轩的印记。

    最好把苏沐整个人都吞进嘴里,轻轻噬咬慢慢下咽,让苏沐从此以后,只活在他的身体里,彻彻底底被他一人宠爱、占有!

    当景志轩的呼吸加重,苏沐下意识的转身,目光一触到景志轩,手中的画笔瞬间滑落。

    铅笔头断裂的声音,清脆可闻。

    “景、景总。”苏沐连忙弯腰拾起铅笔用力握在手中站起身来,低头见着景志轩插兜的手,嘴唇嚅嗫了半天,却:“景总开完会了?”

    “……”景志轩把手从裤兜里拿出来,顺便取出烟和火机:“苏学长,何时和我变得那么生疏了。”

    “呃……”苏沐愣了半天,抬手尴尬的摸摸后脑勺有些疏离的笑笑:“都、都毕业那么些年了,所以……”不习惯了。

    景志轩抬眸睨着苏沐把烟点燃,吸了一口,继而把目光从苏沐低垂的脸颊上落到画幅上:“继续吧。”

    苏沐抬起右手时的那一瞬间,他以为他要撩耳边的发。

    心中不免失落。

    多年过去了,苏沐右眼角的美人痣似乎又淡了些,在阳光照耀下,看的不真切。

    似有似无的。

    景志轩挪步靠坐在石桌上,他单臂环胸,修长的腿随意叠放,又吸了一口烟,借着吐烟雾闷吁了一口气,目光透过烟雾定定的看着只有寥寥几笔定性线的宣纸上。

    苏沐抬头悄悄瞄了景志轩一眼,高悬着心脏如履薄冰的伸手从石桌上新取了一支铅笔,婆娑着裤缝重新坐在画架前面。

    可是,刚才的构思被完全打破了,他脑海里再也装不下除了景志轩的任何人、任何事。

    所以,他无从下笔。

    此刻,苏沐整个人都是悸动的,捏在手中的笔微微颤抖,心脏就像是被谁掐住了。

    他想问问那一百九十万的事情,却又不知从何开口。

    他的画这辈子都值不了这个价,显而易见!

    可是景志轩拿这么多钱砸他,是因为当年三万每月而屈就他的反羞辱吗?

    他还记得那天景志轩戏谑的给他谈完价码后,被企小姐挽着胳膊离去的背影。

    相较于苏沐的心思复杂,景志轩倒是很悠闲的吸着烟,一霎不霎看着苏沐的眼底有些许满足。

    但是他的手在抬起放下时,衣料会不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看似安静,存在感却很强。

    搅得苏沐的心没有一刻能够平静。

    不知道的过了多久,苏沐的手抬起、放下,一笔也没落下,最后僵硬在半空中。

    “昨晚没睡好?”

    景志轩突然开口。

    “呃……奥。”苏沐吓了一跳,转脸看了景志轩一眼,又连忙把目光投放在宣纸上:“没……”

    刚被打破的僵局,很快就又恢复了僵局。

    “那个……”苏沐喉头艰涩的滚动了一下,把景总两个字咽了下去,身体微微紧绷,放下手中的画笔轻敛眉道:“虎图有很多种类,有上山虎、下山虎、卧虎,一只到多只的都有,对了,我昨天在家下载了一些老虎图。”

    说着,苏沐伸手拿过他放在桌面上的画箱旁边的手机解锁:“都存在手机上了,景总要不要看看……呃……”

    刚解锁完的苏沐手指颤动了一下。

    他突然想起,虽然他先见之明的把手机桌面上他和儿子的合照换上了风景画,但是他的手机相册里仍存有大量儿子的成长照。

    啊啊啊啊啊!!!!!

    “好啊。”景志轩把苏沐的表情看在眼里,当即扔掉手中的烟头,边用皮鞋尖捻灭边伸手:“那我可要好好选选。”

    “……”苏沐抿着唇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显然现在说忘记下载到手机上,景志轩是肯定不会信的。

    “那个,我帮您……”苏沐抱着手机咬咬牙从凳子上猛地站起来向前一步,因为慌张急切撞上了景志轩伸来的手:“讲解……呃!”

    在座的其他三人,两个是年长的学长,一个是年轻的胖学妹,苏沐都不认识。

    何文卓拉着他落座前相互介绍了一下,苏沐与学长学妹简单的寒暄后就坐下了。

    两个学长外貌衣着平平,都是西裤软衬衫,看上去很低调,不知道是混的低调,还是性格低调。

    胖妹子估摸着得有一百八十磅的体重,妥妥的是外型低调,和苏沐打完招呼就又低头沉迷于手机二次元了。

    大概只有那个世界才能领悟到她的灵魂美。

    苏沐今天特意穿了一套浅灰色半休闲套装,稳重朴素,咋一看,倒是和景志轩的着装有几分般配。

    这么看来,穿着上粉下绿像个撅屁.股开屏花孔雀的何文卓,算是这一桌唯一一颗会发亮的星星了。

    其实是骚的没边儿!>﹏<

    苏沐入席后,何文卓递给他一杯橙汁,炫耀道:“好位置吧,省的一会被灌酒。我今天可是瞒着黄扒衣出来的,要是醉醺醺的回去,少不了一顿狠.操。”

    “咳咳~”苏沐猛咳了两声,接过何文卓递来的餐巾纸,喉头滚动一下,强笑:“老黄真是画看得多了,懒得拿正经眼光挑人了。”

    “喂!”何文卓一听,竖起眉捏着苏沐的削瘦肩笑骂:“你特么就这么诽谤你的衣食父母啊,大不孝!!!”

    “呵呵。”苏沐闷声一笑,挑高一眉睨着何文卓:“话说,什么时候给我新case啊,豪粑粑,您家儿子和孙子可都快断粮了。”

    “没钱你不早说。”何文卓阔绰的拍拍胸脯子肉:“本粑粑还能饿死自家亲儿孙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